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南影邀请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五十七章 南影邀请

徐帆这一世在南京的家就在下关区,距离火车不过五公里左右的路程,在路灯的照耀下载着两兄弟的吉普车很快就到了他们家里所在的南影厂职工宿舍小区。 在他的记忆中,打他出生他们一家就住在这里。不,似乎曾经短暂的搬走过一年,原来这里是每户都只有十几平的筒子楼,后来作为南影厂的员工福利,这里又给改建成了一家一户的独立小院,每一家算起来都差不多有六七十平,也不算小了。 “爸、妈,我把爱国接回来了!” 把吉普车停到了小区门口,徐爱党才刚下了车就在小区内大喊了一声。他们一家在这里都住了几十年来,都是老邻居的。 “爱国回来了!” 他这一声大嗓门,徐帆才刚下了车,立刻就听到了一声惊喜的欢呼声,然后从不远一间正敞着的大门内,快步走出来一个留着短发的中年妇女,因为灯光有些灰暗,直到那女人一直到了他身边他才看清楚她的模样。这是个很普通的中年妇女,一身洗的有些发黄的旧棉袄,身上套着件围裙,额头发梢上还能看到些面粉。她的眼眶红彤彤的满是泪光,正是他这一世的母亲。 “妈”,徐帆放下行李,揉了揉有些发酸的鼻梁,这是他这一世的母亲,也许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痛爱他的女人了。 一想到重生前最痛爱他的母亲再也见不到了,成年后几乎再也没落过眼泪的他,鼻梁此时也忍不住有些发酸了。 “妈,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母亲眼眶红红的,满是面粉的手擦了把脸,脸上都花了她也没感觉到,只顾着给他整理衣服。 “香港那边冷不,你在电话里说香港那边冬天都跟夏天一样,回家冷不!”突然间像是反应过来了,赶紧帮他拎起地上的行李,“快快快,快进屋去,外面冷!” “嗯!” 他应了一声,正要从母亲手里接过行李呢,突然抬头看到屋门口,一个挺拔的身影站在那里,笔直的像个大树一样,那一张已经逐渐苍老的脸在他的记忆中有着很重的份额。发现他看了过去,那站在他们家门口的中年人哼了一声,“在外面野够了,还知道回来!” 正是他这一世的父亲。 “老五,你的嘴能不能别那么冲。爱国不在家里你天天往门卫跑等信件,偷偷看他小时候的照片。现在孩子回来了,你就不能收收你的臭脾气!” 母亲拉着他,气哼哼的往屋子走去。父亲站在灯光下,徐帆明显看到了,被母亲指责的时候,他的脸上微微一红。 跟大多数的父亲一样,这一世,他也拥有一个不擅长表达的慈父。 “呦,大才子回来了!” 二月的南京,天气依旧很冷,徐帆走近屋里对着冻僵的双手哈了口气,才刚将鼓鼓的几大包的礼品放下来,就听到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在屋里响起。 他一抬头,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正坐在屋内。对他似乎有些面善的感觉,脑子里快速的回忆了一下,这不是南影厂的厂长——林方正吗,过去他、兄长跟老爸三人的顶头上司。 “林叔好!”人际关系方面,两世为人的徐帆可不差任何人,赶忙掏出一包三五烟递了过去,“我都快大半年没见过林叔了,身子还是这么硬朗。来来来,林叔,尝尝我从香港带过来的三五烟,正宗的英国生产,品品跟咱们老家的南京烟有什么区别!” “嘿,出去一趟长识了不少,这张嘴越来越甜了。”林方正是个大烟枪,他也有些好奇英国烟是个什么味,到也没有拒绝他递过来的三五烟,道了声谢递了过来,拆开点了一根,深吸了一口很快皱起了眉头咳嗽了一阵。 “不习惯不习惯,烟是好烟、闻着也香,就是没有咱们南京那么甜!” 林方正笑着简单点评了一句,冲着刚进屋内的徐红军道:“老徐啊,我说爱国出去一趟肯定长见识吧。现在可不是长见识了,那都在美国都扬名了。老徐啊,你可得给我好好劝劝爱国,咱们厂子现在那样子,我可得请你们家的大才子给我支两招。再不成,你也得过去给我指点下厂里的那些个小年轻!” 徐帆有些摸不着头脑,林方正坐近了一点,“爱国啊,跟你一起去香港的军子是我外甥,他都跟我说了。