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九章 借势发力3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两百九十九章 借势发力3

推荐:外国史精品小说炮王 “这件事情绝不能就这么算了” 徐帆脸上阴沉如铁,“要不是我跟大黑都曾经参过军,手上还有些把式,冒险走了一遭钢丝线。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这一次,我能不能回来,都是个问题” “不错,那黄郎辉隐于暗处,他这一次失手,指不定以后还会不会再动手呢”岑建勋也点头,他也赞同徐帆的观点,都说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报警吧,这件事情最好交给警方来处理” 张天生并不同意,他是金融界出身的,以前很少跟社团打交道,反而更相信港府的实力,“实在不行,就通过向生那边的关系,让道上自己解决吧。黄朗维之死,向氏兄弟跟新义安可是首当其冲” “不行” 徐帆果断的拒绝了,脑袋里他方才突然冒出来的一个主意,经过这一会的思考跟完善,徐帆发现很有成功的可能性。而他一旦真搞成了这件事情,则,香港很可能将迎来一个大变天。 哪怕失败了,他会遭遇穿小鞋,甚至日后的日子比较难过,也总好过一事不做。 徐帆心里很快拿定了主意,他看了一眼钟楚红、谢宁跟周慧敏,眉头微微皱了皱。 “老岑,让王安派人把她们送回家去吧。为了我的这件事情,你们铁定也是担惊受怕了一天。这样可不好,尤其是岑太,还有身孕在身” 他给岑建勋使了个眼色,也并没有掩饰。钟楚红、谢宁看在眼里,知道他们必然有事要谈,而她们显然不适合在场,所以也没有反抗,直接点头答应离开了。 “好了,现在没有外人了,你说吧,这件事情要怎么处理” 岑建勋出去安排了保全护送几人回家,回来后,瞧见房间内的气氛十分沉重,他也皱起了眉头,询问道。 岑建勋并不反对徐帆报复,毕竟这事摊谁遇上了,也一肚子火气。但看徐帆如今的表现,却有种要大搞一场的意向,他有些摸不清楚徐帆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担心会影响到公司的业绩。 “老岑、伍生、张生、朱总,你们有没有感觉到,现在的香港电影界纷声喧杂,各种势力倾轧,而这一切,很可能会毁掉香港电影,毁了我们的事业” 徐帆点了一根烟,表情十分严肃。 “是又怎么样,以前只有那些台湾佬到处投资拍烂片,现在又多了社团进场搅局。可我们又能怎么样,难道还能一夜之间,把那些搅混水的全给赶出去” 岑建勋四人对视一眼,还是他应了一句。 “一个巴掌拍不响,那些台湾佬只是为了求财,他们投资拍烂片,若是没有导演、剧组跟演员接,生意根本起不来。对付他们,我早有了安排,没想到还没来得及出手,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现在当务之急,是把那些欲染指我们电影界的社团嚣张气焰打压下去,过去几年里,他们到处收陀地费,拿枪逼人拍电影,敲诈勒索电影公司跟院商,这是个毒瘤,必须去除了” 徐帆冷声道,“电影是我毕生的事业,那些想要搅浑了这潭水的,都是我的敌人。对付社团,我本来还有些拿捏不定,该如何收拾他们。这一次的绑架事件,倒是给了我最好的借口,我有一个主意,可以借这一次的机会,闹大了这件事情。最好的结果,是重创了香港社团,让他们在回归前都不敢染指电影业。最坏的结果,就是我本人让出曙光电影的董事长位子,回归前不再踏足香港一步” 岑建勋他们目瞪口呆,好一会伍兆灿才沉声问道:“确实,闹大了逼迫港府再一次打黑,的确有可能重创社团,去年的香港的打黑,昔日辉煌的新义安就因此损失惨重。不过,这事情特别得罪人,一旦开了头,以后会比较难混。徐生,我看还是算了吧” “这么好的机会,我不想错过,更想赌一把” “” 房间内一阵短暂的沉默,岑建勋给自己点了根烟,又把烟包扔给了其他人。 不一会的功夫,房间内已是烟云缭绕。 “需要我们怎么做”良久,张天生首先开了口,算是同意了徐帆的主张。 徐帆眼睛一亮,脸上顿时挤出了些笑容来。 “别太悲观,这事,运作的好一点,不是没有大获全胜的可能性。得罪人是肯定的,但是这点代价,我还能够接受” 笑着回了他一句,徐帆正视四人,一字一停:“朱总,我要你立刻去联系香港的所有媒体跟报纸,时间是今天晚上八点,我要亲自召开记者招待会;岑总,七点之前我希望看到上次的活动名单上,所有电影公司跟院线的高层,顺便帮我联系金像奖协会、tvb跟atv、导演协会跟电影人协会的话事人,不管用什么借口,我希望七点之前见到他们;伍总,帮我召集曙光名下所有签约艺人跟导演、编剧,顺便联系圈内我们交好的艺人跟导演、编剧,就说明天中午,我们曙光有个活动,希望大家能够赏脸张总,你的任务最重,等会我希望你能亲自去拜访九龙仓集团主席吴光正跟一切与我们曙光电影有合作的集团公司高层,请求他们声援我们。荣太子那边我会亲自去拜访,不过在那之前,我还需要打一个电话” 屋内顿时又沉寂了下来,仅仅从徐帆方才的要求,所有人便都感觉到了,徐帆这一次是准备把事情闹大了。 见几人既不答应也不开口回复,徐帆也不以为意,径直起身走到电话机前,回忆了一会之后,响起了一个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他做事向来谨慎,自然不可能打无把握的仗。其实很久之前,他就不断在思考,以什么手段来对付企图插手香港电影界的社团势力了。 台湾资本的不定性导致的香港粗制滥造成风,以及好莱坞电影的来袭,这些都还是能够用电影跟行业规则解决的问题,虽然很困难,而且并非一朝一夕能够解决的。但是社团那边却是一颗大毒瘤,徐帆可是知道的,9396年,回归前的几年里因为社团的插手,香港电影界收陀地费,拿枪逼人拍电影,敲诈勒索电影公司跟院商的事情层出不穷。 香港回归之后,因为中英博弈的结果,很多社团看似遭遇了重创,实际上,大量的社团分流将注意力转移北上珠三角,甚至内地。以和胜和为首的势力,甚至一度与珠三角本地的一些地下势力,联手垄断了内地的录像带跟dvd光片盗版,直到互联网兴起之后,才稍稍见衰。 社团这毒瘤,即便在香港电影没落之后,依旧挥舞着盗版的大刀屠宰共和国的电影产业,作为一个因为电影成就了亿万富豪,事业跟理想全都投入了电影中的电影人,这么好的机会,徐帆觉得自己必须有所作为。 电话很快拨通了,是直通新华社香港分部高层的电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