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在热议中上映(中)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四十四章 在热议中上映(中)

1月14日,刚刚在美国圣丹斯电影节上勇夺三奖并将电影在美卖出了三百万美元高价的年轻新导演徐帆返回香港,直直被香港众多媒体堵在机场外撞了个正着。 尽管有些疲惫,不过徐帆还是强打起精神,在机场外简单的回答了几个问题,并承诺将在下午邀请诸位,召开记者发布会。 当天下午,在刘德化跟天幕公司的帮衬下,记者发布会在香港香格里拉酒店举行。 新闻发布会持续一个小时,在电影发布会上,徐帆面对记者各种询问及刁难处理的得心应手,即使是一些敌视内地的媒体拿着他从大陆过来的身份说事,也都被他从容应付了过去。 死亡游戏在香港还未上映便已大火,自然也引起了金公主院线那边的注意。尤其是现在原本籍籍无名的新导演,一下子变成了斩获美国电影节三项大奖的新锐导演。伍兆灿若是还没有动作,他在香港院线圈里十几年的打拼可真是白活了。敏锐的察觉到了香港本埠市场对‘死亡游戏’这部将上映的电影的渴望度之后,他立刻同徐帆进行会面,将原本13个拷贝盘增加到25个,同时也将原本定在15日晚八点首映的时间,提到了15日上午10点。 放映电影院从13家暴增到25家几乎翻了一倍,对于金公主院线的选择,徐帆自然是举双手赞同的。 要给‘死亡游戏’腾出院线来,就只能削减其他电影的上映影院。金公主已经做好了全部的电影上映准备,只是苦了元彪的‘西.藏小子’跟天幕公司的‘吴三桂与陈圆圆’。这两部电影一个已经上映了11天,一个则上映了7天,票房都是不温不火的。前一部还好一点,上映了11天票房已经过了五百万,后一部根本就是个赔钱货,7天票房才两百七十万不到,平均每日四十万的票房,暮气沉沉的票房根本不像是一部新上映的电影。 15日是‘死亡游戏’试映的第一天,这部电影新人导演才出名、演员有都是业内二线,自然金公主跟徐帆这边都没有安排什么首映典礼,那是大片玩的。电影的放映时间段安排在上午10点至晚上10的黄金档,可谓是一天当中观影人最多的时间。天晓得这是金公主临时做出的更改,因为之前金公主的上映时间安排是晚上8点到第二日7点,全午夜场的确是最适合看恐怖片的时段,但这个时间也是用来睡觉的,特别现在是贺岁档,影迷在白天看完一部大片,过瘾了,钱也花了,留下来继续看午夜场的人可想而知会有多少。 张爱玲的话说的没错,出名要趁早。在这个将步入的眼球经济时代里,出了名别人都知道了你,金钱、好处都来了。两世为人的的徐帆很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一直以来他都不甚在意自己的名声,宁可自己往自己身上泼墨进行炒作,也要令自己成为话题之王,吸引足够的关注。 死亡游戏从一开始他就已经做出了定位,这部电影吸引的市场对象很明确,是那些年龄在15-35岁之间的‘年轻人’。这个年龄段是最猎奇的年龄,几乎每年贡献了世界7成恐怖片市场票房的,都是来自这个人群。 电影虽然没有官方首映典礼,但是不代表徐帆对自己的第一步电影的上映漠不关心。这一天一大早他便出了门赶往电影院,跟他一起前往的还有一人,正是刚刚结束了在菲律宾采风返港的温碧霞。 剧组的主演基本上都参加了大半个月前举行的‘毛.片试映’,温碧霞是唯一一位没有参加的人,当时的她正跟‘火玫瑰’剧组忙着离港采风,因为她的新剧中有一段戏要在柬埔寨拍摄,但是才刚刚走出红色高棉时代的柬埔寨在香港人眼里无疑是个危险的地方,所以自然要重新挑选更合适的拍摄地点。 