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YES!》来袭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四十八章 《YES!》来袭

首周票房的得力令伍兆灿下定决心为‘死亡游戏’腾出更多的院线,金公主院线只能拿正在上映的电影开刀,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四部电影分别是元彪电影公司的‘西.藏小子’、天幕公司的‘吴三桂与陈圆圆’、万能公司的‘四大探长’以及浚升影业公司的‘漫画威龙’。 ‘西.藏小子’上映十六天共斩获840万票房,元彪电影公司小赚一笔。但电影因受到‘死亡游戏’的冲击,已经跌落到日票房不足二十万,惨遭金公主院线落画。‘吴三桂与陈圆圆’更是不用说,上映十二天只收获了不足三百四十万票房,无论是天幕还是金公主都徘徊在保本线上,一样被落画。李修贤的万能公司跟风‘雷洛传’拍摄的‘四大探长’一月一号上映,十九天斩获了一千四百万票房,这部口碑不错的电影日票房已经不足五万,算是到了正常落画时间。 倒是浚升影业公司高薪聘请周星池跟b哥钟真涛、陈百祥、章敏拍摄的‘漫画威龙’损失有点大,虽然漫画威龙也是一月一日上映,到19日已经收获了两千一百万票房,但现在每日票房还能维持在三十万上下,在之前的金公主院线内,也算是一部卖座大片。只可惜为了给更加卖座的‘死亡游戏’腾出院线,周星池的‘漫画威龙’也惨遭下线。 最终,金公主清理了一批影片之后,死亡游戏的上映院线已经增加到了三十七家,几乎占去了金公主全部院线的75%。也是因此,虽然新的一周工作日的到来令电影的普遍上座率由上一周的平均71%降低到了59%,但因为院线的增加20号的周一这一天,电影日票房稳稳突破百万,斩获单日一百二十九万票房。 在香港本港仅上映六日票房便突破四百万,而且电影的制作成本还不到一百万。这种高回报的效率自从八十年代中旬以来香港电影圈里便已经很少出现了,为了报纸的销路,就连被曝光了他的内地身份后,短暂封杀他的几份亲近台湾的报纸,娱乐版上也重新出现了有关‘徐帆’跟他的电影‘死亡游戏’、‘刘德化’、‘天幕’等字眼。 电影的成功,荷包鼓起来的刘德化自然心情十分开心,这一天徐帆来到阔别多日的天幕电影公司内,在刘德化的引荐下跟台湾片商——学者机构公司签订了台湾发行及上映分成协议。 协议签订之后,凭借着投资面前的年轻人,一部电影斩获上千万的刘德化难掩兴奋,道:“帆仔,电影成功了庆功宴必不可少,不如这样吧,等这周末的票房出来之后,总票房过千万我们就在四季酒店召开庆功宴如何?到时候我多邀请些圈里的朋友介绍给你认识,如何?” 一部电影获得巨大成功,刘德化说不高兴是不可能的。他是香港本地人,又在圈里打拼了十来年了,自然知道香港甚至影视圈里,都有不少人对内地南下的电影人存在着很强的排斥之心。徐帆是他很看好的一个年轻人,他来香港时间很短,因此在圈子里也没有太多的朋友,遇到了媒体的封杀跟圈里某些人的非议,吃亏的还是他。刘德化有心报答他一番,主动要求掏钱为‘死亡游戏’办庆功宴,一来是为了犒劳剧组的其他人为他积攒人气跟威望,二来就如他所说的,想介绍些自己圈子里的朋友跟关系给这年轻人。也免得他年轻气盛的,在香港一个人打拼吃了亏。 到底是天王气度不凡,徐帆当然不反对。他之前本来就有开庆功宴的打算,不过因为内地的庆功宴都是在电影彻底下线之后,票房清算完毕才开始。所以,他才暂时没有提出来。刘德化提议了,他自然不会反对。 “成,我之前是准备电影落画之后召开庆功宴的,不过华哥既然提议现在,那就改在现在吧。都是吃影视这碗饭的,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徐帆最近的精神状况很不错,而且这段时间也没有闲着。他刚刚通过中.国银行,往南京他这一世的家里寄了十万港币,又在新界西北地区跟某家停产的工厂达成协议,以20万港币每个月的价格,租用了它的一间大型厂房。