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在热议中上映(下)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四十五章 在热议中上映(下)

有朋友跟我说,有龙空的大神们给了我推书! 作为一个新人写手,龙空在我眼中基本上是大神们才有资格成为话题并获得推荐的地方。得知这一些消息,黄山真是有些受宠若惊。在此对从龙空过来支持的诸位大大送上感谢,谢谢你们!—— 他们此行去的那间电影院,是金公主院线位于港岛的一家大型影院——丽声影院。 丽声影院是金公主院线现在仅有的七家拥有八百坐席的电影院之一,也是金公主唯一拨给‘死亡游戏’的一家首映大影院。这家电影院因为处于港岛最繁华的地区,所以观影人众多,将是衡量‘死亡游戏’首日票房的标准。 的士直接停在了电影院前,微微有点大男子主义,加上最近也不缺钱的徐帆抢先付了款。15号是星期三,因为‘死亡游戏’的第一场播映时正处于上班时间,所以在电影院售票厅里,买票的观众并不是很多。 在售票厅的海报墙上,温碧霞惊喜地在角落找到了‘死亡游戏’的身影,她兴奋地向徐帆招手,道:“阿帆,快过来!看,‘死亡游戏’的海报!” “是吗?”影院的宣传并不属于他的工作,或者说是当时的他身上已经没有多少钱做广告了,所以影院的宣传海报还是金公主院线那边做的。 有些好奇金公主院线做出来的海报会是什么样子,快步走过去一看海报墙,徐帆顿时如同吞吃了死苍蝇一般,心里十分不舒服。你道为何,原来金公主院线直接粗糙的从电影中剪辑了几个镜头做出图片,在下面配上了一段煽动性的文字,就算是宣传海报了。 “怎么,不满意?”温碧霞意外的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到笑容,奇怪的问道! “嗯!”虽然听说过这个时代的香港电影并不在意宣传,一部电影能否吸引观众进影院,完全是靠名导跟明星的票房吸引力。但真来到了这时代,看到了这个时代香港电影的拙劣宣传,他心里不知道怎么的,说不出来的感觉。 难怪后世内地的好多曾经在香港打拼过的电影人都说,香港电影的没落并不只是因为港督跟回归后的香港政.府持续了近十年的对香港黑.道的打击,断了香港电影的资金源。香港电影本身就存在很多的漏洞,缺乏完善的发行渠道、不注重电影的宣传跟推广、题材过于单一等等。 手掌下意识的摩擦着下巴,徐帆转过身子去,心里有多了些计较,“再等等,等我有实力了,一定要学习好莱坞成立自己的广告跟包装、推广公司!宣传可是一部电影的脸,脸都不做好,谁来看!” “我们走吧,快开始了!” “哦!” 温碧霞看出了他似乎对院线的海报有些不满意,他要去买票也就跟着离开,不再谈海报的事情了。 “麻烦来两张‘死亡游戏’的电影票,尽可能靠前一点的!”在一个玻璃售票柜台,徐帆整理了一下心情,脸上重新挂上了笑容。毕竟是自己拍摄的第一部电影得以上映,要说不激动是不可能的。 他看着这个三十多岁的女售票员在打印票据,趁机问道:“能问一下吗,这部电影的售票情况怎么样?里面多人看吗?” 温碧霞也十分好奇,走近了一些。 女售票稍微抬了抬头,“还不错,两张电影票共计24元,先生!” 徐帆要跟他们询问到票价的销售情况自然是不可能的,这个女售票显然很机警,似乎是担心自己一开口徐帆两人就不买票或者换其他电影看了。徐帆愣了一下,摇了摇头掏出五十港币递了过去。 死亡游戏的票价在他跟金公主两方经过协商之后定位每张12港币(刚查到神雕票价好像是15港币,做了个修改),在香港算是一个不高不低的价格。像‘九一神雕侠侣’那样的大片定价为15元,雷洛传为18元,周星池、周闰发跟程龙的大制作一般价格甚至能封顶。之所以价钱订的偏低,主要还是金公主院线的要求,担心价格太高了没有观众愿意掏钱去看。 发现从售票员这里得不到答案后,徐帆也没了追问的意思。因为是恐怖片,温碧霞拒绝了他提出的购买些零食的提案,两人各买了一瓶nekta猕猴桃果汁,这种新西兰产的饮料虽然有些甜腻,但很受女生的欢迎,因为广告宣传的据说有美容效果。生活规律比较自律的徐帆很少饮用碳酸饮料,也跟着温碧霞买了一瓶。 