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借势发力4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三百章 借势发力4

“真的”徐帆眼睛一亮,几乎夺口而出。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他简直不敢想象,自己的蝴蝶效应已经对大陆产生了如此大的影响力。竟然提前将近一年,令这个十部大片计划诞生,而且,香港还获得了其中近半的份额,可见在他的影响之下,北京对于香港电影界的态度已经有了最直接的改变,这简直再好不过了。 “没问题,我们十分欢迎跟内地电影界的交流,请放心吧,周老,这件事情我会安排好的。” 激动的心情很快平复了下去,因为徐帆知道,那十部大片中有关于引进香港电影的份额,谁能不可能比他跟他的曙光更有优势,他是内地出身,不仅电影拍得好,还是港事顾问,最重要的一点,他是内地出身,也是旗杆立正的亲北派,属于大陆的自己人。而且,周老这边也只是给他透漏个消息,真要等到确定谈判,估计还要等到内地的那个所谓交流团到来。 不急,当务之急,还是目前的事情。 抚平了激动的心情,徐帆很快恢复了冷静,握紧了电话,他说:“周老,今天跟您打这个电话,其实,我是有件事情,想跟您跟北京询问一下。就在昨天晚上,我遭遇了香港一些社团份子的绑架,还好昔年参过军,有了把式才能逃出来。香港这两年,社团越来越猖狂了,明目张胆的敲诈勒索电影公司跟院线,我们曙光也遭遇了不少次。更让我们电影人心寒的是,港督政府在其中的不作为。” 电话沉默了好一会,才听到周老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小徐同志,你的意思是” “周老,趁这次我遭遇绑架的事情。我想把事情闹大了,组织游行示威、向港府施压甚至,状告上亚厘毕道某栋府邸里,那位只会挖空心思搞什么不得人心政改的某个人” 电话顿时安静了下去,徐帆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他甚至能够听到电话那边的另一个小声惊呼声,还有粗重的喘气声,他在赌 “这件事情我没办法做决定,这样吧,我立刻给北京挂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被挂上了,然而,徐帆却笑了,一张脸上全是兴奋与喜色。熟知历史的徐帆知道,自己这一次恐怕是赌赢了。 才刚挂上了电话,徐帆还没转过身来,背后就传来了岑建勋的声音,“阿帆,你方才电话里提到要状告谁” 他的声音很急很快,甚至有几分气急败坏的感觉。 只因为上亚厘毕道在香港名气太大了,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条街所代表的意义。1841年英国占领香港后,将现时花园道、上亚厘毕道至己连拿利的山坡划为政府山,在此建立殖民地的行政中心,而港督府就建在上亚厘毕道上。 徐帆平静地看着十分急躁不安的岑建勋,冷静地一字一停,回答说:“你没猜错,我要状告港督” 1984年12月19日,中英两国政府在北京正式签署了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声明宣布,收回香港地区是全中国人民的共同愿望,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决定于1997年7月1日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联合王国政府于1997年7月1日将香港交还给中华人民共和国。并且在声明中,中国政府宣布了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 然而,英国人并非心甘情愿的将香港这颗东方明珠归还给中国。90年代初,港英政府抛出了新的政改方案,打破了过渡期香港政坛的平稳,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个政改方案,便是当时的末代港督彭定康一手炮制的,也是由他亲自推行的。 1992年7月9日,彭定康抵港上任。几天后,香港就有媒体披露了源自官方的消息说,新任港督有意改变香港现行政制,使行政局与立法局分家。港府同时向媒体透露,彭定康无意在就任之初就访问北京。 9月18日,英国金融时报透露了英方将对香港现行政制进行重大调整的消息。9月25日,英国外交大臣赫德会晤中国外交部长钱其琛时也提到了彭定康的政改方案。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周南在与彭定康会面时询问了10月7日施政报告有关1995年选举的安排,彭定康则借口还未充分准备好而拒绝回答。 