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五章 海湾地产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二十五章 海湾地产

“徐董……” “徐董……” “刘生,你们来了。大家都在等着你们呢……” 徐帆两人是最后到达会议室的,他跟刘德华赶到的时候,张天生他们已经到了。这一次说是曙光电影公司的股东会议,其实不止几大股东都来了,曙光电影各部门的高层也齐聚一堂。因为不出意外,这一场会议将奠定曙光电影的上市事宜。 “蔡生,好久不见!” 虽说是圆桌会议,但也有位高位低之分。为了表示对公司几位股东的尊重,除了徐帆以董事长兼大股东的身份坐在最中央外,两位大股东蔡松林跟刘德华分别坐在他左右手,再往两侧才是分别亚洲控股公司的总裁张天生跟曙光电影公司股东兼董事长岑建勋。 徐帆落座跟闻讯从台湾赶来的蔡松林握手见礼,虽说都是老朋友了,但聚少离多的,总归每次见面都有些生分。这一点上他就不如刘德华,刘德华的事业重心一半在台湾,往常每年至少要往台湾跑七八趟,跟蔡松林见面的机会不少,自然私交也不错。但是徐帆这两年的时间安排的太满了,而且现在台湾跟大陆之间的关系正处于拐点中,以他的身份不太方便自由出入香港台湾,那边总归去的少了。 蔡松林是一早乘坐飞机赶来的,来到香港之后稍微休息了一阵,顺便在酒店用了午餐才过来。结果错过了徐帆他们的邀请,参加《死神来了》的杀青宴。所以,他来公司反而比徐帆他们要早一些。 蔡松林微笑着跟他点点头,往偌大的会议室内看了环视一圈,感慨道:“我这两年在台湾逢人便说,这辈子见过最有才华的人就是徐生。香港这边的媒体没有弄错,他们说你代表的就是香港梦,我深以为然。亿万的产业得来不易,华仔用了十一年时间,我用去了十九年,而你只用去了不到两年。虽然有些运气跟赌博的成分,但现在整个香港,还有谁敢说比你更会拍电影?” 说到徐帆的运气成分,是因为公司内部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了,原来亚洲控股的幕后老板其实就是徐帆本人,还有公司拿来扩张发展的资金都是来自于去年的那场欧洲货币危机。任谁也没有想到,他敢拿出巨额资金去豪赌去年的欧洲货币危机,更没有人想到,他竟然成功了,而且还从中大赚不菲。 虽说徐帆从来没对外界宣传过自己赚了多少,但仅仅从目前他动用的资金来看,已经不下十亿港币之巨了,蔡松林身家才多少,他的学者公司是台湾最大的民营发行公司,总资产也不过六十多亿台币,算上他的房产跟其他私产一起换算成港币也不过勉强二十亿港币而已。自己辛苦了二十年的努力,却被面前这人两年不到就追上了。是个人心里都会泛酸水,蔡松林也不例外。 徐帆咧嘴一笑,“蔡生,你可是咱们华人世界知名的娱乐大亨,你这一句称赞我就受之不恭了,前辈安慰嘛!” “你啊,嘴贫!”蔡松林笑着跟他打趣一句,眉头的郁结也散了不少。 他最近的日子并不好过,蔡松林的学者公司作为台湾最大的民营发行公司,以前的日子可谓是油水十足。他每年运作数十部港片、十数部美国电影进入台湾上映,吃得盆满钵满不知道羡煞多少人。去年年中之前,台湾发行市场虽然也有竞争,但主要还是他跟台湾当局名下的国营发行公司之间的竞争。不仅大陆的国营企业存在这样那样的体制病,台湾的国营企业也是一样。 因为态度傲慢且不注意跟香港电影公司之间的关系维持,台湾的那些国营发行公司很难竞争过他,从香港引入热卖的港片上映,只能抱住美国的粗大腿,勉强维持经营。 但是这一切现在都改变了,台湾自打去年年中一群眼红他的学者公司每年利润的私人院线投资者跟中小资金成立了一个松散的组织‘台湾片商联盟’之后,台湾的发行市场进入了令人难以想象的恶性循环之中。又上百个影院投资者及中小发行公司还有金融投资者组成的片商联盟打起了恶意的价格战,他们公然出手哄抬港片进入台湾的价格,使得往年学者公司能够6、700万港币就买断的电影,现在便是多加两三百万港币也不见得能不能拿下来了。 原因无他,因为有了竞争! 学者公司现在面临来自台湾片商联盟跟国营发行公司的竞争,片商联盟是由上百小势力组成,他们抬高了片花价格,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令学者公司跟台湾四大国营发行公司被迫卷入其中,利润被严重摊薄,甚至几乎接近于零。 