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令人遗憾的结局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三百零八章 令人遗憾的结局

“根据我收到的消息,14k至少损失了三十多家雀馆、赌场跟夜总会,损失的地盘超过一半。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九位坐堂被带走,更有数十位有案底的骨干被请进了局子里。警方这一次态度十分强硬,要赎人可以,保释金就要50万港币。还有和胜和、联胜英等不少社团,也都受到了严重冲击,这一次整个香港几乎大半的社团都要伤筋动骨,没有几年的时间根本缓不过气来徐生,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有你的提醒,我们恐怕也会很难过” 电话那边传来向华强感激的声音,不过话里幸灾乐祸的心情却也难以掩住,甚至还有种大仇得报的快感。 对此,徐帆多少有些理解。毕竟在去年的香港打黑风暴之中,新义安首当其冲遭到港府的重点打击。为了抢夺地盘跟影响力,包括14k在内的不少社团,都在背后对他们捅了刀子,否则新义安也不可能因此元气大伤,丢掉了大量的地盘。 “多谢向生的消息,去年港府的打黑全都是冲着你们新义安,能找麻烦的他们早就找着借口上门了,现在都清理的差不多了,哪里还能找到借口。如今这两年,香港确实太乱了一些,让政府清理一下,未尝不是好事” 他话里带着些许劝说的意思,坦白说,徐帆对向氏兄弟的观感一直都很不错。他没有经历过八十年代中后期,新义安入侵电影界时的手段没有领教过,自然不像香港电影圈里的一些老人,对向氏兄弟跟永盛那么排斥。 向华强一愣,作为向氏兄弟跟新义安的主心骨,一手领导着没落的新义安仅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就成为香港昔日最大社团的他,冷峻的外表下更是有着一颗聪明的心儿。徐帆的话在他脑海中打了个转儿,他顿时就听出了些味道来。 徐帆这话,摆明了就是劝他趁现在的机会,不要再去掺和江湖上的那点事,趁机洗白了。 想到这里他眉头轻皱,开口问道:“徐生话里似乎另有深意” “向生,你是聪明人,我想有什么话也不需要我多劝。现在的香港,虽说仍是英国人统治,但就算英国人心里再不甘愿,几年后它还是要回归的,那个铁娘子敢跟北京打一场核战争吗就算英国人有这个心,全世界也不会允许他们这么干。内地对付社团是什么手段,你想必心里也有数,就算是有人做了承诺,但,那位老爷子现在毕竟也离开了中南海,退居二线了。就算能够保证北京的相关态度暂时不变,但是去年北京的无所作为,难道还不够明显吗我们终究不是政客,政治那种东西,能不沾上千万别碰,太脏。所以,得到了想要的,就收手吧。香港电影市场其实很大,之前我们作为世界少有已经形成了自己产业链的制作基地,背依大陆、外有台湾、日本、韩国、东南亚甚至欧美市场,真要认真开发起来,就算不能如美国电影市场那么大,但未必不能供出几个仅次于美国五巨头那样的巨型电影公司。过去几年里,你们永盛也从电影市场赚得盆满钵满的,这一点你肯定心里也有数。” 徐帆和声劝说,“未来我们曙光准备重点开发内地、日本跟欧美市场,在内地,我们准备未来五年里投资至少十亿,建立一家电影制作公司跟一个中型的片场,甚至伺机插手内地放映院线资源。电影公司方面,我们已经收购了一家内地电影制片厂,合约将在最近签订,港片的未来只会越来越好。在日本我们已经收购了日活,算是基本上完成了对日本市场的布局,你们也看到了,目前日本电影市场每年为我们带来的收益,已经超过了香港跟台湾、东南亚利润之和。未来,我们将考虑布局欧美电影发行,毕竟那里才是世界最大的两个电影市场这块蛋糕非常大,远远不是我们曙光一家能够吞下的,向生难道没有兴趣吗” 电话那边,向华强沉默了好久,徐帆分明能够听到他那沉重的呼吸声。 他心乱了 去年港府打黑,被内地招安的新义安首当其冲。尽管新义安这几年仗着向氏兄弟被北京招安,没少骄横跋扈,但他们的确为内地做了不少不方便出面的事情。可如此功劳,在他们受到港府打黑的时候,向氏兄弟多次请求北京庇护,都被各种借口挡了过去。向氏兄弟再笨的人,现在也该明白了社团永远都只是社团,上不了台面只能当个棋子,有用的时候拿来用,没用的时候随手扔。 这算是另一种威逼利诱吧,徐帆嘴角划出了一道弧线。威逼是借势,关键是利诱才是关键。内地的根性,他多少了解一些。过两年内地完成了转型,一切向gdp看齐之后,只要他们不做反对北京统治的事情,哪怕是前一世到了千禧年之后才对国企资本开放的院线投资,只要他们的投资能够撬动足够的gdp跟地方经济,兴许也能够像收购南影厂一样,插手其中。 