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九章 胜利(二合一)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四十九章 胜利(二合一)

5月原创阅读网将与腾讯读书合并,新平台腾讯文学就要出来了。请诸位大大加入qq群289530025,新平台出来后原创网不一定继续更新了,大家加了群,方便以后通知!—— “你打算怎么做?” 电话那边那个声音情绪出现了一些波动,“你答应过我,倪震必倒。但现在李柱铭要出手,他曾是香港大律师工会的主席,在律师跟司法界拥有广泛的人脉。负责审理毒瘤明案的‘于正元’官的妻妹刘慧卿又是民、主党成员……” “我知道该怎么做!”一只手拿着毛巾擦拭着自己的头发,徐帆不礼貌的打断了电话,“九位陪审团成员名单我已经托人拿到了,三位来自教育界跟家长师生委员会,已经答应了站在我们这边。来自媒体的两人跟司法界的另一位也站在了我们这边,所以,公正性你不需要担心,我会保证让庭审在最公正的环境下进行!” 香港是世界上少有还在使用陪审团制度的国家之一,一般庭审会从各界随机邀请七人担任陪审团成员。‘毒瘤明事件’在香港闹得太大了,作为一件被社会各界广泛关注,涉及到媒体对公众性人物进行长期软暴力的案件,司法界为了表示其重视,不仅认命了一名资深官主审,更将陪审团成员从七人增加到九人,以示其重视的态度。 “徐生……你最好还是谨慎一些,免得后方失火,辛苦准备了那么久,可都泡汤了!” 他话里似乎有话,毛巾掉在了地上。徐帆却没急着去捡,“什么意思?” 他冷静的问道! “我这边新听到一个风声,他派人接触了你女友!” 徐帆眼中猛地一厉,声音也冷了起来,“确定?” “你猜?”电话那边似乎在笑。 徐帆摩擦着下巴,好一会才笑出声来,“伯父伯母在深圳住的还习惯吗?” 他突然转换了话题,但是电话那边那人却似乎一点也不奇怪,“还要多谢徐生赠送的房子,我爸妈住得非常习惯。” “闲话我不多说,除了已经付过了两百万,我再加一百万。我相信你手上绝对不只有那三盘录音带,不仅所有的录音带我全要,我还要你亲自出庭!” 一阵短暂的沉默,“你知道我不可能接受,那样我在香港就完全臭了。至少在港台跟传媒界,我再也没办法待了!” “一个新公司的总裁身份,年薪不低于七十万港币。签了合约之后我会立刻拨给你第一笔两千万投资,一年内至少再追加两千万。给你20%的股份,你是个人才,我从来最欣赏人才。孙生,这个时代是金钱的时代。你若是成功了,便是有人扒出你昔年的旧账又如何?会影响到你少赚一分钱吗?” 电话那边鼻息几乎可以听到,粗重了好多。显然主人的心情十分激动,他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开口道:“徐生,我能问几个问题吗?” “说!” “商人讲究和气生财,你跟倪生之间虽然有些矛盾,我本质以为你只是要给他一个教训,毕竟以你现在的势力,他再想要背后暗算你已经不可能了,他是个聪明人只要稍微敲打就能达成你要的结果。可以你目前的架势来看,分明是想把他彻底整垮。你为此付出了千万,收获的只有把对手送进监狱内,反而得罪了更多的人。值得吗?” 最近笑意隐现,可惜电话那边是不可能看得到的,“一个强壮人的人,想得到某个权势的青睐,还需要一块敲门砖。孙生,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聪明人,而你就是其中一个。想想,香港几年后归谁……” 徐帆点到为止,迄今为止他心里究竟想的是什么,除了他本人之外根本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因为他的心已经越来越大,他图谋的也越来越多。 沉默了一阵,电话那边才重新开口,“只怕你这是项庄舞剑吧……” 见徐帆没有回答,他才叹了口气,“选择不由我,我答应出庭为你作证。