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八章 借势发力2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九十八章 借势发力2

推荐:炮王,外国史大作 张天生焦急地在办公室里转来转去,眼看着已经下午三点多钟了,他们钱也准备好,但是对方至今依旧没有给他们电话。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警方在中午时已经通知他们,在九龙等地区动员了上千警员对绑架了徐帆的那帮绑匪进行地毯式的搜索。尽管警方高层信誓旦旦,但岑建勋却没有告诉他们,有关绑匪跟他们勒索赎金的事情。因为他们至今还不清楚落在绑匪手中的徐帆,他们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惊动了警方,他们还能用车祸来应付绑匪那边,但是不能确保徐帆的人身安全,岑建勋他们宁可失财,也绝不愿意徐帆出事。 作为曙光系的绝对灵魂人物,一手打造了如今曙光辉煌业绩的人物。哪怕徐帆很少插手公司的直接管理,但光是产业跟战略布局中他那一次又一次,所表现出的成功,都深深影响到了曙光系的前进,同时也为曙光系打上了不可磨灭的个人印记。 没人敢想象徐帆要是出事的话,那会是怎样的情况。 时间眼看着就要快四点钟了,张天生斜眼瞟了眼一旁一脸发呆的周慧敏,此时的她竟然仿佛得了一场大病一般,脸色是那样的苍白,白得再没了血色。 尽管曙光系的各公司高层都聚集在这里,但是能安慰到她的也仅有谢宁跟钟楚红两位。谢宁陪着她坐在一起,小声安慰道:“阿敏,放心吧。徐生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可至今尚不知他有没有受伤,是否安全等等。任谁去劝说她都没有用,她只是坐在那里发呆,脑袋里有关自己跟徐帆从相知到相识再到走到一起的全部记忆,一幕幕的平淡却甜蜜的记忆不断涌现出来。可想得越多,她心中越是担心。 她很清楚,以徐帆港事顾问的特殊身份,还有人敢对他下手。这帮子匪徒恐怕是亡命之徒居多,徐帆指不定在他们哪里要吃多少苦头,甚至能否活着回来,机会都微乎其微。 只是想到这里,她就不愿意再想了。在她短暂的生命中,一个个人从陌生到熟悉,出现在她的生命里,与她摩擦出火花的不多,而徐帆自从出现在她的生命中,没多久便超过了绝大多数人,成为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之一。几番风雨波折,眼看着两人将要走到了婚姻的殿堂门前,徐帆却出了事,这个性子外柔内刚,有时候倔强过头的女人不断在心中暗自询问自己:难道我真的不能有爱情 心中越想越是不安,如果徐帆发生了意外,她也找不到活着的意义了。 办公室里的沉默气氛仍然在继续着,未久,伍兆灿和张天生以及周慧敏他们都听到门口传来脚步声。起初他们还不在意,只当是方才外出的岑建勋回来了。 约莫一个小时前,突然从九龙警署打来一通电话,有警界高层亲自来自,请岑建勋前往警署说是就徐帆的绑架案,有事情要亲自询问他。岑建勋起初并不愿意去的,不过后来耐不住那边不断催促,最终还是去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关键的时间,岑建勋一走就是一个小时,不过计算一下时间,他这个时候也该回来了。 可当门被推开时,大家转过身去本想跟他询问警方有没有他们不禁好奇的扭头去看,这一看便立时惊呆了,个个脸上都浮现出狂喜神色。 谢宁也跟着转过身去看向了门口处,当看到岑建勋身旁的另外一人时,顿时一脸惊喜的冲着周慧敏喊道:“徐生真的是徐生,阿敏,是徐生,他回来了” 徐帆回来了张天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转身望向门口。果然见到徐帆和岑建勋在一起,只不过,身上略显些狼狈色,额头跟胳膊上各自打上了绷带,不过看得出来他的精神不错,显然并未受到什么大伤。 周慧敏唰的一下站起了身来,柔荑轻捂着嘴巴,一双红肿的美眸更是带上了水雾,显然不敢相信,徐帆竟然安然回来了。 跟着岑建勋一起踏入了这房间内,徐帆才刚走进屋内,第一眼就看向了捂着嘴巴,一脸惊喜的周慧敏,目光温柔地与她对上,淡淡地说了一句,“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 当四个字响起时,周慧敏再也无法掩住心中的激动,瞬时间一直酝酿着的眼泪便掉了下来。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害怕失望的她慢慢走上前去,脚步越来越快,直到扑倒他的怀中。 望着怀中痛哭起来的佳人,徐帆脸上尽是柔情。他轻轻拂过她那一头柔顺的长发,自始至终声音都是淡淡地,“谢谢大家的担心,虽然遭遇了一些意外,不过我徐帆还是安全回来了” 张天生他们善意的为两人留出了一些时间跟空间,怀中的佳人哭湿了他的胸前衣服,但很快也察觉到了周围的异样,逐渐停止了哭涕从他的怀中挣脱开。 徐帆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回家再说吧” 然后转过身去,发现张天生他们都在不停用询问跟责难的目光看着岑建勋,他只好在一旁沙发上坐下,开口道:“有烟吗” 他身上,所有的东西都在昏迷时被搜走了。 “抽我的吧”伍兆灿掏了一包烟递给他,徐帆说了一声谢谢,给自己抽了一根烟点上,深吸了一口长长吐出,这才开口道:“你们也别责怪老岑了,是我在警署,让警署那边跟老岑电话,去接我回来的。他在赶到九龙前,也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周慧敏不喜欢他抽烟,但是这次却难得的没说话,她知道爱人身上刚刚遭遇绑架,现在估计也是惊魂未定。 岑建勋点头,“我赶到九龙,那边何警司告诉我,阿帆跟大黑两个人逃了出来,在牛头角被发现,随后被护送到了东九龙警署,在那里获得了保护。大黑中了一枪,现在已经被安排进了医院,警方安排了警员保护,我也在回来时通知了王安,让他安排几人去医院” “徐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伍兆灿问道。 徐帆默不作声,直到一根烟抽完了,才在旁边桌子上的烟灰缸里捻灭烟头,扫视一周都在好奇的盯着他的众人,这才把事情经过都说了一下。 “你是说,是去年引发了香港打黑的黄朗维的哥哥黄郎辉出手的” 张天生惊讶地问道,他皱眉:“冤有头债有主,他不去找凶手的麻烦,为什么要对你下手。这事情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 徐帆苦笑,疯子的心思他如何能懂。毫无疑问,向氏兄弟跟新义安在黄朗维事件中牵扯极深,而且双方之间必然有一番龙虎斗,今天瞧见黄郎辉狼狈的样子,也证实了这位昔日的14k大佬,如今已经落魄到了什么地步。 “柿子挑软的捏,兴许是我们电影圈被人捏得次数太多,以至于人人都以为我们是软柿子了。”徐帆的面色沉了下来,他虽然在警署里,系数跟警方交代了对方是谁,但仍然十分不甘心。想他如今也算是有身份的人了,却还要这么给人当柿子捏,尤其对方还有他最不爽的社团背景。 大黑为此挨了一枪,他也吃了不少苦,这事决不能这么算了 心里如此想着,徐帆脑袋快速转动了起来。 突然间,他脑袋中浮现出一个主意,眼睛顿时眯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