黑暗的电影厅里并没有多少人,空荡荡的只有零零星星的一些观众,上座率明显不足四成。虽然距离电影的开播时间还有二十分钟的,但是这场的售票情况显然并不是很好。 “阿帆,没什么的,有二十五家电影院呢,也许只是这家冷清一点而已。”两人在比较靠前的第三排坐了下来,温碧霞试着安慰他。 “艾琳,别把我想得那么脆弱!”徐帆笑着想拼酒一样,跟她碰了碰饮料,灌了一口甜腻的饮料。 “我们的电影的定位是年轻人,但现在大多数的年轻人不是在上班,就是在上学,人少一点也在意料之中。只要有人来看就好了,外面吹嘘的再好也抵不上市场的实践。咱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口碑,来自观众的口碑!只要观众满意了,认为他们花12块钱来看值了,就算他们离开了电影院,也会推荐他们的朋友来看,这才是最关键的。” 他笑着耸了耸肩,道:“你知道,总需要有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们吃了螃蟹,别人才知道螃蟹好吃。我们是靠剧情取胜,‘死亡游戏’并不是纯粹的恐怖片,与其说是恐怖片倒不如说是卖弄想象力,是跟观众玩一场猜谜游戏。电影不到最后一刻,你永远不知道谁才是幕后凶手!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只有犯了错误才会记下来。电影也是一样,与其让他们一上来就能猜透套路,倒不如在最后来一个彻彻底底的颠覆!” 温碧霞点了点头,她当初第一次看到剧本结束时,凶手是曾经在之前出现过数次但是都被她给忽略的那个病人,然后就如徐帆说的这样,一瞬间的答案颠覆了她原本猜测的几个凶手,那种颠覆感令她对这部电影起了兴趣,才低价接了这部戏。 不过,她环视了一下影院内陆续多了起来的观众,“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看电影结束时,他们的表情了!” 徐帆嘴角微微咧开,整个人有些懒散的靠向了椅背,等待着电影开播的一刻了。 二十分钟的事情说长不长的,时间就在徐帆跟温碧霞你一句我一句的交谈中快速流逝,当时间指向了10点钟的时候,电影院的上座率已经增加到了六成左右,约莫有五百来人吧。虽然知道这可能跟‘丽声影院’位于香港岛最繁华的地区有关,不过这种上座率还是比较令徐帆满意的。口碑,今天之后只要这些人将口碑传播出去了,‘死亡游戏’即将迎来票房的飞跃式暴涨。 电影院内,提醒观众安静电影即将放映的音乐已经响起了,这首约莫三分多钟的轻柔钢琴曲之后,将是正式上映的时间。 音乐声中观众席上的讨论声跟交谈声逐渐小了起来,随着荧幕亮起观众们的视线都被前面的大银幕所吸引去了,只见银幕上放出了天幕电影公司的标志,随后又出现了金公主公司的标志,logo约莫持续了20多秒钟的时间,大银幕就变成一片黑暗,开始出现导演、主演等名单。 徐帆托着下巴,看向银屏略有些遗憾。第一部电影因为没有自己的公司,加上当时他身上的钱已经不够再去聘请专门的设计公司为他设计logo,所以只能使用天幕公司的标志,这让他心里多少有些不美的感觉。 哗啦啦的水声在黑暗中不断的响起,在黑暗中一点莹莹的光突然出现。电影院内传来一声惊呼声,是个年轻女人的声音,不过没人去责怪她,因为似乎是为了响应她,接连不断的惊呼声响起,原来在那莹莹光的照射下,观众们清楚的看到了一个水中出现了一个人脸。 “死亡游戏!” 片名在这个时候出现,短暂的黑暗之后正式进入剧情。 随着光线的变动,观众们已经能够很清楚的看到一个人静静的躺在水中,正当大家都以为他死去的时候,突然间他睁开了双眼,挣扎着从水缸里坐了起来。 一个特别拉长到25秒的镜头给了那个在水中不断飘动的小东西,留心去看的人都注意到了,荧光灯下赫然还拴着一把钥匙。 “啊……”黑糊糊的电影厅里,观众们顿时响起了一片低声的惊呼,这是剧情中的第一个颠覆,当观众都因为亚当是死人的时候,他‘活了过来’,瞬间将不少观众吓了一跳,观影的兴趣也跟着提了起来。 徐帆手指轻扣在扶手上,他的眼睛在看着电影,思绪却飘向了其他地方。