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返回香港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六十二章 返回香港

因为内地跟香港的电信还未实现并轨,徐帆在香港购买的移动电话自从回了内地之后便不能再使用。失去了跟香港跟美国那边的联系,至今还不知道‘死亡游戏’外埠情况的徐帆,在这天给南影厂上了一趟课后,去了趟邮电局申请开通了拨打国际长途的权限。 2月12日年初九,银行开业的第二天,带着他在香港中国银行办理的存折,在南京这边的银行提出了十万元的现款。 也多亏了在香港的时候,他就往这个账户里兑换了五十五万人民币,不然徐帆该纠结内地跟香港不同的汇率问题了。 本来他在香港兑换了五十万港币,是准备给这一世的父母的。然而,他在回到南京之后才发现90年代初的中国,五十万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绝对是一笔会给他们带来麻烦的巨款。这才打消了再给父母五十多万的念头,最终只给家里留下了之前给的十一万。 大黑他们一起被抓的战友算上他本人共有十七人,为了把这些人从监狱里保释出来,徐帆掏了七万多块钱,这在九十年代初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2月14日西方情人节,也是中国的年十一,南京邮电局审核通过了徐帆的开通国际长途直拨权的申请,他们家里才开通不久的电话,已经拥有了跟香港联系的功能。徐帆第一时间拨通了香港那边的电话,打给了刘德华。 刘德华虽然春节期间北上参加了内地1992年的春晚,但是也只在北京短暂的停留了两天便返回了香港。从他那里,徐帆得知了他现在想知道的所有消息。 自他2月2日立刻香港返回南京之后,香港本地的票房变化基本上跟他离开之前差不多。永高院线发行的‘家有喜事’跟嘉禾院线发行的‘双龙会’陷入对掐之中,几乎主导了徐帆离开香港之后两周全港票房的二分之一,其中‘家有喜事’受到‘反黑大游.行’的影响,有了这个免费广告,‘家有喜事’可谓是在香港无人不知。 继上映第一周三天斩获了近600万票房之后,‘家有喜事’冲天之势势不可挡,第二周七天票房突破1000万,达到1029万的高度,仅次于在他之前上映的‘双龙会’创造的1277万的周票房,开始问鼎本周票房榜冠军,可谓牛气冲天。 而‘家有喜事’第三周的票房也证明了,走温馨搞笑路线的它虽然不像‘双龙会’那样是大卡司的英雄片爆发力十足,但它胜在老少皆宜、票房持续发力,它的确拥有大红大紫,创造92年票房奇迹的可能性。第三周票房,‘家有喜事’虽然有些跌落,但仍以902万票房继续站在本周票房排行榜首。上映十七天后总票房突破2500万。 ‘家有喜事’的强势爆发,票房受到最大影响的当属成龙主演的‘双龙会’了。尽管在上映第二周曾经创造了1277万票房的‘奇迹’,然而成龙的这部‘双龙会’不但受到了来自‘死亡游戏’的阻击,更有大敌‘家有喜事’介入强行争抢票房,上映第三周票房跳水式的锐减到了只有502万,比第二周减少了一半还多,第四周更是跌落到只有377万票房,上映27天后,全港总票房无限接近3000万。 ‘双龙会’的后期票房跌势在香港影坛引起轰动,影评各界普遍批评徐克的这部作品。影评界认为徐克加成龙的组合创作的作品已经有吃老本的嫌疑。 如果说前两周的爆发性票房是因为观众对于徐克这位香港鬼才导演的期待和大哥成龙的票房号召力,那么上映十三天便突破两千万的票房,足可证明两人在香港的人气。然而之后两周的总票房加在一起却只能勉强超过第一周上映六天的成绩,可见观众对于这部电影的不满了。 