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五章 大师堵门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四十五章 大师堵门

请诸位大大加入qq群289530025,我们马上要换新平台了,大家加了群,方便以后通知!—— 徐帆也没有想到邱礼涛会选择黄日华来饰演警官男主角,去年黄日华刚刚因为tvb高层的雪藏愤怒拒绝续签长合约,转而出走台湾,为台视拍摄了一部大火电视剧《末代皇孙》之后,被亚视高薪挖角去了atv。 只不过黄日华虽然在小荧屏上绝对称得上是港台超级巨星,但是名气在电影界却是属于毒药一级。过去他拍摄过不少电影,但是拍一部扑街一部,从主角到男二号再到配角、背景,曾经跟周润发秉承票房毒药。 这些年下来,周润发早转正成了香港票房保障,但是黄日华却依旧重复着悲剧,仍被称之为票房毒药。徐帆曾经很推崇他的演技,也的确认为一直以来他只是没有遇到过一个好剧本,却不曾想到,邱礼涛竟然找上了他来剧组担任主演。 邱礼涛闻言略有些尴尬,这个时候当着人前,他自然不可能告诉徐帆,他之所以选择邀请黄日华,是看中了他在小荧屏、在众多港台师奶中的影响力。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物美价廉’,演技不错的同时,身价甚至还不如一些电影界的二线明星。 事实上,邱礼涛邀请他加盟《死亡游戏2》,也仅仅只付出了20万港币加未来票房分红的许诺而已。 黄日华留着一副络腮胡须,明明才三十岁出头,看上去却好像是四十多岁的精壮中年一般。这是邱礼涛的要求,《死亡游戏2》中,他要扮演一个年轻人的父亲形象,自然要成熟一点。 “boss,您说笑了!” 《射雕英雄传》是他的成名作,每每有人提起这部电视剧,提到他诠释的完美郭靖,黄日华心中都是骄傲的,他为世界留下了一个荧屏经典。 但他眼中的落寞却躲不过徐帆的眼睛,他不是第一次尝试进军大银幕了,可惜从八十年代初到现在,一次又一次的折戟沉沙。昔日曾经在《射雕英雄传》中只能饰演一些小角色甚至路人甲的周星驰、吴孟达如今一个成为了香港票房保障,另一个也博得了‘黄金配角-的称号,身价比一些一线明星拿的还要多。 再反观自己,不但‘票房毒药’的头衔一直没能摘掉,更是几乎从大银幕上消失。 也难怪他会有些失落! 徐帆跟他简单聊了几句,指点了一下他需要注意的地方之后,便看向了其他几位主演。 目光依次扫过几个主演,徐帆心中感慨连连。华人演艺圈其实并不大,这真是个很小的世界,没想到这几个主演他竟然都认识。 依次看去,分别是一脸稚气的古天乐、眼中满是精明的钱嘉乐、看上去白净无害的林雪、面带微笑却总让人感觉到有种邪气的林国斌以及……四哥谢贤。 徐帆一愣,“四哥……” 谢贤推了推墨镜,爽朗笑道:“没想到大导演认识我?怎么,徐生不欢迎!” “欢迎……当然欢迎,四哥什么时候回的香港?”徐帆很快惊讶中走了出来,四哥谢贤的确是香港演艺圈里的老戏骨,不过89年内地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他就跟拉姑全家便移民去了加拿大。这件事情在圈子里传得很广,所以徐帆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他。 谢贤摘下墨镜,“一周前吧,回香港来看看故友,准备在这边玩一段时间再回去。几年没拍戏了手有些痒痒,听说你们公司有个你的剧本要招个老戏骨,我就厚着脸皮过来了!” 他并不如徐帆听闻中的那般桀骜,至少挺会做人的,话中还隐晦的将徐帆暗捧了一把。 