第两百一十三章 入局与上市之念3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一十三章 入局与上市之念3

徐帆揉着额头,闭目思考了一阵,只感觉脑袋如同一团浆糊。 一道道期待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他很清楚这些个老臣子们过去两年内追随他为他的影视传媒帝国添砖加瓦出力不少,也是因此他才能够放心的不用对公司的管理亲力亲为,而将更多的时间投入他喜欢的拍摄电影之中去。 感受着一道道殷殷期待,徐帆沉吟了一阵,总算点了头,“既然大家都认为没有问题我赞同曙光电影上市,这样吧张总,回头你弄一份详细的报告给我。不仅曙光电影,还有其他公司的,诸位都是我们公司的老臣子兼功臣,我们能有今天,在座各位居功至伟,这些我都看在眼里。回头我会认真研究一下,未来我们公司对于管理层及员工的福利只会越来越好,不仅表现在薪酬上,在股份跟期权分成上都会出台相关的措施……” 他看向了张天生,“日活那边电影片库的谈判进行的怎么样了?” 日活作为日本资历最老的电影公司,名下拥有七百多部电影的版权,其中不乏市场接受度非常高的粉色电影版权。徐帆一直在谋划vcd跟dvd市场。录像带已经基本上被他放弃了,因为香港本地黑社会对于录像带市场的控制已经腐蚀了太多的正版市场。未来,他需要更多的正版资源去冲击即将诞生的vcd一极dvd市场领头羊地位。 “日活那边原则上已经同意了我们共享版权,不过我们要向日活那边支付一笔版权费用,他们的要价是5亿日元,我认为太高了。谈判之后应该能够压到2亿以下,毕竟我们为他们保留了录像带版权、共享了电视频道播放版权。一旦谈判成功,我们的电影版权库将达到八百多部,放眼全世界也算是一等一了!”公司的主业就是电影,张天生负责亚洲控股也有段时间了,好歹对于电影相关的东西也了解了不少,自然知晓版权的重要性。 “日活那边有不少的粉色电影,待我们在香港申请到了第三级评级之后,跟任何一个电视台都可以申请午夜频道……圣人说过‘食色性也’,在香港咸湿很有市场的……” 岑建勋笑着提醒了一句,引起会场内一阵低沉的笑声。徐帆莞尔一笑,确实……在香港性解放运动也开始了多年,日本粉色电影在香港市场不小,若是他们能收购了九仓电视的部分股份,弄个午夜成人频道也不错。 这几年里,曙光电影一直都坚持着徐帆的版权收购计划。起初这版权收购仅仅局限于香港本地,随着前段时间与默多克的接触之后,徐帆开始将视线超越了香港洒向了港台、东南亚地区,目前曙光正在跟菲律宾、泰国以及印度那边的一些中小型电影制作公司谈判,就算是一些比较小众的题材或者拍摄不怎么样的,未来dvd市场一旦成型,都能卖出去一部分! 全球喜爱邪典、b级片、cult片的观众绝对超乎想象,就算是在中国,也有不少这样的小众电影爱好者。比如徐帆重生前就申请加入了一个小众网络论坛,上面有接近六万多注册会员,讨论最多的就是各式各样的烂片跟b级片、cult片的出彩跟失败之处,人气非常火爆。 未来可以说是版权制胜的时代。 尽管万燕电子公司这只肥燕子徐帆还没能收入麾下,不过也快了……当年vcd的价钱刚出来时卖的绝对不低,然而销售市场依旧火爆。正是vcd的销售火爆,给了珠三角还有香港的那些具有黑社会背景的盗版商们机会。当年内地还没开放香港电影引入审核制度,而且对于新出现的画质并不好的vcd,香港电影公司们也不太重视,结果被香港本地黑社会及珠三角当地的黑势力趁机发力,靠盗版vcd光盘短短几年大赚了十数亿的巨额资金。 正是这笔钱让珠三角的盗版势力壮大了起来,直到新世纪之后已经成为了一块共和国抛之不掉的顽疾、毒瘤。 既然重生来过了,徐帆又知道这些秘闻,他自然是不能坐视不管。 “我们还在跟美西电讯扯皮,那帮子老美要价够狠,现在死咬着三亿五千万港币不愿意让步。徐董……九仓根本不值这个价钱,我们还要继续谈下去?” 张天生问道。 徐帆想了想,“九仓电视我们肯定要吃下来的,电视台能给我们带来从广告到收入全方位的帮助。有关资金方面我们确实存在巨大的缺口,你的意见呢……” “我的意思是全面停止与美西电讯的谈判,暂时不再与其联系。九仓电视至今尚未组建完成,每一天都处于亏损状态。而且作为一家收费电视,覆盖面跟影响力都十分有限。目前外界对九仓的估价是七亿港币到九亿港币之间。美西电讯开口要的价钱确实太高了……徐董要是不着急,我们不妨耐心等等,等过几个月九仓电视开播之后,我们再谈也不迟……” 张天生款款而谈,“我们是要跟美西电讯赌,赌九仓电视开播之后的业绩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差。