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五章 逃出生天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九十五章 逃出生天

“龟哥,辉哥让咱们抓来的到底是谁啊看辉哥的意思,似乎还准备把他给放回去。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咱们不少弟兄的脸,他都看到了,你说咱们之后会不会有麻烦啊” 黄郎辉一走,以前是他手下打手的阿龟就成了留守八人的老大。几个老兄弟顿时将他围在了一起,问道。 阿龟眼尖,瞧见辉哥随身携带的雪茄盒掉在了地上,捡起来之后本想等辉哥回来时还给他,突然又想起了自家老大平时抽雪茄时的气势,一时闹热竟然打开了,给自己倒出了一根,点上火抽了起来。 还别说,这雪茄的味道它还就是要比想要够味,这才是男人该抽的东西。 一瞬间他心里有了一个决定,以后再也不抽烟了,该抽雪茄。 吞云吐雾了一阵,阿龟看着一帮人都在盯着他,得意一闪而过,学着老大弹了弹雪茄烟灰,开口道:“那房间里关的可不是一般人,如今香港有名的电影大亨。哼,一个大陆仔能够混到今天这地步,香港能够几个。” 香港上流圈跟平民虽然瞧不起大陆过来的人,但是香港黑道却少有人瞧不起大陆过来的穷汉子。因为人要是一穷什么都敢干,从七十年代开始,香港不少社团里的王牌打手,都是从北边逃过来的。更有一些凶名昭著的巨盗、悍匪如张子强、叶继欢之流,都是北边过来的。所以,阿龟在点到徐帆身份时,虽然一开始说出了大陆仔这个带有几分污蔑味道的字眼,但很快反应了过来,没有往下说下去。 “辉哥做事自有主张,阿男,去把门关好,臭脚你跟老五到外面寻个隐蔽的地方藏好,随时盯住了来往咱们这里的唯一一条路。这里虽然隐蔽,可十几里外就有个警局。那帮子条子鼻子还是比较灵的,万一被发现了出了差错,这一亿要到手的钞票,可就飞了” “不是吧,龟哥,这么热的天,还让我们在外面挨晒附近连个遮挡的地方都没有,我们在外面岂不是更引人瞩目” “是啊是啊,龟哥,咱们这里那么隐蔽,而且还是在晚上行动。哪有人注意到我们,这大热的天,鸡蛋都要烤熟了” 两个被点到名的混混十分不情愿,这么大热的天阿龟还要他们出去站岗,这不是折腾人吗,到底是混混出身,素质上比不得那些专业的匪徒。 阿龟当着大家面发号施令被抱怨,顿时觉得面子挂不住了,冷哼一声,眼睛盯着他怒喝道:“怎么,不愿意要是人跑了,出了问题,你们担当的起吗辉哥走之前是怎么交代的,人要是没了,咱们谁也担当不起。” “龟哥,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可是这个天那么热” “你不会找个有遮挡的地方不想去,好啊。辉哥回来的时候,我会如实告诉他,我可警告你们,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辉哥这是要做一笔大买卖,这买卖要是黄了,哼” 那两个被点到名的混混一阵不爽,但终究对老大黄郎辉还是十分畏惧的,脸上虽说带着愠怒,但最后还是妥协主动开门走了出去。 “别在仓库附近,走远点” 眼看着两人妥协,阿龟嘴角冷笑。平时就属这两人最喜欢跟他顶嘴,如今找到了机会,他自然也借势压一压他们俩。 “知道了,龟哥”其中一人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两人推开大门出去,不知道跑去哪里盯梢了。 “阿男,去把门关好。来来来,反正现在也没事,我们打会牌” 左右一通吆喝,阿龟一番狐假虎威,心里尤感满足,别提心情多痛快了,干脆招呼几个人就坐在大门附近,打起了牌来 另一方面,干等了一上午,也始终没有等到徐帆的消息,周慧敏、岑建勋他们也是着急成了一团,眼看着中午将至,依旧没有徐帆的音信,岑建勋最先坐不住,主动要求去联系了新义安大佬向华强,跟他询问情况 “什么徐生被绑架了” 向华强得到这个消息也是十分震惊,在香港社团看似很威武,比如他们之前的新义安,92年初最鼎盛的时期号称拥有十六万帮众,半个新界、港岛跟九龙都是他们的地盘。