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六章 五级制度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三十六章 五级制度

“我的提议就是,大陆负责电影电视这一块的广电部通过一个《电影分级法案》便能够完美的解决这一问题!” 见他二人耐心在听,徐帆强忍住激动,认真将他一年多来几度删改的法案,递了出来。 “纵观全世界,但凡是制度完善的国家跟地区,有关电影的放映都有一个电影分级制度。美国是这样,欧洲是这样,日本是这样,香港也是这样。我认为咱们国家有着12亿人口的巨大市场,随着改革开放跟人民的物质需求得到满足,必将转而追求精神享受。电影在未来的中国,产业规模很快会超过一百亿人民币、甚至一千亿。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合理的引导跟规划这个市场,我认为唯有先行制定一个完善的分级制度!” “有关大陆的分级制度,我认为可以不能盲目的照搬欧美甚至香港制度,而应该结合大陆的实际情况,制定一个切合实际的!”他看了一眼两人,“对于大陆的分级制度,我本人可以提出一些建议作为参考。未来的大陆电影分级制度,我认为大致可以分为五级。第1级为大众向,内容温馨、健康向上、励志、陶冶情操,为不限制等级,适合所有年龄段的人观看,例如上海电影制片厂的《神笔马良》之类的电影,就可以划入这一分级中;第2a级为儿童不宜级,13岁之前的儿童若要观影需要父母陪同才能进入影院观看,电影内含有少量血腥镜头、暴力跟粗话,例如香港的一些温馨档贺岁电影等等;第2b级为少年及儿童不宜级,16岁之前的少年儿童需要在父母或监护人的陪同下才能观看的,这一级的电影中有血腥镜头、暴力跟粗话,例如国战的战争片,市面上主流的港片、美国电影等!” 这些,还有可能是内地能够接受的,但是后面的两个评级,徐帆可就没有信心,内地能不能接受了。 “第3级为成年人限制级,规定必须为国家法定成年人群,才可持本人身份证件,前往影院买票观影。这一级电影包括香港裁定的某些部分露点但不含淫、秽色、情的伦理三级、片,美国裁定的部分nc-17级成人.电影!”话落下,徐帆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两人,他知道很多香港涉及到伦理方面的三级电影,在大陆都是被打入淫.秽色.情行列中的,更别说一些美国的nc-17级成人.电影,满嘴的性跟生.殖.器。 大陆便是直到他重生之前,都未曾开放过对这一类电影的管制,甚至传播与观看都有可能因此获罪入狱,想要说服大陆开放这一级评级,他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果然,当他提到第3级评级时,胡总、孙正两人眉头紧锁,徐帆心中一沉,知道恐怕他这第3级评级,两人并不赞同。 不过不赞同也要说下去,只为了未来他们这些电影人创作的艺术作品能够有个更好的平台,明知不可为他也要为,尽力去争取。 “最后一级评级,我将之称之为第4级限制审核级,规定不可于主流院线上映或大规模放映,上映前需接受广电部专家组审核,审核时间为三个月。”心中虽然犹豫,但是徐帆还是说出了他计划中几乎根本没有可能通过的分级法案,“而这一类的电影,包括部分政治向电影……” 胡总、孙正两人赫然变色,尤其是那孙正,更是几乎在他话落下的第一时间就摇头道:“这不可能!” 他说得又快又急,几乎打算了徐帆的发言,对此徐帆沉默以对,他很清楚,内地是不可能让那些哪怕只是打上了政治擦边球的电影上映,所以几乎是一点可能也不会开放这一门槛。只是政治题材的电影却是商业片中热卖题材之一,看看美国大片就知道了。所以哪怕从没抱过期望,他也不得不去争取。 见孙正有些失态,胡总笑盈盈的接过了话题,“小徐同志啊,国内的情况与国外不一样。作为一个红色大国,这几年来随着苏联解体,我们内外所面临的局势都是十分严峻的。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从没放弃过对我们使手段。