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前往美国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三十四章 前往美国

跟金公主谈妥了合作之后,徐帆算是暂时松了一口气。 港澳台跟东南亚、日韩外埠的放映都不需要他去操心了,香港有着近乎完善的制度,一般名导跟各大电影公司的大制作早早便有外埠片商联络发行。而那些非名导跟知名电影公司拍摄的电影,就如同‘九一神雕侠侣’一样,要等到上映之后,一般一两周的时间内如果电影在香港的票房十分火爆,绝不会缺乏台湾、东南亚跟日韩片商购买发行权。 所以,这些是不用他再操心的事情了,一切静待‘死亡游戏’的上映好了! 余下的几天里,徐帆也没能得到半分钟的休息。他跟被抓壮丁的徐晋江、吴振宇两人一起忙着到处奔走,不但要处理电影盘拷贝的工作,还忙中抽出时间来找了家信誉很好的律师事务所,跟金公主公司完成了公证,之前签订的合作协议正式生效。 忙碌一直持续到了1月4日,总算忙完了‘死亡游戏’在香港的上映事宜后,还没能松一口气,一个计划也提上了日程,他跟徐晋江、吴振宇三人需要往美国走一遭,参加圣丹斯电影节! 徐帆已经在美航公司购买了飞往美国洛杉矶的机票,1月5日上午八点的航班。 为防止错过了时间,1月4号晚上,吴振宇也搬来跟徐帆、徐晋江他们合住一晚,明早一同赶往机场。 “我说帆仔,为什么要去美国参加什么电影节?那个什么圣丹斯电影节,我们根本都没听过!”问话的是吴振宇,一部死亡游戏电影拍摄了十几二十天,大家天天见面的,闲里聊天打屁之下,早已经相互都熟悉了。 从外面刚刚吃过晚饭回来,三个人将要带的行李都收拾好了放在一边,无聊的挤在一张床上,玩起了百.家.乐。吴振宇突然想起了这个憋在心里许久的问题,没忍住问了出来。 “是啊,阿帆。” 作为一个内地来港奋斗吃电影这晚饭的人,徐晋江比绝大多数的香港演员都要努力的多。他不但自修演技,也购买了许多有关演技跟电影方面的书籍,对于各国的电影节什么的都不陌生,却唯独没有听说过美国圣丹斯电影节。 徐帆哼哼一声,他嘴里叼着根烟,抽了一张牌后才腾出手捻灭了烟头,说道:“圣丹斯电影节原名‘犹他/美国电影电影节’,是1978年就成立了的一个美国独立电影制片人交流会,地点设在美国犹他州盐湖城帕克镇。85年‘犹他/美国电影电影节’遭遇财务困难,被日舞研究所接管之后逐渐走上正轨。你们不清楚倒也不奇怪,因为‘圣丹斯电影节’是去年才刚刚更改的名字。目前‘圣丹斯电影节’只在北美美国跟加拿大两国内有些影响力,我们这次过去,往深了说是为了联络美国电影发行公司,让我们的电影能获得在美国上映的机会;往白了说就是去镀金!” “咳咳!” 这说得真是太直白了,徐晋江扔了手牌,“阿帆,香港不是也有新线公司的分公司吗?电影想进入美国,为什么不先跟新线公司谈谈呢!” “你以为我不想谈!” 一提到新线公司他也来气了,一把丢了手牌,“前几年跟嘉禾合作,靠‘忍者神龟’赚到大钱之后。这新线公司虽然开始注意我们华语片,但这些个美国佬骨子里还是瞧不起咱们中国人会拍电影。我前段时间也跟新线公司联络过了,结果他们倒好,一口价50万美元买断了在美国跟欧洲的发行权。还傲慢的跟施舍一样。如果是一般的香港电影,50万美元的买断价格也不算低了。但美国恐怖片市场可不比香港,至少要百十倍于我们。美国佬最喜欢这种剖解人性的作品,咱们的作品若是能运作到美国上映,差一点也能够收获数百万美元的票房,没准过千万也不是不可能!” 好吧,当看到吴振宇两人的表情时,徐帆已经明白了,两人根本没听进去他后面的话。 