然后压价再谈……” 他看到徐帆眉头皱起,自信满满地道:“而且我有信心,第一季度……不,甚至第一年九仓电视的业绩绝不可能有多出彩,亏损在所难免。我们需要的是在价钱最低的时候出手!” 他直视着徐帆的目光,“徐董,有倒是旁观者清。你太看重了九仓电视,结果反而落了心急,现在买我们至少要多付出五千万的高价,而且几乎抽空了公司的现金流,这不是明智的选择……” 徐帆身子一震,深吸了一口气仔细想了一阵,才沉重的点点头,“你是公司总裁,我只插手战略方面,具体管理交给你来负责。你既然认为正确,九仓电视就用你认为最正确的方式去做吧……” 会议结束之后,高层们都笑谈着离开会议室。能够得到徐帆的承诺,将计划给公司高层管理者分发股份及期权,在没有比这更好的消息了。何况他们也知道了同属于一个公司的曙光电影即将上市的消息,大家都对曙光电影的未来很有信心,甚至有一些收入不低的管理人员已经开始考虑准备筹钱,在曙光上市之后,购买一些股票长期持有。 会议结束之后,徐帆并没有急着离开,一样没有走的还有张天生跟岑建勋等几个子公司总裁,方才会议中他们显然还有一些疑惑的地方,需要跟徐帆私下交流下。 “徐生……” 伍兆灿最近过得并不好,“最近院线方面我们的日子很难过,嘉禾已经放出了风声全面封杀在我们院线排片的电影公司。新宝那边也传出了类似的声音,四月到现在我们只接到了七部电影的排片,其中有四部都是质量不怎么样的电影明显是跟风片。按照总公司的要求我们拒绝了排片之后,我收到了一封威胁信……有人威胁我识相点,不然一把火烧了我们的电影院!” 徐帆脸色一变,“信在哪里?什么时候的事?” “放在我办公室,昨天中午有人快递过来的,没写地址所以没办法查!” 几人脸色皆是变色,陪他出了会议室去了跟亚洲控股公司同在15楼的他的办公室里,取出了信徐帆拿来看了仔细看完,发现信上只有只言片语的威胁,不过江湖气息很重。 “嘉禾跟新宝那边属于正常的商业竞争,何况我们给电影公司的分成较高,短时间内或许会有些公司畏惧遭到两大院线的封杀,不过只要我们坚持半年不倒,形势必将有所改变,那边先不慌理会。倒是这威胁不容小视,伍总,最近被拒绝了的几部电影是哪家电影公司拍摄的能确定吗?” “这个倒是能确定,但是我们过去几个月里已经拒绝了二三十部跟风片的排片要求,得罪的公司跟势力绝对不止一个两个。很难确定信是谁送来的……” 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额头青筋跳动,深吸了一口气徐帆很快冷静了下来,“原则方面我们不能让步,我们的院线未来主走精品、创新跟大片,太多跟风电影只会毁了香港电影市场,我们需要以身作则引导香港大环境。安保方面,我们最近招聘了一批保全人员。张总,回头你给王安那里打个电话,每家电影院我们增加两个安保人员。另外,再招一批保全人员,保护公司高层安全……至于信件吗,可以考虑透漏给媒体曝光处理……” “保全倒是可以,至于曝光……”伍兆灿想了想还是拒绝了,“还是算了吧,犯不着太得罪人……” “……算了,你们看着办吧!” 随后徐帆又向岑建勋打听了一下《死亡游戏2》的准备情况跟吴宇森执导的《变脸》以及唐季礼执导的《红番区》拍摄情况,这才离开了公司总部。 邱礼涛比他想象的还要认真对待他赖之以成名的那部《死亡游戏》的第二部电影,尽管已经准备完毕了,但最近因为几个演员尚且没能谈拢,他宁可延后了拍摄时间也要等那几个演员,态度倒是非常认真。吴宇森的《变脸》还在热火朝天的拍摄之中,不出意外这部电影将在五月下旬结束拍摄。 倒是唐季礼的《红番区》,经过了将近三个月的拍摄,这部电影已经接近拍摄尾声了,在完成美国的取景之后,电影可能将在五月上旬杀青进入后期处理,不出意外将成为徐帆拿来阻击《侏罗纪公园》的第一部大制作! 在公司将着手安排上市的利好消息刺激之下,整个亚洲控股就如同一家上了润滑油的战车一般,不断向前行驶着。 没过两天,一条名为“双龙争凤,全面解密‘毒瘤明事件’幕后推手”的重量级新闻被《东方日报》等几份报纸曝光。骇然吸引眼球的新闻头条显然吸引了不少人,根据报道《yes!》大股东邵国华密会与倪震不和的电影界新贵徐帆,甚至新闻上更是有鼻子有眼的登出了徐帆欲四千万巨资收购邵国华手上的《yes!》股份,大有向情敌倪震示威,吞并其产业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