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八章 回家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三十八章 回家

无脸面对大家,清明聚会后被几个十来年不见的初中死党拉去回忆当年的传奇之旅,玩传奇3去了,七八个兄弟陪我一起玩,结果这几天有些入迷了,不但从牙缝里挤出百十弄了一套装备,还耽误了敲字。 咬牙犹豫了一上午,今天中午下班回来还是把游戏删了,先送个四千多字大章聊别歉意,等会还有至少一章,欠了多少我心里有数,上个月的更新确实对不起大家。 有些读者提到最近很拖,很快就结束了。我在酝酿一波持续的情节,回头过去一看,铺垫都弄好了,几个接连的马上要来了—— “非常感谢……非常感谢谢老的邀请,还有诸位内地的同行一天一起相聚,这样的机会相当难得。作为一个后辈,感谢诸位的热情招待!” 上海青浦区政府招待所内一间包房内,徐帆站起身来举起酒杯向列席的诸位致敬。他在上海短暂停留一天,大黑已经为他们买好了明天一早往南京的火车票。在南京机场尚未规划建设完成前,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来往香港跟南京之间只能先飞往上海然后转乘前往南京的火车。 这是以广电部的名义,为他个人单独召开的欢迎宴会。正在上海张罗第一届上海国际电影界的内地知名大导演谢晋来了、老谋子来了,还有一些广电部跟上海国际电影组委会高层也来了,一行足足有十七人之多。 “小老弟,听说你是江苏南京人。中国素来有江浙不分家之说,江苏菜跟浙江菜味道区别不大,希望你们能吃的习惯!”一身黑色中山装的谢晋坐在首席,这个位子本来是给广电部上海这边的一个领导的,不过那领导临时没来,他们就要安排给了徐帆。徐帆拒绝不要,最后一伙人僵持不下,老谋子提议留给还没来的谢晋,结果等他来的时候,位子就变成他的了。 徐帆笑着点点头,“吃的习惯,吃的习惯。苏南菜跟浙江菜基本上没什么区别,苏北菜系倒是受到鲁菜跟徽菜的影响较大。我并不挑食,根正苗红的工农家庭出身!”他为略显拘谨的周慧敏夹了些醋溜白菜,佳人怕他酒喝太多影响了明天的行程,所以也跟了过来。 “小老弟福缘不浅!” 一个广电部的领导开了口,他似乎姓孙,据说是去年年末直接从中央空降上海,料来也应该有些背景。今天宴请徐帆的这些人平均年龄都在四十岁以上,都是过来人,仅从周徐两人的亲昵,就猜出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徐帆笑着举杯跟他隔空碰了碰,“还请诸位见谅,阿敏普通话倒是听得懂,但是说的并不好。” 93年的周慧敏在内地知名度并不高,现如今林青霞、王祖贤、李嘉欣、关之琳等港台女明星的海报已经随着盗版录像带流入内地,已经在内地获得一定知名度,甚至成为亿万内地男同胞心目中的女神。受到他的影响,周慧敏的演唱事业几乎停滞,主要精力都投入了家庭跟电影事业之中。因为徐帆拍摄的电影大部分都属于恐怖题材,一定程度上的遏制了盗版在内地的传播,所以目前周慧敏在内地并没有因为出演了他拍摄的两部大卖电影而名头大火,也只在两广地区稍微有些知名度。 酒过三巡,气氛也是火热起来。中国自古都有酒桌上谈事的习性,就算是一帮有着文青骨的电影人,几杯白酒下了肚,原本还有些拘束的气氛,也都放开来了。 “都说香港好,去了才知道。香港确实好,别的咱没有发言权,就单单说那电影大环境就是好,想拍什么就拍什么。前几年我刚在国外有了些名气,香港那边立刻就有电影公司,询问我有没有意思拍电影。89年我待在香港拍了部电影,就是李碧华的那部《古今大战秦俑情》。这部电影让我认识到了香港电影界的排外,电影剧本是我联络的李碧华女士,她说很喜欢我的电影风格,所以点头把剧本给了我。我拿着剧本到处找投资,后来联系上了徐克工作室,可大导演徐克说什么不让我当导演,最后给了程小东,只给我留个了策划。哎,电影拍完了,我们几个内地过去的在剧组没少受气,后来电影一炮而红,反响不小。徐克那边有意再拍一部续集,我当时倔脾气就上来了,拍完一部就回了内地。