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四章 逃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九十四章 逃

黄郎辉的眼神告诉他,这是一个疯狂的人,从他身上徐帆感觉到了一个令他十分不舒服的气息。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那种感觉,仿佛在他面前站立着的是一头受了伤的猛兽一样危险,那眼神深处所隐藏的,是刻骨铭心的仇恨与愤怒。 很难想象,过去的一年里他身上到底遭遇了什么,才会令他如此仇视一切,甚至连与黄朗维事件根本扯不上边的徐帆,都成为了他的报复目标。 “我喜欢跟聪明人说话”黄郎辉露齿一笑,可惜笑容里却不能令徐帆感觉到半点暖意,“你觉得我那个笨蛋弟弟,一条命值多少钱呢” 徐帆皱眉,“冤有头债有主,黄生,你想推我头上,也得有个限度吧” “怎么跟辉哥说话呢” 那阿龟大怒,上前就要给他一拳,却被黄郎辉止住了,“阿龟不要对我们的贵宾无礼” 他笑着阻止了他,阿龟气恼地哼了一声,松开了握紧的徐帆的领口。 “那那,你也看到了,徐生。我的手下可不是每一个人都像我一样脾气这么好” 黄郎辉拍了拍手掌,边说便朝着他走了过来,“所以,你要是想少吃点苦头” 徐帆眼球猛地一凸,紧捂着胸口跪了下去。 黄郎辉缓缓收回脚,冷漠地看着他,“就该搞清楚现在,你没有谈判资格” 他一把抓起徐帆的头发,猛地往前一拉,歇斯底里的怒吼:“我唯一的弟弟没了,地盘没了,小弟没了,连老子的命也差点没了没了什么都没了就因为你们这些人” 见徐帆没有反抗,他冷哼一声,才松开了手,“别跟我耍心思,老子现在什么都没有了,烂命一条什么都敢做。我给你一天的时间思考,一亿,我说你的命值一亿。一天后我会安排人去你公司联络,对于你这样的电影大亨而言,一亿算不得什么吧但是它却够买你一条命” 猛地一甩手,他冷喝道:“把他带下去看好了,除了吃饭跟上厕所,任何时候都要给我绑好。” 说罢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黄郎辉一走,那阿龟便狐假虎威的站出来指挥,“辉哥的话都听到了吗,、阿男,你们两个过来把他绑起来,用尼龙绳,手脚都给我绑好了。这可是个大金龟,够咱们吃一辈子的。” “放心吧龟哥” 两个混混立刻应了一声,找来两根绳子将徐帆手脚又绑了起来。整个过程中他都表现得十分老实,一点也没有反抗的意思。 那阿龟看得无趣,呸了一口骂了一声孬种,感情他还想徐帆趁机发难,他还找借口修理他一顿。反正辉哥只说把人看好了,也没有说不能在他想逃的时候,修理他一顿不是。 许是对自己等人十分放心,阿龟并没有再给他戴上眼套,这倒是给了徐帆可趁之机。昨天晚上他一瞧见了对方人多势众,而且还带着武器,而自己这边只有他跟大黑两人,加上他们的车也出了问题,所以没有让大黑轻举妄动,准备在路上伺机而动。 谁料到那黄郎辉倒是狡诈,不但将他跟大黑两人装在两辆车里,还在半路用乙醚把他给弄趴下了。最糟糕的情况发生在自己身上,徐帆心中也是有些慌张。总算他也算是见识过大风大浪的人了,心里虽然慌乱,却仍在不断的思考目前最有利于自己的选择,比如放在他便瞧出了那黄郎辉有心恐吓他,若是反抗或顶嘴只怕要受些皮肉之苦,当下便默然吃了点亏也不反抗,让他一拳打空,免得自己还要吃更多的苦头。 这是一家很大的仓库,不过荒废应该有些年头了。徐帆小心翼翼地四处打量着,仓库周围虽然有些窗户但是高度都太高了,初步估计至少要有三米五到四米左右,如果没有什么工具,想从窗户逃出去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而且那个高度,就算是跳下去了,也十分危险。 怎么办 一亿买自己一条命,先不说黄郎辉那种人会不会信守承诺,就算是他信守,徐帆也不甘愿就这么白白把辛苦赚到的钱推出去。 必须要想办法逃出去 仓库角落里,一间库房的门被打开,随后被捆绑上了手脚的徐帆被扔了进去。 他重重的摔倒了地上,惊醒了被关在库房内的另一人。 “老实点,敢耍花样,一定要你好看” 两人把徐帆扔进了房间内,旋即带上门出去,又从外面锁上了门。 房间内因为有一扇窗户,所以光线倒不是很暗。门被锁上了之后,徐帆很快看清楚了房间内的情况,这是一间空旷的房间,房间内除了地上的一些废纸片跟包装袋,几乎什么可用的东西都没有。而房间内并不是只有他一人,角落里还有一个人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宛若死人一般。 “大黑” 他一眼就认出了是大黑,由于手脚都被绑上了,无法站起身来,只能往那边爬了过去。 “老板” 听到他的声音,躺在地上装昏迷的大黑压低了声音回了一句,“你没事吧” 徐帆废了不小的劲,才爬到了大黑身边躺下,“我没什么事,你呢,放心吧,屋内现在就我们两个” 大黑听他这么一说,这才哼哼一声,“挨了几拳,又被踢了几脚。那帮子混混连我上衣都给扒了,腰里跟腿部藏的武器也搜走了” 大黑晃了晃脑袋,他还被套上眼套呢,所以什么都看不见,只好问道:“你能看见” “嗯,刚才被拉出去见了幕后主事人,这一次可真是无妄之灾,没想到我们竟然成了别人泄愤的附带。你醒来多久了,现在怎么看” “我比你早醒来应该有两三个小时,难说不过,总算他们有些大意,我的鞋子他们没有搜查” 徐帆一听,眼睛一眯。 大黑的鞋子是订制的军靴,橡胶鞋垫里有个弹力机关,只要用力一跺脚,就会弹出一把刺刀出来。 他想了想,小声道:“我方才看了一眼外面,现在的时间应该是上午,方才也听到有人抱怨午饭还没来,可能还没到中午时间。主事绑架我们的那人刚才离开了,我听说他以前是14k的一位大佬,可惜得罪了新义安,看样子最近被修理的很凄惨,手下应该没有多少能用的人了。他刚才带走了一些人,现在仓库里人数我大致估算了一下,只有七八个。你算一下如果我们趁机夺门而出,有几成几率逃脱” 大黑有刀那就意味着捆绑他们的绳子根本不存在,如今他们唯一需要思量的,是该怎么逃走。 大黑想了想,才道:“要是有枪,等会我们制造一个机会,我有四五分把握逃走。要是没枪,难” 徐帆皱眉,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那个阿龟腰间鼓鼓的,显然装了一把武器。又想到他方才几次为难自己,眼珠一转有了主意,当下与大黑交流了一下,他要以身为饵,引诱那阿龟亲自过来。 大黑跺脚弹出了一只鞋子中的利刃,徐帆趁机爬过去,用刀把手上捆绑他的绳索弄断,然后解开了脚上跟捆缚大黑的绳索,两人低声交流了一阵之后,终于拿定了对策,就见徐帆又从地上捡起绳子,把自己的手脚各自捆绑上,他用的是活扣,稍微一用力就能挣开。待他完成之后,大黑也把鞋上的利刃取出,拿在手上小心藏好。 两人相视点头之后,徐帆这才爬到门口前,对外喊到:“有人在吗,能给一口水喝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