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章 席卷美国的恐怖风暴3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二十章 席卷美国的恐怖风暴3

陈慧汶四人小声嬉笑着走进了放映厅,打扮十分中性的年轻少女安琪儿是个吃货,不住的抱怨:“凯莉,如果你不给我一个满意回答,我宣布一个半小时内将不再跟你说一句话!” 一个半小时正是一部电影的大致播放时间,听懂的三人偷笑,安琪儿本来要买上一大杯的可乐,顺便还要再买上一桶爆米花的,可惜都被陈慧汶给阻止了。因为陈慧汶很了解徐帆的电影风格,那些恐怖的让人腿软、惊声尖叫的镜头,曾经令准备不足的她吓得十分狼狈。她可不愿意看到几个被她拉开支持偶像的好友,看到惊恐的一幕时像她曾经一样,洒了饮料湿了衣衫不说,丢弃一地的爆米花不但不卫生也很没有礼貌。 “好啦,安琪儿……我可是为你好哦,这部电影据说是一部非常非常恐怖、刺激的电影,我怕到时候你会吓得喘不过气来……” 陈慧汶笑着解释了一下,因为电影还没放映,放映厅内的灯光大亮,她清楚的看到了来自台湾的好友脸上已经惨白。她太胆小了,相信这部电影已经会让她记忆深刻吧! 她摩擦着小虎牙,盯着她那丰满的胸部,小恶魔一般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几人入座之后不久,工作人员便进入放映内的通知放映即将开始。 趁着灯光尚未关上,陈慧汶往放映厅内环视一周。这个约莫有两百多座的放映厅内,五成以上的席位已满。 看来上座率还算不错,她心中暗道。前不久《黄飞鸿2》在美国上映,因为正巧有时间。她又进入影院观看了一遍,只可惜比起她看过的粤语版,英语版的《黄飞鸿2》配音只能用糟糕来形容,不但美国这边的配音十分糟糕,字幕也出现了诸多语法错误。功夫片并不如华人宣传的那样,在美国那么的受欢迎。至少《黄飞鸿2》放映时,她当时观看的放映厅内上座率尚且不足三成。 如今看来,他的偶像算是在美国成功了吧! 那并不是个多帅气英俊的男人,陈慧汶打从在报纸上第一次见到他时,就感觉到了。 她会看他的电影,完全是因为他被香港本地的媒体狂热追捧,甚至被吹捧成了香港梦的化身。好奇的她走入了影院内,第一次观看他执导拍摄的电影。渐渐地,她被他的构思、被他的多才、被他不拘的发散想象力所吸引,她成为了他的铁杆影迷。 徐帆,那个年轻人啊。原来不知不觉之间,他已经在美国也获得了成功了! 银幕逐渐亮起,她全神贯注的看向了那即将开始播放电影的银幕,脑袋里却仍痴痴的想着。 他是一个怪人,不知不觉间,陈慧汶已经撅起了嘴巴。以她的家世,在香港富豪圈里也算小有名气。她本以为有了这一重身份,会很容易接近他,跟他一起说话聊天,去扒一扒为什么他的脑袋里总是会有那么多的奇思妙想,他的想象力总是那么让人着迷。 只可惜,那个怪人宁可将时间放在攥写剧本跟拍摄电影之中,也不愿意出入豪门、世家举行的舞会,她参加了很多场那样的舞会,可惜一次也没见到那个让她好奇甚至怦然心动的男人。是的,哪怕她明明已经知道了他已经有了女朋友,而且那么的完美,那么的与他相配,仍旧忍不住少女的情怀。陈慧汶知道,原来不知不觉,她已经迷上了那个男人。 “啊!” 一声来自身边不远处的惊声尖叫惊醒了正在想着自己心事的女孩。陈慧汶转过脸去,旁边的好友已经用双手捂住了她的脸,身体蜷缩成一团显然被吓得不轻。不过可笑的是,她的捂着脸颊的手掌几根手指间却偷偷的张开了缝隙。 这个可笑的丫头,难道还以为从指缝里去看,恐怖就会少一些吗? 她心里微微感觉有些好笑,旋即全神贯注的投入银幕之上,观看起这部被冠之以“亚洲最卖座恐怖片”的电影之中。 …… 尖叫声,哭声,惊叹声,切切私语声,从电影开始放映的那一刻起,就再也没有从放映厅内停止过。 不仅陈慧汶她们所在的电影院是这样,整个纽约……或者说是整个美国地区,只要是有在放映《午夜凶铃》的电影院几乎都是一样,这样的尖叫声跟惊呼声就没有停歇过。 