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五章 终于入局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一十五章 终于入局

倪震从来不相信什么风水,心里虽然不以为然,但见他一脸虔诚色,只能强压下心中的烦躁,与他闲聊了几句信仰之后,才假装不经意道:“邵大哥,最近咱们《yes!》杂志是遇到了一些麻烦,但《yes!》毕竟是你我的心血,这个时候还需要你我共同努力,才能度过眼前的难关,你说是不是……” 邵国华心中一动,正巧这时菲佣过来为他端了一杯红茶,他假装没有听到,跟菲佣道了声谢之后端起茶水浅饮一口。 因为舌头动过切除手术,他吃不得辛辣的东西,就连茶水也只能喝些温水。将那温和适中的茶水含在口中品味一阵之后咽下,邵国华表面不动声色,也不接话。 倪震心里暗骂一阵,他平素最是桀骜,如今面对邵国华重新喊他一声‘邵大哥’,在他看来已是给足了面子,可这邵国华却假装没听见,却是折了他的面子。 心里一股邪火直往脑门上撞,倪震憋得一脸通红。总归他还记得自己是有求于人,艰难忍住没有发作。借着端起桌上茶水品尝的功夫,安抚了烦躁的心情,他也不气馁重新开口,“邵大哥,以前公司经营上,可能是因为我太年轻、太急躁、太想让咱们杂志立刻就成为香港、乃至整个东南亚最大也是最有影响力的报刊,结果一些经营理念与你产生了摩擦,有关这一点请你务必原谅……” 邵国华眼皮一跳,这话能从倪震口中说出来,倒是让他有一番惊讶,心里旋即沉重又添三分,看来真如他那小舅子李尊所想,如今倪震的日子只怕并不好过。 见他说得可怜,他心里不免软了一些。《yes!》总归也是邵国华的心血,见杂志如今被打压的凄惨,多少有些难受。当下开口道:“你别多想,我有病在身不便负责。杂志在你领导下逐渐发展壮大这是不争的事实,只是你有些时候手段太狠,一出手就把人得罪死了。尤其是最近的毒瘤明事件,香港就这么大一点,演艺圈跟传媒素来不分家,你倒是好了,一个毒瘤明事件把演艺圈给得罪惨了,往常看你父亲的面子,圈里总会有些前辈帮你说话,但现在你看还有几人敢站出来迎风顶着指责声为你开脱……“ 他好久没说过这么多的话了,加上舌头也是不便,说完已是气喘吁吁,坐在那里休息等他消化。 倪震脸上一变再变,他没想到邵国华会当面教训他的不是,更没想到他会提起自己的父亲倪匡。 倪匡有句话是用来形容自己这个儿子的,‘长不大孩子,永不结束的叛逆期’。都说知子莫若父,倪匡对于儿子倪震的性子可谓是打小看到大,说得一点不差。 从小倪震就很反感父母跟姑姑对他的横加干涉,尤其是因为姑姑跟父亲的插手,导致他跟李嘉欣的天赐良缘被强行拆散,李嘉欣转身投入了金融大鳄刘銮雄怀中之后,他更是对父亲倪匡跟姑姑亦舒恨得牙痒痒,寻常连电话都不主动打一个,更加反感有人在他面前主动提起两人。 因此,邵国华一提到他的父亲,言下之意就是他倪震以前还是靠他父亲余荫避护。想起最近一周多来在香港处处受挫,事业不顺、爱情的失意旧伤被揭了出来不说,因为他跟tvb玉女蓝洁瑛私下的拍拖被曝光,他的现任女友陈法蓉愤怒之下也跟他冷战起来,已是一周多没跟他联系一次了。 诸多不顺在心中,倪震越想越气,他本来性子就偏激,如今感觉自己放低了姿态却被不如他的邵国华教训更是难看,声音也没有亲切,有些冷淡起来:“最近公司的确遇到了一些麻烦,都说越到危险的时候越能看清楚人,我现在可算是懂了这句话的意思……” 邵国华一愣,听得心里不是个味道。脸上也有些难看,冷声问道:“倪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倪震脸色难看,硬硬顶了一句,“没什么意思,邵大哥……最近的报纸我也看了,公司这个关键的时候,你作为大股东私下接触其他人,尤其是还是……想要出售《yes!》股份,这对于公司的影响并不好。不明真相的外界可能还会以为,公司内部出了问题呢!” 邵国华羞得脸色通红,他为人最是实诚,老友岑建勋从去年年底就联系他,约他跟徐帆见一面都被他拒绝了。如今他要动手术也的确没钱了,确实有了高价把手上股份卖了的意思,反正他前两年就被排挤出了公司的管理层,如今也不过只是一个连分红都吃不到的股东罢了。 倪震这话软中夹硬、暗有所指,令这实诚人也有些下不了台了,当下生硬开口:“倪生,我知道你话里的意思。