可社团也有一些潜规则,那就是有四类人不能碰,其中排行前两位的就是政府跟商界知名人士。政府不用说了,谁不开眼敢动,惹怒了港督政府震怒,警界一次打黑就能令新义安这样的第一社团损失了三分之二的地盘跟名下过半的夜总会、雀馆。商界精英最不差钱,万一逼疯了人家高价喊出一亿、两亿买暗花,不仅整个香港震动,真是连一些国际上跟死人打交道的雇佣兵都要眼红出手,便是哪个社团大佬也撑不住。 所以,他是根本没想过,有人会出手绑架了徐帆的。 “向生,我们已经从交通署那边调集了录像带,确认了徐董确实被绑架了。我想请向生出手帮忙留意一下道上,整个曙光上下徐董是对永盛最没有成见,也不在意向生道上背景的一个,倘若他出了问题,我们很难说以后的合作还能不能更好的维持下去。当然,我们也希望能够再多一个盟友。香港电影这碗饭,有我们就够了,至于那些外来户,还是趁早清理出局的好” 岑建勋的一席话,几乎等同于开口承诺了与永盛合作,共同对抗来袭的香港社团势力。 向华强听着欢喜,立刻保证,“我马上安排人去查,只要是道上的人出手,还没有我们新义安查不到的” “曙光电影董事长徐帆被绑架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们怎么到现在才通知我”东九龙区总警司黄静安突然接到了新界那边警署打过来的电话,不满的指责道。 自己督管的地界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到了现在才知道,黄静安几乎当场拍了电话。 新界有着众多的香港名流,黄静安不可能一一都记下来,但是对于徐帆他却印象深刻,也当然知道事情有多严重,立刻擦了一把汗便吩咐手下立刻派出人手去查这宗诡异的绑架案。之所以诡异,是因为他觉得在香港根本就不可能有人敢碰徐帆,居然有人这样大胆。 因为在香港,经过过去两年里香港媒体的铺天盖地宣传,徐帆不仅成为了香港名气最大的公众人物之一,也几乎被推崇成为了现代香港梦的代名词。他同时还是香港年轻代的商业领袖,香港最年轻的电影大亨,最具有传奇色彩的编剧兼导演,上市公司的董事会主席。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令黄静安稍稍想到都感觉到头痛的身份,那就是北京颁发的港事顾问,他若是出了事情,那可就真成了轰动全港乃至远东地区的大事件了。 没想到一条,黄静安都感觉到额头上的汗珠又多了一些,他想如果这个大名人出了事的话,只怕自己也觉得会跟着受到牵连,毕竟是在自己的辖区内出了事情。 “查,全员出动认真去查,哪怕翻遍了整个东九龙,不,甚至是九龙,也要查到是什么人这么胆大包天下的手,然后把人给安全的救回来” 无形之中,整个香港都因为一个人遭遇的绑架,变得紧张起来。 “小7” “小9” “老k” “我擦”阿龟不爽的把手上的牌一把全扔了出去,“有没有搞错,牌都这么烂还怎么打” 方才过了一把老大的瘾儿,如今却不知是怎么了,手气奇差无比,玩了半个钟头的牌,一直只输不赢,而且把把牌臭的要死,阿龟不爽了,嘴上骂骂咧咧的。虽说之前是他提议的玩牌,可如今却又不想玩了。 “龟哥,再玩几把吗兴许下一把,手气就好了”阿男背靠着大门看牌,笑着说道。 “哼,今天手气不好。玛德,肚子饿了,阿男,去买点盒饭回来” “哎” 阿男连顿时苦了下来,不过还是点点头,接过车钥匙,就要去买盒饭。 “有人在吗,能给一口水喝吗” 这时候,突然间听到角落的小房间里传来一阵虚弱的声音。阿龟不爽了,直接站起身来,“特么的,一个肉票还那么多的要求。” 旁边一个正在玩牌的混混趁势把手上的牌一扔,起身道:“龟哥,我过去看看。辉哥那么重视他,万一渴死了,不好交代” “我擦,烂嘴,你是看牌臭想糊弄过去吧” “去吧去吧” 阿龟不爽地摆了摆手,让他过去给喂几口水。 “有人在吗,拜托了,给口水喝吧。我们一天都没吃没喝了,快渴死饿死了” 房间里又传来了一声呼唤,声音略微大了一些。阿龟听得不爽,起身怒气冲冲地走了过去,边走还便骂道:“玛德,老子还想给你喂口水呢,你真当自己是大爷了” 烂嘴把他打开,一进门就看到徐帆躺在门口不远处,蠕动挣扎着想爬过来,另一个保镖也躺在他附近的窗户旁。 