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七章 香港电影已死?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七十七章 香港电影已死?

徐克之所以有徐老怪之称,不仅因为他的喜怒不定的脾气,他的电影风格怪异新奇也为他的老怪之名增添了几份颜色。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他喜欢尝试新风格,尽管有些时候迈出的步子太大、走得太快令外界根本无法理解他到底在想什么,但他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成功者。 倩女幽魂、黄飞鸿、笑傲江湖、新龙门客栈等等,一系列的经典都是在他手中所诞生,尽管徐克并不是第一个拍摄这一类型电影的人,但他每一次都踩着巨人的肩膀成功了。 只是,人有失足、马有失蹄。再好的导演也有失手的时候,正如黄飞鸿当年刚上映时徐克自称的那样:“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一旦放弃进取,要么原地踏步、要么陷入倒退”而现在的徐克,一如几年前他自己所说的那样,抱着一个黄飞鸿的金子招牌不愿意放手,拍完了第一部开第二部,第三部拍好了上第四部,第四部才刚开拍,第五部的剧本已经开始创作。 不再进取的他,事业也印证了几年前他自己所说的那句话,事业陷入了倒退之中。 就在不久前落画的黄飞鸿:王者之风,一如徐克走入了下坡道的事业一样。这部徐克投资、徐克监制、徐克亲自创作剧本的电影,票房却仅仅刚过千万,全没了黄飞鸿第一部第二部时的气势。 有人说,是因为这部电影投资太少;有人说是因为主演是功夫小生赵文卓而非功夫皇帝李连杰各种说法都有,但归根究底的,还是毁在了徐克自己手上。 一个黄飞鸿系列,让一穷二白的徐克成为了香港最卖座的商业片导演之一,赚到的利润不下两千万港币,这还是在他跟嘉禾、跟新宝等投资方平摊了利润的情况下。黄飞鸿系列为他赚了太多钱,结果他自己也有些贪心不足,一部接着一部的上映,再加上香港其他电影公司众多的黄飞鸿系列跟风片,这几年里足足有接近五十部打着黄飞鸿旗号的电影拍摄出来,早已经透支了这个系列。 可叹徐老怪自己还没有感觉,在面对记者采访时他态度依旧咄咄:“赵文卓的演技确实青嫩了些,不过下一部我决定请硬汉小生甄子丹主演黄飞鸿,我确定下一部一定会比这部更好” 一句话为赵文卓、甄子丹埋下了不合的根源,拉开了这两位在成龙跟李连杰之后,香港最有望争夺功夫皇帝头衔的演员未来二十年的明争暗斗。 徐克,成也黄飞鸿,败也黄飞鸿 随着黄飞鸿跟重案组的扑街,又失去了历史上本该在嘉禾院线上映的李连杰的方世玉2跟王晶的超级学校霸王,尽管八月才刚拉开序幕,但嘉禾院线已经提前承认了失败,退出了争夺暑期档票房荣誉跟狙击侏罗纪公园的序列之中。 永高院线也因此受到了不小的冲击,永高自成立之初便是先天不足,老板罗杰承虽说是澳门富商,对电影也有激情。但奈何他的不动产太多,投向院线的资金仅仅两亿港币而已,且在圈里人脉浅薄,全靠一直想自己折腾个院线的黄百鸣帮他撑着。新艺城一倒,黄百鸣这个昔日的新艺城三巨头也过了气,加上他的东方集团一年也拍不了几部电影,根本撑不起永高偌大的院线,院线成立了大半年,亏损已达6000多万港币,这在业界并不是什么新闻。 大亏损几乎磨消了罗杰承的耐心,为了一争暑期档,今年永高咬牙高价签下了大都会电影公司拍摄的济公,原本指望这部周星驰主演的电影能够热卖。为了避开竞争,他们特别将上映时间安排在7月29号,原以为可以避开周星驰的另一部电影唐伯虎点秋香跟成龙的红番区,很赚一笔弥补一下永高院线的亏损。 