你跟曙光电影老板徐生不对路,但我跟曙光电影的岑建勋却是老友,认识他还在你之前。他几次三番邀请我,我总不能一次不见吧。这次的事情完全是个意外,谁也没有想到我们只是见面吃个饭聊聊天,那些媒体记者就会乱写一气!” 他心里雪亮着呢,已经想明白了这次的曝光八成跟那个年轻过分的影界新贵有关。只是虽然吃了个暗亏,但对方也没有做的太过分,加上他最近也的确有卖掉手上股份的意思,虽然气恼也没当成一回事,老友岑建勋昨天新闻见报之时可就给他打了电话说了抱歉。 倪震冷声哼哼,目光盯着他眼里尽是恼怒,“西蒙……我倪震平素待你不薄,但你敢说你现在没有卖了公司股份的意思。你不会不清楚,这个动荡的时候,作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卖了公司股份的不良影响吧……” 他干脆连‘邵大哥’都不叫了,却不想一句‘待你不薄’惹恼了邵国华,他脸色忽的一变,又想起了自己被挤出管理层、被倪震下套与他签了口头协议自己的股份交给他帮自己联络卖家,想到了倪震背着他强行推动融股致使他手上的股份受损,想到了自己明明身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却连手术治病都要狼狈的借高利贷甚至把房产抵押出去。 越想越气恼,邵国华愤怒道:“我是第二大股东,你还记得我是第二大股东。倪生,你摸着良心说说,我这个第二大股东什么时候享受到应得的待遇了……” 倪震似乎与他对上了,怒视他道:“那你也不能背着公司私下联络人把股份卖了!这一次的徐帆,还有之前的马惊鸿、黄仁杰、刘温良……难道你非要看到《yes!》毁了你才满意!” 啪! 邵国华愤怒摔坏了茶杯,怒而起身恼羞成怒的指着倪震,瞪大了眼睛:“你找人监视我……” 马惊鸿,台湾南洋银行的第三代领导者,手握数十亿台币资本的他致力于扩张跟收购优质资产变卖。前年邵国华最需要钱的时候曾经考虑过把自己手上的股份卖给他。黄仁杰是《yes!》的最大发行商,现在是公司的第三大股东。早在《yes!》成立之初他便想参股其中,可惜他资本太过雄厚加上有心控制《yes!》引起倪震不安,要不是去年遭到船王之子赵世曾的狙击令《yes!》元气大伤,倪震是根本不可能让黄仁杰入股他的杂志的。邵国华也曾经秘密联络过他,考虑过向他出售手上的股份。 刘温良,澳门百货巨头第二代经营者,最近几年似乎有意进军传媒产业,也曾经私下秘密联络过邵国华有没有出售手上股份的意思。 这三人邵国华都是秘密接触的,除了他的妻子之外,他敢保证连小舅子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如今被倪震叫破,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自己被监视了…… 倪震一开了口之后就知道不好,连他自己也没想到,他本是来想跟邵国华好好谈谈,劝他不要在这个时候出售了公司股份的。谁也没料想到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他脾气本来也不是很好,最近在外面受了不少气,结果反而跟他对上了。 但心里虽然后悔,让倪震低下头来低声下去的求原谅,这事他是做不出来的。文人都有傲骨,尤其是他这样的才子更是桀骜。 两人闹得很僵,倪震也没有了待下去的意思,很快便离开了。 “姐夫……” 两人的争吵声很大,邵国华的房子隔音效果并不是多好,他的妻子跟小舅子在外面分明听得清楚。 外面菲佣来报倪震离开之后,李尊脸色也很难看道:“我早说过这倪震不是个东西,他能同甘苦但绝不能共富贵。姐夫,你难道还没看明白吗?那徐生白手起家短短两年打下亿万产业,枭雄一般的人物,香港还有人称他背后有大陆政府扶持,这倪震不识好坏哪能斗得过他,依我看你还是赶紧把手上的股份卖了吧,免得两人再斗下去伤了根本。到时候再想卖了可就难了……” 邵国华在一旁脸上一直阴沉不定,良久才长出了一口气,“安迪,我能麻烦你一件事吗?” 李尊一愣,“什么事,姐夫你说!” “明天帮我去见一个人,黄氏出版发行公司的老板黄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