东方日报影评人匡建华就曾直接在报纸上批评道:“这是一部没有诚意,没有新意的啃旧之作”、“徐克无才、成龙已老”等讽刺性十足的词汇批评‘双龙会’。尽管这部电影成为本年度第一部票房过三千万港币的作品已成定局,但是,香港影评各界普遍都认为,刨除了徐克跟成龙、王祖贤的票房号召力之后,这部作品毫无新意。 毕竟跟它同期上映的还有被媒体普遍认为是‘近些年来香港最有诚意,也是最有新意作品’的电影——死亡游戏。 徐帆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作品——死亡游戏。跟双龙会一样,在‘家有喜事’上映之后他的作品受到严重的冲击,上映第四周它的票房已经跌落到只有427万,第五周更是锐减了288万,总票房已经超过2800万,达到了2846万票房的高位。 不过很遗憾的是,在香港本地上映了34天后,‘死亡游戏’已经没有可能冲破三千万票房了。因为票房的锐减,加上为了给金公主院线自己投资的电影公司拍摄的一部电影‘哗!英雄!’让道,在第六周上映一天,死亡游戏全日票房已经降到不足30万,只有25万票房后,金公主院线果断的通知了天幕公司将对这部作品下架。随着金公主院线的动作,香港其他一些零星的独立院线也先后选择了将这部电影落画。 最终,在上映了36天之后,在全港所有影院落画的‘死亡游戏’总票房止步于2914万,很遗憾的以八十多万的票房之差未能跻身三千万票房俱乐部。 从电话里得知了这个消息,徐帆多少还是感觉有些遗憾的。但现实就是这样,他也没有资格怪罪别人什么。毕竟金公主也没有做错,刘德华、张曼玉、张耀扬主演的‘哗!英雄!’投资成本六百四十万,其中金公主院线投资了三百万。比起周票房可能已经降低到可能不足百万的‘死亡游戏’,金公主院线不可能为了让他的首部电影总票房突破三千万这个门槛,就放弃了整整一周的院线收入。 毫无疑问上映新电影‘哗!英雄!’能够给金公主带来更多的收益。而且毕竟是自己投资的电影,即便雷氏家族已经有了出售金公主院线的意思,但伍兆灿作为金公主院线的总经理,他也不会因为不满而令金公主院线的投资有所亏损。‘哗!英雄!’接班‘死亡游戏’上映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贺岁档期中,‘死亡游戏’的表现不但令金公主院线大赚了一笔,也为这两年名声逐渐被新宝院线、嘉禾院线超越的金公主重新拉回了不少人气,‘哗!英雄!’这时候上映,相信票房上多少能够沾点光。 香港本埠既然已经落画,徐帆现在的目光已经转向了台湾市场。根据今年一月底台湾那边反馈过来的信息,去年台湾电影票房为17.29亿台币,约莫相当于4.11亿港币,是香港票房的三分之一,是港片影响力最大的外埠市场。 为了赶上台湾这边的贺岁档,学者机构公司在从天幕拿到了‘死亡游戏’的拷贝盘之后,便开始连续加班做起了‘国语化’的工作。在学者机构的努力之下,死亡游戏的‘国语化’翻译终于抢在过年前完成,年二十八也就是徐帆踏上了返乡飞机的那一天,登陆台湾影院进行放映。 学者机构公司掌握着台湾最大的院线之一,不过因为台湾市场对于导演‘徐帆本人’内地身份的排斥,加上贺岁档期观影人群普遍更加喜好轻松、愉快的家庭剧。种种原因掺杂一起,导致上映第一周,‘死亡游戏’总票房只有424万台币(约折合101万港币)。远远低于上映第二周的好莱坞名导斯皮尔伯格执导的‘铁钩船长’1572万台币的周票房;低于‘双龙会’771万台币的首周六日总票房;甚至连刘德华主演的‘赌城大亨之新哥传奇’,在登陆.台湾首周票房都力压‘死亡游戏’一头,斩获439万台币。 