除此外还跟香港最大的电影道具设计公司——‘艺力公司’达成了协议,出资82万元由艺力公司为他制造出自己亲自画出了草图的新电影所需要的道具。 死亡游戏在香港上映了七天了,票房已经稳稳的过了五百万,按照目前的速度来看,最终票房在香港突破两千万大有可能。这个时代的两千万港币几乎不差于十几年后内地上亿的票房,第一部执导的影片能达到这个高度,徐帆现在满心的都是喜悦。 回到住处,发现徐晋江正一脸怒气坐在那里,就在昨天徐晋江已经接到了永盛公司的要求,3月7号到永盛公司报道。原来永盛公司去年雷洛传两部曲大赚之后,今年的要拍的电影——鹿鼎记,也准备拍摄上下两部曲,所以,第一部电影的拍摄演员要提前大半个月报道拍摄第一部。 这个时间明显跟徐帆将要开的新戏撞车,而且他自己也在之前先答应了永盛公司,就只能放弃了参加他的电影。徐晋江天生一张恶人脸,虽然难听但他的戏路无形中也增多了不少。比如徐帆的几部设想中的电影,都有适合徐晋江的角色。 “江.哥,今天回来的挺早的,怎么了,看你心情似乎不太高兴?” 下部戏徐晋江也不能出演,徐帆在香港现在根本不认识多少圈里的朋友。几个朋友现在都分不开身出演,这也是他接受了刘德化的提议庆功宴的原因,就是希望能够多认识几个人,并趁机挑选几个角色。 “哼,还不是香港的这些个报刊,他们每天不找茬会死吗?” 徐晋江火气十足,沉着一张脸一把抓起面前的杂志,扔给了他,“阿帆,你自己看吧。看看那些人都在搞什么!” 他用得力气有点大,结果那本杂志被扔到了徐帆的后面。他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平常脾气很温和的徐晋江,默默走过去,捡了起来。 封面是一个穿着前卫、时尚的妙龄美女,竟然是89年的港姐——陈法蓉!再看杂志名,赫然是倪真旗下的香港知名青少年杂志——《yes!》! “第7面的娱乐圈轶事专栏,你看看那些只会扭曲事实的混蛋都写了些什么!”旁边传来徐晋江火气十足的声音,他有些好奇,捡起杂志后直接翻开到了第七面,看了起来。 “许久不见,大家好,我是yes!sir。这一期的娱乐圈轶事依旧由我主笔,跟往常一样,我们先来说说最近香港娱乐圈里发生的一些奇闻趣事吧。首先,嗯有观众来信说最近有一部一个大陆仔拍摄的电影在香港很红火。呵呵,很不巧我也去看了这部电影,至于电影的好坏吗,我个人的观点是不推荐年轻人去观看的,拙劣的拍摄技术跟纯粹卖弄血浆的手法,会污染正处于生长发育期的年轻少男少女们的思想!” “那么下面,既然有不少的读者都表示对这部电影很感兴趣,我们也刊登一些看过这部电影的年轻读者的影评!” 这‘yes!sir’似乎是倪真的笔名,还有古域、华少、阿四、木哥、雯雯、徐意等,都是《yes!》杂志的管理层的笔名。 徐帆往下看了一阵,顿时也跟徐晋江一样,面色阴沉如铁,忍不住的全是怒色! 你道为何,原来这《yes!》杂志上刊登的一些所谓看过‘死亡游戏’的年轻读者的影评真是十分精彩,几乎可谓是齐齐一色的对‘死亡游戏’跟徐帆的攻击。 “刚看了这部电影,是我看过所有这类型电影里最垃圾的一部。这个导演不是变态,而是一个彻底的弱智。脑子有病,智力低下就不要来拍电影,拍了弱智加变态的电影来恶心人就更不对了!变态恐怖我不反对,本来就是要看个所谓的恐怖片,可是病态的这么虚假,这么糊弄人,这么弱智,那就不敬业了!这么愚蠢的导演我还真是第一次看到,真是看了比吃了苍蝇还恶心!” 这是娱乐版的主编倪真特别推荐的一篇影评,几乎占去了本期《yes!》杂志娱乐圈轶事专栏三分之一的版面,差一点就把倪真对‘毒瘤明’的攻击篇幅给盖了下去。 “情节到处都是漏洞,硬编也没有这么编,只能说导演存心把观众都当成猪了。两个警察的低能简直是骇人听闻,那个警官,已经用枪指着变态杀手了,不先用枪把他的手和脚打断,还在闲聊,结果反而让杀手把自己的脖子割伤,真不知道这么低能,他是怎么混了这么长的时间的。难道香港警察都是吃粪长大的吗?那个长的像外星人的警员更是蠢的像猪一样,先是拼命去找钥匙,实在找不到,才像傻瓜一样想到用枪去打那个电钻。