烂嘴走进房间里,刚要开口,突然间看到了那保镖身上本该捆绑着他的绳索尽然全都没有了,刚要开口大喊,就发现已经爬到了他旁边的徐帆突然一发力挣开了身上的绳索,猛地将他扑倒在了地上。 “动手” 他一声大喝,躺在旁边窗户旁大黑也猛地撑地跳起,一把利刃直指还没反应过来的阿龟。 那阿龟到底有些身手,猛一受惊下意识的后退两步,接着就要拔出别再腰上的枪械。却不想大黑的爆发力着实惊人,中间只顿了顿,就飞跃到了他身旁,一刀捅向了摸向腰间要把枪的阿龟右臂。阿龟吃惊一收手,给他一刀在腰间刺出了一个长长的伤口,接着大黑就势拔出了他腰间别着的枪。 “别动” 要说枪,大黑可比他玩得更熟,几根手指扫动,那把枪已经开了保险,枪口对准了阿龟的脑袋。 另一边,徐帆仗着冲力,也将那毫无防备的烂嘴扑倒在地上,猛地两记重拳狠狠砸在了他鼻梁上,那烂嘴一声惨叫,口鼻之间已是血肉模糊,晕了过去。 徐帆从他身上一阵摸索,意外的竟然也摸出了一把枪。他眼中一喜,连忙开了保险,跟在大黑后面走了出去。 “都别动” 大黑喝道,来到香港一年多,他的粤语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徐帆跟大黑靠拢到了一起,两人眼中都是警惕。他们记得留守的有七八人,可如今被放倒了一个,被劫持了一个,照理说还应该有五六个吗,但是仓库内却只有三个人了。两人不清楚情况,多少有些警惕。 “哼”大黑突然冷哼一声,一刀刺向了被他劫持的那阿龟的大腿,“都别给我耍花样,把武器扔远了” 屋内那三人面面相觑,显然还没反应过来。 “嘶”那阿龟吃痛,连忙配合着喊道:“快把家伙扔了” 他方才还想趁机夺回枪,却没想到手才刚有些小动作,就被大黑一刀捅在了大腿上,血流不止。 “大黑,往门口走,我打头有动作就开枪” 徐帆担心耽搁的时间久了会出事,连忙用吴语方言喊了一句,他知道香港这边少有江浙过去的,大多数人都听不懂他们的吴语方言。 “嗯这个小头目似乎威望不够” 两人都瞧出来了,阿龟似乎是个小头目。只是这个小头目明显不能服众,他们劫持了他威胁,对面那三人虽然没有贸然行动,但是也没有听从他们的威胁,放弃了手上的武器。 “你们只有一把枪,我们有两把。想试试谁先倒下来吗” 徐帆走在前面,一边小心警惕着可能藏在某处的几个人的威胁,另一边还不忘警告站在门口不远的三人让开。几人在对峙之中,缓缓地让开了大门,徐帆警惕的突然推开了门,接着身子一矮冲了出去,刚巧看到约莫四五十米开外,一个男人正在一辆车前似乎在掏钥匙要打开车门,他脸上一喜,跟背后的大黑小声喊了句,“顶住” 然后握紧了手上的武器,小跑要靠近那正准备开车的男人。 他快靠近的时候,终于被他男人发现,他回过头来,发现距离他已经只有三十多米的徐帆,着实吓了一跳,就要往腰间摸去,徐帆一惊,连忙把枪对准他的大腿就是两枪,其实一枪打偏,另一枪却准确的击中了他的大腿,令他吃痛一声,跌倒在了地上,徐帆距离那辆车已经越来越近了。 不过,背后的枪响声却突然间开始响了起来。他心中一紧,知道怕是自己之前那一枪引起了连锁反应。连忙又加快了几分速度,跑到车前一把踢昏了那混混,抢过钥匙开了车门,然后坐进了车内,一边发动了汽车一边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 “大黑” 谢天谢地,丰田赞助了他们不少汽车,这种车徐帆会开,发动之后他驾驶着汽车一边往仓库那边冲去,一边放慢了速度招呼拉着那个被劫持的混混,挡在身前的大黑注意上车。 一声枪响击中了大黑的腿部,很明显他的速度慢了不少,不过还好徐帆为他打开了车门,他猛地将阿龟推出去上了车,倒在了副驾驶座上。 看着他血流不止的腿部,徐帆心中一阵紧张,连忙低声喊道:“再坚持会,这边不安全,我开车,你警戒” “嗯”大黑咬牙应了一声,徐帆吞咽了一阵喉咙,猛地挂档将速度提到了120以上,“坐稳了” 嗖的一声,汽车顺着笔直的一条废弃路,往远方驶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