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八章 各有算计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四十八章 各有算计

5月原创阅读网将与腾讯读书合并,新平台腾讯文学就要出来了。请诸位大大加入qq群289530025,新平台出来后原创网不一定继续更新了,大家加了群,方便以后通知!—— 倪震的谎话被自己的姑姑当面揭穿,尤其听她说的讽刺,脸上一会青一会紫的很是难看。 他本就是强词夺理,如今又给拆穿了,当下恼羞成怒,猛喝:“反正我现在落魄了,说什么都是我的错。那就不要管我!” 言罢猛地推开旁边挡道的椅子,便要出去。 “你干什么?” 倪匡怒喝一声。 倪震猛地转过头来,“我去撒尿不行吗?” 说完猛地拉开了门走出去,嘭的一声巨响后,脚步声远去。 “唉!” 倪震怒气冲冲的走远了,屋内良久才传来一声苍老的长叹。 是倪匡,他失神的望着紧闭上的房门。他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之间,自己那个虽然倔强却令他骄傲的儿子,已经走上了歧途,离他记忆中的形象越来越远。 “小六,你说我是不是错了?”他幽幽的问了一句,混浊的双眼让人不忍直视。便是那被情所伤,性子即为冷淡的亦舒,都有种不忍去看他的冲动。 她心里微微叹息,冷淡的语气也多少些许暖意,“你当初本就是错了,倪震太桀太骜到底年轻,还应该带在身边再管教几年!” 她自然明白兄长是问她当初该不该把倪震一起带走,心里有些莫名的沉重。 打开自己带来的白色手提包,亦舒从包里拿出一包女士七星烟,抽出一根给自己点上。 虽然不喜欢烟草的味道,但是亦舒抽烟,一如她笔下的大多数女主角都烟不离手一样,她的烟瘾也很大。 一股淡淡的柠檬香味随着手指间夹着那根修长女士烟缓缓向四周散去,她的眼神逐渐有些迷离,“他到现在还恨着我!” 她指的是倪震,自90年她棒打鸳鸯逼得跟倪震正在热恋中的最美港姐李嘉欣离开后,他那个侄子几年里再也没有喊过她一声姑姑。 倪匡默不作声,他也是个十分骄傲的人。自从被列为香港四大才子之后,便一直将书香门第的大招牌高高举起,对于跟儿子拍拖的李嘉欣想要嫁入他们家里,他也并不赞同。在他看来,那李嘉欣就算长得再美,也不过一个戏子而已。所以,当初亦舒逼走李嘉欣,他虽然没有支持,私底下也是默许的。 只是,他的儿子倪震太聪明了,这几年来不仅他们姑侄之间关系冷淡,就连他们父子之间也不经常联系。 沉默的气氛持续了好一阵,直到屋内亦舒所抽的女士烟的柠檬香味已经将浓郁的海鲜味道都给压制了下去。倪匡才微皱眉头,责怪一句:“你烟抽的太多了,伤身!” 她只是笑笑,连心都被伤透了,还怕身子吃不消吗! “对方没有妥协的意思,下面该怎么办?”亦舒问。 把玩着左手拇指上的玉扳指,倪匡脸色冷肃。就算倪震如今再怎么跟他怄气,毕竟是他最痛爱的儿子,他是不可能坐视爱子被送入监狱内的。 “来香港之前,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结果不外乎两个,赔钱道歉丢脸或者坐牢。我们做出了让步,既然妥协走不通,就只能法庭上见高下!”他冷静的分析,“混小子得罪了太多人,屁股也没擦干净,我千叮嘱万叮嘱,结果他一句也没听进去。还能怎么,只能我这张老脸豁出去了!” 亦舒冷漠的抽烟,她似乎没有开口的意思。 “我已经给了黄生、石人电话!”说话的还是倪匡,脸上冷静的可怕,“有他们出面,先下一城。” 为什么早前倪震手段阴毒的攻击跟抹黑徐帆,那时羽翼尚且未丰的他一直在忍让,不是他怕了倪震而是惧怕他的老子,一直站在他背后关注自己爱子的倪匡。 因为这个人太聪明了,聪明人从来不怕被欺负,因为他们会做人、会交朋友,更会经营关系。 倪匡口中提到的黄生跟石人,分别是黄维梁跟梁小中,两人都与倪匡关系非比一般。 前者黄维梁曾是中文大学教授,87年倪匡号召组建‘香港作家协会’时,倪匡任会长、黄维梁任协会主席,他是港台多所大学的客座教授跟几项香港文学奖评审员,在教育界的人脉非同一般。 后者梁小中也极为了不得,五十年代初移居香港后,从事报业工作超过三十年,先后共出任过十二家报纸的总编辑,他带出来的班底很多都是现在香港知名传媒公司的高层。