现在想想,也许我是错过了一个机会。” 老谋子几杯白酒下肚之后,衬衣长袖也卷了起来。他是个极有性格的人,过去没少为此得罪人。 不过在座不少人显然了解他的性子,倒是没有人说什么。 谢晋:“内地跟香港缺乏一种合作渠道,前几年不少去香港的同志,这两年又都回来了。这种情况很不正常啊,大家都反应没学到什么东西,就过去在底层混了两年。小老弟啊,你的曙光电影公司在香港听说规模也是很大,你看能不能给大家想想办法。内地过去你也知道,那十年再加上这几年的动荡,除了我们这老东西的老把式,大家都不会拍电影了。这样可不好,我家里有些后辈,今年春节都聚在一起了,提起我拍的电影,没有一个知道的、看过的。我们落伍啦,拍的东西太深沉,现在年轻人有他们自己的艺术跟世界观,他们更渴望跟全世界的其他人一样的精神享受!” 徐帆也是感慨,记忆中他刚去香港的大半年里基本上都是在底层给香港的剧组、导演们当成灰色牲口使用。拿的工资比香港普通群众演员还要低几倍,做的活儿却比谁都要多。能怪谁,这个国家到底太大了,南北之间的辽阔地域使得地域歧视成为再普通不过的一件事,想改变难啊。 不过他想要从中插手引导,倒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心中一动,徐帆有了计较,搁下筷子,“谢老说的是,内地跟香港之间确实缺乏一种合作机制。这一次跟随香港代表团一起访问北京,其实我有跟广电部的领导们提起过,本来想政府出面解决的,不过目前来看广电部那边暂时也没有好的解决办法!” 他话一落下,几个广电部的官员顿时脸色有些尴尬。他是说得好听,为他们遮掩了羞,说难听点就是在抱怨广电部的不作为。 “这样吧,我们互相留个通讯方式,回去之后我会跟公司高层讨论下定个章程。日后我们公司将放宽限制,多招收一些内地过去的电影人,能帮忙的我们一定帮!” 曙光电影公司内现在其实也有一些内地过去的电影人,必须徐帆的御用助理导演王一峰,就是珠江电影厂过去的,跟在他身边一晃也一年多了。内地很多电影人其实不缺技术跟基本功,就是给体制化搞得脑袋太僵硬了,转的没有香港电影人那么快,非得好好调教一两年才能堪用。仅用专业跟演技这两点上,一些上影、北影、中戏的毕业生,甚至在各地电影厂干过几年的内地电影人,基本功都要比香港那边的电影人扎实的多。 许是也没想到他会这么爽快应下来,开口的谢晋也是愣了好半响,才笑着连连点头,赞他为内地电影事业办了件好事。 杯盏交碰声中,席间气氛越来越火热。 徐帆也喝了不少酒,酒劲上头一些原本憋在心里的话,也敢说出来了:“内地电影产业想发展起来,一个字——难。之前在北京,跟广电部的一些高层打过交道,要说不失望是不可能的。我这次算是来探个路吧,后面的香港资本都在等着、瞧着,想看看大陆有没有推动影视产业改革的意思。结果,我是带着希望来,带着失望走,说不失落是不可能的!” 他喝了一杯酒,“内地影视这一块管得太严太死,体制摆在这里我们也可以理解。但是,电影是门自由的艺术,最忌讳的就是有人指手画脚,这也不能拍,那也不能拍。考虑到国情,我来之前带上了一份我们公司结合欧美跟香港电影分级制度,为内地制定的电影分级制度提案,不过看来注定要成为泡影……” 他详细的为在座的诸位逐词逐条的解说了一番自己的电影分级草案,末了又增加了一句,“在我看来,内地经过这些年的动荡,确实很多地方都存在不足之处。这一次北上,其实我还带来了一些计划,比如为了加强内地跟香港电影界之间的交流,将由我们电影人自己成立一个覆盖全国的导演工会、艺人工会等等,欢迎跟鼓励内地跟香港的导演、艺人自由加入。美国有着世界上最成熟的电影产业,经过大半个世纪的摸索,他们的电影体制也已经很成熟了。有些在我看来完全可以拿来使用,比如日后的电影分级、比如香港的几大声誉较好的电影公司,内地的一些老牌电影厂,再加上导演工会跟广电部各出一些人,负责成立一个电影上映审核评级机构……” 这自然是最美好的期望,老谋子等人听得眼睛连连放光,就连国内电影界的泰斗谢晋听了他的见解也是不时点头。等他话落下时感慨道,“提议好的,但事在人为。