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说!”徐帆脸上笑意越来越浓。 “新公司的合约明天便要签署公证,我要你亲自签名!” “可以!”徐帆答应的十分爽快,“我就知道孙生一定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明天时间你挑、公证律师事务所也由你来选,这样足够表示我的诚意了吧?” 电话终于挂上了,徐帆轻轻将移动电话扔到了一旁,整个人十分放松的陷入了沙发之中,眼睛微眯着似睡非睡,他在认真的想着事情。 与他接触的人,正是倪震名下的秘密产业《新界日报》的总编孙雷。几个月前,徐帆因为再三栽在了《新界日报》手上,便让王连长安排了几人去打听有关《新界日报》的消息。结果他在打听到了孙雷身份之后,也意外的得知了《新界日报》跟倪震之间的关系。 钱能通神,经过了一番威逼利诱之后,徐帆豪掷百万成功的将这个对倪震也有些不满的年轻总编发展成了自己安插在倪震身边的一枚棋子。 通过他,源源不断的不利于倪震的消息被反馈到了徐帆手中。便是倪震自己也不会想到,他竟然会成为徐帆彻底扳倒他的一张杀手锏。 “项庄舞剑……哼……任你再聪明也绝对想不到,我这一箭三雕……”鼻息之间隐隐可以听到哼声,他小声嘟哝了一句,只是越往后声音就越小,直到最终微不可闻。 他准备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一个既可以扳倒情敌兼对手,又能拿来向他想要看到的人证明自己实力,同时为自己即将上市的公司,做一场盛大宣传的机会。 快了,很快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很快流逝了,徐帆这就么卧躺在沙发上,安静的想着事情。 不久后周慧敏终于回来了,自从在周母的见证下两人初步确定了关系之后,他们已经住在一起了,不过每周她还是要抽出几天的时间陪周母。 “达令,我回来了!”她似乎心情并不是很好,脸色有些黯淡。 “回来了!”徐帆微笑着起身,接过她的手提包,放在了旁边的茶几上,“昨晚怎么突然在那边留宿……” “达令……”她有些犹豫,但目光落在徐帆左手的订婚戒指上时,犹豫逐渐被坚定所替代,“倪……的姑姑亦舒昨天找到我们家里,希望我帮他跟你求求情!” 徐帆身子一僵,转过身来脸上笑容也有些僵硬,“那你的意思呢?” 一对剑眉不时抽动,显露了主人此时的心情变化。 “达令……” 她有些担心地看着他,“我只答应了帮她转达一个和谈的意思,他害得公司损失也是不争的事实。所以,为什么你做什么,我都是支持的!” 说罢,她举起了左手亮出了无名指上,徐帆为她亲自挑选、戴上的四克拉钻戒。 “谢谢!”徐帆突然将她拥入怀中,心中满是暖意。 他知道,周慧敏一直都是个外柔内刚的女人,她很有自己的主见而且也很倔强。如今,能让她说出来这样的话,已经足见现在她心里自己的重要性了。 “达令……我们结婚吧!”佳人在他怀中,感受着他胸膛的心脏跳动的有力节奏声,突然间小声说了一句。 《死神来了》结束了拍摄之后,一直很空闲的她昨天跟往常一样去陪现在已经一个人住的周母。结果,人才到小区,就遇到了堵在那里等候多时的倪震的姑姑亦舒。 她是个极聪明的女人,只用了简单的几分钟的交谈,就说乱了她的心思,令她隐隐有些不忍,差点就点头答应了帮助倪震求情。好在这时候有邻居通知了周母,她出来护住了女儿没让她傻呆呆的答应什么。 昨晚住在阔别几个月的母亲那里,母女两人长谈到深夜,在周母的认真劝导下,这个有些天真的小女人已经明白了是谁为她戴上了戒指,更是谁给了她庇护的温暖港湾甚至一生相守的誓言,所以,一觉醒来之后,她也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6月20日,距离‘毒瘤明事件’第二次开庭审理只剩下最后最后几天的时间。