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九章 席卷美国的亚洲恐怖风暴2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一十九章 席卷美国的亚洲恐怖风暴2

因为口碑的发酵,所以尽管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的宣传严重不到位。但是当来自全美各地的影迷们,在得知了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已经给他们带来不少惊艳跟刺激的年轻中国导演徐帆的新电影又要登陆美国之后,年轻人们还是趋之若鸯地前往电影院准备观看。 米拉麦克斯公司没能获得《午夜凶铃》的美国发行权,为此温斯顿兄弟大为恼怒。过去一年多里,徐帆为他们带来最直观的变化莫过于米拉麦克斯靠着发行他的电影,不但走出了财政危机的漩涡,而且也底气十足的对美国传媒巨头迪斯尼的收购大胆要价,面对迪斯尼开出的七八千万美元的收购价格,他们生生要出了两亿美元的天价,最终迫使迪斯尼放弃了米拉麦克斯公司,转而追逐起近几年来严重吃老本,仅依靠《十三号星期五》系列勉强保本,同样财政状况不佳,游走于亏损边缘的新线电影公司。 虽然没能获得《午夜凶铃》的北美发行权,不过米拉麦克斯公司却赶上了福克斯宣传的这波风潮,他们公司拥有《死亡游戏》、《逃出立方体》、《傲慢与偏见》三部徐帆电影的北美录像带版权,自然借着这波风潮大肆宣传,短短一个多月的宣传中又卖出了价值六十多万美元的录像带,小小赚了一笔。 5月9日刚巧是星期天,周六周末两天能够吸引大量正处于休息之中的美国观众进入影院内观影。而事实上,在这个互联网还处于萌芽中的美国,就算是物质享受手段最丰富的美国民众们,周末休闲的手段也并不是很多。于是,许多美国家庭都选择了进入影院观看电影作为周末的娱乐活动。 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为了用有限的宣传费用,制造最大的宣传效果。打从为《午夜凶铃》宣传的一开始,便打出了‘亚洲第一卖座恐怖片’的旗号来为这部电影进行宣传。这令徐帆的这部电影在美国受到了不少媒体的刁难跟质疑,因为美国电影的拍摄周期普遍要长于香港,在香港一般一个月就能完成一部电影的拍摄,而在美国这个平均时间却是四个月。 在香港一部电影可以从宣布拍摄到后期制作再到宣传跟上映只用两三个月就走完,但是在美国,一般最快也要半年以上。尤其是一些口碑较好的大导演,一部电影拍摄一年以上甚至两三年都很正常。比如斯皮尔伯格的《侏罗纪公园》,这部电影光是剧本创作就用去了74周的时间,近乎一年半,随后的拍摄又用去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然后后期制作跟宣传足足用去了半年多,精益求精这个词语虽然是中国人发明的,但是却在美国人的手中发扬光大,他们对于质量的苛刻,才是美国大片能够横行世界的底气。 正是因此,对于很多美国电影界专业人士而言,《午夜凶铃》这部从宣布拍摄到上映只有半年多的电影,而且还是一部拥有浓郁亚洲色彩的电影,它有资格打着‘亚洲第一’的大旗? 然而,从亚洲反馈回来的数据却明白的告诉了很多人,这部电影的确在亚洲取得了非常辉煌的成绩,尤其是美国人最看重的日本市场,这部电影在年初更是豪夺下了日本第一票房的宝座。消息传到美国,立刻令不少还在犹豫的观众不再相信媒体的宣传,改而开始相信徐帆前三部电影所积累下来的口碑了。 但正是靠着人气的积累,这一天里喜好猎奇的千千万万的美国恐怖电影迷们以及cult片爱好者掏钱买票走入了影院内。因为他们的口碑宣传,他们身边也拉拢了一些人将信将疑的跟随着进入了电影院之内,准备好好看看这部电影,到底对不对得起‘亚洲第一恐怖片’的头衔。 美国是一个极端排外的国家,欧洲有社会学跟文学界学者曾经批评过美国,说这个缺少文化底蕴、缺少历史的国家对于外来文化的吸收到了五十年代便从此关闭了大门,随后的半个世纪里美国人张罗着他们那一套左一点拼凑、右一点吸收的四不像文化,开始极端排外。最明显的莫过于美国文学界对于欧洲文学的抵制,对于南美、亚洲文学的鄙夷。所以,就算是最成功的徐帆打着最成功、最年轻的亚洲导演等诸多头衔,他在美国电影界的影响力,尚且不敌本土的一些二三线导演号召力更强。 是故,除了他培养出的那些影迷们之外,更多的美国电影观众对他的了解十分有限,对他的信任也严重不足。 