这种以本伤人的手段,也只有由上百小势力组成的片商联盟才能用出来,因为就算是有亏损平摊下来对于每一家而言都不是什么大数字。国营发行公司也吃得消,公司的性质决定了他们就算是不赚钱也能从台湾当局拿到大量的财政补贴。却惟独对学者公司伤害最大,因为他几乎是一个人要承担全部损失,亏损一百万就是一百万,一千万就是一千万。 好在学者公司也是财大气粗,蔡松林又是纵横台湾黑白两道的娱乐大亨,短时间内倒是跟咄咄逼人的台湾片商联盟以及四大国营发行公司斗得不分高下,甚至犹占上风…… 只是,没人比他更清楚,这种战斗最终可能的结果只有一种那就是两败俱伤,他这一次前来香港,一是参加曙光电影公司有关上市的股东会议,另一个主要原因,便是希望进一步加强跟曙光电影之间的关系。 会议室内短暂的低声交谈跟招呼声,看得出来大家心情都十分激动,眼看着曙光电影公司上市在即,他们每一个人都能从中获利,自然气氛一片和谐。 稍稍闲聊一阵之后,张天生看向了徐帆,见他点头之后,打开了摆放在面前的一个文件袋,从中倒出一叠文件来,他轻了轻喉咙,其实不需要他提醒,在他站起身来的一瞬间,整个会议室内的所有视线全都集中到了他身上。张天生曾在证券公司跟银行从业多年,对于运作公司上市也有一定经验,所以就连曙光电影公司董事长岑建勋都老实坐在一旁,将会议的主动权让给了他。 “今天百忙之中把大家请来,想必诸位心中都已经有数。正如大家所想的,自从月前我们讨论过公司上市的可能性之后,经过了一个多月的调查研究,今天我们将就此事与大家进行讨论。请靠近窗户的几位帮忙把窗帘拉上,大家往这里看……” 他站起身来,打开了身旁的一台投影机,示意坐在窗户旁边的几人过去将会议室的窗帘拉下之后,房间内顿时变得有些昏暗。 不过没人在乎这些,因为大家的视线都被投影仪投放在墙壁上的影像所吸引,即便是徐帆也是一样屏住呼吸,安抚下胸中的不安跟激动,静待他开口。 虽然,有关曙光电影公司上市的计划,张天生已经提前三天把详细的企划送去给了他看。 张天生环视一圈,攥着资料的右手微不可见的有些颤抖,甚至连声音都带上了一些颤音。被徐帆收入麾下,组建亚洲控股至今也有半年多了,他可谓是亲眼目睹了徐帆所创造的财富奇迹,眼看着它一点一点壮大,走向更加辉煌的未来,就算他不懂电影也早就对公司充满了认同感。而如今,公司旗下最优质的资产曙光电影将准备上市了,他也是一腔的激动,满腹的自豪。 “……请大家看向这里,正如我上次提过的。本次我们公司内部考虑上市的企业,将是曙光电影公司这一总公司旗下最优质的产业之一。大家都是曙光电影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具体有关公司内部的详细数据,我就不再重复了,几位董事如果有疑问可以提出来。下面,我首先来就公司上市的相关事宜,跟大家详细介绍一下!” 他挥了挥指挥棒,颇有古时军师、参谋指点沙场的风范,拿起遥控器控制投影仪往下翻了一页,张天生继续介绍:“香港作为世界金融中心城市之一,我们本埠便有世界最大的证券交易所之一的港交所,所以有关公司上市,我建议上市地点不妨就选择香港本埠的港交所,这样我们天时地利占尽,公司的公关难度也将大大降低。” “之前徐董曾经提到过,我们公司并不符合上市条件!的确,香港证交所有关申请上市公司的一条硬指标我们不符合条件,我们公司才成立了两年多,不满足他要求的成立满三年以上这一标准。不过除此以外的其他方面的要求我们全部满足,比如上市之前两年业绩出众、最近一年的赢利不少于五千万港元、股东持股超过20%,公司总体规模在一亿港币以上,具有行业领导地位……所以,我们虽然没有办法走正常途径上市,但却可以使用其他途径上市,比如我之前提到的壳资源!” 手上遥控器一动,投影仪又自动翻到了下一页,他看向一动不动盯着墙壁上,投影仪所呈现影像资料的一众高管,表情严肃的说出了自己的选择:“就如同上一次会议时岑总说的,香港是世界少有的自由贸易港,同时也是世界金融中心之一。特殊的地位令港交所成为了世界最大的股票交易所之一,有很多公司在港交所上市。几十年下来风云变幻的,有些上市公司走向了没落跟破产,港交所拥有很多业绩不佳即将面临破产跟停盘威胁的壳公司,我们完全可以买下一个壳公司,把曙光电影的优质资产注入其中,达成上市目的。岑总的提议与我的计划不谋而合,而经过了一个多月的调查,我们基本上将目光锁定了一家面临停牌威胁的上市公司——海湾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