原作第一部的问题不少,不过原导演也是个天才,那并不多的一些问题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布局。不过站在前人的基础上,徐帆能够比他走得更远。因为原编剧在设计剧情的时候,最多只考虑到了一部电影,而他则不一样,因为从头到尾的7部曲他全部都看完了。在电影之前放映的30分钟里,他至少为后面的六部电影埋下了四个伏笔。当然现在,观众们或许发现了他留下的那几个伏笔也只是稍微有些疑惑。等到后面电影上映的时候,当有看过第一部的发现的时候,无疑将重新带动前面几部的录像带跟光盘的销售。 电影的播放在继续,一直过了四十多分钟,徐帆回过神来之后脸上尽是自信的笑让那个,过去半个小时中没有人离席!开头半个小时对电影来说是一个关卡,观众看了超过半小时,他一般都会看下去直到电影结束。电影厅里的观众的确是越看越投入,就连后面观众席那些小小的讨论声也没有了,只有偶尔间,会听到一些很重的呼吸声,和惊呼声。 徐帆环视了一圈,压着声音对旁边的温碧霞笑道:“看来还不错!” 佳人没有回话,他转过脸去,才发现她竟然在全神贯注的看着电影,不觉轻声一笑,不去打扰她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后面的回忆不断引出恐怖的道具跟一个个的谜团,或令观众看得头皮发麻,或令喜欢猜谜的观众大呼过瘾,不断去猜测谁才是真正的凶手! 会是谁呢? 是高登医生?还是亚当?又或者是那个看上去就不像是好人的变态义工? 变态杀手给出的时间不断的逼近,他们的心脏压抑得几近窒息。这些心理恐怖的手法,成功地使到他们代入进去,仿佛时间一到将跟前面的那些人一样遭遇死亡的就是自己。这种自己吓自己之下,通过不断的拷问人性的漏洞,精神的弦越拉越紧,甚至已经有心里承受能力稍微差一点的女孩哭了出来。 很快,电影来到了结尾阶段。高登医生一脸冷漠的说出,变态杀手给他们留下两把手锯,其实是为了令他们自己下决定,割断了自己的腿才能逃生。借着变态义工登场,高登医生跟亚当联手上演了一处苦肉局弄死了他,然后高登医生拖着断腿在光洁的地板上拉出一条长长的血迹爬出地下室去求救。 正在这个时候,电影到来最的一幕。变态义工的收录机响了起来,中了一枪的亚当惊恐的发现,他跟高登猜测的凶手竟然另有其人,而被他们弄死的变态义工,也跟他们一样都是这场‘死亡游戏’的参与者。 然后,一直地上爬了许久的那具尸体动了,他竟然挣扎着站了起来,推翻了观众们之前得出的一切结论。原来这个之前几次出现在前剧中,身患了癌症的老人,竟然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整个电影院此起彼伏地响起“噢,我的天那”、“竟然是他”、“不好,亚当危险了”之类的惊呼声,不少的观众都惊出了一身冷汗,他们恐怖的发现,自己在这一场智商的比拼中同样出给了变态杀手。当那变态杀手用电击击倒了亚当,拖着痛苦的身体不断往地下室外面走去的时候,说出了那部被评为后世评为世界百大最著名的电影台词之一的话。 “人活着的时候多半不知感激!” “但是” “你以后不会了” 伴随着亚当的绝望吼声,大门缓缓被关闭,变态杀手的低沉声音逐渐高了几分,“游戏结束!” 黑暗中,亚当的绝望吼声还在持续,“不” 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令影院内的绝大多数人都心里发寒,浑身起着鸡皮疙瘩,甚至是身体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 字幕出现,背景音乐声中,电影宣布结束! 徐帆站起身来,在刚亮起来的照明灯中环视整个电影院,然后一脸满足的笑容。还有什么比观众面上的惊恐、不安以及绝望更能令在过去上百分钟里主宰了他们一切情绪的电影导演满意。 一瞬间,他似乎理解了拍摄出了‘阿凡达’的卡梅隆在首映式上的话! 这一刻,我就是上帝!(thismoment,iamtheg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