挂着民、主党主席跟议员身份的李柱铭宣布接替了倪震的原辩护律师常友泽担任他的辩护律师。消息传出,迅速成为各大报纸、杂志头条。与此同时,为了力保自己的儿子没事,倪匡积极奔走发动了众多自己的人脉关系,力图为爱子保驾护航。他不仅联系各界所有能够用到的力量为爱子平息事端,甚至还亲自去见了刘锡明等几个被害者,甚至许诺对方若愿意庭外私了,可各自向其赔偿百万。 在他的积极活动下,外界尤其是媒体上有关于‘毒瘤明事件’的负面报道越来越少,事情眼看着向着有利于倪震的方向发展。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6月23日,‘毒瘤明事件’再一次发酵。香港知名影视公司老板兼著名导演徐帆在‘毒瘤明事件’后,首次以受害人身份出现,并向港台众多媒体发出了邀请,召开记者招待会声讨倪震,他在众多媒体前愤怒指责:“……‘毒瘤明事件’毫无疑问是对香港媒体自由制度、对公民权益的挑衅。起先有人告诉我,说倪生名下的香港知名杂志《yes!》上,也有对我本人的污蔑,甚至特别圈画出了那个‘垃圾华’的虚拟人物,说那个垃圾华就是我本人,当时我还是不相信有这件事情的,所以一直都未能表态!” “只是人在做天在看,有些人做了惹得天怒人怨的事情,不仅老天爷看不过去,也会有正义的人站出来,勇敢的讨伐那些肮脏不堪的行为。就在不久之前,我突然间收到了一个包裹,是某个媒体人寄给我的,随着包裹而来的还有一封信跟几个录音带,原来在过去的一年里,倪生曾经多次为了自己名下的杂志跟其他秘密产业能够获得更好的销售量跟发展,甚至不惜恶意抹黑跟攻击我本人、我的电影甚至我的公司。这种肮脏不堪的事情,让我愤怒到不堪忍受!” “录音带跟信件我将在随后呈递给法院,今天邀请大家来,是想请诸位正义的力量站出来为我们这些受害者主持公道。香港作为一个文明、民.主的法制社会,但是现在,却有人公然的利用小聪明,披着无良媒体的外衣,恶意操纵媒体随意抹黑与侮辱别人,不仅触犯了法律也侮辱了香港的民.主。我决定,将在刘锡民等几位先生之后,正式向法院状告倪生及他名下的《yes!》跟《新界日报》等企业,不仅对我本人之名誉进行侮辱、恶意攻击跟诬陷,甚至涉及到在我的公司安插内线,私自窃听我公司之电话以及内部商业机密等不正当竞争行为……” 是的,徐帆在忍耐了几个月之后,终于出手了,而且一出手就是雷霆手段,迫使倪匡意图淡化‘毒瘤明事件’不良影响的企图流产。因他本人的影响力,不仅法院在短暂探讨之后,宣布将延缓一周,令原本该于6月底开庭的二审推迟到了7月初。同时,被一瞬间扩大了几倍的‘毒瘤明事件’,也成功升级到了2.0版。 徐帆成功了,接下来的几天里,香港几乎每一天、每一秒,每一份报纸甚至电视台都在加紧赶制有关的新闻报道。而他本人也接到了一个有一个媒体的邀请,接受他们的采访。徐帆自然乐意而为,结果接下来的两周时间里,他几乎每一天都是在媒体的参访中度过的,只能抽出少量的时间去监督《死亡游戏2》的拍摄跟《死神来了》的后期处理。 好在这时候《死神来了》的后期处理已经基本完成,同时《死亡游戏2》的导演邱礼涛也在他的指导下,逐渐掌握了一些拍摄要领,虽然拍摄手法依旧生涩,但是按照徐帆的要求放慢了拍摄速度之后,边拍边悟的他也逐渐能够单独执掌导筒,倒是让他稍微轻松了一些。 堆积下来的问题,徐帆会抽时间指点他该如何解决。反正徐帆也不急着求他《死亡游戏2》必须在短时间内拍出来,他更在意的是,能不能趁机为公司再培养一个能撑起一面大旗的导演。 当徐帆首次在tvb采访时,同意了在tvb的采访节目中公布一部分的他收到的录音带录音,证明了倪震曾经主持过他暗中收购的《新界日报》总编抹黑跟制造有关徐帆甚至曙光电影的新闻之后,因‘毒瘤明事件’而引发的媒体暴力跟失信风暴再一次升级,不仅台湾的不少媒体进行转载报道,就连临近的大陆跟日本甚至英国都有重量级报纸积极跟进报道。 