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章 组团进京1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三十章 组团进京1

是荣太子。 只闻声音徐帆便知道了是谁! 一转过身去,果然看到了走来的几人中,荣太子与另一人并肩走在最前面。 他的声音很大,似乎故意要引起旁边注意一般。徐帆的位置很好,他就站在吴光正身边,荣太子的声音响起的一刻他的脸上微微抽动。 他左右品味了一个,到底不是个商场新嫩了,也品出了一些味道来。 荣太子是谁,根正苗红的红二代。在香港他代表的就是北京,尤其是在他的父亲今年被任命为国家副主席之后,他的立场就是北京的立场。 回归前的这几年是香港最激流荡漾的几年,精英阶层在赌、政客在赌、中产阶级在赌、普通小民也在赌。摆在他们面前的选项之后两个,英国殖民地还是中国特区,很显然北边的过去几十年让不少心中没底,加上北京给出的‘特权’还不够,至少远远没有到让那些精英阶层满意的地步,所以围绕回归的进程跟时间表,就有了这样那样、或明或暗的争斗。 荣太子这是要逼吴光正表态啊! 徐帆心中有些明悟,八成吴光正还没有表露态度,他在过去中英两国在香港的影响力比拼中态度一向中立,既不倒向英国、也绝不说大陆的坏话。眼看着香港的暗斗已经白热化,因为前几年的混乱而在香港影响力远远不如英国的大陆,自然要套牢了这位在香港政商各界拥有巨大影响力的十大富豪。 而吴光正,显然不习惯或者说是到了现在也还不愿意表态。 “荣生!”吴光正微微苦笑,他已经发现了附近不少目光果然都看向了自己这边,荣太子带来的一群人都是标准的红派,他现在跟一群人站在一起,那可真是‘黄泥粘到裤子上,不是屎也是屎’,被强拉上船了。 荣太子似乎心情很好,跟徐帆点头打了个招呼,走到两人面前,“我们上去谈谈吧,霍老看来还要等会才能到。在二楼我要了一间房,进去喝一杯!” 他虽然热情邀请,但是在吴光正看来却宛若鸿门宴一般,哪里敢接受。他连忙摇头拒绝,假装看了一眼腕上手表:“不去了,还有十几分钟就到了宴会开始的时间。霍老最是守时,他既然定下时间,必然会准时到,到时候我们不在场不好。何况还有一些朋友还没联系,几位要是有事要聊,吴某就先告辞了!” 言下虽然诚恳,却把荣太子等人当成洪水猛兽一般。徐帆清楚的看到,荣太子旁边与他并列走来的一人眉头紧皱,脸上虽然笑呵呵的,笑容却冷了下来。 荣太子哪里能放他走,连忙指着旁边的老者,说:“吴生别急,这一次我们还真是有些事情要谈。这位是中国远洋运输总公司的林远民先生,远洋总公司想跟你谈一桩买卖……”他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往周围看去发现不少目光都落在他们身上,又压低了声音:“不如这样吧,我们去那边详细谈谈!” 他瞧出了吴光正不愿与他们单独离开,只好指了指没有几人的一侧墙角,示意他们到那边谈。 吴光正不好拒绝,只要应了下来。 中国远洋总公司的人?竟然不是香港分公司,看来来了个了不得的人物! 徐帆多看了那个让荣太子都十分礼貌的老者几眼,却不想他也在打量自己。一见他看过来,那老者微笑着跟他点点头,善意明显比吴光正要更浓郁,显然把他当成了‘自己人’。 见他们有事要谈,徐帆刚要开口暂离,却不想那老者开了口,说的却是有些两户味道很重的普通话,“小老弟要是不嫌弃,也一起过来吧。小荣方才多次提起你,咱们也要多亲近一些!” 他话一落,徐帆就确定了这人绝不简单,敢把荣太子叫小荣,放眼整个中国也没几人。 荣太子一把拉住了徐帆,“林老说得对,你也跟着一起过来吧。正好等会我也有些事要跟你谈谈!” 徐帆应了一声,只好硬着头皮跟过去了,他是摸不清楚这位林老是何许人。 路上,荣太子抽时间为他们介绍了一下剩下三人,那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子是这位林老的秘书叫沈霞,虽然精通英法德俄日五国语言,不过跟剩下两人比起来就显得普通无奇了。两个年龄约莫与荣太子相仿的男子一人是中银香港董事长陈万年,另一个也是十分了不得,竟然是光大香港总经理苏勇陈。徐帆尤其多看了一眼苏勇陈,他到现在可也没放弃要从光大收购香港本土银行的计划中获利。更心惊能让这两位在香港跺跺脚,金融界就要抖一抖的大佬陪同的这位林老到底是何许人。 不过他心中的疑惑没能持续多久,很快就被揭开了。 来到墙角之后,荣太子四周略作环视,便笑着开了口恢复了用粤语为他们介绍,“这位是林远民先生,中国远洋总公司党委书记。这一次从德国考察新组建的欧洲分公司回来经过香港,想跟吴老弟谈一桩买卖!” 党委书记! 徐帆心中一惊,没想到这老者还有这个身份。香港出身的吴光正或许不清楚党委书记这几个字代表的意思,但是他却很清楚一家巨无霸央企的党委书记代表的可是正部级。 一个能进出中南海的大佬! 他心中恍然大悟,管不得连荣太子也是十分恭敬,原来是一位跟他父亲之前一个等级的大佬。 “合作……荣生,我不太清楚是什么合作?”荣太子把称呼换了,吴光正显然不太适应他的热情。 “自然是诚心的合作,自从包生弃海登陆后,虽然卖掉了大量的远洋船队,但是还保留了几支。这几年我们内地随着改革开放,对于远洋船队的需求逐年日增,只靠本国自产难免会错过一些发展机会。这一次林老来香港,是想询问下,你名下隶属于会德丰跟九龙仓的三支船队,能不能卖给我们!当然,价钱绝对让你满意!” 荣太子笑着指了指陈万年跟苏勇陈,“这不,我们把两位大财神求请来了,诚意可是满满的!” “你要广杰、盛仑跟花和?”吴光正皱眉,他那位已过世的岳父曾号称世界船王,鼎盛时期名下拥有两百多艘远洋货船,总吨位两千两百多万吨冠绝世界。可八十年代初随着他的弃海登陆计划,到了现在原本偌大的环球就只剩下九支船队总吨位不足三百万吨了。环球被包玉刚的大女婿苏海文控制,包氏商业帝国争夺战中,吴光正落于下风,只抢到了广杰、盛仑、花和三个各拥有一支船队的远洋贸易分公司,加在一起总吨位只有六十四万吨,远远不敌苏海文。 只是,虽然这几支船队一直处于亏损中,但吴光正也没有出售的意思,因为他名下的运输船队可以满足自己公司的需求,虽然亏损一些,也比海运受制于人要方便得多。 荣太子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道:“吴老弟,你也别急着回复。远洋总公司这边,愿意以四亿一千万美元收购你们公司的几支船队,同时远洋总公司这边保证,日后你们集团的合作业务,一定是最低最优惠的价格,你看如何!” 吴光正眉头紧皱,这个价格对于一批七十年代末建造的远洋船而言,价钱也算优越了,而且还有对方的承诺。 不过,他思考了片刻之后并没有急着答应,“荣生,会德丰跟九龙仓都是上市集团,就算我本人有意出售,也需要召开董事会,得到诸位董事的点头才行。请放心,这件事情我会记在心里,这样吧,回去之后我就立刻联系诸位董事询问一下,你看如何?”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荣太子也不好再相逼,只好跟林老小声交谈了几句之后,点头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