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一章 得与失(下)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四十一章 得与失(下)

父亲知道他们家老二这两年在外面混出息了,当初他一下子捐款五百万时,他们一家都是吓了一跳。后来追问了许久,总算从他口中得知,他现在的身价是捐款的数十倍之后,二老才松了口气。 在南影厂待了大半辈子的父亲,对于南影厂的感情是非常深的,尤其在被任命为南影厂厂长之后,更是把南影厂看的比一切都重。所以,打心眼里他是希望徐帆能够接手,把他在香港学到的那些本事都用在南影厂身上,让它越来越好。 徐帆摇了摇头却没有急着回话,南影厂那点家底,要作价五千万太高了。很显然在向南京捐款五百万之后,有些人调查了自己的家底,知道他父亲提议南影厂股份制改革背后有他的影子,所以要把他当成肥猪宰。不过……脸上的兴奋色不减多少,父亲他们可能不清楚南影厂的价值。如果只看那点家底的确只值几百万,但是内地的特殊政体至今尚未对外界开放电影拍摄许可跟发行许可,而这些南影厂都具备。光是这一点,它的价值就无法估量! 投资南影厂,值! 脑袋里短暂的判断之后,徐帆已经做出了最正确的判断。 短短一瞬间他想了很多东西,越发感觉到这一次能够南影厂能够获得广电部的批准,进行股份制试点改革,不仅是那孙书记的功劳,恐怕多少也跟他本人现在的港商身份有关。错过了这家店,拖到香港回归,或者孙书记不再对地方跟广电部有影响力了,恐怕就再没希望了。 “我投资!” 徐帆给自己点了根烟,“内地的拍摄许可证太难拿,所以,就算是明知道要被宰,我们也得吃!” 长吸了一口,吐出一个烟圈,“不过,我也不能一口答应了广电部那边的要求。爸,麻烦你这两天帮我安排跟广电部那边的领导见一面,我们要好好谈一谈。我愿意投资南影厂,但未来的南影厂改制后,我需要至少50%的股份,员工的安置我会拿出一笔巨款来高薪买断工龄,保证不会让你难做。但是,党组织不能保留。高层任命一半一半,我会从香港调一些精通管理电影公司的人过来。” “取消党组织恐怕不可能!”父亲摇了摇头,“你不准备让厂里的大家伙继续留着?” “不要,高薪买断吧。”徐帆直接回绝了,“我说句难听话,现在内地的电影厂没有一个合格的。大碗饭吃了这么多年,思维早就僵化了……” 他本还要说下去,却发现父亲脸上越来越难看,只好道:“算了,到时候愿意接手高薪买断的就买断,不愿意离开的若是能够接受不同于国企的新制度,那就留下来吧!” 父亲点了根烟拿在手里,脸上多少有些难看,良久才叹一口气,“你现在也出息了,若是可以,就条件给弄好点吧。都是多年的邻里邻居,有些个跟我一样的老东西,都是从小看你们兄弟俩看到大!” “嗯……”徐帆应了一声,“那边给的条件太苛刻了,我也有几个条件,南影厂现在建筑占地约有30亩吧,我要再大一点,至少增加到50亩;另外,我要广电部签的批文,明文规定南影厂需要具备电影拍摄许可跟发行许可!” 想到这几年大陆到处都在招商引资,徐帆略思考就有了底气,“爸,你不妨跟他们透漏下,只要能答应这几个条件,未来一年内我保证至少再向南影厂投资两亿,三年内这个数字至少扩增到五亿!” 父亲一愣,他虽然知道小儿子比自己想想的要有钱,却没想到他竟然有这么多。略微思考一阵,重重点头应了下来。 在没有人比他更想看到南影厂好了! 1992年4月,美国国际广播电视技术展览会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办。这是当时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电视技术博览会。时为安徽现在集团总经理的姜万勐带着自己的同事赴美观展。 展会上,一个2平米的展台前,美国c-cube公司员工正介绍他们研发的mpeg(图像解压缩)芯片,引起了姜万勐极大关注。知识分子特有的敏感和探索追求的天性,姜万勐一连三天像着了魔似的围着这个展台转来转去。对这项不起眼的技术他浮想联翩,产生了认识上的飞跃:用mpeg技术可以把图像和声音同时存储在一张小光盘上,制成音像视听产品——简称‘vcd’。广播电视业由此可结束磁带录像机一统天下的历史,而开创光盘记录的全新时代。 这一开创性的构想,令姜万勐十分兴奋,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无意中发掘了一座巨大的金山。 回国后,姜万勐进行了一系列的市场调查,得到了一系列的数字:1993年中国市场上组合音响的销售量可能将达到140万台,录像机的销售量是170余万台,ld影碟机100万台,cd激光唱机是160余万台。要知道此时的ld光盘是四五百元一张,对于刚刚改革开放的大陆而言只能用昂贵来形容。而vcd机的光盘价格却只有它的10%左右,因此可以预测,vcd机每年的销售量将会达到200万台左右。在该项目可行性报告中,姜万勐敏锐的察觉到,这可能将是本世纪消费电子领域里中国可能领先的唯一机会。 得出这一结论,姜万勐惊喜交加。他立刻行动了起来,先是利用自己现代集团总经理的身份便于出国,来往于中美两国之间,到处考虑跟联系资金跟设备,一边埋头于研究室内,苦心研制理想中的产品。