明眼人都知道,这事件中的主角那位倪大才子这一次怕是真要趴下了。 ‘毒瘤明事件’在香港如今发酵成了怎么一个模样,恐怕随便在路边拉一个人,都能说出来几条有关‘毒瘤明事件’的新闻。在香港,它的影响力甚至一如徐帆重生前曾经经历过的默多克的《世界新闻报》制造的‘窃听门事件’。 在后世《世界新闻报》制造了一个‘窃听门事件’,遭到曝光之后不仅受害者跟政府、普通民众对此指责不止,就连其他手上也不干净的媒体一样也是人人喊打,唯恐跟它划上关系。而如今的倪震跟《yes!》在香港也是这般光景! 两周的时间转瞬即逝,很快就到了法庭开庭的日子,这次事件重大,不仅因为涉及到多位具有不小影响力的公众性人物,有大量的香港媒体在关注,甚至就在香港之外也有大量的媒体在关注,所以香港这边极其重视这件案子。 “徐生,我们的胜算在九成以上。香港虽然是前几年才开始承认录音带可以作为证据出现,但是你准备的非常充足,而且又有多位证人。当然,这一次案子的受害者全都是公众人物,在各界拥有不少的影响力。同时这件案子极有可能是香港媒体自诞生以来,所经手的影响最恶劣也是最深远的一件媒体犯罪事件,关注的势力很多,这些都是我们必将成功的保证!” 徐帆的海边豪宅内,一位约莫五十岁略有肥胖的律师跟他坐在一起,微笑交谈着。这是他的辩护律师——张作相,也是香港几位王牌大律师之一,专为豪门、企业界提供辩护,是香港知名度最高同时也是公认最难缠的律师之一。为了避嫌,徐帆单独又为自己请了一位律师。 “如今,我们唯一不能确定的就是,港府会不会对这件案子施压,法庭最终从轻处理还是从重!” 徐帆看了一眼墙上镜子中穿着十分清爽,很有一股成功者气质的自己,皱眉问道:“我不在乎赔偿,我只想问一句,如果我一心想要他坐牢,法官最轻会判处对方入狱多久?” “……如果只是一般的诽谤或诬陷,应该是三五个月。但是现在他数罪加身,最轻也是一年以上!” “那最重呢!” “三五年吧!” 他眉头一皱不过很快舒展开来了,“我们走吧!” 将徐帆从送他前往法庭的加长凯迪拉克车上走下来的时候,数百个荧光灯照向徐帆。几乎港台所有重要的媒体都前来采访,甚至还有几个老外举着长枪短炮架在他面前,纷纷针对此次开庭询问徐帆意见。 “徐帆先生,请问你对此次的案子有什么看法?”众多记者纷纷抢问。 “各位,我绝对相信法庭的公正性,相信香港司法的公正性。所以,请大家稍微有点耐心,一切就等待庭后再谈!” 记者们堵住前进道路,依旧不放他走。 还是一旁负责警戒的警员发现了他们这边的情况,赶忙分出来几人,护送他挤出了人群,踏上台阶,进入了法院内。 一个小时之后,这场牵动了无数人目光的媒体暴力事件,终于宣布开庭审理。 “起立!” 全场起立,戴着假发的于正元官缓缓走上了法庭。 “法官阁下,我仅代表刘锡明先生,为其提供辩护!” “法官阁下……” “法官阁下……” 几位辩护律师依次上场,各自向法官及陪审团成员介绍了自己之后,本案宣布正式开庭。 法庭上,徐帆、刘锡明、倪震等人各坐一处互相怒视。不同于上一次的初审,这一次便是倪震也没有能耐拒绝出庭了。有段时间不见了,徐帆才发现他脸色铁青,原本白净的两腮竟然满是青黑色的胡茬。他此时怒瞪着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徐帆,如果眼睛可以杀死人,那么他现在的愤怒视线早把徐帆灭杀了几次。 他最近过得非常不好,就在前两天,因为外界对《yes!》的口诛笔伐造成的压力,公司另一股东冼家正式宣布退出,将手上所持有的《yes!》股份悉数卖给了黄仁杰,令黄仁杰所持有的《yes!》股份一举超过了51%的绝对控股线,成功控股了《yes!》公司。 而他上台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宣布解除倪震的《yes!》总编身份,同时任命了全新的总编,并以《yes!》新老板的身份召开记者招待会,对外界宣布已经解除了倪震的总编身份,《yes!》