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四章 犹豫不定的邵国华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一十四章 犹豫不定的邵国华

报道一出引得一片八卦,《壹周刊》立刻跟进,其名下狗仔24小时蹲点《yes!》几位大股东住处附近,终于给他们拍到了几张其他股东深夜化妆外出的照片。黎智英大笔一挥,这几张照片立刻就变成了徐帆私下接触《yes!》其他股东的‘有力证据’。 《东方日报》不甘其后,从编辑到记者牟足了劲儿,不但扒出来了过去一系列《yes!》抹黑徐帆的新闻,解读他俩不合。更是发动一切关系,竟然从圈内得到了一位颇有名气的大佬开口,暗指‘毒瘤明事件’的幕后的确有推手要整垮倪震。 新闻愈演愈烈,起初报道的重点还在徐倪争夺《yes!》控制权之上。今天徐帆宣布状告倪震及《yes!》抹黑,明天徐帆接触《yes!》股东。不久后就变了味道,开始逐渐八卦起来。一条一条的不实新闻见报,就连《明报》都不能免俗,跟着报道了一期八卦,内容极尽八卦,已经偏离了‘毒瘤明事件’,重点开始扒料他跟倪震的情敌八卦。 跟徐帆私下见面的新闻一见报,邵国华就感觉要糟糕。你太了解倪震了,这是个骄傲到有些桀骜的年轻人,就连他这个跟他一同创办了《yes!》的老朋友,都被逼着离开了管理层,那是个只能同甘苦不能、不能共富贵的人。真当他前年离开《yes!》管理层是心甘情愿的养病吗? 不是,疾病只是为他提供了一个借口罢了。90年底才成立的《yes!》,因为题材新颖、目标市场尚未开发等,仅仅诞生不久之后,第一季度便实现了盈利,半年后更是成为香港最受读者欢迎的报刊。《yes!》的大卖,让出力很多的倪震逐渐开始自负起来,他自认杂志能够热卖脱销,自己是第一功臣也是唯一的功臣。 在这种情绪之下,他逐渐开始骄纵自己的手下进行夺权,邵国华是副总编首当其冲,在分发股份的提议被他拒绝之后,他手下的多个主编先后出走离职,杂志的重要职位都被换成了倪震的人。邵国华担心两人闹翻了会导致《yes!》神话破灭,加上他与倪震私交不错,干脆就借口自己有病在身离开了管理层。 就是因为对倪震太了解了,所以邵国华才担心,倪震会找上门来。 只可惜,他猜错了形势,也猜错了现在的环境。 倪震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找上门来,接下来的一天里他一点动静也没有。这一下反而是邵国华这边坐不住了,邀他那颇有些小聪明的小舅子过府商谈。 邵国华的小舅子名叫李尊,人是做地产经纪的,颇有一些小聪明。照理说这私密的商谈本不该找他,只是邵国华虽是家中老大,下面有两个弟弟跟一个妹妹,可惜都在二战时期死于战火。而且他的妻子李美华跟娘家在他身染重疾时也对他不离不弃,这些都令邵国华十分器重妻子的娘家。 毒瘤明事件最近闹得满城风雨,李尊不是一点风声都没听到,被他邀来过府,他也来得十分匆忙,上来跟半月未见的姐姐聊天几句之后就切入主题。 “姐夫,可是后悔没早听我的把《yes!》的股份卖了?” 李尊坐下便打趣的看着邵国华,他梳了个大背头,个头有些瘦高。今年才三十三岁的他尚未结婚,前两年曾求邵国华把他安插进《yes!》可惜给他拒绝了。 邵国华脸色有些难堪,前年他刚被挤出管理层,他这小舅子就劝他卖了手上的股份。去年他手术需要用钱的时候,小舅子又劝他卖了手上股份,也都被他拒绝了。结果今年年初他又来劝自己卖了股份,自己还是没有听他的话,现在好了,他刚通过《yes!》那边自己的老部下,拿到了第一手的数据。结果才刚知道《yes!》受到毒瘤明事件的影响,如今销量竟然已经跌倒了不足四万本,足足被腰斩了一半还多。 倪震攻击刘锡明的事情,邵国华当初是知道的。只是连他也没当成一回事,哪里想到会有一天给人当成把柄反过来要整他们杂志。 被滥用了的媒体自由,这是这段时间以来攻击他们最多的声音。同样是做传媒的,邵国华不可能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yes!》杂志销量跌到不足四万册就是一个警告,各界已经开始对他们这种严重失实的杂志普遍带上了不信任。受其影响,现在邵国华手上的股份严重贬值,如果说去年上半年外界估价最高的时候他若出手能够卖出四千万的高价,那么现在可就是连三千万都勉强了。 “那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邵国华闷闷不乐问道,李尊给自己点了根烟,看的邵国华一阵羡慕。