随着剧情的一点一点发展,那让人感觉到无助的恐怖,那来自死者的怨毒诅咒。每当电话铃声响起又或者电视机被打开的时候,电影院内总是会响起尖叫声甚至哭声。 安琪儿尽管被惊吓的双腿发软,跟她旁边的拉美裔混血儿好友紧紧抱在了一起靠着感受彼此的体温互相安慰,但她已经开始感谢好友阻止了她想购买饮料跟爆米花的意图了。 是的,放映厅内不乏前来观影的邪典爱好者或恐怖电影迷们。他们三五成群坐在一起,买上了爆米花跟饮料,原本准备一边享受着血浆跟暴力,一边在角落里小声交流剧情。 可惜,《午夜凶铃》不是一部典型的美国恐怖片。这是一部来自亚洲,经过徐帆之手升级过特效技术跟剧情合理度,以渲染恐怖气氛、卖弄恐怖情绪来挑动观众之心的纯正亚洲式恐怖电影。它的恐怖来源于观众对于亡灵跟未知存在的恐惧感,越是相信有亡灵跟鬼魂存在的人,观看电影时他们心中的恐怖情绪愈发被放大。 很不巧,绝大多数邪典电影爱好者跟恐怖电影迷们都在其中。结果当贞子袭来,美国观众们从未感受过的恐怖开始撩拨他们的大脑神经时,拿着可乐杯跟饮料瓶的双手开始颤抖,牙齿跟舌头也失去了对甜味跟奶油的感觉。于是地面上到处被撒了一地的都是可乐的汽水跟散发着甜腻味道的爆米花香气。 “哦,上帝啊。我发誓,这绝对是我看过的最恐怖的电影!” 坐在放映厅中间位置的媒体记者、影评人面面相觑,几乎每个人都是满脸惊讶,他们真的被二十世纪福克斯给耍了。这哪是什么烂片,这分明是一部人类电影史上注定会留下重重一笔的经典恐怖电影。 虽然他们有点不想承认,但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回去写的报道和影评。他们全都被二十世纪福克斯给欺骗了,是的,被二十世纪福克斯那吝啬到只有两百万美元微小规模的宣传费给欺骗了,被他们宣传时的所谓亚洲题材的恐怖片给欺骗了,甚至被他们对外宣传的只有三百万美元的制作成本给欺骗了! 以至于,他们差一点错过了一部注定热卖的恐怖片。 当大银幕上,周慧敏扮演的女主角一边开着车,旁白念出了电影开始时,她访问那些高中女学生时,她们提到的把录像带复制下来给别人看,以破解七日死亡诅咒的方式时,电影似乎走完了一个轮回。 随着电影的结束,放映厅里顿时嗡嗡地响起观众的谈话声,但是没有人离座,一直等到大银幕上放出二十世纪福克斯跟曙光电影的标志,然后开始播放下一场电影的预告片段时,观众们才陆续起身离开。 陈慧汶的台湾小姐妹眼圈红红的,她是被吓哭了。尽管好奇加刺激,让她从指缝内看完了这部电影,但是电影中不见血的恐怖依旧刺激了她的心脏超负荷,泪腺更是在刺激下从开始到最后,尤其是在男女主角在疗养院的水井中挖贞子的尸骸,以及男主角被贞子的七日诅咒杀死时,更是跟影院中一些被大人带来观影的小孩跟一些生性胆小的女孩一样,吓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该死的凯莉,我发誓……如果今天晚上你不来陪我睡,我就赖在你床上不下来!” 就连性子非常男性化的中性女安琪儿都受不了这电影,被吓得手脚冰冷可见这部与美国传统番茄片风格迥异的恐怖片对观众造成的影响了。 拉美裔的混血少女也是一脸苍白色在小声安慰台湾少女,显然也被吓得不轻。 陈慧汶颤抖着扶着扶手站了起来,尽管放映厅内的照明灯已经被打开了。尽管电影放映已经结束有段时间了,可她仍感觉浑身像是使不出一点力气一样。就连追求刺激的她都被电影吓了一跳,直到电影结束了还没恢复过来。 看着几个狼狈的小姐妹,她心中隐隐有些愧疚,连她也没有想到这部电影竟然会如此恐怖。 望着放映厅内的一片狼藉跟低声暗骂,开始打扫收拾起来的保洁人员们。陈慧汶苍白的脸庞上,一双美目却散发着兴奋的异彩。 她知道,那个她仰慕的他又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