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回家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五十六章 回家

死亡游戏在香港的成功也罢、失败也好,徐帆现在是看不到这些东西了。 因为大游.行他只在首日参加了,第二日他便跟刘德华、周润发他们告了罪,因为距离除夕夜只剩下两天了。 不同于‘新年观念’很淡的香港人,内地人尤其是越往北走,对于新年回家过节跟团聚就看得越重。 徐帆本来今年是不准备回南京的,但是自十一月以来,他已经接到了这一世老家寄来的四五封来信了,尤其是最近一封,父母更是希望他能够回家过年。老实说,重生之后他对自己现在的家庭不知道该抱怎么一种心情去面对,所以逃避了几个月尽可能的不去问这个问题。但总归一家人是他这一世的亲人,相连的血脉跟他的为人都不允许自己不去管顾。 所以眼看着除夕将至,担心赶不及飞机的他便放弃了参加游.行,跟香港的朋友们告别之后,在二月一日也就是年二十八,踏上了北上的飞机。 这个时代香港机场对于北上客户夹带礼品什么的并不太重视,想想家里有父母在,他给二老买了些美国产的花旗参,又想到自己重生后还有位大他五岁的兄长。顺便也给记忆中这一世的似乎孩子刚出生不久的兄长买了套金首饰跟一些国外产的优质奶粉,然后坐上了飞往上海虹桥机场的飞机。 没办法,本来他都以为92年该有香港直飞南京的航班了。谁知道去机场买票时,才知道南京并没有机场。后世国内赫赫有名的‘南京禄口国际机场’此时似乎还在规划中,等到建设完成恐怕还要几年。北上如果想回南京,最快的方法就是飞机直飞上海,然后坐上往南京的火车。 92年的上海街头对于徐帆没有多少吸引力,在全程站票还一位难求的长途汽车跟火车之间,徐帆果断的选择了火车。在火车站买好了开往南京的火车卧铺之后,他匆忙的在附近饭馆用了些饭,便赶往火车站坐上了北上南京的火车了。 随着改革开放跟中.央.领.导人的大力支持,中国经济尤其是东南沿海经济的发展速度越来越快,吸引了内地数以百万计的农民工赶赴东南奔生计。尽管现在只是92年,徐帆也已经能够感觉到春运的恐怖了。 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挤上火车,总算火车卧铺的高昂费用并不是每一个返乡的乘客都能接受,比起硬座、软座车厢的拥挤,卧铺车厢内倒是比较舒服。 92年的火车还没有提速,从上海到南京的一段路程,在后世普快列车四个多小时都能跑完的,这个时间按照列车课程表上的时间,需要六个小时又二十分。 等车最终到站的时候,年二十八这天已经过去了大半,时间慢慢的走到了晚上的七点四十五分。呼出一口冷气,徐帆紧了紧身上的羽绒服,这大半年来在香港呆习惯了的他,北方冬天零下的温度令他已经有些不习惯了。 在上海买了车票后,徐帆已经通过信件中,他这一世家里新购买的电话,跟家里告知了他将在晚上八点前抵达南京火车站的消息。 当他拎着沉重的行李走出车站,正站在火车站外搜索的时候。一个声音喊住了他,“爱国这边!” 一个许久都没有被叫过的小名响起,徐帆几乎下意识的转过头去,一个身高与他相仿,面貌也有四五分相像的年轻男人正在数十米外不断挥舞着手招呼他。正是他记忆中,这一世的兄长徐爱党! 徐爱国是参军前的名字,他们两兄弟分别出生于混乱的那十年前后,名字就跟那个时代的绝大多数百姓一样,很庸俗却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特色。虽然改革开放已经有些年份了,不过徐帆当初去参军前要求改名,为了这件事还引得家里一番动荡,他的父亲徐红军是反对最坚决的一个。 但一点反对很快在现实面前妥协了,那一年南京地区报名参军叫‘爱国’的有一百多个,跟他一样姓徐叫徐爱国的就有四个,徐帆当时正处于逆反期,说什么也不愿意跟别人一个名。最后他老子也怒了,直接指了江上刚过去的一艘小帆渔船,给他随便起了个‘徐帆’的新名字。结果‘爱国’就成了他现在的小名了。 “哥,我回来了!” 对于这一世的家人,徐帆心里多少还有些抵触心理,因此拎着行李过去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句。 这一世的记忆中,他从小就不喜欢这个兄长,哪怕他一直对自己很好。理由吗,很简单。这一世他老爸是个帅哥,兄长徐爱党遗传了他的优秀基因,从小就长得俊秀惹人喜爱。等他这个做弟弟的出生时,却打小黑不溜秋的,说好听点叫古铜色,老爸的英俊也没遗传多少,除了身高青出于蓝外到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所以,打小他就有些嫉妒自己这个兄长。 