小老弟你也别泄气,小平同志号召大家勇敢站起来,不畏艰辛、努力打出一片新天地来。这样吧,你久在香港,在内地的关系肯定要薄弱些,正巧广电部跟上海市联手在弄的上海国际电影节就快开幕了,现在负责这一块,跟国内的很多老家伙都有些联系,也该是我们活动活动的时候了!” 徐帆闻言一愣,旋即大喜。 谢晋是内地最著名的老牌电影艺术家,能被他喊一句老家伙的,只怕最年轻的也是共和国的第一批电影从业者,有不少虽然已经退休颐养天年,但他若真能说动这些人出来为电影分级法案摇旗,就算是最高层也要考虑一下他们这些为国家贡献了一辈子青春的功臣意见,更别提广电部了。 道谢之后,双方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压在徐帆心头的一块大石,总算是被搬开了。 事在人为,至少他看到了成功的可能性。 在上海只停留了短暂的一天,期间谢晋以上海国际电影节内定评委会主席的身份邀请他加入评委行列,徐帆考虑了一阵之后并没有立刻应下来。根据上海这边的准备,不出意外电影节将在十月正式开幕,若是几个月之前谢晋邀请,徐帆可能直接便应了下来,但是现在他要考虑的却很多,恐怕到时候会忙不开身。 在徐帆北上之前,亚洲控股公司已经正式更名为亚洲投资集团,同时他在大肆收购频临倒闭的海湾地产,并希望借海湾地产的壳实现上市的计划也被香港那些消息灵通的媒体所察觉并因此而曝光。 好在张天生团队已经收购了近乎88%的绝对多数的海湾地产股份,在他们的上市计划曝光之后,他立刻对外正式公布了曙光电影的借壳上市计划。同时,已经被收购了资产,暂时仍挂名为海湾地产董事长罗氏兄弟也在随后向港交所递交了停盘申请。 徐帆跟他起家的曙光电影公司在香港经过过去一年多的铺天盖地的媒体宣传,亦然被宣传成了香港盈利最高的电影公司,尤其是徐帆的《午夜凶铃》刚刚在日本创造了破纪录的37亿日元的票房后,才四个多月后在美国又创造了华语电影界为之震惊的近乎六千万美元的超高票房。消息传回香港之后,尽管徐帆已经离开香港北上访问北京,依旧能从密集的电话中感受到香港那边的兴奋。 而事实上,股民们尤其是持有海湾地产股份,被套牢多年的股民们对于这么一家善于创造奇迹的公司借壳这坑货公司上市,是双手赞同跟欢迎的。上市计划传出之后,连续三天海湾地产股份飘绿,一条直线从原本已经跌倒了0.3港币的价位,一度飙升到0.945港元,股价近乎翻了300%。饶是港股没有涨停板、跌停板限制,这么大的涨幅数十年来也是少见。 市场的热情跟曙光电影公司的良好业绩都如同张天生的保证一样,影响到了港交所高层的决策。面对一边是跌无止境,负债累累几乎到了破产清算边缘的海湾地产公司,一边是朝气蓬勃、屡创奇迹的香港盈利能力最强、国际知名度最高的电影公司,港交所很快做出了答复。 徐帆北上的第三天,港交所正式批准了亚洲投资集团对海湾地产的收购,同意对‘海湾地产’0009进行停盘清算,四方已经就亚洲投资集团名下的曙光电影公司借壳海湾地产上市的计划进行协商。 香港是个十分注重效率跟时间的地方,自然不可能出现后世内地一个收购计算停盘间隔一两年的奇葩。 按照张天生不断反馈过来的消息来看,两三个月之内‘海湾地产’就将更名为‘曙光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正式登陆港交所。 为了配合公司的上市计划,尽可能多的在上市之后筹集到更多的发展资金。作为亚洲集团的老板,同时也是曙光电影公司的首席导演,徐帆未来一段时间的精力可能都要围绕着公司的上市计划转,时间上他真不敢保证什么。 第二天一行人便离开了上海,前往南京。行程并不远,四个小时的行程而已。因为没有直通南京的飞机,本来徐帆是准备报辆过去的。不过最后考虑到周慧敏久坐晕车,最后还是选择了火车。大黑买了几张软座票,一行人在火车上待了几个小时,当时太阳升到一天中最高的位置,不停的向大地倾洒着燥热时,随着乘务员一声提醒,徐帆、大黑他们拎着行李都忍不住的有些紧张。 他们,终于回到了阔别一年多的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