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硕果累累把家还(下)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四十一章 硕果累累把家还(下)

待到徐帆下台走到他面前,吴振宇跟徐晋江扬起右掌与他合击一掌,三只手印在一起。 “恭喜你了,阿帆!”徐晋江一脸赤红色,他也没想到自己这个新室友拍摄的电影,竟然有机会打入美国市场并斩获美国电影节大奖! 吴振宇也是一脸的激动,华语电影能够在国际上获奖,除了内地拍摄的那些个‘灯笼’、‘高粱’什么的,通过不断描述中国人的生存环境如何不好以博得老外的欢喜,然后靠着‘丰富的人.文色彩’获奖外,香港电影向来都不是国际大奖喜爱的对象。这一次‘死亡游戏’这样十足的商业片能拿到美国电影界大奖,也算是给香港电影争了口气了。 最后就只剩下两个奖项了,最佳制片人奖以及评委会特别奖。评委会特别奖一般都是放在最后面,下一个奖项自然是最佳制片人奖了,也是之前徐帆最有信心的一个。不过他才刚刚拿下了最佳故事片奖,按照一般国际电影节里的潜规则,再想斩获‘最佳制片人奖’已经很困难了。 所以,徐帆已经基本上对这个奖项不抱期望了,在他看来,拿下了‘观众故事奖’跟‘故事片奖’,他来美国的目的已经达成了一半,剩下的能得奖自然是锦上添花,得不到也不是什么大事! 接下来台上开始宣布‘最佳制片人奖’获得提名的三人,徐帆起身见礼之后,坐下来,跟徐晋江询问道:“江.哥,机票订好了吗?” 香港‘死亡游戏’的上映时间是1月15号,之前徐帆已经让吴振宇他们两人帮忙去订了13日上午11点飞往香港的机票,准备尽可能快的回香港着手于应付最后一轮宣传,以及‘死亡游戏’的上映。 见到徐晋江点了点头之后,他这才安下心来。 “美国发行权不是还没谈好吗,为什么那么急着回去?”吴振宇很不明白徐帆那么早回去干什么,因为他们都知道,到目前为止,最重要的发行权都还没有弄好。 徐帆笑了笑,压低声音道:“我会在今明两天内弄好发行权的时候,如果办妥,说不定明天晚上我们就能提前赶回香港了。现在香港那边电影马上就要上映了,我们还要赶回去做最后一波宣传呢!” 在美国这边混的再好,但毕竟不是自己的家。相反的,香港、内地跟亚洲市场才是未来他的立足根基,徐帆对于这一点看得十分清楚。美国市场他会争取的,但除非他以后打算常待在美国打拼,不然,比起美国这边他更需要主意在香港跟亚洲的名气经营情况。 这几天来闲时徐帆又在创作一部剧本,与其说是创作,倒不如说仍是剽窃。也是,脑袋里装着那么的在未来大卖的电影,而且这些宝贵的资源将会随着时间的而逐渐贬值。加上本身就是工作狂人的他并不准备在第一部作品上映之后休息多久,回港之后等完成了这部新电影所需要的道具,就是他的新作品开拍的时候。 就在他们交谈之时,临时客串颁奖嘉宾的凯文-科斯特纳跟茱莉亚-罗伯茨已经走下了台去。州议员‘桑切尔-罗格’跟‘罗伯特-雷德福’重新走上台上,开始颁布最佳制片人奖。 “很遗憾我没有茱莉亚那样的魅力,因为我看到当茱莉亚走下台去的时候,很多人脸上的失望。事实上,我跟你们一样有点失望!”评委会主席罗伯特-雷德福走上台来,就是风趣的一段话,引得下面一阵欢笑声。 他这才拍了拍手道:“好啦,我想如果诸位不介意,我的搭档罗格先生希望占用大家一点时间,你们看,他都已经有些等不及了!” 又是一阵笑声,州议员桑切尔-罗格也是个风趣的人,他假装一身狼狈的走上前,从罗伯特-雷德福手里接过信封,道:“正如罗拔所说的,我想诸位看到当信封出现在我手上的时候,已经猜到了这最佳制片人奖将是由我来为各位宣布。我很高兴能够有这个荣幸,满足我自己的一点小小兴趣。” 