所以啊,这有些方面,国家暂时还是十分谨慎的。因为我们没有相关的经验,更担心一旦操之过急,反而会起到反效果,也希望你能够理解国家的困难之处!” 言下之意,似乎收回了之前孙正提过的话,有为这话题盖棺定论、不再商谈下去的意思。 那孙正也是会意,立刻接话道:“是啊,比如国外那些神鬼唯心论,在国内我们是坚决打击的。时代发展,我们就要坚定不移的推行邓.小平理论,坚持科学的发展观……” 徐帆心急,第一次不礼貌的打断了他的话,“请恕我冒昧,敢问国家为什么不取缔佛教、不取缔道教?不收缴全部的佛庙、道观,不强制僧侣、道士还俗?我对佛道略有涉猎,两家经典莫不尽是唯心论点,不是神鬼仙佛之说、就是极乐轮回之典。据我所知昔日的超级社会主义大国——苏联也不反对国民信仰宗教,相信上帝的存在。” “这……” 佛道两家在中华出现了几千年的宗教大派,各自拥有数千万的信众。常言道法不责众,大陆坚持所谓的科学论,将神鬼之说全都打成唯心论,无非就是法不责众,法律不完善的表现。就算是政府也要掂量着其影响力,所以在国内不但佛道等宗教得以保存,而且还成立了专门的政府机构进行管理,政策也对其十分尊重。 “既然国家都能在信仰唯心论的宗教上有容人之量,为什么不能对电影类的神话虚拟题材高抬贵手。还是觉得我们电影拍摄之后,广为传播的作品会让百姓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有鬼?如果真是有这种担心,我们完全可以在电影作品前加上一句‘本故事纯属虚构警戒世人’,总要好过那信徒数以千万计的宗教对民众的影响力吧!” 胡总时而皱眉、时而展开,那孙正也认真听他将话说完,这才在看到胡总隐晦给他使了个眼色之后,以一句话绕开了这一话题,“小徐同志啊,有关这一方面的建议,我们会考虑在广电部内部讨论一下。有关这个电影分级制度的问题,我们先暂缓讨论下吧……” 徐帆喉咙动了动,差点没忍住继续这一话题。只是话到嘴边,纵使有些心不甘愿,可最终他还是叹了口气,点头不再纠缠这一话题。 “有关大陆的电影产业规划,我的建议如下。首先,松绑对各电影厂的政策限制,可以考虑地方电影厂进行股份制试改革,引入民间及即将回归的港澳资本,但一定要要求签署至少十五年以上的股份非转让协议,以防止地方电影厂被外资恶意收购;第二,逐渐减少对地方电影制片厂的财政拨款,鼓励一部分年轻、敢拼的导演勇敢站出来,自己去寻找好剧本跟资金,节省成本尝试拍摄观众喜爱类型的商业电影,电影要发展起来,走市场化之路是必须的,过分依赖体制改革,大陆的数十个电影厂半死不活的靠政府拨款吊命,就是忽视市场最好的证明;第三,开放民间资本进入放映院线市场。在香港院线产业规模高达20亿港币,在日本这个数据约为50亿美元,而世界最大的美国院线产业规模更是高达420亿美元,并且每年仍在以高于3%的发展速度递增之中。大陆人口远远高于美国,市场需求旺盛但产业却处于尚未开发状态。若是能够得到妥善的开发,我在这里可以很有信心的跟两位保证,十年内大陆的院线规模可以达到300到500亿人民币的规模,十五年之后这个规模将会超过1000亿人民币!” 重生最大的优势便是对未来数据的读取,以上他总结出来的三条,正是后来国内有关电影产业所推行的方针、措施,已经被历史证明了是正确的。在他重生之前,内地的院线规模也确实超越了1000亿人民币,就算是在政府的种种政策限制之下,娱乐的火种还是顽强的生根发芽,并在几十年后开出最美丽的花朵来。大陆不仅于第一、二线城市建立了放映网络,甚至连中小的三线城市,也多数都有了至少一家影院,总体规模在房地产的虚高拉升下,确实超越了1000亿人民币。 所以,这些策略他说得斩钉截铁,信心十足。 他的前两条建议倒是让两人听了进去,至少那孙正不时点头,显然有些徐帆的一些建议与他心中不谋而合。只是提到开放院线时,他又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是知道政策短时间内不可能开放这一市场准入渠道,还是感慨徐帆的年轻、不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