谁聊到避开了唐伯虎点秋香,却没有避开红番区,更在随后上映便遭到了来自侏罗纪公园跟死神来了狙击,上映九日,济公票房艰难的过了600万港币,相比永高为其开出的高买断价格,院线不但一分未赚,而且首周便出现了亏损。永高院线同期上映的投资过千万的电影还有水浒笑传跟皆大欢喜,两部电影分别于7月26日跟8月3日上映,票房分别为598万跟261万,因为是永高自己的投资,即便票房扑街也能上映超过半月,但要收回成本已是勉强,更别提还想大赚一笔。 这种情况下,根基最是不稳的永高院线别提要争夺暑期档,便是影响侏罗纪公园的票房都是勉强。 香港四大院线之中的两家倒在了狙击侏罗纪的道路上,其实八月上映的电影不止嘉禾跟永高交出的成绩不令人满意,就连新宝院线自己,影院上映的不少电影,都受到了侏罗纪公园的强势挤压,票房萎靡不振。 华仔的天幕因为有新宝的投资,徐帆为他创作的最后一个剧本所拍摄的电影黑白森林,最终选择了在新宝院线上映。这部电影于8月2日上映,尽管跟侏罗纪公园同在新宝院线上映,但票房却严重受到其影响,上映四日票房勉强300万港币,观众还多是冲着电影剧本乃是徐帆早年创作这一原因才选择了观影,否则等待它的命运将是跟7月28日上映的新仙鹤神针一样,11日票房才400万港币,新宝院线已经通知了徐克工作室公司,上映满十五日后强制下画。 就连新宝院线自己都受到了侏罗纪公园的冲击,这无疑令新报高层又惊又怕,同时也是松了一口气。 自打八十年代中期美国电影第一次冲击香港市场以来,香港业界一直默契的狙击美国大片,新宝院线尽管背后有着外国资本的投资,但为了不受到业界的指责,一直在大方向上都是跟着业界走得。 这一次,新宝院线之所以甘顶着香港业界的指责,公然支持侏罗纪公园登陆香港主流院线上映,其一便是因为新宝院线高层之间出现了矛盾,陈、冯两家因为陈荣美没能如愿收购一条院线,而被迫掉头与冯家争夺控制权,为了不影响新宝的运营,冯家做出了让步,愿意提供一笔贷款,帮助陈荣美重组一条院线,而这需要一笔巨款。 其次,新宝院线尽管如今还是香港业绩最好的院线,但毕竟受到了如今在香港业绩最好的曙光电影的兄弟公司曙光院线的强势竞争,失去了一些排片电影公司之后,不但新宝的业绩受到了影响,连片源也隐隐出现了危机。在失去了今年的春节档冠军桂冠之后,新宝院线开始注意到了来自曙光院线的威胁,高层警惕之余,也在筹集资金准备加大对制片公司的投资以保证片源的稳定。 当然,侏罗纪公园在欧美甚至亚洲的火爆票房,也是最终影响到新宝院线高层的关键性因素。 从目前来看,新宝高层明显是喜忧参半的。喜的是以侏罗纪公园的强势,若上映天数足够,刷新票房纪录夺下暑期档冠军也不是不可能,新宝根据合约还能从中大赚一笔;忧的是同期本院线上映的其他电影都受其影响出现了亏损,同时交恶了众多本地势力。 8月7日这一天,侏罗纪公园票房依旧火爆,单日票房依旧强势突破180万港币,上升势头丝毫不见回落,在蛮横的冲杀下,香港本地同期上映的各大电影公司一片惨淡、哀鸿遍野。 上映仅仅十日的它在香港刷新了无数记录,香港最高单日票房、外语片香港最高单日票房、香港最高三日票房、最快突破一千万票房、最快突破一千五百万票房、最快突破两千万票房、最快突破两千五百万票房、最高首周票房、最高首映十日总票房等等4种13项纪录。 当上映第十日,侏罗纪公园携十日总票房突破两千六百多万港币的数据第五次荣登东方日报娱乐版首页头条之时,一直号称香港电影咽喉的电影双周刊终于失声痛哭,刊登了香港知名影评人陈安喜的这么一篇报道:“门户已破,外人纵横香港电影已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