他早年曾出版过一部轰动香港的纪实小说《贵宾房里的贞、操》,其人私生活极其丰富,曾跟倪匡、古龙、黄沾并称四大玩家。 倪匡直到现在仍然十分冷静,他在香港的能量极大,不是什么人想扳倒就能弄倒的。在委托金庸待他宴请徐帆之前,他便已经做好了安排,请在教育界跟传媒界有不小影响力的两人分别出面安抚,让现在外界铺天盖地的指责倪震跟《yes!》的声音降温直到彻底冷却。 而两人也确实爽快的答应了,梁小中与他私交莫逆,老友有难自己能够帮上何乐而不为。黄维梁更是积极奔走,他昔年曾经因为家暴毒打老婆,被人拍下了照片勒索不成捅到了学校去,最终还是倪匡出手帮他摆平了传媒跟司法那边,令他只辞去了中文大学的职务没有搞臭名声。这昔日的大恩他一直没找到机会回报,如今有了机会,自然积极。 亦舒也是作家协会的成员,这两人她倒是认识,也了解一些。听二哥这么一说,心里也松了口气。倪震虽然可恶,也确实做了一些让他不齿的事情,但毕竟是她的亲侄子。虽说法律不讲人情,但华人几千年来有几个人能够做到大义灭亲的,寥寥无几。 “走吧!” 挥了挥手,驱散身边的浓重柠檬香味。倪匡起身招呼离开,“小辈自己挑选的律师我并不放心,我为他重新挑选了一个辩护律师,刚巧还是我的老友,下午我们约好了一起去打高尔夫。小六,我能求你帮我办一件事吗?” “说?” “我听阿震公司一个编辑提过,他曾追求过那个叫做‘周慧敏’的女艺人,都说女人的耳根子最软,我想让你走一趟,帮阿震在她那里吹吹风!” 亦舒瞪大了眼睛看他,这种主意能从她熟悉的二哥口中说出来,可见他心里其实对于能不能保住爱子,信心也未必就是那么足。 倪匡91年移民美国,亦舒则是才走几个月,比他在香港待得时间更长,十分关注倪震的她知道他们那段时间里确实倪震确实追求过周慧敏。 这种事情本来不符合她的性子,所以倪匡也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不想她想都没想,直接应了下来。 “有她的联系方式吗,我对这个能引得两个年轻俊杰为她倾倒的女人来了些兴趣,有机会倒是想见见!” 倪匡失笑摇了摇头,他这妹妹一直都是这个性子。瞧不起男人,却对一些自立、自强、有故事的女人很感兴趣,自她笔下刻画的女主角色,大多来自真实,大概这就是文人的病吧。 他从身上取出一张纸,递给了亦舒,“这是我让人打听到的她母亲的住址,据说她很孝顺,几乎每周二、四、六下午都去陪她,交给你了!” 她点点头,接过了纸条看了一眼,依稀记得纸上的地址所在,是一片荒凉的地方。 “好多年没去过那里,不知道都成了什么样子!”她把纸条放进了手提包内,起身理了理衣服,“你昨天才陪那个《新界日报》的孙总编喝了些酒,等会是要见谁?晚上别再喝了!” “民、主党主席李柱铭!” 徐帆刚从剧组回到家里,才冲了个澡走出来,被他随手摆在二楼客厅的他的那部只有少数十几人知道的移动电话便响了起来。 “这么说,那老东西已经为他请了那位民、主党主席兼立法局议员担任辩护律师!”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男音,徐帆并不陌生,几个月前的一个深夜里,他们曾经见过一面,非常不友好的坐在一起谈过。徐帆本想威逼利诱从他身上讨些好处,却不想意外拿到了一张能够整死倪震的底牌。这也是他自始至终,哪怕是知道倪匡回到香港,也始终不惊不慌的底气。 “是的,我也是刚刚才打听到的。倪匡在前天下午约了李柱铭一起打高尔夫,随后法院那边就接到了他的要求,为倪震更换了辩护律师!”电话那边,一个平淡的声音传来,“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了!” 徐帆一屁股靠坐在沙发上,微眯的眼睛内精光闪烁,“老狐狸,好算计!” 民、主党主席李柱铭虽然是政客,但却是律师出身。他至今还有个律师身份,是香港少数取得了御用律师身份的大律师之一。让这个在香港政界拥有巨大影响力的政客重新披上律师袍为倪震辩护。徐帆不清楚倪匡为此付出了多少代价,但是有他出面必然会影响到司法界的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