桑切尔与其说是在解释,倒不如说是在调动现场氛围:“你们或许不知道,德州出生的我最喜欢看的电影就是那部‘德州电锯杀人狂’。跟诸位电影人不同,我是个俗气的观众。对,我想很多导演都不喜欢我这样的观众,因为我只对一些比较刺激的电影感兴趣,比如说恐怖片!” 这大概就是反差吧,一般喜欢恐怖片的都是些年轻人,很少有人能够想象到,这个风度翩翩、西服正装的五十多岁老人,竟然会喜欢恐怖片。 桑切尔开始撕信封了,一边撕还一边说道:“这一届电影节上的很多作品我都看过了,跟以前一样我还是最喜欢恐怖片,而今年我最看好的一部作品就是来自香港的年轻导演,中国陈拍摄的‘死亡游戏’!当然,你们可别担心我的主观意志会影响到评委会的评分,你们得知道,我曾向电影节提交过加入评委行列的申请,但是被我们敬爱的主席阁下给拒绝了!” 又是一阵笑声,笑声落下,罗伯特-雷德福耸了耸肩,“当初就是担心你会过分偏爱电影节上,那些拍摄了恐怖片的电影人,我想,我再一次感觉到了,自己当初拒绝了你的申请,是一件多么正确的事情。” 话落下,他面上突然一肃,“不过有一点我跟你的意见相同,来自香港的作品‘死亡游戏’或许不是本届电影节最好的片子,但一定是最吸引人的作品。无比流畅的叙事手法,以及简练却直接有效的倒叙,这一切都让影片变得更加具有魅力!” “中国陈的确是一个天才,他拍摄的恐怖片内,满满的全是想象力,我很遗憾我不是评委。不然在评委会上,之前的巨作中,我肯定要投上他一票,为这个年轻人在恐怖片上的才华。”州议员桑切尔-罗格和罗伯特-雷德福就好象徐帆请来的枪手一样,一个劲的大力吹嘘着。 场中能够见到到徐帆他们的电影人都将目光投了过去,其中不乏羡慕跟嫉妒的眼神。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都看了徐帆的那部‘死亡游戏’,如果仅从观众的角度去看,没有人会怀疑,只要运作得当这部电影将能获得千万以上的票房。想想吧,一部小成本的恐怖片,之前的德州电锯杀人狂跟活死人系列,不都是很好的代表吗。十几万甚至几十万美元的成本,斩获几千万甚至上亿美元的票房,导演一举成平、编剧一举成名、电影一举成名。 不知不觉之间,不少来参加电影节的独立制片人心里都下了一个决定,明年不妨也拍摄一部低成本的恐怖片,然后来搏一把。 徐帆不知道的是,因为他的原因,导致93年的圣丹斯电影节上,竟然出现了七十多部恐怖片同时参加评选的结果。当然,就算是知道他也不会在意,因为那时的他 话题重新回到颁奖会场内,“但愿他能够从中胜出!”桑切尔不再说什么了,撕开了信封之后,他竟然转过头去,一副不敢看的模样,将那获奖名单递给了罗伯特-雷德福,道:“罗拔,我想还是你来念吧!” “呃,伙计。不是你跟我要求,要亲自颁布制片人奖吗?” “是的,但是我担心,我比较喜欢的那个年轻人,他的名字没有出现在获奖名单上!” 下面又是一阵笑声,就连被人拿来打趣的徐帆也跟着莞尔一笑。他还以为桑切尔他们只是单纯地拿自己打趣,毕竟电影节的主持模式总需要一些玩笑跟亮点。毕竟死亡游戏虽然经典,但是还没到令电影王国美国都需要感慨天才的地步。 “好吧,既然我的搭档不能接受自己喜欢的年轻人落选的结果,那么这个坏人就只能让我来当了。现在,我宣布,荣获第八届圣丹斯电影节最佳制片人的是……”罗伯特-雷德福翻开名单看了一眼,立刻浮现了一抹笑容,以十分勉强的拼音拼出两个中文:“徐帆!” “什么?”就在听到自己的名字时,徐帆只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给人狠狠擂了一锤一样,竟然有种喜悦到将晕眩过去的感觉。纵使两世为人,纵使有着很多的经历。