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章 得与失(上)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四十章 得与失(上)

南京电影制片厂被批准进行股份制改革! 这消息宛若一道惊雷,震得徐帆狂喜不止。 这个拥有12亿人口的老大国家,从来不缺乏冒险者跟有胆吃螃蟹的人。如果他没有记错,从80年代中期改革才开始没多久,国内的民营资本随着睁眼看世界,看到了美国电影跟近在咫尺的香港电影的成功,开始投资影视业。国家政策对影视经营主体的限制,目前尚且未对民营资本大举开放影视市场,就算是批准了来自港台的少量资金进入,也只有在跟内地某电影厂合作,才具备一半的拍摄权,没有发行的权力。 如果没有他的重生带来的蝴蝶效应,民营资本也需要等到几年之后香港回归前才得以获得跟港台资本一样的准入资格,能参与影视制作环节的投资。记忆中千禧年前后,由民营资本参与投资的影片数量在全部国产电影市场中已占到80%。饶是如此,国家始终不愿意轻易开放了电影市场准入门槛。 长期以来,内地影视行业实行的是“双许可证”制度,即电影制作许可证和发行许可证。让徐帆头疼的是,广电部一直不打算向民营企业跟港资、外企发放过任何许可证的意思,只有像中影、上影、西影、南影厂等国有企业才持有“执照”。 发行许可证徐帆暂时不去想,因为想也没有用,国家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开放这一市场的,所以他很久之前就把目光盯上了内地众多的游走在破产边缘,常年亏损的电影厂,寄希望于能够控制一家内地电影厂,然后直接借壳获得电影制作许可证甚至发行许可证。 不巧,前身是江苏电影制片厂的‘南影厂’正好是国内少有的十几家具备双资格的老电影厂之一。 本来对于南影厂股份制改革,他是根本没有抱有期望的。没办法,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知道他重生前国内也只有一个西安电影制片厂在2000年被批准进行股份制改革。他年初在电话里跟父亲说隶属军队的‘老八一电影制片厂’要股份制改革,那完全是哄骗他。老八一在国内地位特殊,尤其是在父亲那样的老电影人心中就是圣地。他要是不哄骗一下,父亲是根本不可能铁了心去跑这件事情的。 而如今,从父亲口中听说到,这件他每太抱指望的事情,他竟然办成了。徐帆怎能不震惊! 父亲也是一脸兴奋色,刚要开口详细与他谈这件事情,却不想大哥已经开车载着他们到了南影厂的职工大院。 虽然已经快一年半没有回家了,不过经过了一年多的发酵,徐帆在这座职工大院内,赫然成为了一个传奇人物。去年他回来时貌似在香港混的人模人样,没回家之前就往家里寄了不少钱,哪有父母不为自己子女骄傲的,总会在亲邻朋友面前炫耀下,一来二往的他就成名了。去年他回来之后更是了不得,传说他在香港做了大导演,一年都能赚数百万。后来灾变之中,老徐家里出了个了不得的孩子,一下子给政府捐了五百万巨款的消息,在整个南京都传得经久不息,不知道为他的兄长跟父亲增加了多少政治分。 在外面闯荡出了事业,在很多人看来羡慕中还略有保留,不乏一些心里略带酸水的自我安慰,‘咱家的孩子也不差,老徐家的老二在外面闯的再好,可不见得能比咱家的孩子有福,讨了一房又孝顺又漂亮的媳妇’。是了,不少人街里邻居都是这么自我安慰的。 可是今天,他们注定是要失望了。徐帆苦笑着看着跟个小孩子一样,拉着周慧敏的手到处跟邻居炫耀的老妈。迎着佳人的目光,无奈给她比划了一个‘抱歉’的口型。过去一年多的电话里,老妈没少催促他赶紧回家成婚,就算是不愿意也要给他介绍个漂亮儿媳妇。现在她终于满意了,老二家的准媳妇人漂亮不说又有气质,天下这么大打着灯笼也找不到比她更好的儿媳妇,终于可以在一群街坊邻居哪里炫耀了。她毕竟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母亲,若是没有徐帆这一世的重生,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而已。 佳人默默的回应了一笑,她一直乖巧的跟在男友的母亲身边。那一声妈咪她都喊了出去,以后不出意外这就是她后半生的家庭了,她懂得该如何处理。 见佳人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烦躁,他也松了口气,跟附近的街坊邻居一阵招呼,在几条三五烟发完给父母挣足了面子之后,这才迫不及待的拉着大哥跟父亲进了屋内,详细询问有关父亲之前提到的南影厂股份制改革的事情。 “先别开心的太早!”屋内父亲坐在新买不久的沙发上,点了一根本地土产苏烟,“虽说有孙书记在帮忙,这事不离十。但你也别高兴太早,南影厂现在还有多少家底,你爸我还不清楚。前几天广电部那边开会讨论这件事,我过去旁听了一阵。领导那边的意思,是国家可以考虑批准南影厂作为国内第一家试点单位,尝试性进行股份制改革。但是,为了安抚厂里的老同志,同时也是为了让广电部跟省政府看到改革的前景,上面也给出了几个条件限制。”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佳人不在身边,徐帆没了管束也给自己点了根烟,深吸了一口平淡的点头问道:“没有条件我才感觉到奇怪呢,广电部那边是什么意思?” 南影厂是国企,直属于广电部管理。徐帆仔细了想了一阵,才感觉自己是多么的幸运。若不是遇到了孙正这个既是主管经济的省委要员,又在广电部挂职的领导,南影厂的股份改造根本不可能成行。 父亲一愣,显然没想到他没有一点惊讶。一根烟很快抽完了,他捻灭了烟头,皱眉:“广电部那边给出了条件,第一,必须妥善安置南影厂内部的那些职工,确保老职工衣食无忧;第二,改革之后的‘南京电影制片股份有限公司’隶属广电部,若对外吸收资金,则最多可让出40%股份,保留党组织、管理层由广电部指派;第三,‘南京电影制片股份有限公司’以现有厂房、设备、摄影棚跟人员作股,总资产为5000万人民币!” 徐帆眼皮急跳,脸上笑容逐渐僵硬,直到手上夹着的烟燃烧到了两指之间,他才痛嘶一声回过神来,长叹一口,“那些个领导,呵呵,打了个好算计!” 他认真盯着父亲的脸,心中玩味,感情自己这个披着‘港商’皮的南影厂现厂长的儿子早就给那群领导惦记上了,这是要高举屠刀宰大头啊。 大哥看他手被烫到了,忙到旁边给他拿了条干净毛巾接了水递过来,“小心点,烫到了没!” 徐帆微微摇头,大哥挨着他坐下,“这事要不再考虑考虑?南影厂咱从小看到大,那点破东西……哦爸,你别瞪我啊,你就说吧,厂子现在打包能值多少钱?” 父亲原本听到老大贬低自己干了半辈子的南影厂,还牛眼一瞪,听他把话说完,嘴巴张了张说不出话来。他比谁都清楚,南影厂荒废多年了,算上那些摄影设备什么的,勉强也就值几百万的样子。 “要不……”他犹豫了一下,“爱国,你看要是不行,咱就不考虑接了这厂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