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三章 安排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四十三章 安排

拖延症犯了,每天敲完一章就不想敲字了—— 《侏罗纪公园》制作成本逾六千万美元,宣传成本更是高达两千多万美元之巨。 环球影业公司对于这部大量应用先进特效的电影看得很重,美国电影界甚至将之抬升到与《星球大战》同样的高度,寄希望于它能够一举摧毁欧亚各国地方壁垒,彻底为美国电影界打开全球市场。 欧洲并不是徐帆关心的存在,因为他现在的手根本没有那么长,伸不到欧洲去。但是美国电影要进入亚洲,如今翅膀已经硬起来的徐帆第一个不答应。 美国方面《侏罗纪公园》在亚洲的放映计划十分有针对性,遍观整个亚洲,最重要的五个市场就是日本、中国香港、印度、韩国、中国台湾,都在东亚、南亚地区。这里不但经济发达,而且对于电影的接受度也高,电影基础设施完善。大陆此时是没有资格入内的,不仅是因为内地审核门槛较高,市场尚未开发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而这五个市场中,印度地方保护色彩太重,在宝莱坞的影响之下,那个十亿多人的巨大市场就宛若一只刺猬一般,不仅香港电影难以进入,就连霸道的美国人一口咬下去也要一嘴刺。所以,美国重点争夺的是港台、日韩四个市场。 《侏罗纪公园》在四地的上映时间尽显美国人的智慧,抵抗力最小、美国电影已经逐步站稳了脚的台湾,《侏罗纪公园》的上映时间是7月17日,发行商是岛内国营发行商威视;本土电影同样不振的韩国也同样将于7月17日被引入放映,此时的韩国电影尚未有十年后的气候,因此本土电影在美国人的眼中跟台湾一样不具备威胁性。日本的放映稍稍靠后,环球影业很重视日本市场,因此日本的上映时间是被安排在7月24日的,要等台湾跟韩国的首周票房出来后,反过来影响到日本国内。 而本土电影制造业强势的香港显然在美国人眼中是最难啃的硬骨头,《侏罗纪公园》在香港的上映被安排在7月29日,刚巧是其在台湾跟韩国上映约两周后,同时其在日本的首周成绩也将出来。美国人打了个好算计,有心要先攻克港片最重要的三个外埠市场,然后通过外埠市场的大卖反过来影响香港。 万千思绪在脑海中一转而过,徐帆脸上阴沉不定。前一世他有一位师兄专门研究过《侏罗纪公园》的亚洲上映计划,甚至写了一篇相关论文。徐帆看过那篇论文,对于环球影业的安排可谓是熟得不能再熟。而他重生所带来的蝴蝶效应显然也没有影响到环球影业的高层决策,如今的《侏罗纪公园》上映一如他记忆中的一样。 “很难说服他们,日活去年投资一亿四千万日元巨资,聘请诸多举行齐聚拍摄了一部名为《宫本武藏》的电影。他们认为这部电影一定会大卖,所以不愿意把七月的最好上映位置让出来!”岑建勋也是十分恼怒,一亿四千万日元约莫相当于1500万港币,也许在日本人看来是一笔不折不扣的巨额投资,但是在香港每年这种投资的电影没有三十部也有二十部,曙光目前安排在七月上映的三部电影,无论是《红番区》还是刚杀青的《变脸》跟正在后期制作的《死神来了》都在其之上。 “我等会就通知日本那边,立刻召开股东大会。动用大股东特权强制通过……”徐帆绷紧了神经想了一阵,他已经不是商场雏鸟了,很快就察觉到这背后定是有那些日本股东在暗中使绊子,其目的不外乎逼他放弃对日活股份的绝对控股权。“七、八月日活的黄金档安排必须与我们一致!” 岑建勋微皱眉,他虽然对日本人十分恼怒,但也明白徐帆这么做,很可能将导致日活的中方股东跟日方股东之间的矛盾愈发被激化,甚至不可调和。连忙劝他:“不需要闹得那么僵吧,我们再好好谈谈看!” “谈不出结果来的,你也看到了日本人的态度,他们是要把我们彻底赶出日活。年初我们之所以能合作的那么默契,不仅是因为日活没有拿得出手的电影,我们是日活股东也是其中一个原因。但是现在我们从日活大股东的身份变成了绝对控股,已经触及到了那些日本人的利益。日活的管理权我们虽然尽量冷处理,仍是一个绕不开的难题。”一年多的自我升华,那么多的管理类书籍也不是白看的。起码现在他就对公司管理懂了不少,“这一次,让日活那边明白谁才是现在的最大股东!” “他们要是闹呢?” “闹就让他们去闹好了,谁想走谁就离开。我会让张总安排继续联系日活的那些股东收购他们手上的股份,他们不是想走吗,股份我全要了。七八月的日本档期对于我们很重要……日活那边的步伐必须跟我们一致,我要看到七月初我们的《红番区》在日本确定上映,七月下旬八月初《变脸》、《死神来了》也要排好档期!” 