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首周票房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四十七章 首周票房

周一开始上班,依旧两更6000+,不过更新时间在我下班后。先送上一章,下午我早点回来更新!—— 97回归年的不断逼近,整个香港现在普遍处于一种病态中。因为对内地的不同制度跟港督政.府及西方社会几十年来的敌意宣传,现在香港普遍陷于回归之前的焦躁与不安中。 对于内地跟回归的不信任覆盖到了整个香港的各个阶层,电影圈里也不能例外,当年张一谋主演的‘古今大战秦俑情’若是没有银都跟内地政.府的牵针引线,89年程小东是根本不会允许自己的剧组出现内地演员主演的情况发生。 也是这种矛盾的心情,当得知一部来自香港的电影在美国电影节上连续斩获三项大奖时,香港媒体为之轰动。但是很快神通广大的香港众媒体便从‘死亡游戏’当初的开拍剧组跟天幕公司得知了一个消息,这部新剧的导演竟然来自内地!这个消息传出来之后,原本还齐心协力吹捧电影的香港众媒体迅速分化。首先是敌视大陆的‘星.岛日报’娱乐版面上立刻见不到了有关‘死亡游戏’这部电影的任何消息,东方日报也删减了相关报道,其他二流、三流小报,也多是将注意力都集中在徐帆的内地身份上。 对于内地的酸腐艺术片香港影视圈是素来瞧不起的,港台地区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最后保留地,受到比之内地更加浓重的儒家文化影响。之前内地的几位导演靠着几部反应旧时代的电影在国际社会拿奖,香港这边就有媒体嘲讽,说内地电影人只会向洋人屈膝鞠躬,靠着给华人抹黑、向洋人献媚拿奖。所以,在他们看来,身为内地人的徐帆拿奖也不惊奇。 香港媒体的迅速分化,导致‘死亡游戏’在徐帆的身份被曝光了之后,媒体逐渐减少了系列报道。不过正如刘德化所说的,香港仍有不少的影评人在关注他的这部电影,影评人这个职业多数都还是比较公正的,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能秉持着公正的态度,对他这部电影进行点评。香港东方日报的特约影评人——祁佳仕就是这么一个! 给自己点了根烟,祁佳仕将自己关在房间里,点亮了台灯的桌子上,一份稿纸板正的摊在他的面前,钢笔也吸足了墨水,就等他动笔了。 眉头郁结成了一块,作为一个自律且秉持着公正态度的影评人,自从87年发哥的监狱风云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无从下手的感觉了。 这不是因为电影太烂,恰恰相反,因为看到了太多东西,脑袋里有太多的想法要写,他犹豫了、迟疑了,如同‘监狱风云’一样,他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一个年轻导演拍摄的新电影,而这种个人的喜欢,对于专业影评人来说,很可能会影响到其公正的评论。 不过看了眼时间,已经十点钟了。本来下午就该把影评交给报社,然后报社进行排版应付明天的发行的。但是今天因为第一场电影时他还有很多的疑惑,于是接连又看了三场,因为耽误了不少时间,导致他不得不向编辑部那边通了电话,希望时间能宽限到午夜十二点。 现在,看来不得不提笔了! “whoistheboss?” 祁佳仕写下了影评的标题,对于这部能够将他这个至少每年观影一百多部的专业影评人都给糊弄过去,祁佳仕对‘死亡游戏’这部电影的最大兴趣不是其恐怖跟血腥的场景,也不是对人性的拷问,而是那个骗过了所有人隐身幕后笑看人性丑恶的变态杀手。 轻吐出一口气,他的眉头不再皱起,提起了笔之后,他反而发现脑袋里的思路逐渐顺了起来。眼看着一篇报道就要成型,他奋笔疾书! “这应该是我近些年来看到的一部最有诚意的电影!”书写了这么一段开头之后,祁佳仕全身心的投入评价中。 “首先,导演兼编剧都是一个叫‘徐帆’的年轻人!不认识!听说拿了美国独立电影节大奖,稍微引起了一些我的观影热情,于是我步入了影院之中。(我参加了首场放映,但影院的上座率仅有三成上下)” “电影在等待中很快开幕(我发现我身边观影的基本都是年轻人),我很庆幸,我没有错过这么一部堪称华语片经典的电影首映式。几年前我才出道时,在为周闰发的‘监狱风云’写影评时,我曾有过这么一个看法。一部经典电影只有包裹着一个主题,能让观众读懂并有所感悟,它才有资格被称之为‘经典’。今天在我看来,‘死亡游戏’便有这个资格被称之为经典!” “这部电影有种疑似经典的味道,它所包含的主题便是:人活着就要感激上天恩赐的生命与平淡的幸福。