不过,徐晋江喉咙吞咽了一阵,“五十万美元!” 他轻念了一句,香港自八十年代以来,港币对美元的汇率一直恒定在1:8.8,也就是说,如果徐帆接受了新线公司的报价,他的第一部电影处女作可是能收获至少440万港币的海外收益。 吴振宇也跟着手一阵轻抖,别看香港‘东方好莱坞’的名头似乎十分响亮,91年的香港票房市场差不多14亿港币上下,就算是算上了东南亚、台湾跟日韩市场,也不过100亿港币上下,而香港每年制作四五百部电影,也只能吃下这其中四成左右的市场,不过区区四十亿港币,折合美元还不到五亿。而好莱坞光是美国跟加拿大两国市场就高达七十多亿美元,再算上墨西哥、澳大利亚跟南美、欧洲等市场,只怕不下百亿美元。实力的差距加上文化的不同,绝大多数香港作品都很难在美国上映,就算是‘赌神’、‘英雄本色’之流的香港票房巨作,在美国也只卖出了扑街的价格,观影人还多是在美亚裔居民,尤以各地唐人街的华人为主。 50万美元的买断价格,对于绝大多数电影人而言,已经算是一种荣耀了! 虽然有点可悲,但这也的确是这个时代东方好莱坞的现实,名头空叫的响亮,但如果再不做出改变,东方好莱坞的没落已成定局。 香港电影跟内地电影一样,都有种大奖情节,虽然要淡了不少。但是一部作品若是能拿到大奖,尤其是那种国际性的大奖,无疑要增光不少。观众好奇要去会想掏钱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作品才能获奖。而影评人跟媒体也给面子,曝光率也能上去。 对于能不能在‘圣丹斯电影节’上拿奖,徐帆多少有些自信。重生之前,作为那部内地电影的副导演,徐帆在陪同那位六代半导演前往美国参加‘圣丹斯电影节’之前曾对它的历史进行过一番摸底,现在还记忆犹新。‘圣丹斯电影节’自85年之后一直都是由‘日舞研究所’接管,而日舞研究所是非营利性机构,‘圣丹斯电影节’也完全是靠犹他州财政拨款跟捐款支撑起来的。所以,‘圣丹斯电影节’的名气越大,‘日舞研究所’所能够得到的州财政拨款跟社会捐款也就越多。 记忆中,93还是94年,一部巴西电影作为首部非北美洲‘美加’两国电影参加了名声尚且不显的‘圣丹斯电影节’,并获得了‘故事片奖’、‘制作人奖’、‘摄影奖’、‘剧作奖’、‘评委会特别奖’五奖提名,并最终拿下了‘摄影奖’跟‘评委会特别奖’等两项大奖。 说句老实话,南美电影有着很重的欧洲电影影子,本身很注重文艺根本不在乎票房。那部电影徐帆事后曾翻出来看过,拍摄很一般,剧情很一般,在美国票房只有不足三百万美元,就算是在巴西国内票房也很低,它能够获奖要说没有内幕运作,打死他也不相信。而‘圣丹斯电影节’就是从96年前后开始在国际上逐渐名声显赫起来,这里面要说没有‘日舞研究所’的运作,徐某人第一个不相信。 重生就是开了金手指,有时候一个人徐帆总是乐呵呵的傻笑。不错,有着这一段的记忆,他徐某人的信心就很足了。圣丹斯电影节作为美国最大的独立制片人电影节,美国各大院线跟电影制作与发行公司每年都有派出人手,前去寻觅那种低成本又卖座的作品发行。他徐帆要做的事情,就是抢在那部巴西电影之前,作为第一部参加‘圣丹斯电影节’的海外电影,赢得‘日舞研究所’的那些一直都在为将‘圣丹斯电影节’的影响力扩大而努力的青睐,然后成功拿到大奖获得在美发行权。 徐帆在赌,而且他知道自己赌赢的机会很大! 周日的一大清早,徐帆三人五点多就在闹铃声中醒来。一番洗刷拿上行礼之后,三人坐上了前往机场的的士,开始了这次气氛紧张的美国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