七月初先拿在港台日韩有非一般票房号召力的成龙的《红番区》上映,是为了先一步的掠夺票房,争取打响阻击《侏罗纪公园》的第一步。而徐帆拿来直接跟《侏罗纪公园》硬碰硬的,就是吴宇森执导的《变脸》跟他亲自执导的《死神来了》。三部经典商业电影死拼《侏罗纪公园》,就算是胜算只有十分之一,他也绝不能坐视《侏罗纪公园》肆无忌惮的在香港电影的传统势力范围内掠夺票房。 香港电影必须站起来,用一场战争来回应入侵的美国大片。 岑建勋站起身来走到他身边,背靠着自己的办公桌坐了下来。他从衣兜里掏出一包七星,抽了一根递给徐帆,“这么安排,会影响到我们的票房收入吧。你到底在想什么?” “谢谢!”徐帆接过烟,从衣兜里掏出打火机给自己点上,美美的抽了一口,眼睛看向窗外的天空。岑建勋紧盯着他那线条分明的脸庞,分明读出了一种坚持。 屋内沉默了一阵,一根烟抽完之后,徐帆捻灭了烟头,才长叹一口:“这是最好的时代,但港片的辉煌在持续了十数年之后,已经达到了瓶颈。老岑,我觉得这两年会是港片的一个拐点,我们不注重外埠,只盯着香港本地,甚至连台湾市场都不去深开发。这两年美国大片气势如虹的在欧洲掠夺票房,如今欧洲电影已经基本上战败,就靠着一点地方保护政策苟延残喘。我担心,那些美国佬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亚洲市场,甚至……香港!” 岑建勋一愣,“你是不是想多了!” “希望吧!” 他又抽了一根烟递给徐帆,徐帆摇头拒绝了,晃了晃左手上的戒指,“免了吧,刚跟薇薇确定了关系,她现在管我很严!” 岑建勋愣了一下,收回手打趣道:“怎么,这么快就准备要孩子了?” 徐帆摇头,“哪有那么快,今年内我们应该不会考虑结婚。公司现在需要我忙的事情太多了,上市之后估计会更忙。不过,伯母跟我提过,薇薇是公主命,要是不能早早结婚,就会拖到很晚。” 长出了一口气,他端起桌子上喝了一半的纸杯浅饮一口,“明年吧,我要给她一场盛大的婚礼!” 岑建勋刚要继续打趣,这时他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只好走过去按响了免提键。 “岑总……”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年轻女音,曙光电影公司因为正在进行上市准备,所以公司也重新进行了职能划分。比如岑建勋不再担任董事长,董事会主席一职已经由徐帆重新接过,而岑建勋则继续担任即将上市公司的总裁。 “我在,什么事情?” “邱生又来了,您现在有时间见他吗?” 邱礼涛! 徐帆心中一动,他一瞬间就猜到了来的人是谁了。他转过身去看向岑建勋,正好他也看着他,给了他一个询问的眼神。 徐帆想了想,点了点头。 “让他来我办公室吧!” 果然是邱礼涛,很快就敲响了他办公室的大门,待岑建勋回了一声进来之后,邱礼涛推门而入。 “岑总……呃,徐董也在……” 似乎很意外能在这里遇到徐帆,反正徐帆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他脸上是十分惊愕的。 “老邱……”徐帆笑着跟他点点头,走到旁边橱柜处,“喝点什么?红茶还是咖啡?” “谢谢,不用!”邱礼涛摇头拒绝了,“徐董也在那就太好了,岑总,我今天是过来询问下,我们电影什么时候开机拍摄的。场景布置都已经完成,几个主演也都到位了!” 自从年初徐帆答应了把《死亡游戏2》交给他来拍摄之后,邱礼涛这几个月来都为了这件事情在到处奔走。他亲自制定了一份名单,观看了数十上百部传统的美式恐怖片,甚至还将徐帆拍摄过的《死亡游戏1》看了不下二三十遍,剧本都快被他翻烂了,总算找到了感觉。所以,这段时间来他没少来打扰岑建勋,询问什么时候全部资金到位,好拍摄这部大卖之作。 “你怎么看?” 岑建勋问了徐帆一句,让他暂时阻止邱礼涛开拍的正是徐帆。一来他之前在忙着拍摄《死神来了》腾不开手,二来他也是担心邱礼涛的水平,认为这部电影暂时还是需要在他的主导下拍摄完成,才能保证不弄砸了这个经典系列。 “随时可以!”徐帆笑着回了一句,他认真的看着邱礼涛,“既然你都准备好了,这部电影随时可以拍摄,时间你定吧。老岑,尽管把资金什么的布置到位!” “真的,徐董?” 邱礼涛一脸惊喜,“随时可以,只要资金到位,后天……不,明天就能开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