当然了,以曙光一家之力,自然是无力撬动那么大的蛋糕。所以,他需要很多的盟友,要将更多的资本吸引到自己的身边来。 向华强显然是心动了,但是他家大业大,新义安又是祖辈打下来的,当然不可能那么快做出决定。不过他的一句话却露出了心动的意向,“深圳那块地,曙光想买下来建片场吧也对,tvb有自己的片场,嘉禾也有自己的片场,曙光要壮大起来,没有自己的片场可不行。这块地我们可以让出来,但是我可以让出来,但是曙光如果要建片场,我就用这块地跟部分资金入股,未来的片场,你我两家各占一半,你们考虑下吧” 显然,这几年曙光电影的丰厚获利,他的独到眼光跟导演功力已经成为业界共知。 徐帆想了想,“如果你们永盛也有兴趣,我们倒是可以合作一把” 他的确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建设自己的片场了,本来一开始是准备投资参股横店,只可惜横店现在的股份构成十分麻烦,有央企投资、有国企跟地方政府,宛若一个刺猬一般无从下口。不过,徐帆并非一定要在深圳建立片场,他之前本来是准备考虑在南京,后来也是无意中知道了永盛手里有块地在深圳,才考虑在未来将寸土寸金的深圳成立片场。 显然,徐帆的松口,令向华强心情更加不错,不过他很快似乎想到了什么,语气一转有些严肃说:“徐生,有件事情我觉得应该通知你一声。希望你及早做好准备” 他声音突然变得十分严肃,令徐帆一时还摸不到头脑,只好说,“向生如果有什么话就请直说吧” 向华强道:“香港这段时间道上一直在传,说这一次的打黑完全是因为你引起的。现在各大社团都受到不小的冲击,我觉得应该提前通知你一声,最好离开香港一段时间” 徐帆眼皮一阵跳动,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 跟向华强道了一声谢后,徐帆心情已经沉重了不少。向华强说的不错,如今的香港打黑风暴,可以说他一手促成的,这事根本瞒不了谁,他也因此得罪了无数人,尤其是那位港督跟香港众多的社团势力。港督倒也罢了,他肯定不能直接出手收拾徐帆,所以只要小心警惕一点,曙光不偷税不漏税,港府对他的影响微乎其微。他现在担心的,确实是那些狗急跳墙的社团们。 就连向华强都提醒他了,看来情况已经不太乐观,是该考虑下暂离香港一段时间了。 “嘭嘭嘭” 办公室外传来敲门声,徐帆从思绪中脱了出来,“进来” 门被推开了,“徐董,上次跟你联系的那人不是说,内地最近将派出一个咦,徐董,你的脸色不太好看” 来他办公室里打扰他的却非最常来打扰他的岑建勋,而是亚洲投资集团的总裁张天生。 “我没什么,刚跟向生通了一通电话”徐帆笑着与他点点头,“张总,岑总最近这段时间去美国跟欧洲七国联络电影发行的事情,恐怕至少半个月都回不来。这段时间辛苦你了,连曙光的部分工作都要你暂时接手” “呵呵,我只不过盖个章顺便跑几步路而已,大多数的工作,其实曙光电影这边的管理层都处理的差不多了,不需要我插手”他回了一句,旋即好奇的问道:“向生的电话永盛的向氏兄弟” “嗯” 徐帆大致与他讲述了一遍之后,张天生脸色也紧张了起来,“与向氏兄弟合作,这个虽说可以省去我们不少投资,但是他们毕竟是社团,没问题吗还有,徐董,倘若向氏兄弟那边的消息是正确的,那么,你真得考虑下暂离香港避避风头了。坦白的说,我们最近也都感觉到,你这个风头出的太大,肯定是要得罪人的。” 徐帆心里虽然沉甸甸的,不过仍冲他笑了笑。就凭这一场打黑行动,重创了香港诸多社团,令电影界暂时为之一清,他就感觉自己没白得罪人。给他两三年的时间,徐帆有信心,定然能够变得更加强大,几年后就算是社团重新恢复了实力,到那时再想入侵电影界可就难了。 “曙光就算是再家大业大,也终归就这么大一点。何况向氏兄弟的义父是北边某位军方大佬,有这层关系在,对于我们进军大陆还是很有帮助的。对了,你刚才进来时想要说什么” “对了,你不问我都差点忘了。”张天生一脸不爽,“之前你不是说,内地要在最近派遣一个代表团来香港,明着说是与我们交流电影制作经验,实际上会跟我们协商我们的电影在大陆上映问题吗这眼看着九月都要走完了,他们怎么还不来” 也难怪他心急,今年曙光的暑期档三部热卖电影红番区、死神来了、变脸除了变脸还在上映外,其他两部电影已经都在香港下画了。红番区下画较早且不提,上映满两个月的死神来了最终也在香港砍下了5541万港币的惊人票房,更在台湾跟日本分别卷走了6403万台币跟41亿日元的好成绩。如今的变脸在香港票房业已摸到了4000万港币的门槛上,眼看着就要突破,在台湾跟日本一样都是热卖,分别斩获了4800万台币跟29亿日元的不错票房。 可正因为这三部电影成绩太好了,所以,市场上对于其录像带的需求量也很大。