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九章 吴光正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二十九章 吴光正

在香港星级酒店众多,滨海酒店作为一家三星级酒店,本来在香港众多富丽奢华的酒店中应当名声不显,实际上却并非如此。恰恰相反的,这家三星级酒店在香港历史上多次出现过闪光点,它不仅是香港第一家栋华人全资控股的三星级酒店,还是第一座三任港督、两人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曾下榻过的酒店。 只因为它有一个身份,红顶商人霍英东投资建设的第一家全资控股的三星级酒店。 “大黑,不用等我了。如果需要用车,我会提前给你电话,你先回去吧!” 下了车,站在滨河酒店门口处,徐帆望着外面看起来已是有些老旧,散发着一种古朴气息的酒店,跟大黑交代了一句,头也不回的往酒店走去。 准备要北上了! 每一步都是沉甸甸,每一步都是激动的! 是的,他即将以第二批香港港事顾问的身份,被邀请组团前往北京,在人民大会堂亲自从国务院总理或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手中接过那沉甸甸的港事顾问聘用证书,让他心情如何才能不激动。 这一趟北上之行徐帆看得很重,不仅是因为港事顾问代表一方,可以在香港跟北京之间有关香港回归的谈判中提案出言、发表己见。更重要的是,根据以往几年的经验,这一次的北上势必香港代表团将与北京就香港回归之后的部分政策进行谈判,若是能将香港电影也纳入谈判范围内,借势发力做出一些改变来,无疑对于华语电影的未来将是影响深远的。 也因此,徐帆对此系之以很高的期待。 虽然如今在香港也算是资产不菲的富豪,但徐帆毕竟窜起的速度太快了,以至于他跟香港所谓的‘精英圈子’联系并不密切。当报了自己的名讳进入了今日不对外开放的滨海酒店内之中,虽然宴会已经来了不少人,但徐帆望去到处扎堆成群,养成了看报习惯的他对出席当场的不少人都不陌生,因为今天能来的不是财富巨子,就是文体教三系名流,照片出现在报纸上。 他在大厅内走了几圈,看到不少人,几次都想插进去说话,奈何每当自己围过去,客套两句之后气氛便冷了下来。成功者的圈子不好混,这个圈子虽然欢迎成功人士的加入,奈何还需要引荐者。徐帆碰壁两次之后,不在自求没趣,跟服务员要了一杯酒,往角落人少的地方走去。 “徐生?” 背后传来一声招呼,徐帆脚步微停,他转过身去看到一个四十多岁个头不高,戴着副金丝眼镜却显得很有几分文人气息的中年男。 他转过身来,上下打量对方一下,皱眉不确定的问道:“吴生是在叫我吗?” 多看了几眼之后,他已经确定了此人是谁。 吴光正,已故船王包玉刚的二女婿,包氏商业帝国的继承者之一,同时他还是徐帆目前正在觊觎的九仓电视的持有者,跟徐帆一样,对待大陆态度一向中立、冷淡的他,本次接受了大陆的邀请,被聘请为第二批港事顾问成员之一。 “原来真是徐生!”吴光正脸上挤出一些笑意,冲他点了点头,晃着酒杯走了过来。 看得出来,吴光正是个不苟言笑的人,因为他笑起来的时候显得的十分僵硬,给人一种很不协调的感觉。 这显然是主动示好,起码徐帆看出来了。吴光正执掌九龙仓跟会德丰两大上市集团,控制资产超千亿,这样的人主动跟他客套,徐帆当然买账,脸上也挂上了笑容,迎了上来。 “一直希望能跟吴生见面一谈,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遇见。” 吴光正诧异,与走到他身边的徐帆碰了碰酒杯,好奇问道:“徐生要见我?” 他突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笑道:“之前荣生联系了我,跟我提过我们三家合租财团经营九龙仓的事情。你想必是为了这件事情?” 美西电讯跟新鸿基地产早在他跟李氏父子的竞争失败后,便有了出售手上九仓股份的意思,对此吴光正早就听到了风声。人家是给他吴光正面子,能够拖到现在才联系买家,已经仁至义尽了。毕竟现在伴随着李泽楷的亚洲卫星电视的扩张,原本占据上风的九仓电视如今却是气势一落千丈,不但至今尚未开播,甚至连基础网络搭建都没弄好。 徐帆一愣,知道他是误会了。 他摇头,“吴生怕是误会了,之前想跟吴生谈谈,其实是有关九仓电视的合作。我旗下的曙光电影、日活、永佳等电影公司,共拥有近千部电影版权。我们之前一直在考虑,跟香港一家电视台合作,合作推出二十四小时收费电影频道。