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二章 倪匡出手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二十二章 倪匡出手

新界荃湾wasabisabi,香港最著名的夜店之一。 这家隶属于aqua餐饮集团,内部装潢极尽豪华的店铺白天只经营餐饮,到了晚上就变成了酒吧。由于位于豪华市区,这里经常出入不少青春丽人跟都市ol,也吸引了不少酷爱出没于夜店的富二代们出没。同样的,这家店也是倪震最喜欢的夜店之一。 因为没有出席法院开庭而受到了来自高院的警告,加上女友陈法蓉因为他跟蓝洁瑛闹出了绯闻而与他陷入冷战之中。诸事不顺的倪震接受了圈中好友的邀请,来到了他们平时最喜欢的这家名为wasabisabi的夜店买欢。 “倪生……你不会被哪个小骚、货榨干了吧。怎么今天才两杯酒你就搁下来了,还是觉得我们这招待不满意?” 包间内一行五人轰声起闹、把酒言欢,那是怎么一个快意了得。可今天气氛却与往常有些不同,为什么要说不同呢。原来平日一直都是这个小圈子中心,风流又多才的倪震今天精神却显得十分恍惚、萎靡。多次出神的样子,终于引起了同伴的注意,这不……一个脸上涂抹了不少脂粉的年轻人玩味的询问道,语气听不出什么关心,反而有几分幸灾乐祸的味道。 倪震略微皱眉,端起自己面前的一杯酒一饮而尽。 “我没有事,华仔……只是最近有些失眠,睡眠不足!” 年轻人叫崔仁华,只有21岁。不过在倪震的小圈子里他却是个很令倪震头痛的存在,因为此人不但年轻好胜,还总喜欢与他争夺小圈子‘领袖’的身份。对于这样标准爱玩的纨绔子弟,倪震本来是有上百种手段来对付的。但这些手段他却不能用在这崔仁华身上,没办法,这崔仁华虽然不成器但耐不住有个二十四孝的好爹。他老爸名叫崔林,香港维多利亚国际贸易集团的董事会主席,家族资产逾十亿港币。 倪震之所以对他软硬手段用尽,想把他收入自己的关系圈内,自然不止是因为看中了他老爸的财力。这个纨绔子弟的家庭背景只能用令人眼红来形容,他老妈崔杨艳梅也不是一般人,不仅是立法局议员,还是新加坡最大出版集团同德书报社香港分公司执行董事。 正是因此,倪震不愿意使用上不了台面的手段为自己增加一个敌人。往常他们比文斗富、比拼智商,一直以来倪震都能稳压他一头,只可惜这崔仁华虽然是个纨绔子弟却也倔强,始终不愿意跟这个小圈子里的其他富二代、富三代们一样,以倪震为圈子中心。 崔仁华脸上冷笑,他难得抓到了倪震的短脚,有机会超过他一次。哪里会这么容易放过了他,当下昂声道:“哦,是吗?真的只是因为失眠?我怎么听说最近倪生你惹了麻烦事儿呢?” 倪震脸上一抽,看他的眼神也清冷下来。 “华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崔仁华晃着酒杯,一把拉过旁边一个打扮妩媚妖艳的年轻女人搂在怀中,上下其手。 倪震冷哼一声,转过脸去不再看他。他最近心情只能用糟糕来形容,《yes!》内部乱成一团,杂志最近在各方不利消息影响之下销量锐减,任他种种手段用出,都无法止住锐减的销量。‘毒瘤明事件’并没有如他所愿的那样,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化去影响。 恰恰相反的,对着刘锡明等人一项项不利于他跟杂志的证据出现,尽管他也聘请了律师为他在法庭上据理力争,但背后搞弄倒他的那个人心太黑、手太狠了。以至于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向着不利于他的境况发展,而且自从跟邵国华闹翻之后,他安排的人也发展了邵国华频繁接触外界欲出售《yes!》股份。 内忧加外患,自打出生以来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一番风顺,现如今却是他从未经历过的。所以倪震现如今的心情就如同一个火药桶一般,稍微一点外力刺激,就可能被引爆了。 “华哥……” “华哥……” 倪震如今麻烦缠身,除了几个与他相交不错的富二代聚拢在他身边外,以前围在他附近的,如今全都聚在了与他不对路的崔仁华身边,这让最近才领悟世态炎凉的倪震心里十分不爽。索性一个人喝起了闷酒,从旁边要了一瓶威士忌,自己独饮起来。 “呦,倪生方才不是说了自己最近失眠不能多饮吗?这会儿怎么又一个人喝起了闷酒来。莫非是我方才说错了话,不知道哪一句戳中了你的心酸事?” 倪震无心惹事,奈何有人不愿意放过他。他这边才刚几杯酒下肚,坐在不远处的崔仁华又阴阳怪气的讽刺了起来。 他的脸上表情一变再变,终于还是没能忍住。唰的一下站起了身来,瞪着崔仁华面色铁青,“你想跟我打架吗?” “呦,倪生看您说的,你说我一个普通人哪里玩的过您手里的笔杆子。