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忌惮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四十九章 忌惮

对不住,快到中秋,中午家里来了亲戚!更新晚了点!—— 好一篇淋漓尽致的大骂,就连徐帆看过也是也是气得面皮一阵青紫,不过很快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走了两步坐到了沙发上,重新又把这段所谓的‘读者影评’看了一遍! “写的蛮不错的,挺深刻吗?”良久,徐帆哼哼一声,轻轻将那杂志摆在面前的茶几上。他的脸上,再也没有了一点怒容。 “阿帆,他们这么无理取闹,咱们的电影只看了只言片语就跟着兴风闹事,你也不生气吗?”徐晋江急问道,他是知道倪真的《yes!》在香港的影响力的,它是香港少数以香港青少年、中学生为对象的杂志,在香港深受青少年、中学生欢迎。‘死亡游戏’的票房主要靠吸引猎奇年轻人,《yes!》杂志大肆攻击‘死亡游戏’跟徐帆本人,势必将影响到不少青少年的观影热情。 徐晋江更多愤怒的还是《yes!》官方对徐帆的人身攻击,这让同样是内地来港的他有种同样受辱的愤怒。 徐帆往背后的沙发上靠了靠,眼神逐渐冷冽起来。 “江.哥,别激动!” 他若有所思的道:“你看这篇攻击的影评,表面上看文笔很白,似乎真是普通读者在《yes!》登载的。可是,这篇影评中,不少攻击我们的地方虽然有些故意夸大且不深入,有种避重就轻的意思。但能在我们的电影中找到那么多的可以利用的攻击点,这会是一个口称不屑于我们电影的普通人能够做到的吗?没有个三五遍的反复去看,很难找到这多的攻击点。《yes!》杂志的受众大多数都是16岁以下的青少年,能写出这篇文章的这绝不是什么读者!” “你是说是《yes!》?” “哼!”徐帆哼笑一声,“有什么奇怪,倪氏父子是个什么东西香港谁不知道。倪狂是靠攻击咱们国家,给外国人当抹黑内地的旗手才发家致富,有了现在的地位。倪真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自90年《yes!》成立以来,他的杂志上可没少向青少年灌注敌视内地的思想。被他攻击了几个月的‘毒瘤明’是谁香港有几人不知道。刘锡明这人我接触过,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也能感觉出,这是个文静风度绝不会主动惹事的年轻俊杰,倪真一直抓着他不放,连续攻击几个月,听说也不过去年七月刘锡明在接受东方日报采访时被问到自己喜欢的女人类型,他提到自己对周蕙敏有好感。” 哼哼一声,痴情玉女掌门人周蕙敏,多少男人心中的梦想。一想到将给倪真这贱男占去,而且还要十几年间赔尽笑脸,任由他在外面闹出一幕幕的绯闻跟偷吃的闹剧,他徐某人都为只有一面之缘的周蕙敏感觉不值。以她的美貌跟名气,在90年代的香港,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好男人倒有多少,只可惜刚刚受过情伤的她被倪真的花言巧语蒙骗上当,结果耽误了自己一生的幸福。 徐晋江皱眉,“阿帆,你的意思是?” “倪氏父子一向以香港道德及民.主捍卫者自居,我这个来自内地的电影人在香港收获成功,某些人自然看不顺眼,拿来当话题给旗下的报刊创作收入,也不是不可能!这绝不是什么来自读者的来信,更像《yes!》的编辑亲自撰写的稿子!” 说话间徐帆又拿起了面前的那份杂志,认真的重新翻看起来。 有句话叫‘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他徐某人也不是什么任谁都能揉捏的软柿子,被一个本来就被他瞧不起的贱男背后中伤,他若说心里没火气肯定是不可能的。不过重生后的他对于倪真现在并不是很了解,只知道他后来干了许多为人不齿的事情,那些未来还没发生的事,显然不能被他拿来当做反击的工具。 老实说,倪真的确是个很有才华的人。以他两世重生的眼光,不难看出这本走青少年流的《yes!》杂志,在这个时代的香港绝对称得上是一份很‘酷’的杂志,绝对有资格吸引众多猎奇的中学生的目光。 一边翻看着一边思考着对策,尽管中学生并不是观影主流,在他的电影受众人群中也只占到了不足一成的份额,但也能贡献百万的票房,如此放弃了就有些可惜了。不过,很快当他翻看到‘yes学生报’专栏时,他表情微楞了一阵,认真看了起来。很快版面看完之后,脸上的笑容已经多了不少。再往后面翻看了一阵,尤其是看到‘恋爱教室’专栏时更是冷笑连连,重新把杂志扔回了桌子上。 “《yes!》杂志的抹黑不足为惧!”他果断的下了定论。 “阿帆,《yes!》可是香港最热卖的青年杂志之一,每期都能卖出超十万份!” “那又如何?”他已经成竹在胸,“江.哥,就算是香港再如何西化,它也遮掩不了一个事实,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无论是领土还是文化。在我们东方素来注重‘尊师’,《yes!》杂志透过分担恋爱的烦恼,提供学校生活及日常消闲、时尚潮流情报,或许受到青少年、中学生欢迎。但是它让学生读者来信评击学校、老师,在这个老师权威庞大的香港,你认为这份杂志能够堂而皇之的进入学校中?