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五章 推销电影分级制度下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三十五章 推销电影分级制度下

孙正皱眉,他虽说只在广电部挂了个名头,但好歹他也具体了解过这相关方面的事情。 国家对于电影这一块重视又不重视,既希望能够发展壮大,又不愿意开放让外资进入失去了对内对外的宣传大权。 比如广电部已经几次驳回了各省电影厂的引进外资提案,对于港台合拍也是慎之又慎的审核,涉及到政治、神鬼唯心论、血腥等不健康思想,都是高抬屠刀重重落下,不敢有一点马虎之处。对于引入的电影,每年更是十分谨慎,甚至上升到了政治高度,也只有通过谈判,香港、台湾跟美国每年才有少量几部电影能够获得进入内地上映的资格。 不过,这是个动荡中摸索改革前行的时代。这个国家有句老话叫新官上任三把火,随着今年新一代领导班子的登台,已经确定了继续改革的基调跟年轻代上位的主张,现在所有人都在寻找政绩,找寻一个能够让自己进入最高层视野中的机会。 孙正也不例外,他虽然是地方省份的副书记,但尚年轻的他也算有心。年初南京南影厂向省广电跟省政府各自提交了一份改革方案,孙正正好管这一块,这引入港资合股发展的方案也就进入了他眼中。好奇之下他打听了一下南影厂,才惊奇的发现,南影厂的厂长竟然跟那位去年向南京捐献巨款的港商是父子关系。再往下打听下去,他更诧异的得知,那个现在换上了港商身份的年轻人,不但是南京出生长大,更在前往香港务工短时间内就闯出了一条路来,在亚洲甚至美国都有不小的影响力,不少省内导演都知道他,甚至有资深导演称赞他为中国第一商业片导演,赞誉还在老谋子之上。 这些都令孙正留了心,六月他刚巧前往北京述职,没想到香港代表团也在这个时间受邀访港。闻之其中一员便是他好奇许久的徐帆之后,他便通过关系联系上了胡总,跟他交流了一番之后,希望能与徐帆借机谈谈。他也是个有心人,现在广电部的老部长艾生因为身体跟年龄的关系,也到了要退下来的时候,现在他是重点考察的对象之一,孙正也希望这时候能出点政绩。 “小徐同志……”他微做沉吟,知道政府有关影视产业态度的他并没有因为徐帆的话而放弃,“我来北京前,看到过南影厂提交的一份合作草案。听说你有意跟南影厂合作,这个建议原则上我是支持的。只是国际大环境不允许我们立刻开放影视产业,当然了,随着改革的不断推进,国家经济的不断发展,未来政策肯定是要越来越好的。现阶段吗,你认为有什么办法可以有助于发展咱们国家自己的影视产业?” 徐帆稍作品味,脸上一怔。忙看向他跟胡总,严肃询问道:“两位先生,在回答之前,我想先询问一个问题。国家是如何看待香港电影的……或者说,国家是从始至终,都没把香港电影堪称国产的一部分?而是摆在跟美国电影,外来电影同一个位置上嘛?” 他心里隐隐感觉不好,因为听那孙正的意思,似乎根本就没把香港电影当成国产电影的一部分,这样可就糟糕了。 不错,香港绝大多数电影人都从未以自己的中国身份而骄傲、自豪,从未将自己看成中国电影的一部分,甚至还有如张坚庭之流拍马上阵对大陆极尽讽刺。但那些个草根香港电影人的目光短浅,北京却不能因此而主动放弃了香港电影。父母难道能因为子女闹别扭,就不承认子女是自己亲生的吗?若是这点肚量都不能有,未来的中国想竖起华语电影大旗,难啊! “这个……” 孙正略有些为难看了胡总一眼,倒是半天没发话,一直笑盈盈坐在旁边扮演一个聆听者角色的胡总主动开了口:“香港都要回归了,香港电影自然也是咱们自己的!” “对对,只是小徐同志啊。你在香港也应该知道,香港现在演艺界很多人,在态度上对大陆都是很不友好的。我们在几年前也曾经考虑过跟香港电影界建立一种合作机制,比如降低香港电影在内地的上映门槛,加大香港电影公司跟内地制片厂的交流等等。