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七章 倪家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四十七章 倪家

5月新平台腾讯文学就要出来了,请诸位大大加入qq群289530025,新平台出来后原创网不一定继续更新了,大家加了群,方便以后通知!—— 车子载着金庸跟亦舒,很快到了位于九龙的那家海鲜楼内。金庸素好海鲜,是这家海鲜楼的常客,被侍者引入了他早就定好的包间内,果然如徐帆所料的宴无好宴。只见房间内早有三人坐在那里等候多时,其中一人乃是四大才子之一的蔡澜,另外两人正是倪氏父子倪匡与倪震。 “老友,实在抱歉,这件事情我没能给你办成!”才方进入房间内,金老爷子便道了一声谦,他本也以为以自己的面子,又是直接登门堵人,料来就算徐帆不甘愿,来吃一顿饭的面子总归还是要给的。 可谁想到他只猜到了开头,却没想到那年轻人脾气竟然如此倔强,上了车之后只是几句话的功夫又闹了别扭走了。 最终,他也没能将人给带来。 倪氏父子闻声便是脸色一变,倪匡到底老辣眉头稍微皱起便舒展开了,冲天点点头,“金生,麻烦你了!” 早年他在《明报》签约创作,一直以来都以‘金生’称呼,虽是朋友但也比较尊重。 倪震铁青着一张脸,原本俊秀白皙的脸庞上,此时却依稀胡须拉碴,两个深深凹陷下去的眼眶,无不证明了他最近过的并不好。 是的,倪震最近过得并不好。出身大富之家、书香门第的倪震打小便有一股傲气。便是号称四大才子的父亲跟名满华人圈的姑姑亦舒,每每教训他几句都可能引起强烈反弹。在国外大学浪、荡了几年之后,接受到美国战后的颓废跟享受思想的影响,他本人更加追求放纵式的生活享受。 回到香港,短短几年之间靠着自己的才华跟眼光,一步一步从一个普通的撰稿人拥有了自己的公司,翻身一跃做了老板,短短几年里就创造了比父亲几十年还要多的财富,原本压在他心头的那座名为‘父亲威严’的大山终于被彻底推倒了。 是的,他骄傲,他自豪,他放纵,他再也不服管教。他不认为任何人会被他自己更好,而他倪震绝对是最聪明、最有才华、最有能力的人。 事业上的成功不但令倪震的私生活更加放纵、更加奢靡不堪,也让他对自己的信心变成了绝对的狂妄。 于是便有了《yes!》肆意攻击教育体系,恶意挑拨学校跟学生之间的关系,甚至鼓励学生早恋等等。他不仅因此得罪了香港众多的学校跟教育界,也令《yes!》在众多关爱自己子女的家长眼中,成了‘邪恶杂志’。 可是教育界跟家长的反感丝毫没有影响到倪震的选择,因为他的眼睛已经被越来越多的叛逆学生读者而迷住了。他开始更加肆无忌惮的选择杂志的内容,甚至把目光看向了一些年轻人喜欢的当红明星,不惜恶意编造一些明星的八卦跟丑闻,以满足读者的需求。 ‘毒瘤明事件’就是这种背景下诞生的,刘锡明之所以首先中枪,不仅是因为他曾经向倪震一直都在追求的玉女周慧敏表示了好感。更主要的一个原因其实是因为他是当年香港最受年轻人欢迎的男歌星之一,他的八卦跟丑闻年轻学生读者最买账。 他算到了一切,甚至连刘锡明的暗弱的性子都算到了。 一切都如他计算的那样,那刘锡明在登上《yes!》之后长达一年里,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个。 然而,他怎么算都没能想到,自己一手策划的最得意的‘毒瘤明事件’,竟然会成为他的对手攻击他的武器。 那个人,徐帆! 一想到这个名字,倪震便恨得牙痒痒,他现在的处境只能用凄惨来形容。 最得意的产业《yes!》因为徐帆幕后操纵的打压,经过两月销量已经从当初的万份降到现在三万多。这些短期的业绩消退不是倪震最担心的,他担心的是因为另一大股东邵国华与他交恶,转手将股票卖给了黄仁华,那个一心想要吞并《yes!》的公司主要发行商。现在,黄仁华趁着公司内乱利用自己大股东的身份不断向他发动进攻,不仅要夺走他的经营跟管理权,甚至连他的总编身份都想给解除了。 都怪他! 徐帆! 倪震一脸恨色,让屋内金庸、蔡澜两人心中无奈。有倪匡这层身份在,再加上倪震几乎是他们打小看到大的,能帮忙他们自然想要帮个忙,把这段恩怨给化解了。 但现实却是倪震先得罪的人,而且之前出手太狠毒了点,把人给完全得罪惨了。现在人家连他们这些老东西的面子都不愿意给,而这边看来倪震也没有得到多少教训,丝毫没有悔过的意思,他们这些外人还跟着继续掺和下去只会惹得一身腥。 