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六章 上海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三十六章 上海

面见高层,试图说服高层重视影视产业,制定电影分级制度的意向比他想象的还要难实现。 从胡总居住的四合院回到国宾馆,时间已经过了晚上十点钟。 下了车,徐帆的心情略显沉重。今天虽然见到了高层,但是很明显他没能说服胡总他们,饶是他心里早有准备了,不免也有一些失落。 回到国宾馆辗转几个小时,直到天将凌晨时分,他才感觉到困意上头。 第三日,全体香港代表团成员于人民大会堂受到新任最高首长的接见。 一百多号人中,徐帆的排位并算太靠前,当最高首长等人一一与他们握手时,他是第四十九位与最高首长握手的人。不过令他稍稍兴奋的时,在那位至今还只是个办公厅主任的曾主任介绍到他的时候,最高首长笑着与我握手时多聊了两句,这是整个代表团中只有霍英东跟吴光正才享受到的待遇。 于人民大会堂接受最高首长接见后,香港代表团随后得意与大陆最高层进行为期长达三个小时的会商,就香港回归之后文体政商诸多问题进行交流。 不过这次接见与其说是会商,更像是走个过场。涉及到私密的谈判,基本上都是由霍英东等几位大佬出面,更多的人这次北上不过是为了凑数。 四天的时间转瞬即逝,北上访问北京的第三天徐帆接到北影、中戏的同时邀请,两所象征着大陆艺术成就最高的院校都希望能够邀请他进行交流。显然,他的大名如今已经传到了内地。只不过,因为两所影视学院的邀请时间重叠的缘故,徐帆在接到邀请之后也是思考了许久没急着应下来。 不过很快就有人为他解了围,当天晚上一通来自上海的电话直接打进了北京。接受广电部委托,正在上海张罗国际电影节的大陆第一大导演谢晋向他发出邀请,请他前往上海就加强内地与香港电影人之间的交流一事相商。 不同于香港代表团的其他人,徐帆是唯一一个老家在内地的代表,所以,最终他委婉的回绝了北影跟中戏的邀请,在香港代表团结束了对北京为期四天的访问,欲返回香港时离队,跟大黑一起坐上了直飞上海的机票。 “达令!” 当徐帆跟大黑拎着行李进了虹桥机场,在周慧敏已经先他一个多小时抵达了上海,她跟四个王连长为她跟徐帆安排的保镖一起,一直都在候机大厅那里,视线时刻盯着几个过道,所以当徐帆他们走出过道时,他们中的一人很快就发现了徐帆,通知了她。 “薇薇!” 把行李箱交给了大黑,徐帆微笑着张开双臂迎了过去,将她紧紧抱在怀中,甚至不理会机场进进出出,不少带着异样眼神看着他们的内地乘客,拥吻起来。 六月的内地,已经跟香港一样,步入了夏天。夏天可以说是一年中最养眼的季节,上海作为大陆改革开放的桥头堡,早有无数的年轻男女褪去了五六十年的军草绿,换上了五颜六色的各式服装。 但饶是如此,此时的虹桥机场大厅内,最艳美最吸引人视线的主角,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此时抱着徐帆一臂,与他态度非常亲昵的周慧敏。 周慧敏并不是第一次来踏足大陆,91年她也曾随乐队前往广东等地巡回演出,但是北上长三角地区还是第一次。她很清楚这一次的北上,其实也是徐帆要带她来见未来的公婆,然后彻底订下两人的关系。 所以,她十分认真的梳理打扮了一番,身上一件浅绿色的连衣短袖长裙将她婀娜美丽的身材遮掩的很好,天生丽质的她略施淡妆,身上虽然喷了些香水,也都是挑选的幽香型。如此修理打扮了一番之后,现如今的她给人第一印象是个美丽保守的女性,应该能给老人留下好印象。 “放心吧,去年年底我就已经跟爸妈提过我交了个女友。这半年来也没少提起你,我妈听说我在香港给她找了个漂亮的儿媳妇。要不是我哥家里刚添了一个胖小子,我妈要帮忙带孩子。而我爸也刚晋升南影厂厂长走不开,不然早就杀到香港去看媳妇了!” 徐帆牵着她的手,一边走一边打趣。 “不要我,我就回香港!”周慧敏白了他一眼,趁着大家都不注意,在他腰间轻轻一掐。 腰间一痛,徐帆一阵龇牙咧嘴,只要连连告饶。不过看到佳人总算不是那么紧张,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此次香港代表团的北上,基本上可以说是没有取得什么理想的成果。