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自我检讨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三十九章 自我检讨

对不住,今天公司出了笔坏账,涉及金额四万多。经理发怒了,从主管到我们这些业务员一个个都给留下加班清理账目追查问题所在,弄到快半夜十二点了才放人回来!—— 第八届圣丹斯电影节上的获奖影片徐帆不清楚,重生后他的记忆力的确增加了不少,但是还没有强到连自己重生前都只看过一眼的东西也能记下来的地步。 评委会奖项之中毫无疑问最重要也是含金量最足的就是‘故事片奖’跟‘剧作奖’,其次是两个‘摄影奖’跟‘制作人奖’。至于评委会特别奖,那个是由评委会主席提名,评委会二十三位委员投票,只要能获得其中五位委员投票就能得奖的水货奖项,说白一点,就是评委会拿来安慰那些拍摄的很精彩却没有上映价值的文艺片跟纪录片用的。死亡游戏也得到了评委会特别奖提名,不出意外这个水货奖项是逃不掉的。 ‘故事片奖’勉强能够算作最佳电影奖,剧作奖可看作是编剧奖,制作人奖勉强算是最佳导演奖,这么一带入就好理解的多了。 要想拿到故事片奖,徐帆需要击败三个对手,分别是‘困境’、‘生活’以及‘乡村’,这其中‘生活’跟‘乡村’两部电影倒也罢了,两部电影的硬伤都很明显,导演对剧情的把握不够,以至于整部电影很多地方不是衔接不上就是有些跳跃性,若不是温馨的剧情骚动了评委会的评委,很难拿到提名的。而故事片奖的两大热门分别是他的‘死亡游戏’跟加拿大导演格雷斯通的‘困境’,今年已经三十四岁的加拿大电影人格雷斯通是个很会讲故事的导演,电影拍摄的是一个大学生刚刚走上社会时不能适应社会,又经历了上司刁难、女友分手、家庭不和等等众多困境面前,最终顽强的战胜困难获得成功的故事。 一部平凡却给人留下很多感触的电影,这是徐帆给它的评价,徐帆很担心他的心血能不能击败‘困境’得奖。 剧作奖上,徐帆的大敌则是‘水下游泳’,同样是一部励志片。讲述的是青年作家杰诺因车祸而半身瘫痪,进康复院接受生理和心理上康复治疗。和他同一病房的还有能说会道却充满挫折感的黑人罗普林和有种族偏见的白人鲍斯,一起的日子使他们成了好朋友,他们也有各自对人生的烦恼和向往。导演对剧情的剖析很透彻,稍微令徐帆心安的是,故事太老且导演对人性的把握欠缺一些。要拿到剧作奖‘死亡游戏’跟‘水下游泳’各占五五。 摄影奖‘死亡游戏’是不用考虑了,因为摄影师未到给死亡游戏减了不少分,加上此项大奖有一劲敌‘心乱神迷’,心乱神迷创造了今年圣丹斯电影节开幕至今的最高交易价格。这部美国主旋律的小成本爱情轻喜剧跟‘死亡游戏’一样,号称本届最优秀的作品之一。 制作人奖大概是徐帆最后把握拿下的奖项了,因为这一奖项不但会综合考虑影片的口碑跟质量,还有一个硬性的考核就是电影成本。获得本项大奖提名的‘心乱神迷’电影成本是84万美元,而成本只有68万美元的‘怪胎兄弟’在口碑上又差一些,总的来说这个奖项,最有把握拿下来的就是他徐某人了。 跟奥斯卡等颁奖差了许多,因为参加电影节的好莱坞明星并没有几个,圣丹斯电影节也没有什么走红地毯,几乎到了时间之后,数百上千人涌进了会堂,评委会进行了简短的发言之后,由州议员‘桑切尔-罗格’跟‘罗伯特-雷德福’一起主持本届评委会颁奖。 第一个颁奖的是‘摄影奖’,当‘桑切尔-罗格’依次读到获得提名的作品时,导演跟剧组人员要起身见礼。不过徐帆三人白白站起来一次,因为果然不出所料的,‘死亡游戏’没能有所斩获,美国主旋律的小成本爱情轻喜剧‘心乱神迷’一举拿下了‘摄影奖’。 ‘摄影奖’之后就是‘剧作奖’,一看到负责念出获奖者的‘罗伯特-雷德福’拆开了信封,台下的徐帆立刻便坐直了身体。 “荣获第八届圣丹斯电影节剧作奖的是……”罗伯特-雷德福也按照众多大奖颁布前的惯例,在这个时候吊人胃口,才宣布:“是‘水下游泳’,编剧希尔-伯蒂!” 徐帆被吊起来的心猛然下坠,一直坠到了最低点。他的眉头皱了起来,难道他要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重蹈历史上巴西人的老路?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尽管徐帆不愿意相信,可是由不得他不相信。在这时候国际影坛对华语电影的轻视是人所共知的,不然这次徐帆他们出现在这里,都不会引起那么大的轰动了。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圣丹斯电影节的评委会主席罗伯特-雷德福看好他,也不见得那些评委会的评委们就能够抛弃成见,将票投给他。 吴振宇因为正坐了许久,身子有些僵硬。正要伸个懒腰却发现身旁的徐帆面色有些苍白,很是不对劲,忙侧过身子问道:“帆仔,你没事吧?” 徐晋江坐在他另一边,闻言也转过身来,“怎么了,阿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没事,突然感觉有点气闷,大概是还没有适应这高原反应吧!”徐帆找了一个绝对不高明的借口掩饰过去。徐晋江、吴振宇他们两人是丝毫感觉不到一点压力的,这一次陪他来美国,也是没事做加看在朋友的面子上。死亡游戏能打入美国并大火他们固然高兴,但说到底还是不如制片人徐帆,他对死亡游戏投入了太多的感情了。 他不想让两位朋友担心,深吸了一口气,很快将脑海里的那些负面情绪全部扔掉。 自嘲一笑,徐帆心中暗暗嘲笑自己,“徐帆啊徐帆,枉你还是重生一场。一场成败为什么看的那么重。死亡游戏能够打入美国,已经算是大大的胜利了。你都快忘记了吧,这部电影可是你重生之后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从无到有弄出来的,总成本也不过十万美元。总是想着‘死亡游戏’在未来创造的票房,可别忘记了这有些时候,只有放弃了眼前的利益,才能在未来收获更大的名气、更多的利益!” 深呼吸了一阵之后,脑海里不断自我检讨重生这几个月来的过失,徐帆冷汗连连。枉他自以为重生了一场,心态却也在重生之后有了变化。他就是以白手起家打拼的穷三代、后世的网络说法那叫吊丝,怎么重生之后几个月来,不知不觉的就把自己看得很重,隐隐已经有些自得跟骄傲了。这样可不好,唯有放低了姿态,摆正了自己,人才能不断的进步。 如此想着,对于圣丹斯电影节上的大奖,他也看得淡了。之前他之所以看中这圣丹斯电影节,不过是因为现在的圣丹斯门槛低、名气小,容易给他这样的人镀金拿个‘国际大奖’。而镀金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回去后好炒作宣传,在香港打响名气赚些资本。并且在美国跟发行渠道搭上线,反正他脑袋里未来卖座的电影多了海了去了,区区几千万美元的票房收入,他脑袋里记着的,比它高的不在少数。 要拿奖镀金,他不是已经得到了一个‘观众故事片奖’了吗,正宗的美国电影节出产。哪怕现在的圣丹斯电影节就跟后世的美国野鸡大学一样,耐不住国人甚至东亚文化圈里的国家就认这美国认证,要镀金他其实已经完成了。 眼睛逐渐眯起,徐帆心里开始算计了起来。他们的这一趟美国之行已经完成了一个目标,现在只剩下找一个出价最高、信誉最佳的美国发行公司,将‘死亡游戏’的北美发行权卖出去,然后,他们就可以舒舒服服的带着美刀,拍拍屁股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