经过了长达半年多的奔波,他终于联络上了一个对项目十分感兴趣的美籍华人孙燕生,并拉到了第一笔赞助——价值50万美元的资金及设备。 有了这笔资金及设备的投入,姜万勐自己又筹集了约七万美元,从邻近的合肥中科大、安徽电子科技研究所以及几座国营电子老厂请来了一些技术人员,一同共研vcd的生产。由于缺少资金加上技术储备不足,研发之路屡遭挫折,经过了长达半年多的摸索,至今为止姜万勐尚未研制出一个合格的成品出来。 6月的这一天,合肥下着雨。 姜万勐黑着脸从研究室走出来,给自己点了根烟,他愁丝万千。 “老姜……” 另一个同样穿着科研白大褂的四十多岁中年人从研究室内走了出来,“你今天是怎么了,方才那个课题,小王虽然犯了点错,但也不至于要发那么大的脾气吧。我们再重新弄就是了,电路板已经证明了小刘的思路是对的,我们现在要多的就是广泛实验,不断尝试如何把激光刻录压缩的图像,用影碟机放映出来!” 影碟机就是姜万勐从美国回来之后,突发奇想要弄的东西。一晃大半年过去了,他们为此付出了多少辛酸。甚至几个一心扑在这项目上的老技术人员更是吃住都在研究所里,天天馒头咸菜就不嫌弃,只为了早点见到产品出来。 “老李,对不起!”姜万勐懊恼的揉了揉自己的一头乱发,他已经好久没时间打理了,一头油腻腻的。 “你该说对不起的是小王!”被他喊做老李的中年人没好气道:“上个月研究所已经走了四五个,现在能留下来的就我们七个人了。小王虽然年轻,技术也不好。但就冲他对科学、对研究的这个闯劲,你就得多给点宽容!” 姜万勐闷头抽烟,闻言苦笑,“是对不起那孩子了,可……可我这不是难受吗?” “哦,你难受你就对小王发脾气啊!科研科研,没有失败那还叫科研吗?”老李是省电子科技研究所的一员,跟姜万勐以前住一个大院,十几年的交情也就只有他敢正面批评姜万勐。 姜万勐嘴唇动了动,最后长叹一口气蹲地上抽起了烟来。 老李再迟钝的人,这会儿也知道出问题了。他有些犹豫,抽了一口烟问道:“怎么,钱又没了?” 他们现在的研究环境只能用恶劣来形容,研究室是租凭的一家荒废多年的仓库改建的。设备基本上都是美籍华人孙燕生援助的,还有一些也是老李通过关系,低价从电研所拉来的一些淘汰货。可饶是如此,一个研究所全盛时二十多人,就算是现在也有七个人的吃住都要姜万勐负责,还要购买试验用的材料。他自打辞了现代集团的总经理之后,已经没有了收入。砸锅卖铁筹集的六十多万算一算差不多也该花光了! “嗯!” 姜万勐重重点头,拿着烟的右手微颤。他们的研究课题已经完成了近乎成,现在每个人都十分确信他们的选择跟研究方向是对的,但是眼看着成功在即,能不能走下去,谁都没底气。就连姜万勐,现在也十分后悔跟懊恼。为了这研究他把家里房子卖了、车卖了,工作丢了、银行账户存款也都花光了不说,还跟亲戚朋友借了一屁股债,为此他老婆这半年来天天吵闹要跟他离婚。 难啊! 老李挨着他蹲了下来,也跟着唉声叹气一阵,才小声问道:“你不是在美国认识了一个很有能的人吗,姓孙的那个。不如……” “不行……不行……” 姜万勐脸上猛的一变,他已经明白了老李的意思,“我跟孙先生是君子之交,他无偿援助我们50万时已经说了,不出成果这五十万全当打水漂。若是出了成果,他才会继续投资……我也立了军令状,保证一年内出成果。现在这眼看着大半年过去了……” 他已经说不下去了,一根烟抽烟,他脸上一正,“我这张老脸豁出去了,老李啊,研究室这几天你盯紧点。我出走看看,能不能再借点钱……” 老李:“你要往哪去?” “不知道,以前的老同学、同事,还有亲戚朋友,都看看吧。研究室我请几天假,算了,今天就走……” 他是个杀伐果断的人,说做就做,跟老李说了声,回家里洗刷吃了点东西之后,外出借钱去了。 “什么……姜先生不在?” 徐帆手上一抖,刚抽出来的烟掉在了地上。 “是啊,昨天出去了,至今还没回来。要不你去他家里问问?” 老李顶着个黑眼圈,几分钟之前突然有人找到了他们研究室,说要找负责人姜万勐。可不巧,老姜昨天出去借钱了,至今还未回来。有人通知了他之后,他只能出来先应付下。 “我刚从他家里出来,姜太太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让我来你们这里问问……”徐帆叹了口气,昨天跟广电的几个领导吃了饭就南影厂股份改革初次接触之后,他找了辆车带他今天来合肥见姜万勐。哪里想到他人杀到了合肥,却根本没有碰到姜万勐,除了这家挂着万燕电子研究所牌子的简陋研究室外,竟然一无所获。 “这位老板……”老李听他口气还以为是港台人士,不觉心中一警,只当是姜万勐的债主,“请问您找老姜有事?” “算是吧……”徐帆脸上有些懊恼,他也是大忙人一个,新电影《死神来了》正在最关键的后期处理阶段,他马上也要赶回香港亲自监督后期处理,并安排广告等等,不出意外后天就要返回香港。错过了这一次的机会,下一次再单独挑时间又不知道要安排到什么时候了。 “想跟姜先生谈笔生意的,他不在也是遗憾。这样吧,这位先生,我留下自己的名片跟联系方式,如果姜先生回来了,请他务必给我一个电话。烦劳你了……” “这没问题!” 一听不是追债的,老李也松了口气,结果他递过来的名片一瞧,眯眼扫过上面两行繁体字:“亚洲投资集团董事长徐帆,地址香港xxxx……” 嘿,果然是个有钱的香港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