万一我把您给得罪了,回过头去,你那杂志上又出现了个‘毒瘤华’,我可不是什么大明星,哪里吃得消!”崔仁华幸灾乐祸的嘲讽没有因为他的威胁而停下,不止倪震看他不爽,家世背景无不在倪震之上的他却在这个小圈子里处处被他压了一头,同样心性桀骜的他早就不爽多时了。 “你……” 酒劲上头,倪震挥舞着拳头就要上前给他一拳,崔仁华不甘示弱,冷笑着站起身来。 小圈子一看到两人起了争执,赶忙上前几人死死拉开他两人。 尤其是倪震的一个好友,他知道倪震现如今的确麻烦在身,没必要再多得罪一人,当下给旁边的一个朋友使了个眼色,两人连拉带拽的,总算把倪震从房间内拉了出去。 被外面的风一吹,倪震原本被酒精麻醉的大脑也是一清。不过心里有些恼怒无处发泄的他也听不进去别人的劝慰,踉跄带着醉意迈着小碎步儿离开了。 家中脏乱成了一片,到处被扔掷的都是酒瓶。自从他跟蓝洁瑛的绯闻传开之后,经常来为他收拾的女友陈法蓉也恨他花心成瘾,与他打起了冷战。尽管倪震经常联系家政公司来帮他清理,但不要一天又被脏乱一片。 脱下了外套,他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还有一瓶喝了一半的红酒。心里憋得慌,他干脆又给自己满满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借口没有出席法院的开庭,他已经受到了法院那边的警告。尽管法院还没通知下一次的开庭将在什么时候,但他的律师告诉他,负责受理这件案子的陈景洪官对他十分不满,而依照目前来看,所有的一切都向着不利于他的方向发展。 该怎么办? 几杯红酒下肚,倪震眼睛已经带上了醉意,心中怒火却越发旺盛起来。 徐帆! 就是那个大陆过来的土包子! 倪震恨得咬牙切齿,是他毁掉了自己的一切,是他无耻的夺走了属于自己的爱情,现在又想来毁掉自己的事业! 中国古来文人相轻,出生于书香门第又才思卓越的倪震打小便有一腔傲骨,长大之后事业跟情感上的一次次成功,都助长了他的傲气,逐渐变成了桀骜。打从第一次听到有关徐帆的消息,不仅是因为对方来自大陆,他的年轻跟才学都让倪震没由来的一阵厌恶,却没想到自己多次施加黑手,非但没把他打倒,反而对方越来越强大,现如今更是将他甩出了几条街。 眼睛不经意的瞟过房间一角,一个被自己揉成一团的报纸。那份今天的《星岛日报》上,娱乐版头条竟是刊登那个如今将他害得狼狈不堪的徐帆,那部曾经在亚洲创造了辉煌的电影《午夜凶铃》登陆美国,竟然连续两周斩获美国周票房冠军桂冠。 怎么办? 现在的所有一切都向着不利于他的方向发展,幕后黑手铁了心要弄垮他,如今他的杂志已被折腾的销量锐减一半,口碑跟影响力还有社会公信力都遭到了严重质疑。 “倪生……如今唯一能够渡过难关的,就只有让你的父亲利用他在香港传媒界跟政界的影响力了!” 脑海中不由又想起了一周前,《新界日报》的总编孙雷一句话,倪震心里烦躁更甚。 如果可以,他不愿意自己的父亲看到他狼狈的一面。所以,当姑姑亦舒主动要帮他说话时,反而被他气恼争吵了一番,最终亦舒冷冷扔了一句‘自求多福’走了。 真要求父亲出手吗? 整个人都陷入了想法之中,倪震闭着眼睛脸上阴沉不定。 他的桀骜就算是对方是自己的父亲,也不愿意主动向他低头。上一次,被徐帆羞辱了一顿之后,父亲出手利用自己在香港的影响力帮他,至今想起来倪震还觉得面皮发烫。那时候的他就宛如与邻居家的孩子打架输了,不得不向父母哭诉让家里出面为他争面子的小孩一样。光是想想都让他感觉到耻辱…… 火燎一般的耻辱…… 可是…… 脑袋里父亲的脸庞一闪而过,他知道孙雷说得没错。 这个时候,也只有他出手才有可能帮助自己扭转现在的不利局面。他在香港三四十年来经营的人脉,覆盖了财政商各界,只要他愿意出手,‘毒瘤明事件’就能平息下去。《yes!》能够保住,他倪震也还没败……那个人带给他的耻辱,他还有机会全部还回去…… 一双拳头攥得紧紧,紧了松松了紧……倪震心中天人交战,这犹豫持续了很久……终于,不甘心牢狱之灾或被‘毒瘤明事件’整垮的他最终战胜了自己心中的骄傲,他默默起身,走到了电话机旁站定,拨打了那个已经有一个月都没有拨过的电话! “嘟……嘟……” 电话提示音响了一阵,最终还是接通了。 “喂!”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男音,苍老、低沉略带磁性。 不知道为什么,那声音响起的一刻,倪震心里的烦躁跟不安突然全都消失不见了,他的心情分外的轻松,像是对那个人十分信任,知道自己闯下的祸事,他全部都能为自己解决一般。 “爸……”没错,那个声音的主人正是倪震的父亲——倪匡。 “我等了你一个月,还以为等不到你的这个电话呢。你姑姑都跟我说了,香港那边你不用担心了,我已经请了几个老朋友出面。现在,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