二十世纪福克斯是美国电影分级机构mpaa的委员会成员之一,也是受到二十世纪福克斯的影响,《午夜凶铃》这部没有多少暴力镜头的电影在美国得到了pg-13的评级。有限的恐怖镜头,令13岁以上的观众,需要在父母的陪同下进行观影。 一部恐怖片获得pg-13的评级,这已经是美国几年来都没出现过的事情了。为此不少美国媒体对此大肆报道,令其无形之中影响力稍稍扩散。 《午夜凶铃》的上映将至,对于这部二十世纪福克斯打出了‘亚洲最卖座恐怖片’旗号的香港恐怖片,不少等着看笑话的美国媒体们都做好了两手准备。一旦被证明《午夜凶铃》是烂片,他们将尽情嘲笑亚洲恐怖电影、嘲笑香港电影的幼稚跟不成熟、嘲笑导演徐帆、嘲笑二十世纪福克斯高层瞎了眼买了一部烂片;而一旦出现了《午夜凶铃》叫好不叫座,技术跟拍摄手法得到了影评界的好评,但是观众们却不买账,他们将除了嘲笑二十世纪福克斯要亏钱外,还将再次抛出他们那套喊了半个世纪的呼声‘欧洲人发明了电影技术,但是却被美国发扬光大,至于亚洲人跟南美人,原谅那些只比落后非洲好一点的地方吧。他们要学会如何摆弄摄影机,至少还需要学习半个世纪’! 傲慢的美国人,但是他们的确骄傲的起。 至于《午夜凶铃》大卖这种情况,几乎没有媒体考虑过这个可能性。徐帆之前的三部效仿美国化的电影能够成功,已经被美国电影界看成是奇迹了。奇迹能够一次两次的发生,但不可能一直青睐一个人,尤其是那个人放弃了他最擅长的东西,而改为拿起了与美国文化有着巨大差异性的亚洲文化,来试用让他们主动低头却接受他们瞧不起的文化。 当上午九点到来时,来自美国各地的邪典、恐怖片影迷们都纷纷出发前往电影院,《午夜凶铃》的开画院数达到了1400多家,在这个电影市场的淡季里,凭借着二十世纪福克斯的影响力,《午夜凶铃》一开始被安排了每天三场放映,覆盖了美国绝大多数的城市。 纽约唐人街,5月的纽约已经十分暖和了。陈慧汶穿着一套淡青色的长袖衬衣,跟三个好友一起坐电车在靠近唐人街的站点下了车。 “凯莉……为什么我们要来唐人街,难道你要请我们吃好吃的中国菜吗?” 一个脸上略有些雀斑,身材高挑、凹凸有致却留着一头破坏形象的中型短发的年轻白人少女仰头将手中的可口可乐一饮而尽,然后推了推脸上戴着的太阳镜,看了一眼不远处已经开始密集起来的黑头发、黄皮肤的华人,用她一口地道的美式英语询问道。 “安琪儿,难道你已经学会了怎么用筷子了吗?”旁边一个穿着雪白色连衣裙,脸蛋有些婴儿肥的亚洲裔少女打趣道。 年轻白人少女脸上顿时苦了下去,抱怨道:“上帝,我敢保证筷子是我这辈子见过最难使用的餐具,比起它我更喜欢用刀叉……” “或许你可以尝试一下带着手套,我跟凯莉一起唱过中国人烧烤的火鸡。他们管那叫‘火烤鸡’,我感觉那味道简直棒极了!”另一个棕色皮肤的拉美裔少女接过了话茬,她似乎是个十分阳光的少女,丰、乳、翘、臀跟一蓝一黑的两色瞳孔告诉了外人,她是个混血儿。 几个死党打趣玩闹间,陈慧汶已经找到了那家她经常过来观影的电影院,眼睛一亮的她紧了紧拉着的同伴手臂,“我们到了,安琪儿……” 她笑着露出了小虎牙,“今天我请大家看电影,一部很精彩的恐怖片哦!” “恐怖片!”略有些婴儿肥的亚裔少女顿时脸色白了,有些不安的抱着拉丁裔混血少女,“凯莉,我们可不可以看其他的电影!” “不可以!”陈慧汶好笑的白了一眼这个来自台湾的年轻女孩,这个跟她一样本家都姓陈的女孩来自台湾一个官员家庭,跟她一起就读于纽约帕森斯设计学院,人虽然很活泼开朗但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胆小了。“我宣布,今天我请你们看电影哦,我最喜欢的导演拍摄的电影!” 她笑着甩了甩一头秀美的长发,望着影院海报墙上的一张散发着阴森气息,只印着一个写有‘贞’字眼瞳的宣传海报,又看向海报上写的宣传语“亚洲最卖座的恐怖片”、“徐帆执导”等之类的字眼,不由得心情激荡。 “先生,麻烦你给我们来四张《午夜凶铃》的电影票,要连在一起而且还是位置最好的那种!” “好的,一共是32美元,需要饮料跟爆米花吗?” “不用了谢谢!” 接过电影票她小心翼翼的拿在手中,由于美国学校假期跟香港的不同,加上去年她增加了一门选修课,所以今年的陈慧汶并没有返回香港,因此也就错过了《午夜凶铃》的观影。所以,对于这部在亚洲引起火热风暴的电影,她焦急的等待了几个月才终于听到了电影要在美国上映的消息,这不……今天不但自己前来观影,还把几个学校里交好的朋友都给拉了过来,准备一起观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