去追的时候,居然连多开几枪都不会,还中了机关。一想到我们香港几百万市民的纳税可能就养出了这样的废物,我就气得只想打人。” “后面情节更是矛盾百出,那个警官和他的搭档明明之前已经查获了变态杀手的据点,也看见了他的长相,就算他搭档死了,他脖子割伤了,难道他会不通知其他的警察来追捕这个人.不顺藤摸瓜继续抓捕这个人?这个病态杀手还能那么从容的继续作案,这种情节只能说是编出来给白痴看的。那个警官还脑子有病的去雇佣私家侦探来追踪医生,监视医生家里得动静,真不知道他是得了早老年痴呆症还是怎么回事情?要健忘也不会健忘到这个程度?这剧情明显前言不搭后语,让人看了只想骂娘!” “那个医生的老婆更是脑子不正常,明明已经用枪对着绑架她们的人了,还居然用大哥大(yes!sir:这一点可以看出这部电影的导演很没有常识。一部移动电话造价上万,可不是什么家庭都能用得起的)去闲聊,真是病的不轻,她连先用枪把那个绑架她们的人打残废了都不会么?就算打死了不过是一个正当防卫。看到这里,我对这部电影的导演和编剧的低能弱智的程度是真正出离愤怒,见过弱智的导演,就没有见过这么弱智到这个程度的导演。(yes!sir:嗯,这位读者朋友看来不知道导演其实跟编剧是同一人)!” “然而还不止于此,那个被胁迫来绑架医生的老婆和孩子的医生的同事,他接到录音带说他中了慢性毒药,他就真到会这么白痴,按照录音带所说的去绑架和杀人么?杀了人,而且是两人,就算毒解开了,他也要进监狱的。编写出这种白痴剧情的人不知道是装傻的,还是真没有脑子?医生的同事就在医院里工作,验血检验一下究竟是什么慢性毒药应该说是最容易的事情,只要能够查明了毒药,还怕解不开这个毒药,如果正规的医院都没有办法解开这个毒药,他凭什么就认为那个胁迫他的人在他杀了人之后能够解开.一个业余的变态杀手炮制的毒药莫非可以让专业的医院束手无策?任何一个脑子正常的医生,接到这种胁迫之后,唯一可能采取的措施就是报案,再让医院解毒!也只有这种白痴电影会编出让这个人象没脑子一样乖乖的接受胁迫!” “我从初中到现在看了九年多的电影,从来没有一部电影能够叫我如此想骂人。那个被绑在链条上的医生,他的大哥大里传出这么多枪声以及搏斗的声音就应该知道他的老婆孩子没有死,还这么如丧考妣,痛哭流涕。然后呢,你说你丢开大哥大干什么?按照正常心理,只可能把大哥大更加紧握不放才对!把大哥大扔出去之后,他们前面都知道用衣服去套东西,剧情进展到了这里,怎么又不脱衣服套电话了?反而去锯自己的腿了,实在已经让人对电影编导的白痴程度无话可说了!” “还有那个人装死人躺那么长的时间,会让人看不出,会让一个医生看不出,距离这么近,会听不见他呼吸的声音?那滩血液怎么会没有凝固,如果是真的死人的血液?那个医生的同事没有杀掉医生的老婆和孩子,没有完成任务,他还赶去杀医生干什么?而且他怎么知道医生关在那里?那个变态杀手就这么信任他,把什么都告诉他了,连医生关押的地点都告诉他了?那个警官继续展现他的低能,据我所知香港警察学院有专门的搏斗训练课,可是这个受过专业搏斗训练的人居然连一个腿上受伤的变态都打不过,难道此人是越南过来的打过越南战争的士兵?还是大陆过来的退伍兵?居然又完蛋了,而且这个警官居然还是没有通知警察局,自己一个人继续单干!香港警察要是都像你这样的英雄主义,我们多少市民都要丢了性命了!” “还有医生明明知道时间到了,还用枪去打那个私家侦探,真的是发神经了么?那个私家侦探既然已经砸倒了那个医生的同事,怎么会不用他手里的枪,医生同事身上会不带足够的子弹么?” “这个电影,只能说白痴程度非常罕见,比北边大陆拍的那些个红色电影还要白痴一百倍!剧情简直没有一处可以说圆,到处都是自相矛盾的地方,到处都是漏洞!还装出一副剖解人性的样子!还恐怖片呢,要恶心人,也不是这么来恶心的!” “我只能说这部电影的导演和编剧真的不是个东西”

下一篇   第四十九章 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