只是,前两年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这种合作一度中断,这两年虽然香港跟大陆的合拍势头开始恢复,但一些老同志有鉴于香港那边的攻击、抹黑大陆的态度,对于继续合作的反对声很大,工作不好做啊……” 徐帆沉默了,他知道八十年代大陆为内地制片厂主动派遣年轻导演、艺人、技术人员前往香港主动寻求合作的历史。巩俐跟老谋子就是代表,只是傲慢的香港人极端排外,很多有才华跟能力的大陆电影人去了香港,都不受到香港电影公司的代价,被当成廉价牲口使用,拿着比香港本地人低几部的薪水,干着几倍的活,打骂跟歧视中,绝大多数人选择了去银都跟回内地。 而很多香港电影公司,都是在这一时期,通过大陆的略微宽松的政策,把电影拿来在内地上映,打响了知名度。 89年那件事情爆发后,香港演艺界不少名流站出来声援反对者,彻底交恶了大陆,最终合作也就搁浅了。如今,张坚庭之流在香港比比皆是,热脸贴人冷屁股,也难怪大陆对待香港电影的态度越来越冷淡了。 他叹了口气,真等到香港电影彻底没落时再想起去跟大陆搞好关系,就晚了。 道路虽难,不得不行。 重生者比所有人都清楚未来的历史,徐帆酝酿了一番,想起了岑建勋突然眼睛一亮,道:“有关这一点,我其实有个非常好的建议。两位先生,过去几年里香港跟内地的确有些矛盾跟分歧,但是我认为这只是我们大家彼此了解不够深的原因。香港只是个弹丸之地,虽然富裕但毕竟只是一座城市。特殊的地理造就了民众的排外之心,所以,我第一年去香港时,没少受到歧视。当我第一部电影拍摄出来时,非议之声一直不断。只是我一直相信,香港跟大陆之间只是缺少了一种了解。孝顺的子女会嫌弃母丑吗?不会,但现在的香港却被人收养了上百年,对亲母不了解或者说不亲我们可以理解。” “我坚信,大陆跟香港缺少的只是一种相互了解的渠道。比如岑建勋这人,大陆想必应该都不陌生,我听说北京甚至明确下令,不许他踏足大陆一步。以前我认识此人之初,他对于大陆的怨气不小,攻击之声也不绝于耳。但自从我以一个大陆来港者的身份与他相交、相熟之后,他现在已经基本上不发表任何攻击大陆的声音了。偶尔会有一两篇有关大陆的文章,也多是理智的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上,分析时政利弊。所以,我窃以为大陆不应该主动关闭跟香港电影界的联系渠道。恰恰相反,这个渠道还应该开放的更大更广,让更多的香港人认识到内地,也让大陆对香港的影响力越来越大。香港人生活富裕,所以对精神文化需求特别高,香港电影能够只依靠香港一地儿兴起,便是最好的证明。所以,这一次北上我代表香港电影界而来,同样在这里也以一个中国人的身份,希望两位先生能够从中奔走,为大陆跟香港重开联系之门!” 他肃然起身,向两人鞠了一躬,“拜托了!” “小徐同志,你这是做什么,这本就是我们该做的事情!”胡总见他真情流露,连忙也跟着从沙发上站起来,将他扶起。 他看了一眼孙正,“老孙啊,我觉得小徐同志有些话说得确实不错,这样吧,回去之后我们会跟一些同志交流下意见。小徐同志说的不错,子不嫌母丑嘛!不过……” 他话说到一半,眉头皱起来:“有关香港电影,很多打打杀杀的、宣传神鬼唯心论的,确实不好进入大陆。香港那边风气太开放了,一些公然宣传淫.秽色.情的电影,也不方便进入内地……具体吗,我们一些同志还要好好讨论讨论!” 徐帆心急,错过了这个能直面未来最高层的机会,他不知道自己以后还有没有这个机会了,哪里甘愿放弃了。 心想这不正是最好的抛出电影分级制度的时机吗,当下开口道:“胡先生,有关这一点,其实你们完全不需要担心,因为只需要一个小小的法案,就能解决这一问题了!” “哦?” 胡总、孙正他们好奇,他托了托手示意徐帆继续,几人又各自坐下,听他认真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