徐帆心中有些好笑,不过倒是认可了《死亡游戏2》中有几个角色确实需要谢贤这样的老戏骨来才能演好。 谢贤不愿意提他为什么回香港,徐帆也没有追问的意思,他跟谢贤并不熟,喊一声四哥也不过是尊重他在圈里的影响力罢了,以他对后世谢贤的花花性子的了解,也不难猜他为什么独自一人返回香港。 事实上,徐帆确实没有猜错。四哥虽说在香港也是老戏骨,奈何成名很早的他因为出手太过阔绰、私生活也太丰富了,90年移民加拿大之前根本没有存下多少钱。到了温哥华定居后置买产业的钱大部分还都是来自拉姑。 虽说移民了,但四哥的性子不改,就算是移民了依旧喜好流连夜店。结果前不久在夜店交上了一个‘小女友’,被拉姑发现之后他也只好回到香港暂时‘避难’。 四哥虽说在香港有不少朋友,但是他的开支特别大。所以,回到香港靠着老朋友的招待过了一段淡而无味的生活之后,他又按耐不住性子,出来接戏赚点外快了。 事后,徐帆才从邱礼涛那里知道,他也仅用二十万就把谢贤签了下来。香港的老戏骨之中就属四哥接戏接的最频繁,而且经常是好坏不分、来者不拒,所以身价一直不算太高。 几个女主演也都是徐帆的‘熟人’,分别是宣萱、丘碧瑜、翁杏兰以及陈倩。此时还名声不显的宣萱虽然已经签约tvb,但没有戏拍的时候也会经常自己出去接活,在一些电影中担任配角。丘碧瑜是88姐的港姐选举中的最受欢迎佳丽;与宣萱同为tvb艺人的翁杏兰则是90年的港姐亚军。只有陈倩只是个普通观众演员,唯一能让徐帆记住她的原因,还是因为她曾经在徐帆的第一部电影《死亡游戏》中扮演过那个女幸存者的角色。 徐帆跟几人简单的交流了一下拍摄要领之后,道具跟场景布置那边先后过来告诉他们已经准备完毕。 徐帆这才跟场记要来了第一幕的场记牌,宣布电影正式开拍。 有关于《死亡游戏2》的拍摄,徐帆一开始会抽出一段时间来一点一点亲自引导邱礼涛,每个场景、每个主演心理的告诉他该怎么拍摄。 毕竟美国式恐怖片跟港式恐怖片之间的差距还是不小的! 掌机的摄影师赫然是徐帆的御用摄影师郑兆强,邱礼涛也是干摄影师出身的,他本来要亲自掌机的,被徐帆拒绝了,转而将他的御用摄影师郑兆强调了过来。用他的说法,干导演这一行是最忌讳一心几用的。 郑兆强跟徐帆合作了一年多,知道他最是注重细节。他之前领导了一份剧本,开拍前还被徐帆亲自接待了一些之后,心里已经有些底数。 移动摄影机缓缓对准了房间内,一盏散发着橘黄色昏暗灯光的电灯。郑兆强缓缓调整着焦距,一点点令它从模糊到清晰。 “香港很多电影都不注意对气氛跟观众带入感的控制,这里之所以要这么控制,是要给观众一个进入的时间。从模糊到清楚,再配合后期制作时的一段配乐,不由自主的就让观众立刻被带入了电影剧情之中。” 站在监视器之前,徐帆提着导话筒跟邱礼涛站在一起,一点一点为他解释自己的拍摄风格,“我的拍摄风格几乎全都是来自模仿欧美名导,我不要求你全盘接收我的拍摄风格,但是我的电影能够在美国获得广泛的接受,而不是如同香港其他电影一样折戟沉沙,这本身就证明了一些东西。” “嗯!” 邱礼涛认真得点了点头,能够得到徐帆的指点,亲自传授他拍摄西式恐怖片的经验,这么难得的机会,他自然知道要把握好。 “电灯这场景多拍摄几个镜头,剧务过来处理,拍摄照片备档!” 第一幕第一场景几乎没有什么难度,无非就是拍摄几组电灯特写,已准备后期的片头制作,本来这些是不需要在前面拍摄,而应该放在后期处理时再行准备的。不过徐帆为了指点邱礼涛如何拍摄《死亡游戏2》,倒是全部考虑到了,放在了前面完成。 “ok,那第一幕第二场景准备!” 剧务做好了拍照存档之后,徐帆做了个手势,将邱礼涛叫道身边,“一部电影拍摄完约莫需要超过1000个小时的拍摄时间,前一百个小时,我来指点你拍摄。随后一百个小时,你主导拍摄我在一旁看,有问题你就问我。