但是能够在圣丹斯电影节这个将成为世界最大的国际性独立电影节上连续斩获三个含金量最足的奖项,这放在未来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嗯,我大概理解评委会的选择。据说这部来自香港的电影成本价格与七十年代拍摄的‘德州电锯杀人狂’相差无几,都是不足五十万美元。评委会结合观众们跟众多影评人的意见,普遍认为这是一部不差于任何成名恐怖片的佳作,我们感谢这个年轻人不远万里来到美国,更感谢他为美国为世界带来了一部上佳的作品。中国徐,又要请你上来领一趟奖了?” 当徐晋江推了推有些失态的徐帆时,他才反应过来忙站了起来,心里的喜悦自然是不消说了。跟吴振宇和徐晋江以及身边向他祝贺的一些不认识的电影人拥抱之后,便向台上行去。接过桑切尔递过来的奖座,见他老爷子张开双臂的动作,徐帆会意的亦是张开双臂与他拥抱了一下。 再与罗伯特进行了一个热情的拥抱之后,两人都是喜悦的对他表示了祝贺:“祝贺你,年轻人,我想你拿这个奖绝对是实至名归的!” “能够得到两位前辈的赞赏,我实在感到非常惭愧!”鬼才知道徐帆是不是真的惭愧,不过,他现在拿着这个奖,心里却宛如怒涛一般,能在电影节上斩获三大含金量最足的奖项,他有把握至少将‘死亡游戏’在美国卖出三百万美元以上的高价。 华语电影自七十年代大火以来,也少有作品能够打入美国。而打入美国的那些电影之中也少有能卖到一百万美元以上价格的作品。徐帆就知道,在华语圈里大火的那部鬼才徐克拍摄的‘笑傲江湖’,美国发行商一开始也只给了80万美元的价格,后来也只提到了一百万之后,人家就不愿意提价了。 华语电影能在美国卖到三百万美元以上的,就只有程龙跟嘉禾的少数几部电影,人家可是靠着数十上百部电影白菜价格卖给美国,用了十几年打开销路之后,才有的后来的高价。可他徐帆,第一部作品,凭借着圣丹斯电影节的镀金,完全可以在美国卖出这个高价来。 深深呼吸一口气,他扫视了一眼全场,缓缓扬声发表着自己临时想到的获奖感言:“能够站在这个台上,我感到非常荣幸。不过,我想说,日益成熟的华语电影将成为世界电影的重要一部分。而我,将会和我的同胞带上更多更优秀的华语影片送到世界每一个角落!谢谢评委,谢谢评委会及主席阁下,还有桑切尔先生的支持,能够拿到这个奖项,对我来说是一个荣耀。” 回到座位上,吴振宇、徐晋江二人都向徐帆伸出大拇指赞赏他方才那番话讲得好。徐帆只是随意笑了笑,他很难判断自己的话能够造成这样的影响,可是他希望若是能趁机令美国市场多关注一下华语片,未来也许能够帮助同胞们进入美国市场时减轻一些阻力。 当然,他可不认为自己的几句话就有那个实力。 最后颁布的是评委会特别奖,这个类似于鼓励奖的水货奖项是评委会拿来安慰那些得到了很多提名却自始至终都没能拿到其他奖的奖项。而这一类作品都是些只注重新奇拍摄手法、唯美视觉的尝试性电影,或者干脆就是没有发行价值的纪录片跟教育性质浓郁的文艺片。 尽管也得到了‘评委会特别奖’的提名,不过这一次他又充当了一会看客。在上面读到提名名单时他们跟着站了起来,随后‘时间和次数’、‘我的疯狂生活’、‘困境’三部作品齐齐获得本届的‘评委会特别奖’。 三江在手的徐帆已经不在乎能不能拿到评委会特别奖了,当获得‘评委会特别奖’的三人上台领完奖并发表了感言之后,罗伯特-雷德福以评委会出席的身份,宣布本届电影节的颁奖仪式至此终结。 还没等徐帆他们起身,就有十数位来自好莱坞跟全美的发行商挤到了三人面前,正如他所猜想的那样,凭藉着死亡游戏能够在电影节上斩获含金量最足的四个奖项之中的三个,徐帆跟他的电影已经引起了来电影节上寻觅‘奇迹’的发行商们的主意。而今天的他们给开出的价钱,也远远的超出了前几日与他接触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