六叔的tvb有邵氏电影,跟我们合作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我们之前本来是准备跟atv合作的,不过atv的市场占有率跟付费观众人数都形不成规模,很难成气候。所以经过市场调查之后,我们亚洲有兴趣跟吴生的九仓合作!” 他注意到了自己每提起旗下的曙光、日活、永佳等一家电影公司时,吴光正的脸上都要轻微抽动一下,禁不住笑容越发灿烂。 吴光正果然来了兴趣,笑了笑不过却没有直接答应,只是询问:“徐生似乎少说一家电视台吧,就我所知,香港如今可是还有一家新锐电视台,更被媒体称之为未来将统治香港,影响全亚洲的电视台!” 他的话里有着一股掩不住的讽刺,看的徐帆心中好笑。 也是,吴光正跟李泽楷斗法,若不是李超人插手背后发力,他也不会到现在败得一败涂地。吴光正虽说也在去年第一次入选香港十大华人富豪之一,跟李嘉诚同列十大富豪之列。但比起白手起家尚且健在的李超人,吴光正在岳父包玉刚去世后,便失去了一些包玉刚尚在时的影响力跟人脉,自然斗不过李氏父子。 九仓电视跟亚洲卫星电视的斗法,一败再败也是难免。 不过,徐帆却有太多的手段规避这些失败了。 他心中一动,突然感觉到吴光正方才的问题中也有几分试探他的意思。 想想别释然了,对方乃是香港十大华人富豪之一,自然不可能只听信报纸媒体上的新闻,与他既然见面了,多少还要探探他的能力。 当下认真看着他,回答道:“吴生别开玩笑了,亚洲卫星电视最近在香港风头虽盛,在我看来也只是虚火而已。最近一直再传,李二公子想出售卫星电视,虽然他跟李超人一再否定传言,但在我看来,李家只怕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卖卫星电视。而我猜测如果不错,李家出售的主要可能性,莫过于那位前段时间两次来到香港的传媒大亨默多克。我不看好亚洲卫星电视的未来,一来亚洲近些年来随着红色苏联的解体,美国注意力东移亚洲的政治版图开始出现了动荡的萌芽;第二,一旦亚洲卫星电视被卖给了默多克,换了新的管理层之后,那些老外能够习惯香港的经营风格、习惯亚洲各国观众的喜好?” “而比起亚洲卫星电视,九仓电视却有很多的优点。第一,吴生对九仓十分看重,资金跟人力扶持一直没有断过;第二,九龙仓跟会德丰都是香港最大的地产巨头,旗下的物业遍布香港各地,九仓电视的安装网络依赖于旗下物业,先天优势十分明显;第三,吴生的耐心跟魄力让我佩服,当初你喊出要在去年初开通22个频道时,我还为你担心过,但是我最近听到风声,九仓内部的调试频道已经被压缩到个位数了,这样即节省了成本,也避免了前期的不必要亏损;第四,九仓的定位非常不错,你们目标是香港有能力付费的中产阶层,这一阶层在香港规模较为庞大,经过合理引导之后,必然会令全港为之侧目!” 他简单的将不看好亚洲卫星电视跟看好九仓电视的原因逐条解释与他,一旁吴光正听得越来越惊讶。待他说完之后,他表面不动声色,赞一声:“徐生能以如今之朝,创造全港为之侧目的成就,果然才华了得。你那有关卫星电视的分析我不便评价,不过对于我们九仓的见解,倒是让我不得不怀疑,徐生是不是曾经参加过九仓的内部会议!” 亚洲卫星电视虽然要出售的消息,在香港商界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不过吴光正却没有趁机露底。他还不知道徐帆早已经掌握了这些,李家因为这事已经恶了北京,又添上今年李超人婉拒了北上,李氏父子跟北京的关系今年来已出现了恶化之势。他们虽然是竞争对手,但毕竟同属香港豪门,彼此间自然要比跟徐帆稍显亲近,自然不会让外人看了笑话。 后面这一句自然是玩笑,话落下只稍稍息,吴光正沉吟了片刻之后从身上掏出一张名片,主动递给了徐帆,“这是我的名片,合作自然是多多益善,我们九仓也是欢迎有实力的盟友一同合作。今天这场合不适合长谈,这样吧,事后我等徐生的电话,我们私下约个时间谈一下有关合作的事情吧!” 瞧见不远处,荣太子带着几个人走了过来,吴光正只好打断了长谈的意思,开口敲定了此事。 “日后自然免不了打扰!” 徐帆郑重接过他的名片,也从口袋中掏出一片自己的递给了他,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之后,各自收入兜中。 徐帆刚要开口,跟他询问九仓电视的开播时间。突然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声,见吴光正看向了那边,正要转过身去看看来者是谁,就听到了一阵爽朗的笑声:“我还说怎么到处都找不到吴生你们,原来待在这里说些悄悄话。莫非有什么商机不成,吴老弟,若真是有这样的好机会,可不要忘了我们中信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