徐帆今天穿着一套崭新的蓝灰色阿玛尼衬衫,看起来很正经,衬着他高大挺拔的身材,让他看起来倒也有几分英俊的味道。而温碧霞也穿得非常漂亮,为了拍摄新剧她刚刚做了头发,原本一头秀丽黑直的长发已经变成了曲卷的盘发,甜美迷人的脸庞,再加上她成熟丰.满的身材,十足的贵妇人形象。 丰田的翡翠皇冠出租车上,两人都在闲聊最近的变化。 “得意了吧,阿宝现在还跟我要你的签名,是不是感觉现在有靓女中意你了,心里十分得意!” 车上,贵妇打扮的温碧霞跟他同坐在车子后座上,在旁人眼里与情侣无异。这一路她唧唧喳喳个不停,徐帆很少说话,多数都是在她说累了的时候回一句。 徐帆笑了笑,“替我向崔小姐道声谢!我可是练了两辈子的签名,现在总算能送出去了,一定不会让她失望的!” 这自然是大真话,可惜却被当成了玩笑。温碧霞轻哼一声,“美得你!” 很快又眼珠一转,“要不要我把阿宝介绍给你?” “别别别,现在我可没那个心情谈恋爱!”徐帆笑着打断了,两世为人的他现在正处于精力最充沛的时间段,更希望在梦想跟事业的道路上走得更远一些。说句实话,感情这东西现在他看得很淡,能有一两个聊得来的红颜知己就好! 温碧霞口中的‘阿宝’就是跟她同为tvb‘银河十星’之一的崔嘉宝。这两年因为方一华执掌tvb之后,实行了更加严格、苛刻的艺人政策,令大量的无线艺人出逃。为了扭转现在tvb的不利,tvb高层亲自点将推出了‘银河十星’。崔嘉宝跟温碧霞同为tvb热推的五女星之二,是一对关系很好的闺蜜。 温碧霞的短暂沉默令车子里安静了一阵,不过很快她又重新展颜笑道:“我们马上就能在电影院看到‘死亡游戏’了,哈哈,真让人期待啊!” “呵呵,是啊!” 香港本土的恐怖片市场潜力应该不小,徐帆记得历史上世纪末杀入香港市场的‘午夜凶铃’可是斩获了三千多万票房,可见香港本埠的恐怖片市场还是很大的。 “对了,你的新剧什么时候开拍?” “不出意外,应该在二月初吧,年关会休息几天!全剧拍完估计要到四月中下旬了!” 徐帆微皱眉头,“那可就麻烦了!” “怎么?”温碧霞好奇的询问道。 “没什么,过年之后,我大概有部新电影要拍摄,本来想询问下你的时间如何允许,咱们再合作一次的!” 他心里多少有些犯难,他正在着手准备中的这部新电影虽然女主概念十分单薄,但香港女星中真正符合这个形象的真不多。最关键还是,他在圈子里认识的人太少了! “你的新电影?” 温碧霞诧异的看了他一阵,要说不惊奇是不可能的。她在见证着徐帆的梦想完成历程,从在无线剧组时的一个临时小剧务,然后再到拿到天幕公司的投资,自己写剧本、筹拍、开拍,又从报纸上看到了他在美国的成功,现在眼看着他的第一部电影将在香港上映了,他仍不感觉满足,又向着更远的方向奔去。 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里,跟在这个年轻人的身边,几乎每一步她都在见证着,那些艰难那些欢乐,她全程都看到了,这让她感到很幸福。 温碧霞想着这些,不禁看了旁边的徐帆一眼,心脏有点不争气地快速跳动起来。他一点都不像同龄人刚脱幼稚,身上反而有种饱经风霜后的成熟男人才有的睿智跟沧桑,坚持自己的理想,有才华又幽默,再对比一下身边跟她暧昧了几个月仍旧没有下文的闷瓜刘清云,和认识的一些为了她的美貌而刻意讨好跟显摆的富豪们,徐帆是显得那么的特立独行、那么的吸引人。而将要上映的新电影跟已经敲定的新剧拍摄,都证明了,这个年轻比她还小几岁的年轻人,在事业上也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想什么呢,艾琳! 她晃了晃头,打断了自己的思路,但任她如何去做,心里一种悸动总是无法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