我们生活在和平之中,当硝烟弥漫换成了米饭热汤,炮火连天换成了袅袅歌声后,人开始放纵自己,使劲地解脱自己,久而久之就对世界、对社会失去了感召力,变得没有理想,变得歇斯底里,变得只能用外物的冲击力来刺激自己没有热度的心。吸.毒、婚.外.恋,偷.窥、自残等一系列的行径就是迷失了自己的表现。” 稍微停了停笔,祁佳仕酝酿了一阵,继续写道:“徐帆这个很有想法的年轻人非常敏锐,他发现了大都市之中人的弱点,并且用自己的想象力跟意志来抨击了这种现象。电影中很老套的出现了一位愤世嫉俗的变态杀手,他邀请了一群“生在福中不知福”的人,陪他玩一场‘死亡游戏’。这些游戏参与者或许地位高尚,有的地位卑微,也有缺乏交流的人,不乏自以为是者。当这些人化为灰烬飘荡在世界边缘的时候,阳光也会愈加绚烂,星光也会愈加璀璨。当然徐帆绝不是一个种族屠杀者,他也没有希特勒那股变态的惨绝人寰,他只是利用电影载体的模式来告诉观众:不要等到失去跟死亡降临的时候才知道后悔,请尊重上天赐予我们的生命跟平凡的幸福。” “电影的结构非常吸引人,运用了蒙太奇的方式,各类人物事件交织在一起,光怪陆离却也井井有条。作为“惊悚”来说,剧情是最为重要的。最好的例证就是去年上映的‘沉默的羔羊’,由于它吸引人的眼球,摧毁人的神经而被列为了经典的范畴。而作为恐怖片来说,血腥是免不了的。不过‘死亡游戏’与其说是一部恐怖片,倒不如说是一部披着恐怖片的外皮,挥舞着惊悚的剧情,对人性进行深度的剖解。这种拍摄的难度非常大,可喜的是徐帆成功了,他用自己的第一次“处子秀”直接捅破了这个难题的“处女.膜”。我不敢确定‘死亡游戏’是不是经典,但是我可以确定‘死亡游戏’疑似经典。” “这部电影除了内在的实际精神外,外表也毫不逊色。我对这部电影最深刻的印象便是创意很厉害,非常突然但合乎逻辑,剧本创意有着相当高的邪门智商。片子里有“封闭空间”和“设计型连环凶杀”的这两大设定烘托悬疑与惊恐气氛。电影的主要场景设置在一个小空间的地下室里,用小场景来完成.人物的塑造,尤其是心理的转变是异常困难的。鬼才徐克也说过,如果没有道具的陪衬,武打设计是困难的。去年在香港票房大火的‘黄飞鸿’的武打场景就过于单一,就使武打动作遇到了瓶颈。可是徐克用他的聪明克服了困难,徐帆也一样,用小场景造就了两位主角的性格迸发,非常成功,非常精彩。道具是稀少的,手锯,照片,香烟,子弹,大哥大等一些物品的使用(手锯被摔碎,照片被丢弃,香烟被染毒,子弹被射出),刻画出了主角们的歇斯底里,无可奈何的心境,这些精彩都是徐帆聪慧表现的一个缩影。” “展望当今的香港电影市场,已经越来越向着好莱坞化发展,香港的电影拍摄成本越来越高,近年来的几部佳作,不乏拍摄成本千万以上的大制作。在这种病态的大片上阵的环境中,一部小成本的电影能够杀出重围,可谓难得。” “写了很多,似乎都跟这个标题不太相符。在下笑而不语,未免过多的透露,令诸位尚未观影的观众失去了猜谜的兴趣,本人在此留下一个悬念,诸位若是前往影院看完之后,相信定然会理解本人所要表达的一种惊叹情绪!” “感谢徐帆,谢谢你为香港,为华语电影带来一部必将流芳百世的经典影片!谢谢!” 第二日,东方日报一片香港新锐影评人祁佳仕的影评逆风出现,为之后的几天‘死亡游戏’的票房上涨贡献了一把力。 上映的第二天周四,‘死亡游戏’票房小幅度上涨,二十五家影院共斩获了34.7万票房。到了第三日周五,金公主院线更是收获了让人瞠目结舌的报表,二十五家影院在第三天收下了51.3万的票房!平均上座率升到57%,中午场跟下午4点以后的两场上座率都高达84%以上,有不少的上班族跟需要上学的学生都对晚上八点以后电影不再上映而感到不满跟愤怒,尤其是年轻的学生们。因为香港的年假只有十来天的时间,现在距离学校放年假还有差不多一周,他们抽不出时间来看这部很有意思的电影,自然感到十分的不满。 首映三日总票房稳稳突破百万,给了金公主院线足够的信心。尽管伍兆灿并没有立刻给电影增加新院线,但是却在‘死亡游戏’上映的第四日,便解除了二十五家上映影院的档期限制,将不卖座的其他电影或撤掉或在其他院线上映。这一决定无疑为周六、周日两天的电影热卖奠定了基础,周六二十五家院线普遍上座率达71%,当天票房斩获67.4万,其中午夜前后场更是场场爆满,似乎不少年轻人都喜欢在夜晚的气氛下观看这场五星级惊悚的恐怖电影! 周日票房更是令金公主院线公司的总经理伍兆灿下定决心为这部年初热卖黑马腾出更多的院线来。因为就在周日这天,在争议与好评之中,‘死亡游戏’斩获了92.6万票房,只差一点便破了日票房百万的记录。而日票房百万这一标准毫无疑问是香港卖座大片的象征。 自周三上映至周日,虽然少了周一跟周二两天的上映时间,不过五天的时间制作成本不过百万的‘死亡游戏’便在全港斩获了275.4万票房,徐帆交出来的成绩可谓吸引了全港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