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见面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三百零六章 见面

前天外婆去世,我妈是独生女,最近几天都在忙着老人后世,见谅 徐帆猜得不错,彭定康确实坐不住了。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声势浩大的大游行所产生的影响,远远超出了他本人的意料之外。以至于,他原本准备的另一嚎头,状告总督也只放出了风声去,彭定康便先后派出了自己的心腹跟多位警界高层出面,随后见警务处处长李君夏的面子他都不给之后,一通电话终于打到了徐帆的府上,政府山那边,想弄到他的电话并不是什么难事,说是轻而易举也毫不为过。 jeangees,本岛最著名的法国餐厅,没有之一。 三辆奔驰轿车缓缓停在了jeangees餐厅门前,还没等待侍从上去要为客人开门时,位于前后两辆车上便先后下来几名身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跟耳机型通讯器的年轻壮汉,其中两人走到中间那辆车前,缓缓拉开了车门。 “老板,到地方了” “嗯” 车里传来一声回应,先是走出了一名同样装扮的黑衣大汉,随后才有一名身穿休闲西装的年轻人从车内走下来,正是徐帆。 “小林,放轻松点,不必那么紧张” 自己出行不算司机还带上了九个保镖,感受着道路两旁射来的一道道目光。徐帆眉头微蹙,小声跟他面前的一个黑衣保镖交代了一句。 “老板,警方到现在都没抓到黄郎辉。虽说向生通过道上,打听到他可能逃去了东南亚,但同样的错误我们不想再犯一次了。” 徐帆的贴身保护工作一直都是大黑安排的,前几天在被绑架中,大黑腿部中枪现在还在医院。所以现在,由与他跟大黑同期服役的小林暂代负责他的安全。 小林一开口,徐帆就闭上了嘴。他之所以会威胁状告总督彭定康,可见心中也是一腔愤怒。事实上就算是到了现在,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几天了,每每想起来,徐帆还会有一种胆颤心惊的感觉,他跟大黑能够逃出来,不得不说那是一个侥幸。 他也知道小林他们这是为他的安全负责,所以,点了点头也就不在纠缠这个问题。 “先生,请问你们几位” “帮他们安排两桌,小何,你们随便点些吃得,计我账上服务员,带我们去209包间,我们有约” “谢老板” “好的” 几个保镖全部进入了餐厅内,他们将会在楼下选择等待徐帆,而徐帆则在小林跟另外两个保镖的保护下,直接上了二楼,冲着角落里的一间贵宾包间走了过去。 徐帆一行人十分显眼,以至于还没走到那包间门前,两个站在包间外警界的老外壮汉四道刺眼的目光就投了过来。 “先生,请出示您的身份” 这两个疑似港督保镖的壮汉虽然挡住了他们的路,但是态度倒不算多糟糕。 徐帆个头比他略矮一些。抬头望着他,脸上十分平静:“徐帆,我应约前来” 他说的是英语,那壮汉听清楚之后,便让过了半个身子,“先生在里面等您,不过,他们不能进去” 他指了指小林他们 徐帆点点头,“小林,你们在外面等着” “是,老板” 徐帆轻轻扣了扣门,方才推门走了进去。他跟彭定康之间如今关系的确比较尴尬,但是起码的礼貌却不能疏忽了,以免给人小瞧。 “欢迎” 门推开的一瞬间,徐帆听到一声低声招呼,感受着两道视线迎面传来,他也毫无惧色的迎了上去,两人各自打量了对方一阵,然后又默契的收回了目光。 “1964年波尔多产的红酒,味道很不错的,要来点吗,阁下” 那是个很有风度的白人,一头花白色的长发令他看上去多了几分亲切。他也同样一身便装在身,显然不欲令多少人知道,他就是如今执掌香港的最高政府首脑。 港督彭定康 徐帆脸上露出了一丝淡笑,“谢谢,那倒是要尝尝” 他十分坦然的坐在了彭定康的对面,哪怕对方是港督,此时也不能令他心中产生任何波澜,因为徐帆已经豁出去了,大不了把公司几个董事长的位子全让出了,他只保留最大股东的身份隐身幕后,未来几年都在外面拍电影不回香港了,反正英国人在香港也折腾不了几年了。 何况,他比彭定康有钱。在香港彭定康要弄倒他,需要顾及几百万港人跟大陆的态度。而徐帆想要掏钱在香港跟英国搞臭他彭定康,只是一组钞票数字的问题。 当想通了这一点时,徐帆对他已经毫无顾忌了。 “这家餐厅的菜味道很不错,我点了份法式牛排。阁下,需要点些什么” 徐帆心中好笑,他不知道英国人为什么很多人都有种法国情节。他们敌视法国人、却又羡慕他们的历史跟文化,徐帆认识的不少英国人,都喜欢吃法国菜、购买来自法国的时尚用品,甚至自学法语。好奇这一问题的他还专门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英国虽然是世界上使用最广的语言,但是在欧美,法语才是公认的最美妙的贵族语言。 “法国菜我只了解丁点,松茸、鹅肝以及鱼子酱。”他翻了翻菜单,最终按响了餐桌上的传呼器,对传呼台那边说道:“209来一份黑椒鹿肉” “好的,年请稍等” 关上了传呼器,他才发现彭定康除了一开始浅饮了两口红酒外,一直都在安静地看着他,直到他点完了菜,才开了口说:“我一直很好奇,你为什么一定要见我。是北京的意思吗” 他到还有些自知之明,九二政改已经惹怒了北京。 徐帆眉头微皱,“作为电影人兼商人,我很讨厌跟别人谈政治,因为比起跟政客耍心思,我更喜欢创造财富。” 彭定康耸了耸肩,“我也喜欢这样的人” 话落下,他压低了声音,“能在这个年纪就取得这样的成就,我最近才看过你的经历。不得不说,你是一个聪明人。所以我很好奇,北京给你什么样的许诺,让你冒这样的险。年轻人,这里是香港,如今它还属于大英帝国管辖” 徐帆眉头一扬,“政客总是喜欢想多,我是个纯粹的人,一向主张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阁下,电影是我的事业,我的一切都是电影给我的人,所以,倘若有人想砸了我的饭碗,我大概会非常生气吧脑袋一昏,难免会做出一些别人看来很狂妄的举动” 彭定康略一品味他的话,心中一动,直白地说:“我喜欢跟聪明人说话,事情闹大了,对谁都不好。既然你不是为北京服务,那么我们的一点点小小分歧就更好解决了。你做了这么多,而我也却是很被动。现在说吧,你想要什么” “爽快,我也喜欢跟聪明人说话” 徐帆端起酒杯,微微摇曳了一阵,浅饮一口放下,迎着他的目光,缓缓开口说:“我的要求很简单,廉政公署、o记跟商业犯罪调查科联手严查社团资本注册成立影视类公司,政府出台长期政策电影盗版,我们不希望看到香港有任何一家社团插手电影业。香港现在太乱,警方养了那么多人,该动一动筋骨,好叫我们这些守法好市民知道,香港原来还有警察” 彭定康眯着眼睛看着他,徐帆说的是英语,他不可能听不懂。 望着他,徐帆手指点了点桌子,“去年的香港打黑,规模太小了。要打,就要全香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