金庸坐下之后叫来服务员,很快一桌丰盛的海鲜大宴便呈现在了众人面前。 因为心里各带着心事,所以大家吃的都不是很多。金庸详细的将他们跟徐帆见面跟交谈的经过悉数跟他们讲了一遍,末了才感慨一句,“当前来看已经没有和谈的可能了,老友,十分抱歉!” 言下之意就是这已经不是我们能够插手帮忙的了! 对于老友这摆明了撇清关系的说辞,倪匡心中微微一沉,不过还是挤出了一些笑容,“金生、阿舌,还是要感谢你们这段时间来的帮忙!” 阿舌是蔡澜的外号之一,他素好美食,号称全身上下最重要的器官莫过舌头,因此相熟的人便以阿舌、舌哥、舌生称呼他。 事情没有办成,这一顿的海鲜宴吃得也都不是个滋味。倪匡心里有事儿,亦舒又是一句话不说,倪震在坐在一旁一脸阴沉,金庸跟蔡澜坐了一会,实在感觉气氛太过沉重,于是就纷纷站起来告辞。 不一会儿,这包间内便冷清了下来。 倪匡是个大烟枪,给自己点了根烟,看向了与他最熟的妹妹亦舒,“小六,这事你怎么看?” 倪家兄妹七人,亦舒排名第六,又因为跟倪匡比较熟,没有外人他都是用小六称呼她。金庸跟蔡澜不愿意过多插手这件事情,要抽身出去倪匡理解。他们不同于自己出走海外,本身就待在香港生活,自然不愿意过分得罪了那个如今已经成为香港影视圈巨头的年轻人——徐帆。 一双美眸泛着淡淡笑意,亦舒扫了一眼二哥,又看看一旁阴沉满面,一点悔过之意都没有的倪震,淡淡的回了一句,“人家既然说了法庭上见,也提前做好准备吧。否则还能怎么?赔偿,你有几个千万拿出来平息别人愤怒?莫非把你的棺材本都掏出来?” 她说话总是有些冷漠,哪怕对方是他兄长也是一样。倪匡不快,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妹妹说话一向如此,倒是没往心里去。 反倒是一旁的倪震,本就憋了一肚子邪火。要不是今天来之前,父亲再三警告他今天必须放低姿态,方才依他本性指不定他怒极之下会说出什么话来。金庸跟蔡澜一走,都是自己人了,他反而没了顾忌。自打亦舒嘲讽李嘉欣一个戏子还想嫁入他们倪家,令倪震失去了一段佳缘后,他心里对于自己这个姑姑,一直都是带着些恨意的。 如今一听她说话难听,脸色难看的抢了一句,“凭什么还要给他钱,一个大陆过来的土包子,走了点狗屎运的暴发户!” 打从心眼里,他是极其瞧不起内地人尤其是徐帆的。 “你给我闭嘴!”倪匡怒斥一声,“还嫌你惹的事情不够吗?” 倪震哼了一声,转过脸去。那亦舒被他呛了一句,也不生气,目光扫过他的脸,红唇蠕动依旧用她那平淡冷漠的语调,继续说:“你若是有本事,便直接找上门去,与他分说个清楚。可惜你没有,不然也不会落得现在这幅田地。自己做过的事自己最清楚,那人有一句话让我转述给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倪震,现今个你可能反省过,自己为什么落得这般田地……” “够了!”他铁青着脸打断了亦舒的话,起身怒瞪着她。 倪匡一见他如此,气怒地猛一掌拍在了桌子上,“你想怎么着,难道你姑姑说错了吗?我看你是一点反省都没有!” 倪匡看了一眼他这个宝贝儿子,心说要不是为了他,自己跟他姑姑亦舒还在美国跟加拿大享福呢,他还有脸闹脾气。当下就没好气地说道:“我走之前就跟你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少跟那些不学无术的豪门子弟鬼混,多交朋友少惹事。” 倪震本就心里有火,他秉性最是倔强。这几年的事业成功令他越发桀骜,被自己父亲当面问责,倔脾气也上来了,争辩道:“我跟阿敏本在交往,那大陆仔知道我们在交往还横刀夺爱,难道还不许我反击不成!” 可惜,他那点破事现在已经闹得满城风雨。尤其是两个真正关心他的长辈,都曾私下里打听过。 如今听他强词夺理,亦舒嗤笑出声,她本想好言相劝,奈何话到嘴边就成了讥讽,语气也有几分讽刺的味道:“你们在交往,那为何周小姐接受采访时断然否认?又为何你倪震那么优秀,周小姐却弃你而去?报纸在传的你的两外两位绯闻女友陈法蓉跟蓝洁瑛你又要如何解释?大才子,能不能给我说一说,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反击,可据我所知,去年他那第一部电影在香港上映之时,似是连周小姐都不认识吧。你的《yes!》那时便生事攻击人家,这时间上怕也说不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