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三章 见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三十三章 见

霍英东作为代表团团长,自然是这次受邀北上的香港代表团领袖。比起李超人带队的几届,毫无疑问霍英东带队的这批富豪无论质量还是数量都要差不少。 不过,霍英东能与李超人齐名,自然也不是浪得虚名。尽管今年大量的香港富豪拒绝北上,但霍英东却利用其对香港体育界跟教育界的影响力,邀请了不少的文体两界人士,严格说来这一批的北上反而比起前几年以富豪主导的北上团,反而覆盖面更广一些,也更能代表香港。 也是因此,自打霍英东在滨海酒店设宴以来,港台媒体关注从未减过。 自香港至北京的旅程长也不长,在大工业的最高成就波音747的努力下,只用去了四个半小时的时间,徐帆他们只在飞机上微微打了个盹,甚至有些人还在闲聊谈天之中,伴随着提示音,飞机缓缓停靠在了首都机场,北京到了! 北京这边的安排不可谓不隆重,霍英东不仅顶着政协副主席的身份,也是香港十大富豪之一。而且,同行的还有另外一位十大富豪吴光正,因此当徐帆他们走出了飞机时,竟然惊奇的发现两位了不得的大人物已经等候在机场,国务院李总理跟那位今年来以国八条名动亚洲的朱副总理。 在机场简短的交谈跟欢迎仪式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一行人便坐上了北京为其安排的豪华大巴,出了机场驶往国宾馆。 不管是为了做样子给关注一行人的港台媒体看,还是真心相待。总之,看得出来北京对于香港代表团的到来十分重视。 现在的北京与十余年后有着极大的不同,出了机场,大巴行驶在新修建不久的崭新柏油公路上,徐帆也如同一些第一次来北京的香港人一般,透过车窗往外面好奇的观察着。 前一世作为一个北漂,对于北京徐帆并不陌生,他陌生的是九十年代初的这座城市。 与十几年后的豪华大都市不同,现在的北京仍是一座古风古朴,满是历史风尘的沧桑古城,城中的每一处巷弄,可能都隐藏有一段历史。 大街两侧已经开始种植起了绿化带,街道上来来往往的大巴跟私人汽车已经不少,虽然款式跟数量都远远不比香港,但内里所蕴含的商机跟活力,都令不少暗自观察北京街头的代表们吃惊。 这就是北京,世界最大的红色发展中国家,改革开放的决策中心。 抵京首日北京这边并没有什么安排,据说是北京那边的意思。代表团内的不少人都上了年纪,以霍英东为首的几个老人,一趟飞行之旅已是消耗了不少体力,所以为了照顾代表团这边,抵京首日北京没有安排什么大的活动。 代表团将在北京停留四日,首日是休息时间。第二日则是安排最密集的一天,上午霍英东、吴光正等一行五人被引入中南海获得最高首长的接见,同时徐帆等第二批港事顾问也在人民大会堂接受了人大常委会委员长跟国务院总理亲自分别授予的聘请证书跟勋带,中午则在解放军艺术院与刚刚完成任职的部分军方高层一同观看了总政治部歌舞团的表演。 下午,北京安排香港代表团游览长城,傍晚在与政治局高层一同用餐之后,就香港回归之后以及未来特区的相关政策,进行接触交流,说白了其实就是谈判。 代表团也有轻重之分,毫无疑问霍英东等几位大佬分量最足,因此频繁获得最高层接见,询问、聆听、交流他们有关香港回归之后的一些意见建议。然后依次而下,基本上都能获得国、部两级高层接见。 跟李兆基、郭氏兄弟等大佬一样,立场中立亲近台湾的林百欣虽说获得了接受了北京任命的第二批港事顾问的身份,但并没有接受北京的邀请北上。这无疑给了徐帆一个机会,虽然是代表团里最年轻的成员,不过原本被原定为香港影视产业建言的林百欣拒绝了北上,而此次北上的代表团内又只有他一位是从事影视产业,结果徐帆当仁不让的接过了香港影视产业建言人的身份。 用过晚餐之后,正从北京往南京给自己父母电话,通知他们自己将在几天后回南京,电话才刚放下没多久,就有人来通知请他做好准备,一位政治局大佬向他发出邀请。 不多久之后,一辆车子来到了国宾馆,徐帆在警卫的恭请下上了车,车子速度并不快,在北京市区内转了小半个城区,才驶进了灯市口附近的一个胡同内。 “先生,请这里走!” 一个警卫引导他进入了巷子内的一栋宅院,徐帆点点头,下了车后却往不远处的一栋宅院看了一眼。前一世在北京待了大半辈子的他知道这里,比如他看过去的那栋房子,就是某位国家主席曾经住过的地方。这附近的几条巷弄住的都是高层,平凡无奇的巷弄瞧不出半点西方权贵政客的富贵奢华。 “这位想必就是小徐同志吧!” 跟随在那警卫的身后,通过了进出审核处进入这栋四合院内。徐帆还在为酝酿说辞而走神中,一阵他熟悉的吴语方言惊醒了他,徐帆回过神来,看到面前站着两个穿着便装的中年人,尤其是方才开口的一个带着黑框眼镜、面上带着温和笑容显得十分温贤儒雅的中年人,心里激动之下一句‘胡总’差点喊出了口。 他没想到,今天邀请他过府相谈的竟然是如今今年刚被从西藏调回北京任政治局高层的胡总,未来大陆的最高首长。 “胡……先生!” 徐帆总算刹住,没有喊出那句胡总。他用的也是吴语方言,不是普通话。他知道胡总虽然祖籍是安徽绩溪,却是在江苏泰州出生长大,对方既然率先用江苏方言表示亲切,他自然也顺着对方的意思,也显得亲切。 见他也用吴语方言交谈,胡总脸上笑容更和善了一些。笑着与他握了握手,“小徐同志,这么晚了邀请你来我这住处,没有影响到你休息吧!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孙正同志,他负责广电部那边。小平同志一直号召大家要敢学敢闯走出一条符合国情的改革之路,听说小徐同志在香港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孙正也过来了,想跟小徐同志讨教一下经验!” 孙正!!! 后世凶名昭著的广电总局,此时还叫广电部。不过徐帆心中疑惑,来北京之前他已经打听过了有关广电部的情况,部长兼党组书记不是应该是艾生吗?这孙正虽然也是广电总局的一位挂名副部长,但他的还有个地方省委副书记的身份注定了他只是个有名无权的挂名。 这是什么情况?他虽然也是内地出身,但好歹现在挂着个港商的身份,就算是不被重视不也应该是广电部一把手接见他进行交流吗? 心里疑惑着呢,不过徐帆也不敢冷落了他们,连忙伸手跟他握手,“孙先生,胡先生说笑了,能够跟广电部的领导们交流下经验是应该的,若是能因此为国家电影电视产业的发展出力,我也算是对得起自己中国人的身份了!” “小徐同志有心了!” 孙、胡两人相视一笑,孙正开口道:“我年岁也痴长你一些,讨个巧跟着喊一声小徐同志吧。” 徐然自然愿意! “走走,我们进屋里说。小徐同志,可别嫌弃我这家当入不了眼!”胡总是这里的主人,亲自把两人请进他屋里。徐帆入目看去,这是应该是一间会客间,房间内装饰只能用简陋来形容,除了一套组合沙发看上去比较新外,屋内几乎没有任何家用电器,没装空调也没有电风扇。 胡总说了一声抱歉,招来一个警卫耳语两句之后,那警卫敬礼离开,不久后不知道从哪里搬来了一台长城牌电风扇。 胡总笑着指着它,道:“咱们国家虽然比不得外国,但现在随着改革也一点一点的起来了。去年我来北京时已经是冬天了,倒是无所谓。今年眼看要入夏了,这天气也热了起来,我也添了一台风扇,长城牌咱们江苏老家的名牌!” 国家对于高层的补贴政策中,只给高层的办公室装空调,家里却还需要自己去买,不得不说,刚从贫穷走出来的这个国家,高层仍保持着清廉之风。 “我家里用的也是长城,支持一下咱们老家的特产!” 那孙正也应了一声,笑呵呵的在旁边坐下来,“小徐同志可别嫌弃,国内虽然发展很快,但是底子到底落下了不少,比不得你在香港!” 几人交流用的是吴语方言,用的又是江苏产的风扇,一团东西在徐帆脑海里纠结成了一团,他隐隐有种感觉,两人似乎要表达些什么。 “我也是穷命,哪里有什么习惯不习惯的。两位先生也知道我还有个导演身份,一年里大部分的时间都跟剧组混在一起,拍电影时站在太阳下暴晒几个小时也遇到过!” 胡总赞道:“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小徐同志也是付出了艰辛、汗水,所以才有今天!” 他给孙正使了个眼色,孙正道:“我记得小徐同志是南京人吧,你这位金陵才子,怎么想起来去香港闯荡的?” 有戏,徐帆眼睛一亮,他还在想着如何打开思路,在未来的一号首长面前畅谈下影视产业的重要性呢,没想到切入口这么快就被送来了,当下接过话茬,道:“您过奖了,两位先生可知道我是出身电影世家,父亲是南影厂的现任厂长,以前小时候人调皮、好动,特殊年代能够接触的东西不多,好在父亲的特殊身份,总能跟大院里的其他家庭一样,看到一些咱们国家自己拍摄的跟国家从南斯拉夫引进的电影。一部电影短短百十分钟的时间说完一段重大历史事件,讲完一个人生,总叫人十分感慨。时间久了,就彻底迷上了电影,总幻想以后长大了也去拍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