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我等着彭定康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三百零四章 我等着彭定康

推荐:外国史大作炮王 在政府山,与多位态度非常诚恳,一再宣称将会在立法局会议上提案严打社团,保护香港电影产业发展的政客们磨了一会嘴皮子,游行队伍便都散去了,可是轰动却仍然留了下来。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因为全港有近万电影从业人员参加了大游行,其中不乏在香港商界跟电影界有巨大威望的电影、发行公司老板,也不差成龙、周润发、李连杰之类人气爆棚的超级巨星,结果游行全程都有tvb跟atv关注,更有无数报纸媒体派出的记者跟随拍摄,其中不乏金发碧眼的老外身影。是个人用脑子想一想也知道,这大游行将会在明天造成多大的轰动。 而游行这件事,必将成为短期内全港尤其关注的一件大事,甚至将成为香港今年以来最大新闻之一。 因为来自电影界的压力,警方跟政府恐怕坐不住了,是否展开新一轮的扫黑行动已经不是重点,重点是即将展开的扫黑行动,会持续多久。 游行是结束了,可徐帆要忙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因为他还没有见到港督彭定康,而见不到这位oss,一切现在都还只是个未知数。 当徐帆跟岑建勋他们回到公司之后,却看到先一步赶回来的张天生正在接待一个人,一个徐帆很熟悉的人,甚至一个小时之前他们还见过面,正是一通参加了大游行的导演协会会长陈欣健。 瞧见徐帆他们回来,正坐着饮茶的陈欣健起身跟岑建勋他们打了个招呼,便望向徐帆:“阿帆,这次咱们可真是把事情闹大了,有人让我来约你吃饭” 徐帆眉头扬了扬,陈欣健曾经是警界高层,有人攀上他的线估计多半也是来自警界。这件事情,闹了这么大,已经不是哪个警界高层插手就能揭过去的了,他徐帆为此吸引了多少目光,恐怕还把政府山那边给得罪惨了。除非是警务处长李君夏亲自邀请,不要,他连考虑都不会考虑。 陈欣健看了看周围几人,欲言又止。 徐帆知道他在担心什么,说道:“在座都是我们公司的高层,我倒是想看看,是谁这么大的面子” 他声音十分平淡,不知道的人只当他信心十足,却不知道徐帆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全豁出去了。 “既然这样,那我就说了”陈欣健吸了一口气,严肃的对徐帆说:“阿帆,现在事情已经闹大了,我不知道你之前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你现在的火气消了没有。但是,作为朋友我还是想劝你一句,别做什么给自己找麻烦的事情。能有现在这个局面,已经够了。” 他话里虽然没明说,但是在座的哪一个不是心里雪亮,知道他提到的自找麻烦的事,就是徐帆要状告总督。 徐帆笑了笑,脸上依旧十分平淡,毫不为他的话而动摇。 岑建勋、伍兆灿他们都看向了徐帆,尽管没表达出来,但是不少人的心里想法都是跟陈欣健一样的,不希望徐帆自找麻烦。 感受着一道道落在他身上的目光,本来准备听陈欣健说话,不打算回答的他也只好开口,说:“陈sir,我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没有改变想法的意思,既然都迈出去了,那就一条路走到底吧。香港现在这个局面,圈里圈外乌烟瘴气,确实需要好好打扫打扫。放心吧,我自有分寸。得罪了总督又如何,曙光是上市公司,我们的业绩不存在掺假,公司注册又是在海外。最多,我暂离香港去内地拍几部电影我们曙光如今已经打通了跟内地之间的关系,港片即将可以流往内地上映了。” 彭定康在英国国内也没有什么好名声,留下的案底不少。当初他被任命为港督,除了他是鹰派的殖民主义者跟反、共派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在伦敦的名声已经臭了。 “把我逼急了,我砸一亿在英国陪他好好玩,我赌一半家产进去,要让英国所有的媒体上,都报道他彭定康的负面新闻,定要让他身败名裂。” 最后,他恶狠狠地哼了一句,话里的决心,令屋内几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有想到,他会如此倔强。 陈欣健显然没有想到,自己一句话,会引起的他如此的过激反应。 他头痛地看了一眼与他相熟的岑建勋跟伍兆灿,却没能从两人那里得到任何的暗示跟帮助。又想起了老上司的吩咐,只要叹了口气,继续说:“方才游行结束后,我以前的老上司给我一个电话,警界有高层想跟你见一见,妥善协商解决眼前的事情。你也看到了,香港现在乱成什么样子。” “警界高层”徐帆扬了扬眉,又摇头说:“这件事情,现在已经不是警界高层插手,就能解决的了。得政府上那边点头,反正我也已经得罪人了,干脆就趁这一次,彻底把入侵电影界的毒瘤给解决了吧。再不济,也要重创了社团,让他们几年内都缓不过起来” 不过他多少得照顾陈欣健的面子,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过去几天里,我已经回绝了几次,警界高层的邀请” 陈欣健摇头,表情十分严肃:“徐生,这一次,真的不一样。” 他连阿帆都不叫了,倒是令徐帆来了些兴趣,问道:“哦难道还能是警务处处长” 他只是玩笑一句话,李君夏虽然是第一位华人警务处长,但是在香港很多人都知道李君夏是前任港督跟北京妥协后的产物,他在彭定康上任之后便一直不得彭定康的信任,甚至有传闻彭定康已经为他安排好了继任,他是随时可能退休的一位警界最高层。 李君夏没权,这是香港人尽皆知的一件事情。 只是,徐帆却没有想到,他一开口,陈欣健竟然郑重地点了点头,“不错,要跟你见面的就是他” 徐帆皱了皱眉,他没想到,那位警务处长竟然真的出面了。 不过,心里却莫名的松了一口气,原本沉甸甸的心情,也轻松了不少。 迎着众人的目光,徐帆依旧一脸的平淡跟不在意。倒不是他不想卖陈欣健这个面子,而是不能卖。因为他感觉到了,这恐怕是彭定康扔出来的最后一个试探的棋子。先前他已经派出了总督府办公室秘书,自己的嫡系心腹。如今又扔出了这个警界最高层,显然他已经没有多少棋子了。 这里说到底了,还是回归之前的香港。 一想到这一点,徐帆脸上的若隐若现的笑容,反而更加真切跟从容了。 他突然间很想大笑出声,是的,因为有内地背景,更有港事顾问这个身份,英国人就算是愤怒,也不好明摆车马的收拾他,毕竟那块金牌可是北京颁发的,他的身上早已经打上了红色印记。在两个核大国之间的政治博弈中,他虽是棋子,却也是一颗在关键时刻能够发力的子,用得好不如有自知,徐帆就很清楚自己的作用,所以,他出手对付彭定康不是为了扳倒这个英国政客,因为他没那个能耐。 但是,给他上上眼药水,逼港英政府出手严打社团,为电影界清扫毒瘤,却不是没有成功的可能性。 想到此,他淡然一笑,冲着陈欣健提出了自己的意见:“陈sir,我也希望你帮我带一句话。这件事情任谁来了都是免谈,我等着彭定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