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七章 巨头碰面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五十七章 巨头碰面

5月原创阅读网将与腾讯读书合并,新平台腾讯文学就要出来了。请诸位大大加入qq群289530025,新平台出来后原创网不一定继续更新了,大家加了群,方便以后通知!—— 果然如岑建勋分析的一样,《红番区》的票房下跌只是因为《侏罗纪公园》上映之初的影响,两部电影因为题材上的差异性巨大,虽然在《侏罗纪公园》的恐怖票房掠夺中受到影响,但《红番区》依旧靠着观众的口碑跟成龙等人的票房号召力,经历了《侏罗纪公园》上映最初几天的票房锐减之后,开始小幅度的攀升。 票房被影响到是肯定的,《红番区》在台湾上映的第二周只取得了1452万台币(345万港币)的成绩,比起第一周的2100多万的票房锐减了近700万,影响十分明显。 不过《红番区》在台湾的第二周票房受到《侏罗纪公园》的挤压,并没有影响到它在香港跟日本的辉煌。 在香港刚刚过去的新一周里,《红番区》再次斩获1492万港币的票房,上映半月票房超过了2500多万港币,不过星爷的《唐伯虎点秋香》票房业已突破3000万港币,这个《红番区》的最大竞争对手,在上映了二十多天之后,票房也达到了3412万的好成绩,依旧死死的将《红番区》压在下面,牢牢将香港93年暑期档票房冠军的桂冠收在怀中。 在日本《红番区》依旧是一家独大,因为尚未有任何电影能够对其票房产生影响,《红番区》第二周的票房经过一周的发酵跟口碑传播之后,第二周票房突破5亿日元,斩获了5.41亿日元的票房。 不过虽然香港本埠跟日本的票房逐渐高涨,徐帆的心情却怎么也好不起来。因为他耐心的等待了很久,一直没有等到一件他记忆中本该发生的一件事情,即嘉禾牵头香港三大院线及七大电影公司,联手狙击即将登陆香港的《侏罗纪公园》。 “难道是我记错了!” 迟迟没能等到嘉禾那位大佬邹文怀的电话,徐帆心里难耐烦躁。重生前他曾经听过几位香港剧务提起过93年的一桩秘闻,7月《侏罗纪公园》香港上映之前,业界大佬——嘉禾老板邹文怀亲自出山电话邀请香港三大院线及六家电影公司的老板前往茶楼小聚、饮茶,这位业内大佬显然察觉到了《侏罗纪公园》对于港片的威胁性,亲自牵头联络各家电影公司跟院线拿出最好的作品、做好的影院配合。 听说那一次的聚会中,大家不但订下了章程,各大电影公司同意了拿出最好的电影狙击《侏罗纪公园》,三大院商还达成了口头协议,承诺联手封杀《侏罗纪公园》,不让它登陆香港主流院线放映。 眼看着时间距离7月底,《侏罗纪公园》登陆香港只剩下最后一周多的时间,焦急难耐的徐帆已经顾不得他记忆中的事情是因为自己重生带来的蝴蝶效应不复存在了,还是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只是香港那些去内地找工作的电影人吹出来的东西。他亲自让岑建勋拨通了香港各大院线跟电影公司的老板电话,于电话中点名有要事请大家相商,约下了时间跟见面地点。 7月21日,微微下着小雨。天降逼近正午时分,一辆劳斯莱斯停在了富豪九龙大酒店门前,侍从一看到那车型便知道来了位了不得的大人物,赶忙走过来拉开了车门。 车门打开,一个头花花白的老者从车内走了出来,手上提着根文明棍。他下了车之后,那侍从刚要给他关上车门,好叫车辆开往停车场,却意外发现车内还有一个老者,只好在一旁恭敬的候着。 “谢谢了,小哥!” 后面一个个头略矮的老者下车时被他服了一把,那老人笑着跟他点点头,从兜里掏了一张五百港币的纸钞,赏给了他,在他的不住道谢声中,两个老人有说有笑的往酒店内走去了。 这两人不是旁人,正是号称香港电影教父、教母的邹文怀跟何冠昌。 “老何,看来你这身子也快不行了。呵呵,这么一点小风小雨的,你患了感冒,早前我可不记得你有这么脆弱!” “呵呵,一把老骨头,不中用了!老邹,你可得提前找好更合适的接班人。