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二章 扑朔迷离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九十二章 扑朔迷离

“什么徐帆一夜都没回来”一大清早还没睡醒,岑建勋府上的电话响了起来。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正怀搂着娇妻睡得香甜的岑建勋本还有些火气,可磨蹭着起了床拿起电话之后,电话那边,一个满是焦躁不安的女音传来,“岑总,我是薇薇安。阿帆在你那里吗,他昨天一夜都没回来” “嗯,一夜都没回来。” 岑建勋睡意顿时散去了不少,会不会去了其他人那里 一瞬间,他的脑海里闪现了几个念想,甚至有徐帆去了哪个女艺人家里过夜的念头,毕竟以他现在的新晋电影大亨的身份,哪个想要成名甚至钓上这个钻石王老五,成为徐太的女艺人不心动呢 可很快这念头就被他自己打消掉了,跟那个年轻人相处了也算有段时间了。他对电影的执着,对事业的认真,对爱情的尊重,都令他十分佩服,他都已经跟周慧敏订了婚,而且双方都有了要结婚的想法,断然不可能跟其他女艺人鬼混到一起的。 而且,他确定昨晚徐帆并未喝多,不存在酒醉xx之类的事情。 他沉吟片刻,才不确定的劝道:“阿敏,别太担心。兴许他是去了哪个朋友家里休息了呢,大黑回来了吗” 他是知道大黑是徐帆的贴身保镖的。 “没有,岑总。我打了好多电话,发哥、龙哥他们都不知道,华仔也不知道,他们都比阿帆要早离开” “不要那么担心了,也许他只是喝多了酒,在酒店休息忘了给你电话。这样吧,等会我给酒店打个电话,询问一下” “嗯,那就麻烦你了,岑总” 终于安慰电话那边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哭腔的小女人挂上了电话,岑建勋已经没有了睡意。 “老公,出了什么事”温软的床上,娇妻谢宁目光懒散,将醒未醒的模样格外诱人,岑建勋心中一热,险些动了心思。好在他还记得跟周慧敏的电话,披上了睡意,刚想给自己点根烟,突然想起他们正准备要孩子呢。 只好强忍住烟瘾,叹气:“阿帆一夜没回去,一点音讯也没有。阿敏担心,打电话跟我询问下。” 谢宁微楞,伸了个懒腰起身,声音依旧有些慵懒,“哪有不偷腥的猫儿,许是身边花太多了,忘了回家吧” 说完还不忘白了一眼岑建勋,令他略微有些尴尬。 他跟公司女艺人童玲之间的关系一直都令谢宁十分吃醋,怎么说的,岑建勋一直对童玲有知遇、提携之恩,而童玲也对他十分依赖,两者之间似乎真有些外人不足道的暧昧,尽管岑建勋被逼急了也只说童玲是他的红颜知己。 老婆话中另有所指,岑建勋唯恐引火上身,自然不再接话,匆忙起身洗刷换了衣服,他连早饭都没用,便去了公司。 九点钟的奔达中心已经忙碌成了一片,尤其是十四、十五两个被曙光系包圆的楼层更是已经忙得热火朝天。 岑建勋方才去香格里拉酒店转了一圈,从他们那里得知徐帆根本没有在酒店过夜,在他离开不久之后也离开了。经理甚至调出了停车场的监控录像带,在录像带中看到徐帆跟大黑上了车离开之后,他方才离开了酒店来到公司。 “到底会去哪里” 神秘消失了一夜,对于徐帆这种工作狂人而言,岑建勋是完全不敢想象的。进入了自己的办公室内,心情烦躁的他松了松领带,准备给自己冲一杯热咖啡提神的他意外发现办公室的速溶咖啡已经空了,这令他心里的烦躁又多了一些,刚要去采购那边拿一盒新的过来,就听到办公桌上他的电话响起来。 “总裁,这里是秘书室,刚刚公司接到来自交通署的电话,询问车牌为xxxxx的车子是不是我们公司的” 岑建勋一愣,徐帆最近为高层配置了几台高档轿车,其中这辆车牌为xxxxx的奔驰高档轿车,正是徐帆的专座。 “是,怎么,有什么情况” 他心中有些不安,担心徐帆出了车祸,不觉声音大了一些。 秘书室那边被他吓了一跳,不过还是老实回答:“总台查询过,已经确认这辆车为董事长专座,并回复了交通署那边。他们通知公司最好派人前往交通署一趟,车子被发现停靠在九龙某路段,撞毁了路旁一处路灯但车上跟附近并没有任何伤员” “什么”岑建勋一惊,“马上给我安排车,我要去交通署” “好的” “阿帆可能被绑架了” 两个小时后,从交通署出来的岑建勋铁青着脸,拨通了一直在焦急等待他回复的周慧敏,说出了这个令她当场摔掉了电话,几乎昏眩过去的消息。 很快岑建勋赶到了浅水湾徐帆的家中,当他赶到的时候,得到了通知的张天生、伍兆灿、朱家欣等公司高层也已经提前赶到,岑建勋甚至专门拨打了电话让妻子谢宁提前一步达到安慰周慧敏,朱家欣也随后给嫂子钟楚红拨打了电话让她一并来陪周慧敏,可饶是如此,当他赶到的时候,周慧敏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 “到底是什么情况,岑总” “今天凌晨两点时分,有人打电话告诉交通署那边,在九龙某处路段发现一辆肇事车辆交通署晚些时候赶到地方,发现车子只是撞坏了路灯,附近没有血迹也没有其他伤处,待检查发现车子发动机坏了之后,喊来一辆拖车,把车子拖走只当是一般肇事,也没有太在意。早晨上班之后,有警员进入资料库发现那辆车来自我们公司,就拨通了电话查询,秘书室查询后告诉他们是董事长专座后,他们才开始重视起来,调出了全部的附近的监控录像,其中一个镜头拍到了徐董他们被强推上一辆车,去向成谜” 岑建勋简单为他们解释了一下,脸皮不时抽动。 “我们立刻打电话报警”张天生想给自己点根烟,可联系几次点火都未成功,颤抖的手指明显十分不安。 “不行”伍兆灿赶忙制止,“万一歹人只是勒索钱财,我们打电话报警,对徐生的安全不利” 岑建勋哼了一声,“现在说什么都迟了,交通署那边已经通知了警署立案。我去交涉了一阵,他们才同意暂时不对外公布这事件,但随后会有便衣过来布控跟监听电话。不过,我担心这事情恐怕瞒不了多久” 是的,香港最大的电影上市公司董事会主席被绑架,还是那位身价相传数十亿的年轻大亨,不知道有多少媒体在关注着徐帆跟曙光电影,这一会的风吹草动,说不得已经惊动了不少人。 朱家欣问道:“是什么人做的现在还没有人联系我们吗” 周慧敏美目有些红肿,她方才哭了好久,这会虽然在钟楚红、谢宁等几个好姐妹的安慰下不再哭涕,但眼中的担忧之色溢于言表。闻听朱家欣开口,她摇头:“家里还没接到电话” “现在还不能确定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这样吧,你们先各自回公司,永盛那边最近有跟我们合作,我去拜访一下向生,看他是不是知道什么情况” 一群人干等到了中午时分,依旧没有等到索要报酬的电话。岑建勋几人一商量,觉得这么干等下去也不是办法,便提议去跟向华强碰碰面,看看道上是不是听到什么风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