张天生着急安排这三部热门电影登陆内地,以打开内地市场。他担心谈判拖下去,盗版录像带出来以后,会严重影响到公司热卖电影在内地的上映。 “内地吗” 徐帆眉头一皱,不过很快就舒展开了。据他的消息透露,由于近些年来香港电影人对政治的涉入跟对内地的抹黑,令大陆不少高层都对香港电影界抱有不满。尤其是今年内地传出要引进港片在内地上映,顿时就有一群人蹦了出来,叫嚣着引进港片只会动摇国本,竭力反对大陆引进外片。代表团突然间没了下文,很可能就是因为内地现在反对的呼声太大了,以至于影响了南下。 对了 徐帆突然心中一动,既然他们不能来,为什么自己不组织香港电影人也弄一个交流团北上呢 以他现在在电影界的威望,只要他开口,肯定会有一批电影人接受邀请的。旁的不说,永盛跟天幕肯定会答应,向氏兄弟早被北京招安了,刘德华多次接受春晚的邀请,跟内地政界的关心很不错,何况现在荣明杰也注资投资了天幕,再有这层关系在,此趟是必然能够成型的。 永佳电影公司被他收购了,陈勋奇一直跟内地有合作,他只要发出了邀请,相信陈勋奇肯定会接受邀请。金像奖主席吴思远的思远电影公司近些年来跟内地常有合作,不过他的身份比较敏感,但徐帆若是能够说动他也一起北上,那么他们这个代表团的分量,毫无疑问将大增。徐老怪尽管从来不碰政治,但徐克的多部电影都跟内地合作过,听说他还接受了上海国际电影节的评委邀请,显然香港即将回归了,就是徐老怪也开始意识到要跟内地搞好关系了。 对,还有嘉禾嘉禾从90年忍者龟在美国大卖吃到了开辟新市场的好处之后,就一直都在谋求进入大陆,可惜一直都未能成型。邹文怀跟台湾走得太近,但不代表他就不想要大陆市场,那毕竟可是一个十亿人的巨大市场,没人能够放弃它的魅力。还有大都会电影公司,准确的说是那位对待大陆态度一向不错的tvb大佬邵逸夫。 还有周润发、成龙那些大明星 倘若能把这些人全都说动了,那么他几乎号召了香港整个电影界,影响力绝对是空前的,还在香港教育界、体育界组团访问内地的影响之上,就算比不上香港商界代表团北上,也能令北京看到他的影响力跟号召力。 徐帆越想越激动,越想越觉得这主意非常不错。他连忙把自己的新想法说给张天生听,“我知道,香港有很多电影人,因为前几年的事情,对大陆普遍带有一种敌意。但,只要我们能够组织一定规模的团队,就足以代表整个香港电影界,跟内地坐在一起,就香港跟内地的电影合作,港片在内地的上映等进行协商了。这对于我们而言,绝对是一件好事所以,我想在最近,亲自组织带队北上,对北京进行访问” 张天生思考了好一阵,才皱眉说:“徐董,这事估计不好办。毕竟人心隔肚皮,我们根本不知道其他电影公司愿不愿意合作,要不这样吧,正好下午我比较空闲,我亲自去一趟嘉禾跟无线,摸一下那边的态度” “行,天幕、永盛、徐克、永佳、ufo、正东那边,就由我来亲自联系吧” 两人明确了分工之后,张天生就离开了。他一走,徐帆就开始拨打电话询问。 天幕跟永盛还有永佳果然与他所想的一样,刘德华、向华强、陈勋奇还没等他点到这次北上,是为香港电影进入内地这个话题时就答应了下来。随后的徐克跟ufo那边倒是废了一番口舌,徐克的回复是要考虑下,曾志伟则直接拒绝了,又向徐帆连连道歉。对此徐帆也表示理解,毕竟曾志伟的老爸,那位昔日的吕乐探长之所以能够到现在都没被香港引渡接受惩处,完全是因为台湾当局的庇护。 令徐帆稍微有些惊讶的是,他本以为会直接答应下来的李连杰,也没有直接同意一起北上,他也表示要跟公司其他股东商量下。李连杰的正东电影公司大股东杨登奎正是台湾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的大佬,有他这个身份在,李连杰在电话里直接告诉他,他可以只以一个艺人的身份参加北上团,要以正东电影公司总裁的身份北上,就需要杨登奎的点头了。 既然已经有了北上的想法,随后的一周里,徐帆都在忙碌这件事情,他亲自拜访了多位电影公司老板及巨星,说动了包括文隽、柯受良在内的多位知名电影人。邹文怀跟邵逸夫也先后表态,表示愿意一同北上,有他两人表态之后,徐克也通过施南生向曙光表示了愿意北上的想法,有他们几人一同表态之后,徐帆又联络了多位知名电影明星,包括周润发、成龙、李连杰在内的近百位知名电影艺人接受了他的邀请,同意一起北上。 经过曙光跟新华社香港分社的联系,北京已经正式接受了香港电影交流团的北上请求,代表团将于9月29日到10月5日对北京进行访问。 1993年9月29日,两架载满香港电影人的波音747飞机自香港启德机场启程,满载着香港电影进入大陆市场的希望,直飞北京。 全剧终 ...

下一篇   完本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