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状告总督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三百零一章 状告总督

推荐:外国史大作炮王 “徐帆被绑架了” 9月7日中午时分,在香港拥有最完善消息渠道的东方日报就从交通署得到了这一惊人的消息。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自从壹周刊率先将欧美的狗仔队文化引入香港之后,为了迎击来自壹周刊八卦版的竞争,保住自己的市场占有率,东方日报随即跟进,组建了全港最完善的消息渠道,甚至包括交通署跟香港警署内,东方日报都有自己的消息源。 起先,东方日报从交通署得到的消息仅仅是香港风头最盛的电影上市公司曙光电影的董事长似乎出了车祸。因为早前反复不定的态度交恶了徐帆,东方日报如今跟曙光的关系已经远远不如成报,这个香港第二大的报纸,凭借着跟曙光之间的良好交情,不止一次从曙光那里拿到第一手的消息,它的娱乐版如今市场占有率已经能与东方日报相媲美了。 正是因为交恶了徐帆,东方日报高层一得到这消息,当时想得就是如何利用这一名人的负面消息获利,而非跟曙光那边询问是否可以报道。 随后,得到了高层的批准之后,东方日报迅速发动了其在交通署跟曙光电影内的消息源,企图打听是否徐帆本人出现了肇事事故。结果,他们一打听不要紧,竟然得到了一个惊天消息,似乎曙光电影董事长,如今香港公认的最年轻的电影大亨,财富巨子徐帆竟然遭遇了绑架。 这可是惊天大新闻,东方日报作为香港三大八卦周刊之一,哪怕手上打听到的消息并未得到证实,为了报纸的销量,他们从来都不怕得罪人,仿佛这就是社会给予舆论的权力一样。 得到了高层的批复之后,东方日报这个庞大的舆论机器就跟着发动了起来,特别加开了一期号外,头版头条赫然印着一个新闻“曙光电影董事长座驾遭遇离奇车祸,徐帆或遭绑架生死未卜” 这一期的东方日报共印刷了二十万份,晚报的出货量一向不比早报,然而这一期号外一上市便引起了市民哄抢,因为是独家报道,很快在香港引起了剧烈轰动。 徐帆是何许人,这个普通的名字在香港如今赫然已经成为了一个传奇,被冠之以现代香港梦,甚至创造了一种现象被称之为徐帆现象,无数的年轻人因为崇拜他,投身进入了演艺圈,报考电影学院的表演跟导演系,本该一撮不振的香港电影界,并没有随着大量电影人的出走而走向没落。 这就是徐帆,香港的一个传奇。 就在市民们惊讶、难以置信的到处打听着消息是否真实,甚至香港各大媒体报刊尝试联络曙光电影跟其他曙光系的公司,打听具体情况时,另一个轰动性的消息传来,曙光电影总裁岑建勋对外放出风声,承认公司董事长徐帆遭遇黑道绑架,并对全港所有知名媒体发出邀请,请他们参加曙光电影公司的新闻发布会,同时对外宣布,已经与tvb跟atv将全程直播新闻发布会。 在曙光电影公司的主动推动下,徐帆遭遇黑到绑架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香港,无数民众摇首观望,想知道事件的最终结果。 到了晚上八点,曙光电影公司的新闻发布会召开之时,几乎全港所有的知名媒体都赶来了,甚至连台湾跟临近的澳门那边,也有一些媒体赶来,一时之间就算是已经有所准备的曙光电影也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原本准备好的会议室做新闻发布会主场,不得不临时跟物业方做了联系,在奔达中心的b栋楼大厅,召开新闻发布会。 电影圈里原本和社团就有一种非常奇妙的关系,可谓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某方面,电影圈希望能够跟社团保持井水不犯河水的局面,可社团入侵电影圈已经是个不争的事实了。 