虽然北京在香港跟内地的文体联系上大开绿灯,制定签署了大量大陆跟香港之间教育跟体育交流、合作的协议,但是在香港精英层最关注的内地政体改革上,却始终未作让步。89年的那一幕,已经刺痛了北京的神经,如今高层可谓是慎之又慎。 体制改革没能出现大动作,金融改革谈判上,北京对于港资要求开放进入内地金融市场的渠道,也是毫不犹豫的回绝,徐帆听到风声,有大佬暗示港资想要进入内地金融市场,需等到97年香港回归之后。 不过,这些都与徐帆关系不大,他也并不关心。不同于历史上的一无所获,这一次北上之行,香港影视产业与北京签订了一份不痛不痒的合作协议,无非就是延续了八十年代中旬,内地与香港影视产业的合作,由内地派遣部分人员前来香港学习先进经验,而内地则进一步的放宽香港电影公司与内地电影制片厂合拍的限制,几乎没有什么收获,这无疑令对此次北上之行报之以很大期望的他失望。 各自带着复杂的心情,一行人在虹桥机场大厅内只是稍作停留,眼看着就要走出机场了。大黑眼尖,看到了几人扛着、拉着几个写有‘热烈欢迎徐帆导演抵沪’之类的横幅、牌子,竟似乎是来迎接他的人。 大黑将这一发现告诉了徐帆,他微楞便立刻反应了过来,可能是之前联系了他的谢晋。 果然,大黑过去询问了一句,带回了一个中年人,竟然是不久前跟徐帆有过一面之缘的老谋子。 “是徐帆大导演吧,你好你好,我是张艺谋。”这个打扮看上去像是一个普通农民多过一个得过世界级大奖导演的汉子似乎略有些拘谨,“上海的同志们都在等着你呢,谢老因为要跟广电部过来的几个领导讨论上海国际电影节的事情,暂时走不开。所以委托我过来接你们!” 面前这个操着陕西口音的中年汉子让徐帆竟然一阵恍惚,他没想到前天自己未免避开北影跟中戏的同时邀请,答应了大导演谢晋在上海稍作停留一叙,前来机场接自己的人竟然是后世被内地吹捧为大陆华人电影第一导演的老谋子。 “达令……是不是太累了……”周慧敏见他精神有些恍惚,关切的问了一句。 徐帆被她轻轻一推回过神来,心里有些自嘲自己这等见过最高首长都没失态的人,竟然会在见到老谋子时有所感慨。 也不怪他,前一世老谋子可以说是站在华语电影金字塔最巅峰的人物,如今他的成就虽然不变,但是自己反而比他名头更加响亮,成就也远远超过了他。两人互换了地位,他一时之间倒是还未习惯这种转变,难免有些精神恍惚。 “请见谅,张导……”徐帆歉意一笑,“刚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精神有些疲惫!” “那不如到宾馆休息下吧……”老谋子看着他,眼神多少有些复杂。自从《大红灯笼高高挂》一炮而红之后,在国内他亦然成为了大导演的化身。作为共和国第一位在国际拥有不小名气的导演,在国内地位甚至超过了大多数老字辈的电影人。一度他也十分以自己的成就而骄傲,只是他的一点小小虚荣心,却都被面前这人打击的荡然无存。 与科班出身的自己不同,面前这个年纪比自己小了一半的年轻人不但并非正规科班出身,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教育不少,而且,人家单独一个闯荡香港,只凭自己一双手短短两年时间打下了偌大的产业,让人不得不羡慕、眼红。 今年四月他方才前往美国,他的那部《秋菊打官司》经过了长达一年的繁琐联系,才终于联络上了美国发行商,得以在美国院线上映。老谋子对此寄之以重望,谁料到这部在全球各地电影节上获得不错口碑的电影,票房却差的一塌糊涂,上映五天才获得120万美元的票房。结果首周总票房勉强过了150万美元之后,美国那边的放映商果断的下画了他的电影。而这个年轻人,比他稍晚一些在美国上映的作品《午夜凶铃》却只差一点就突破了六千万美元的票房,两部电影之间的票房差距是如此之大,饶是老谋子心里素质够好,亲眼见到这个创造了奇迹的年轻人时,心里也不由泛起了酸水。 大陆电影看不到未来,是不是自己也定下心来,去香港闯荡? 从美国回来之后,老谋子一直在想这个问题,直到见到了徐帆的一瞬间,原本摇摆不定的心,算是定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