徐爱党只当他在外面待得久了也没在意,反而热情的替他接过了最终的行李箱,笑道:“去年你要去香港我当时也是强烈反对的,没想到你这臭小子还混出息了。妈听军子他们回来,说你在香港做了大导演,都赚了上百万了,笑得嘴巴都合不拢。爸虽然也气你不给家里写信联络,但心里也很高兴。跟妈一起到处给你张罗介绍老战友的闺女呢。呵呵,可别跟妈说!你现在出息了,咱大院里都知道了。以前你喜欢的那个郭建军家的梅子,她家里都上门询问几次了,你要是点了头,这事现在准成!” 他一口气说了那么多也不气喘,看到徐帆还不说话,只当他还有些害羞,笑着推了他一把,“走走走,别站大街上挡人家道。我刚跟所里借了辆吉普,等会还得换回去呢!” 记忆中,似乎他这兄长原本也是老爸找的关系,给弄进电影厂里的。不过后来他在电影厂里跟老会计学了几年,出纳什么的都不在话下后,老爸也觉得把他留在半死不活的电影厂里就有点屈才了。上下奔走不知道跑了多少关系,给他弄进储蓄社里。现在干了几年后,他这兄长也争气,已经给上调到市里的储蓄所。90年代初国内的金融还在草创阶段,只要不犯错误、没站错队,他这位兄长未尝不能在四五十岁,混到某个地方支行去当个支行行长。 “哦!” 徐帆应了一声跟他往前走去,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重生之后,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他基本上都接受了过来,但他前一世的记忆也保留了下来,如此之下,两世的记忆不断碰撞,总让他有种现在虚假不可信的感觉。 晃了晃脑袋,将这些东西晃出了脑后。他在兄长的引领下上了吉普车,有些好奇的到处摸摸。这种老古董前一世他也只在小时候见过,等他长大的时候已经成为了一个时代的记忆消失不见了,也难怪他会感觉好奇。 徐爱党笑着道:“怎么,在香港看习惯了洋气的小轿车,回家不认识咱自己的大吉普了?” “是有点不太习惯了!”徐帆接了一句,“对了,哥,你现在还在储蓄所干吧?嫂子呢?” “嗯,我跟你嫂子都回储蓄所了!”他应了句,帮徐帆把东西都塞车里才上了车开走。 “你嫂子家里有些关系,今年我那岳父所在的银行据说有大动作。前几天我去他那里,听说跟香港那边的光大集团有关。爱国,你在香港那边没有听到什么风声吗?” “光大集团?”徐帆嘴里念叨一下,摇了摇头。他还是前段时间去中银往内地给家里汇钱的时候打听了一下国资银行在香港的情况。对于这光大集团,他只知道是国务院在八十年代成立的大型国企,在香港那边这几年跟中银一样,疯狂的收购香港中小型银行。就算是89年遭遇了挤兑事件这两年发展减缓,但在香港也有近千亿的资本,了不起的金融巨无霸。 对了,他突然想起来。这光大集团似乎是光大银行的母公司。现在貌似光大银行还没有成立,这还是他想去往内地汇款的时候才知道的。莫非,他这兄长提到的是这件事情?重生前对于金融之类的事情他关注的不多,除了几件引起国际轰动的大事件他偶尔从网络上看过,改革开放之初国内的金融大事他一无所知。 心中猛然一动,改革之初国内诞生的机会可不在少数。纵使他对这方面知道的很少,可多关注一些,凭藉着他超出这个时代二十多年的经验,未尝不能分一杯羹!徐帆心里暗自定计,日后这方面的东西,看来他要多关注一些。 “难得回家过了年,可别跟爸顶嘴了。你也知道他就是刀子嘴,逮谁都想教训几句。爱国,在家待几天?过年后还去香港吗?”在徐爱党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虽然没去过香港,但外面的世界他见识过。他这兄弟打小就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主儿,跟家里吵闹也要去香港说什么打拼梦想。现在也算是有所成就了,恐怕家里更留不住了。 徐帆点了根烟,把才刚拆开的烟包扔他腿上,点了点头好一阵才吐出了烟圈说道:“出去看过世界,就发现以前的视野太狭隘了!” “去!出去快一年文化层次就上去了!”徐爱党笑着轻打他一下,“对了,让你帮我从香港带几本专业的金融跟经济学的书,帮我带来了吗?” “带了带了,不然你以为我的旅行箱为什么那么重,一半都是你的书。不过基本上都是繁体字,没问题?” “学就是了,跟咱们的简体字都差不多。老师以前不都在教吗,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徐帆有些惊讶的看他一阵,就这种心态,说不得他这位兄长以后还能走得更远呢!

上一篇   第五十五章 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