我们就这么交叉着来,浪费点时间也无妨,现在才刚六月,我们又不急着暑假档,这部电影只要能赶上今年的年尾收官,就够了!” 去去浪费些时间都不算什么,徐帆最希望的就是能够通过这部电影的拍摄,为曙光电影再添一员大将。 “我明白了,boss,放心吧,我会认真去学的!”邱礼涛眼神炯炯,迎着他的目光重重点了头,他的双拳攥得紧紧的,绷紧的脸庞上,满是一种名为‘决心’的东西。 工作中,似乎都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转眼之间,三天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这三天的时间里,徐帆一直在剧组里,作为《死亡游戏2》的导演之一,认真在向另一位导演邱礼涛传授他的拍摄风格。 “你知道他们会控告你的!” “对,他们都是混球!” 维多利亚湾附近的一条街道上,徐帆他们正在拍摄主角父子的一段谈话跟小冲突。徐帆认真的看着镜头中,黄日华扮演的警官父亲跟此时刚进入演艺圈不久,看上去还十分青嫩的古天乐,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怎么,boss。这一幕你不满意?” 邱礼涛站在旁边盯着监视器,对于这一幕,他感觉还是比较满意的,除了那个名叫古天乐的年轻演员演技太青嫩了一些,其它他都还满意。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听到的风声,那个古天乐是自己找上他求他给一个角色的。正巧《死亡游戏2》中还缺少一个年轻少年的角色,他就以两万块的代价签下了古天乐。 “黄日华扮演的父亲角色声音不够沧桑,后期处理时配音需要另外选人。”徐帆抱着双臂,“精益求精,细节同样是电影的灵魂!” 一旁的邱礼涛若有所思,认真掏出一个笔记本,快速写下了一段感悟。 “那是因为你偷了他们东西!你到底想怎么弄,是我对不满吗?你爸爸我是个警官,而你却在逼我把你关进监狱里!” “哼!”一声轻哼。 黄日华扮演的警官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他刚要开口,突然间徐帆叫停了,“ng!” 剧组顿时停了下来,郑兆强关上了摄影机,黄日华跟古天乐扮演的父子都看向了他那里! “华哥,你的表情够了,但是还缺少一些情绪的酝酿。等会重拍时,我需要你加上一个动作,手上的手杯突然用力捏扁了!” 黄日华点了点头,徐帆这才吩咐下去,“摄影准备,还是从这里开始,ok……” 他方才刚喊出‘ok’,突然间剧组外围一阵喧哗声。徐帆不悦的转过身去,虽说他们是在繁华地段拍戏,附近有不少的围观者。但是,他们已经提前跟附近的警局打过招呼了,不但调来了六七名巡警帮忙维持秩序,徐帆为了剧组安全,还从自己公司调了五六名保全过来,怎么还会有喧哗声影响到他们拍戏? 邱礼涛会意走了过去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不久后就一脸古怪的走了回来,身旁还带着一个老者。 “boss!” 见徐帆又全神贯注的投入了拍摄之中,邱礼涛看了一眼那个笑盈盈的老者,只好硬着头皮喊了一声。 “嗯?” 徐帆应了一声,头才刚转过来,脸上表情便迅速僵硬了起来。 印入他眼帘中的一个站在邱礼涛旁边的老先生让他心里波澜泛起,因为这个人他认识。 正是华语出版界的大拿,香港武侠小说界的一代宗师——金庸! 大师堵门,一瞬间他的脑海里就只剩下这四个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