他动了几次手术之后,烟酒是不得不戒掉。 “联系卖家,趁现在《yes!》还有些影响力,姐夫,赶紧把你手上的股份出手!” 李尊叼着烟,脸上冷笑,“我不看好倪震跟《yes!》,他那性子得罪的人太多了。前年的黎智英、去年的赵世曾、今年的徐帆。你走之后杂志越来越偏颇,甚至攻击香港教育体系,惹得教育界跟不少家长对杂志都很不满。这一次的毒瘤明事件只是一个导火索,有人在背后点了火,然后把积攒下来的矛盾全引爆了!” 《yes!》杂志读者多是年轻中学生,为了追求更高销量,倪震亲自策划了几个栏目,包括学生告白指点、攻击老师跟指责学校类等等,随着杂志的大火,早就把香港教育界得罪惨了,这一次毒瘤明事件爆发之后,徐帆只在背后稍微推动了一把,教育界跟家长们就迫不及待的站出来攻击跟指责《yes!》可见一斑。 邵国华犹豫不定,他的确想把《yes!》股份给卖出去。但是一想到徐帆只给出了2000万这个价钱,他手上的股份价值近乎被腰斩了一半,实在亏太多了。 “怎么……姐夫,还不愿意……”李尊一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他心里想的,不爽闷哼了一声,“那倪震是个什么东西,你把他当兄弟,他把你当成过朋友吗?去年跟黄生联系融股,你可是事成之后才知道的。还有冼家入股,你也是最后才知道的。他每次都假惺惺的说着为公司好。可到现在你从公司分到几次红利?我听姐姐说,就连你手术的钱,都是他以私人名义借给你的……凭什么……你也是《yes!》股东,凭什么他倪震就能把公司当成私产,而你却不行……” 这话可以说是说到了邵国华的心坎里,他伸手遮住了脸,分明能够看到手掌的颤抖。 可惜,他终究将义气看得太重了,刚要开口说声自己思考一下,夫人李美华便敲门走了进来。 “老公,倪生来了……” 李美华脸色并不好看,前年年底为了给邵国华动手术,他们甚至将新买的别墅都抵押出去了。邵国华作为《yes!》大股东却落得如此下场,也难怪他们家里都对倪震并不待见。 邵国华一愣,缓缓站起身来,“我去看看吧……” 李尊在背后喊了一声:“姐夫,需要我跟你一起过去吗?” “不用!”他挥了挥手,“安迪,你多久没来我这里了。等会先别走,坐坐咱们一起吃个晚饭……” 安迪是李尊的英文名,他点头应了一声,跟姐姐李美华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都对邵国华的倔脾气跟义气叹了口气。 府上的菲佣给他端了一杯水来,倪震也没有动的意思,靠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面色阴沉如铁。 邵国华走进客厅里,第一眼看到倪震的时候也是一愣。原来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倪震今天穿了一身深蓝色的休闲西服,领带却有些歪歪扯扯的显然主人没认真去整理。他脚上的皮鞋上略有些物资,脸上双腮跟下巴依稀拉碴的胡须跟脑后死角处悄悄打着卷儿的乱发,都让深知自己这位朋友最是注重个人形象的邵国华呆愣片刻。 面前这个憔悴略显狼狈,看上去仿佛三十多岁的失败上班族,还是他认识的那位永远风度翩翩、自信满满的孔雀男——倪震吗? “倪生……” 随着邵国华的一声招呼声,倪震缓缓抬起头,原本略有些呆滞的双眼逐渐有了一丝神采。 “邵大哥,突然来访也没有事先通知一声,你可千万别怪罪啊!” 邵国华一愣,他在圈里人缘极好,大家都喜欢叫他邵大哥。倪震在刚出道时也这么叫他,只是他发达了之后,邵国华就再也没听到他这么叫过自己,一般都是直接喊他的英文名‘西蒙’,今天一上来倪震就放低了架子,看来他最近惹得麻烦不小。 邵国华点头在他旁边缓缓坐下,他咳嗽了几声,旁边倪震假装关心坐近了一些,关切问道:“邵大哥,怎么身体还没好一些吗?” 邵国华苦笑摇头,“你也知道我现在的情况,能活着还是请白龙王给改了命格,不然早去见了阎王。医院那边的意思,我的病情并没有如预期那样完全康复,为了保险起见,年中最好再安排一次手术!” 香港娱乐圈素来迷信风水、神鬼之说,白龙王是最近几年在香港突然开始名头响亮起来的泰国风水大师,据说他是白龙王转世,帮助不少香港娱乐圈的名人‘逆天改命’成功。邵国华前年有幸见到白龙王,求他为自己算了一卦之后为他改了命格。这两年他累场大病而不死,除了他舍得花钱救治之外,却也不乏运气成分在里面。所以原本不太相信风水的邵国华,也成为了白龙王的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