也将在不久后进行改革,新的《yes!》会剔除掉一些不良内容,增加更多健康的有利于青少年身心发展的内容。同时,他还代表《yes!》为过去杂志在前任经营者的手中所犯下的错误进行道歉。令倪震震怒的是,他不仅承认了错误还对外界放出风声,愿意对受害者进行部分赔偿。 黄仁杰的手段的确高明,他这一手看似是帮倪震背了烂摊子,世界上却通过两人执掌《yes!》时期的完全不同的态度,几乎可以说是完全把屎盆子扣在了倪震头上,不但赢得了部分读者跟市场的称赞,也坐实了倪震的奸猾小人形象。 徐帆倒是平淡的看着他,不过眼中的轻蔑再清楚不过。 “控方律师请出席!”法官说。 刘锡明等人的律师先后出席,一如上一场一般,各自出示证据。 随后便是倪震的新任辩护律师李柱铭出场,这个靠着卖弄反.华立场成功的政客此时已经极其后悔答应了老友倪匡,为他的儿子倪震进行辩护。尤其是在知名电影公司老板徐帆介入之后,毒瘤明事件进一步的发酵,虽然老友一再恳请他尽力,但他实际上心中把握并不大,甚至可以说他已经完全不指望能够帮助倪震完全逃脱牢狱之灾了。 “法官先生,我方十分怀疑控方提供的录音带真实性。众所周知,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利用录像、照片甚至录音做伪证的技术已经愈发先进了。所以,倘若控方不能提供证明录音带是真实的证据,那么我申请向警方借调专业声音分析专家,对录音进行权威分析!”当徐帆拿出倪震跟《新界日报》的总编孙雷的私底下交谈的录像带时,倪震立刻就明白必是那孙雷背叛了他。 结果当他们立刻派人去寻找他时却完全扑了个空,孙家控制的《新界日报》股权,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早已经被孙雷一点一点的全部出手了。而他的父母也早早被他安排打着移民的大旗去了深圳。当徐帆决定动用这张牌时,他立刻就想到了他的安全,所以在当天与他签订了合约之后,不仅为他配置了保镖,还为他安排了隐蔽的住处,也因此倪家完全失去了他的踪影。 倪家因为没有找到人,虽然心里不安。但他们现在只能自我安慰,安慰自己拿孙雷只是为了一点蝇头小利把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录下的跟倪震的交谈录音卖给了徐帆。 “是的,法官先生。我可以向您保证,我绝对没有说过那些话,那些录音带全都是有人为了故意陷害我,而制造的伪证!” 倪震也忍不住的大声吵闹起来! “安静!安静!” 法官连敲了几下,倪震被他的辩护律师瞪了一眼,这才老实的坐了下来,却没有看到,旁边徐帆的嘴角笑容。 对于李柱铭的要求,徐帆跟他的律师相视一笑。张作相站出来道:“法官阁下,为了证明我的当事人所提供的证据完全属实,我们不仅愿意配合进行声音鉴定,甚至还能提供更多的证明。比如,那位出现在录音之中的证人,如果法官认为需要,我们可以立刻传召证人上庭!” 他的话刚落下,啪的一声响。 法庭上的注意力全都被集中到了声音传来的地方,只见坐在控方席位上的倪震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面色呆滞一脸死灰色。 就在陪审员的几名成员看着他指指点点小声交流看法的时候,突然间旁听席上传来了一阵宣传声。法官不耐烦的刚要提醒保持安静,却突然听到一声高声疾呼:“快来人那,他昏倒过去了!” 徐帆定睛一看,那个熟悉的身影,那个面色蜡黄昏倒在地上的,竟然是倪震之父。 这一下子,法庭再也无法审理下去了。 于正元官只好在跟陪审团进行交流之后,无奈的宣布:“今日休庭,明日开庭!” “起立!” 徐帆站起来的一瞬间,他的律师向他使了一个眼色然后目光看向了陪审团方向。 他知道,自己已经胜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