我看这把老骨头架子,指不定哪一天倒下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说什么的,老何。嘉禾哪能离开你,跟我一起,再为嘉禾干三十年,好叫tvb的那个老东西知道,长寿又好命的可不止他邵逸夫一个!” 邹文怀跟何冠昌是一对好搭档,从当年出走邵氏电影自己打拼闯天下,两人便默契的配合从未出过错。邹文怀外善心刚、何冠昌面恶内柔,一刚一柔的默契配合下,整个香港电影的七十年代他们都是死死的压制着邵氏电影,创造了嘉禾的一时辉煌。 就算是到了八十年代之后,嘉禾的辉煌依旧让人不敢小视,昔年的香港四巨头之中,他们也许不如新艺城那般锐气逼人,也不如邵氏电影跟德宝背后资金雄厚,但要论起综合实力确实四巨头之中最强的一个,因为嘉禾十分专一,从始至终,无论是邵文怀还是何冠昌,他们都只盯着电影产业,为了港片奋斗了一辈子。 “邹叔、何叔?” 两人正互相说笑打趣着往酒店内走去,人才刚走到电梯前,背后突然传来了一声呼喊。两人好奇转过身去,瞧见一个穿着黑风衣的中年人在几个保镖的护送下走了过来。何冠昌眼神更好,一眼瞅准了来者竟然是香港赫赫有名的向氏兄弟之中的老十向华强。 “向生!” 何冠昌跟他打了个招呼,倒是那邹文怀看清楚了人之后,只是淡淡的点点头,“阿强,怎么你也来了!” 昔年向氏兄弟杀入电影产业之中,嘉禾首当其冲发生了不少矛盾,最著名的莫过金钟影院焚烧案,嘉禾装潢最豪华的电影院深夜起火被烧,虽然没有人员损失但财务损失近千万之巨。警方虽然根据蛛丝马迹认定了金钟案是人为,但一直没能查到纵火案凶手。案子发生的时候,正处于嘉禾跟向氏兄弟斗得最不可开交的时候。虽说这些年向氏兄弟在演艺圈站稳了脚之后,多次向嘉禾释放了善意,向华强身为新义安大佬,却在人前对邹文怀、何冠昌执子侄礼,给足了他们面子。但心中的芥蒂也不是一天两天能消除的! 向华强似乎习惯了他的冷淡态度,弹了弹手上的雪茄,朗声道:“看来邹叔、何叔你们也接到了邀请。昨天突然接到了曙光电影那位年轻老板的邀请,阿胜因为没时间过来,刚巧我手上没什么事儿,就主动替他过来看看。我对那个年轻人可是非常感兴趣,之前一直没有时间,这次机会难得就算只是为了聚聚吃顿饭也好!” 提到向华胜的时候,他脸色一黯,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去年因为一件‘黄朗维案’,向氏兄弟名下的产业在随后的半年里遭到香港警方跟港府的压力打击,损失可不是一亿两亿,尤其是道上失去的地盘跟灰色产业链,已经让向氏兄弟跟新义安伤筋动骨了。 更令向氏兄弟心寒的还是,去年下半年遭到港府打击时,他们不止通过关系联络上内地,寄希望于内地能够插手,毕竟90年前后新义安便被内地秘密招安,谁料到任他们一再暗示内地,却始终没有得到一个回复。直到向华强硬着头皮把电话打到他那位干爹那里,才知道北京对于他们新义安过去两年里被招安后依旧从事非法的种种不满。 北京之所以招安新义安这个昔日香港最大的社团,就是为了保证香港97年的平稳过度。被招安之后的新义安却以为自己多了一张免死金牌而在过去两年里越发骄纵,早就令北边十分不满意了。 知道了内地的态度,向氏兄弟几人着实老实了一段时间,甚至连14k等一些社团趁乱抢夺他们地盘的报复行动都暂停了下来。经过几兄弟的协商之后,主张全力洗白的向华胜建议没能得到几兄弟的认可,一气之下把永盛给了向华强,自己提了一笔钱去了澳门至今未回。 向华强前几天派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他那兄弟在澳门那边拜了赌王的门户准备经营一个合法的赌场,同时他还弄了一个投资公司准备杀入股票、金融市场。 向氏兄弟之中,向华胜最是擅长经营电影公司,他一走向华强手忙脚乱的,他说代替弟弟前来参加聚会,不过是搪塞的说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