在八十年代,邵氏、嘉禾、德宝、新艺城四巨头时代,因为香港电影界的强大势力,便是社团也不敢过分逾越,所以,社团和电影圈一直都保持着相对冷静的局面。九十年代的到来,原本势力强大的四巨头之邵氏、德宝、新艺城先后退出了电影界,只留下嘉禾一家已经不足以震慑被电影的暴利刺激红了眼睛的社团势力。 尤其是在看到了先一步冲进了电影界的社团新义安靠着永盛赚得盆满钵满后,更是刺激的社团势力蠢蠢欲动。 在去年的打黑重创了企图垄断电影界的香港最大社团新义安之后,社团跟电影界之间僵持了多年的平衡没了,于是越来越多的黑手伸向了电影界,绑架勒索、强迫拍戏等等,一幕又一幕的闹剧不断重演。 而电影界对社团的进逼也早就十分不满了,只不过迫于社团势大,电影界没有了八十年代名牌王潘迪生、九龙大亨雷觉坤对政府、在白道的影响力,也没有了tvb那位邵大亨在道上、对舆论媒体的话语权,仅仅依靠老迈的嘉禾一家,不足以对抗社团的电影界只能默默的忍受,忍受着来自社团的压迫。 愤怒跟不满在一点一点的积蓄中,早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 这次,有徐帆这个电影界里的声望跟影响力都十分巨大的出了事站出来,立刻就让电影界感到了来自社团的强烈威胁。 “我们不知道香港政府在闹哪一出,警务处的工作就是吃闲饭吗,警界养的全是饭桶吗立法局的那帮大佬除了会磨嘴皮子搞反。共,他们还会说一句人话吗,他们难道眼睛都瞎了吗” “我们香港电影界,现在已经被社团、被黑道逼到了家门口,现在无数的流氓、混混,拿着砍刀、武器蠢蠢欲动,他们向我们强征陀地费,勒索艺人、调戏演员,绑架明星给他们拍戏,赚取巨额利润。o记在吃屎吗,难道我们香港电影界每年数以亿计的税务,就养出了政府一棒子酒囊饭袋跟无能的废物政客吗” “他们一张口就勒索了我们一亿港币,你们惊讶吗,我很惊讶,不交钱他们就撕票,香港少了一位杰出的年轻商业领袖,世界少了一位最优秀的导演跟电影人,你们很开心吗我很开心,开心到想哭,恨不得当着全世界所有人的面前,责问现在这个无能的政府,你们除了推卸责任、磨嘴皮子,难道就只会从殖民地圈钱,不管我们电影人的死活了吗这还是号称世界最自由的港口城市,最民。主、最法制的香港,应该有的一幕吗” “这一次,若不是我跟我的保镖都曾经是军人出身,能不能活着站在这里,我十分表示怀疑。与死亡擦身而过,除了恐惧之外,还有满心的愤怒香港社团危害社团多年,难道政府一点都不知道吗总督在做什么,他又做了什么,吹牛、吹牛、吹牛,然后忽悠民众吗” “我们已经对现任香港政府,跟现任港督的施政能力产生了怀疑,怀疑这个末代总督除了会违背公民的意志,去搞他那不得人心的政改外,他还会干一件让民众看得见、感受到的福利工程吗香港警方不能为我们这些在香港的公司提供庇护,难道还要我们自己请保安,请雇佣兵,甚至自己组建保全部队,去跟那些社团拼死打杀吗” “你们可以认为我疯掉了,而我确实也认为自己快要疯掉了。在这么危险的香港办公,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个政府到底在做什么” “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么结束了,如果无能的港督跟他的那帮无能政府不能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们亚洲集团将考虑撤离香港,同时我们将入禀高院,状告这个无能且无所作为的港督跟他的政府,倘若最高法庭业已腐朽,不敢接受我们的状诉,则我们将组织最顶级的律师团,前往英国伦敦,为我们香港市民的合法权益,状告无能的现任港督。不过要花去一亿还是十亿,我要告诉你们,这件事情,倘若港府不给我们一个解释,不能让我们看到香港的光辉明天,或者干脆是被这群无能、无知的政客带向深渊这件事情,没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