说你在香港了不得了,自己拍了一部电影是不是?” 徐帆点了点头。 “听说都在美国拿奖,还在香港卖了千万的票房?” 再点点头。 林方正脸上越来越兴奋,“我说爱国啊,你看你也是咱们南影厂走出来的。这几年国家不是一直都在号召学习小平同志‘大胆开放’的政策吗?我琢磨着咱们南影厂从‘江苏电影制片厂’改名也有些年份了,可电影厂一直效益都不好,全厂四十多张嘴,都靠政.府补助。小平同志也说了,现在是施行市场经济,不能一切都靠政.府了。我跟一些同志没这方面的经验,正说要去上影厂跟上海那边的同志学习学习这方面的经验呢。现在你回来了更好啊,你去过香港,还在美国拿过奖,了不得,这都是市场上拼杀出来的经验,是咱们南影厂最欠的东西。我想请你跟咱们南影厂的年轻人传授传授经验,你看如何?” 徐帆傻了眼了,让他去给南影厂讲课,这不是要他的命吗。当初他刚入行的时候,的确在内地的电影厂干过。可那时候的电影已经完全是市场经济了,东方好莱坞的破灭,令大量的香港电影人北上务工,结果把港片跟市场经济的经验都带过去了。可那时已经是十年后了,现在是什么时候,那可是九十年代初,中国电影人还没能从计划经济中走出来的时候呢。你让他这个擅长商业大片的导演去教只会拍红色片、故事片、幼儿动画片的电影厂讲经验,这可真难住了徐帆了。 他当下皱了皱眉,似然很想帮助父亲一把,但还是实话实说,“林叔,这事不是我不想帮。军子既然是你外甥,林叔应该知道我在香港拍的是什么电影。在国际上拿奖的是什么电影。那可是恐怖片,虽然是剖解犯罪人心理的电影,但要是放十年前,那可都是违禁片!” “我知道!” 林方正依旧笑呵呵的,“虽然国内这样的电影不能拍,但你可以跟大家伙介绍下你的成功经验嘛。” “爱国,你林叔都说了,你就过去帮帮南影厂吧!” 父亲在一旁,站着听了好一会了。他到底是南影厂的老人,也跟着帮忙劝了起来。 徐帆微皱眉头,到底没有驳了他的面子,点头应了下来,“爸,我知道了。不过林叔,我年后还要赶回香港。如果可以,最好能在十五前开始。过了十五我就不一定还在不在家了!” “呵呵,应下来就好应下来就好。那成,爱国刚回来。你们两口子还有爱党他们一家子也难得吃个团圆饭,那我先走了。明天我就去挨家挨户通知去,一定不会耽误了你回香港的时间的!” “林厂长,不在家吃点热饺子,都快下锅了!” “不啦不啦,我先走啦!” 林方正很快人影就消失不见了,徐帆勾头往外看了一阵,没看到他那兄长的身影,才想起他八成是去还车了。 “爸,我从银行往家里打的钱,都收到了吧!”屋内就他跟父亲两个人,徐帆多少感觉到气氛有些尴尬,主动开口找了个话题。 “收到了,你妈都给你存起来,等过年后找熟人给你买套新房!”这一世他的父亲果然如记忆一样是个闷瓜,对待他们兄弟俩特别严厉,有种大家长作风。 “嫂子呢?没来吗?”不想在新房话题上撤下去的他果断的转移了话题。 父亲也没有怀疑,指了指屋内,“你侄子哭了一下午,你嫂子才刚把他安慰睡,有点累了先去休息一阵。你妈正在弄你最喜欢吃的白菜饺子跟三鲜饺子,就等爱党回来,就下锅了!” 他看了看徐帆大包小包买来的东西,虽然目光柔和了下来,语气依旧十分威严,“又乱花钱买东西,在外面赚钱容易吗?” 他知道自己这个小儿子十分独立,所以工作什么的事情,都没有过问。 “都是给你跟妈买的礼物,还有给姥姥的。她也上了年纪了,需要点补品。”记忆中他的爷爷跟奶奶似乎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先后去世了,最起码这方面的记忆都很模糊。 一说到礼物,父亲似乎也想起来什么的。道:“爱国,前天你以前的战友来看我们了,你不在,他坐了一会就回去了。就是经常跟你一起的那个大黑,那小伙子人很不错,你既然回来了,趁现在还没过年,明天早起会去人家家里走一趟给拜个年,礼数上不能差了!” 这大黑是他这一世参军时认识的铁子,都是南京下关走出去的,在军营时他们睡了一年半的上下铺,关系好的没话说。父亲开口提到了他,徐帆也只是微楞了一下就应了下来。 前几天的‘家有喜事’的底片被抢给他心里敲响了警钟,香港电影圈的黑暗与混乱早就让他有些不安了。这一场他回家里,召集些早年的战友一起带去香港也在他的计划中,这大黑就是他的目标之一。

上一篇   第五十六章 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