到9月25日,英国外交大臣在会见钱其琛外长时通报了港督政府施政报告的内容。钱其琛当即表示,如果英国政府单方面宣布选举安排,将引起公开争议。26日,英国驻华大使向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鲁平口头通报了港督政府施政报告的内容。 10月3日,鲁平指出,彭定康的政改方案违反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10月7日,彭定康在香港立法局年度会议上发表了他的施政报告香港大计:五年大发展新猷。在这个报告中,彭定康打着民主的旗号将他的政改方案和盘托出。 10月20日至23日,彭定康到北京访问时,国务院港澳办主任鲁平没有到机场迎接,钱其琛当着记者的面不与他握手,李总理也拒绝与他会见。在京期间,钱其琛外长向他严正指出,对香港政制进行重大改变是对中英合作的挑战,要解决问题就应该回到认真磋商的轨道上来。但,彭氏一意孤行,扬言要单枪匹马进行到底。为了使公众了解中英关于香港政制改革之争的真相,10月28日,中国公布了中英双方就此问题磋商的7份文件。 由于英方固执己见,不愿与中方合作,中方只好考虑“另起炉灶”的问题。1993年1月,鲁平在接受香港无线电视台记者的采访时重申:中方不会接受任何在港督彭定康政改方案基础上的修修补补或修正的方案,如果彭定康不收回其政改方案,使后过渡期的香港政制与基本法不衔接,中方将“另起炉灶”,鲁平进而解释说:“我们讲另起炉灶,这个炉灶主要是指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第一届立法会怎样产生。” “另起炉灶”无疑是给彭定康下了最后通牒。 然而,事与愿违,彭定康不顾中方的警告,一意孤行。1993年3月12日,彭定康在香港政府宪报上公布了他的“政改宪报”。4月12日,港英政府公布了根据彭定康政改方案制定的19941995年选举安排的方法草案也称第一阶段政制方案。彭定康这一举动激怒了北京,总理临时修改政府工作报告,措辞严厉。之后,英国国内频繁传出有关港督彭定康的政坛丑闻。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使彭定康政改方案选举的区议会、市政局和立法局能够通过“直通车”延续到1997年以后,英方不得不向中方表示谈判的愿望。中方从保证香港政权顺利交接的大局出发,围绕香港1994、1995年的选举安排,从4月至9月与英方进行了历时5个月14轮会谈。至今,依旧没有任何结果。 彭定康掀起的政治飓风,同时引起了香港上下的强烈反响,18个区议会表决,多数反对彭定康的做法。香港各报纷纷发表评论,谴责彭氏的做法是“不遵守协议,不守诺言”,严重违反联合声明和基本法。香港文汇报指出,英方无视中方以严肃态度提出的意见,以所谓“建议”形式单方面公布,极不负责任,极不慎重。 香港自此进入了最混乱的时期,而彭定康身上除了末代总督外,又得到了一个被香港永记的身份,他是香港历任总督中,唯一一位曾被上千位香港市民状告过的总督。 作为一个重生者,一个曾经认真从时代背景角度研读过香港电影没落原因的重生者,徐帆意外记下了香港回归前这几年里政局混乱的一角信息。 他清楚的记得,倘若没有他插手,明年的2月,香港立法局将会通过彭定康提出的第一阶段政制方案。同日,英国政府公布了香港代议政制白皮书,决定将第二部分政制方案也提交立法局讨论,中英谈判正式破裂。数万不满英国人背信弃义的港人自发举动大游行,围堵港督府。甚至闹出了震惊全球的千人状告港督事件。 之后,北京再也不对英国人的信誉抱有任何信心,大陆频繁军事调动,甚至做好了武力收回香港,与叫嚣着让香港变成马岛第二的英国打一场核威慑战争的准备,并最终用强硬的态度逼迫英国在两个核大国的核战争边缘线前做出了选择,信守香港回归承诺,与北京修好关系。英国人最终狼狈撤离了香港,东方明珠于1997年回归。 然而,现在还是1993年年中,因为英国人的背信弃义,中英两国正处于互不信任跟互相敌视的时期,稍微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酿成政治事件,稍微一个借口,都能成为一场外交战争的借口。 徐帆不介意,在这个时候主动站出来,以状告港督引出一场两个大国之间的外交战争。无论输赢,港府都不得不重新掀开打黑行动,扩大对社团的打击范围。而失败了,最多他得罪了总督彭定康,暂时撤离香港,几年内不在香港拍电影了便是。 反正曙光电影是上市公司,他把董事长的身份让给别人,难道港府还敢明目张胆的出手对付他吗 这是,借势发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