我刚刚大致翻看了一些,杂志内有不少鼓励中学生谈恋爱的内容,时尚潮流情报亦经常介绍名牌服饰。如果我是为人父母又或者教育界人士,绝不会放任自家的孩子遭受它的毒害。我听说不少家长、教育界人士都对其很不满,经常批评此杂志煽动青少年、中学生作出挑战师权、求学时期谈恋爱、崇尚名牌等“反叛”行为,视之为洪水猛兽。所以说,这份杂志如果是对明星之流的进行抹黑或许还能收获奇功。但是对于我们的电影进行攻击,倪真也未免太高看了《yes!》的影响力,跟成年人的智商了!” 一份不受到教育界跟寻常家庭长者欢迎的杂志,充其量也就只能靠着花言巧语的报道糊弄几个青少年罢了。徐帆从身上摸出烟,给对面的徐晋江扔了一根过去,也给自己点了一根,“等着看吧,江.哥,如果是东方日报、星.岛日报、明报这样的报纸出现类似的报道,我可能要头痛一阵,不过如果是《yes!》,它对我们的票房很难造成影响。对于这样哗然取宠的报道不要理会是最好的反击,你跟它打口水仗,反而是助长了它名气,冷眼旁观只当不知道便是!” 对于倪真,他多少是有些顾忌的,因为倪真是个伪君子。他不怕得罪小人,但得罪了一个伪君子,日后就要免不了要时时警惕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捅过来的刀子。 如果只是一个倪真,徐帆能够很自信的应付过去。他担心的还是倪真的老子——倪狂。此人现在还没移民美国,身为香港作协的会长,倪狂在香港有着旁人难以想象的影响力,尤其是跟媒体之间的关系,星.岛、大公.文汇甚至明报,倪狂都能说上话。而且他的死党黄沾、蔡澜在影视圈里也是响当当的大拿,在没有彻底在香港影视圈站稳脚之前,得罪倪真事小,把倪真得罪惨了,惹出宠爱他的老子倪狂可就麻烦了。以倪氏父子一贯的作风,被他们当做敌人,那可都是往死里整! “《yes!》,倪真!今天我记下了!” 烟云吞吐之中,徐晋江没有看到对面的年轻人额头不断跳动着的青筋,彰显了主人心情有多不平静。 正如徐帆所说的那样,之后几天的票房一如他的意料,基本上没有出现波动。22-24日的这三天里,‘死亡游戏’的票房十分稳定,上座率最终维持在了67%,日均票房114.7万港币,距离打破千万票房,只有一部之遥。完全没有受到《yes!》不实报道跟人身攻击的影响。 眼看着周六、周日的爆发性票房跟年假将到来,伍兆灿大笔一挥,将电影的上映院线进一步扩大到了44家,至此金公主院线除了5家文艺院线外,全部拨给了‘死亡游戏’,助力它争夺贺岁档。 对于‘死亡游戏’上映十余人票房便逼近千万大关,尤其是知道这部电影的投资只有百万,香港的其他几条大型院线倒也罢了,他们各自有着自己的贺岁档安排,就算是眼红‘死亡游戏’的收益,也不会有所行动。但是香港的那些个经营一家或者两三家影院的老板们可就有些蠢蠢欲动了,很快就在天幕公司刘德化的牵针引线之下,‘死亡游戏’在港上映院线扩增到了61家。受其影响,25日电影票房突破150万,总票房稳稳站在千万以上。 一部投资不足百万的小制作,不提在海外卖出的三百万美元的票房,仅在本港就跻身千万票房俱乐部,犹如平地一声惊雷,整个香港的电影公司、娱乐媒体都震动了,影评人、影迷们也震动了! 很多人甚至搞不清楚,为什么一部百万制作的电影竟然能斩获千万以上的票房!有谁说它是恐怖片?有人说它是惊悚片?更有人说它是悬疑片?唯独没有人说它是喜剧片!这叫看习惯了港式特色伪恐怖片的观众们着实有些迟疑不定。 25日,仍是东方日报,率先在娱乐版上给了‘死亡游戏’一个版面的报道,并且公然打出了‘年度票房黑马’称号,并大胆预测这部电影本埠票房将稳过1500万,甚至突破2000万。 1992年将是香港票房疯狂的最后一年,如果没有徐帆的出现带来的蝴蝶效应,在92年香港电影总票房突破15亿港币达到15.29亿的高峰之后,随后的三年中逐渐降低,到了97年更是会跌到不足9亿的历史新低,并且其中还有3.72亿票房是由好莱坞电影贡献,东方好莱坞已死! 然而,这些数据将死在某个人的脑袋里。因为站在92年初,他自信的看着香港,深知自己重生带来的蝴蝶效应已经展现无遗,最明显的,因为他香港在92年的一月便多出了一部票房能冲击两千万的卖座片。 一月,‘死亡游戏’以一匹黑马的姿态,横扫香港院线,俘获了众多观众的心,并打破了港式恐怖片只能走‘诙谐、幽默、搞笑’路线,只有僵尸题材才能卖座的定律!将真正恐怖、惊悚片的概念带给了香港。 香港电影市场是个极其擅长模仿跟跟风的市场,然而就算再如何跟风,多出了一个巨大的题材跟类型之后,无形中香港电影可拍摄的题材也增加了许多。 26日这天,徐帆刚从天幕电影公司回来,跟刘德化就庆功会的事情进行了一番交流,最终定下了本月29号即年二十五在香格里拉酒店召开。 因为在街上买了几套衣服,耽搁了一些时间。等到他回到住处,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九点了。 票房突破五百万之后,金公主那边已经不再每日都向徐帆这边汇报票房了。现在都是他直接打电话过去询问,到也不必再每日等数据到半夜,等得困乏无比。 许是在街上逛了太久有些累了,徐帆回到住处匆匆洗了个澡,没见到徐晋江在家,留了个纸条之后便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