然而,好得电影是终究不会被埋没的。在上映首周仅仅斩获了424万的票房之后,很快台湾影评人跟因为好奇进入影院内观赏这部电影的台湾观众发现了这部电影有别于传统港片的差异之处。 作为亚洲仅次于日本、香港、韩国的第四大电影市场(未计算内地),台湾电影市场如同日本、韩国一样,都是本土电影不争,沦为港片的主要输出市场。如果说五六十年代台湾本土电影在国民党政.府的保护下艰难的死守台湾票房;那么七十年代中期到八十年代初就是香港电影凭借着众多的武打跟诙谐类影片击败台湾本土政治片跟小言情,从而独霸台湾票房的时代;而八十年代中后期的台湾票房又生变化,好莱坞大片在摧毁了欧洲市场的抵抗势力之后,终于将目光盯向了崛起中的亚洲票房市场,大量的好莱坞投资成本数千万美元的大制作前赴后继的冲击港片垄断下的台湾市场,好莱坞众多电影公司拿着极低的分成协议,大肆向港片发动冲击。在短短的几年内已经陷入盲目跟风、吃老本,剧情千篇一律的港片在台湾市场上节节败退。从七十年代末雄霸台湾票房榜到九十年代初,过去每年都能垄断台湾年度票房前十名的港片,现在只有那么一两部作品能够勉强挤进前十了。 台湾票房近些年来的不断变动都表明了好莱坞的成功跟港片的没落,近几年来的千篇一律的跟风烂作跟吃老本已经令台湾观众倒足了胃口。难得出现一丝新意的电影‘死亡游戏’,在台湾上映首周后虽然未能斩获高票房,但却在影评界跟观众中赢得了口碑。作为台湾最大的发行公司,学者机构公司趁机加大了对‘死亡游戏’的宣传力度。一举令这部被香港称之为‘九二年诚意之作’的电影在台湾上映的第二周票房实现了飞跃,几乎扶摇而上直接突破了879万台币(209万港币),以仅次于国际名导斯皮尔伯格拍摄的‘铁钩船长’1152万台币的票房,进军台湾第二周便坐稳了台湾周票房第二位的宝座。 一部毫无香港知名巨星加盟,并且还是新人导演执掌导筒的小成本电影竟然达到了这个高度,在台湾顿时引起了一场轰动。尤其是当香港传来这部在香港刚刚落画的新人作品,不但在台湾成绩不菲,竟然在香港总票房突破了1亿台币,达到了1.223亿台币的高度。 ‘死亡游戏’在台湾宣传几乎为零,天幕跟学者都担心徐帆的内地身份在台湾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此时台湾是在李哈日的领导下),根本没有安排剧组前往台湾做宣传的事情。而与之行程鲜明对比的是,徐克亲自领队汇集了大哥成龙、美女张曼玉、利智在内众多巨星赶赴台湾密集宣传的‘双龙会’,却在上映一周之后票房锐减。 台湾院线并不如香港一样对好莱坞电影十分敌视,除了新宝院线外很少有其他院线向好莱坞开放。因为台湾院线对好莱坞电影的普遍开放,导致台湾这边的观众比之香港观众更加挑剔。 台湾影评界不无心痛的表示,‘双龙会’这部名导、巨星云集的大制作,是徐克跟成龙吃老本的作品,打来打去还是那么一出,无非是多了张曼玉、利智的一抹惊艳,毫无任何新意。为此,台湾影评界多次拿出‘死亡游戏’同‘双龙会’作比较,在他们不知无意还是有意的宣传下,顿时在台湾掀起了一场观看‘死亡游戏’的热潮。 电话中,徐帆收到的好消息还不止一个。死亡游戏先后在香港、台湾大卖,甚至还打入了美国市场,这令东南亚各国的发行商都对它十分感兴趣。虽然因为天幕公司只是一家新电影公司,并没有新艺城、嘉禾那样的发行渠道,但最终电影在东南亚诸国卖出的价钱都令他还算满意。 最先跟天幕达成协议的是泰国最大的发行商‘曼谷影像公司’,因为泰国近些年来对进口片的审核越来越严格,‘曼谷公司’给出的价格远远没有外界猜测的那么高。一开始只有一百二十万港币的买断价格,最终经过一番谈判之后,价格被提升到了一百六十万港币。这个价格本来天幕公司是不想接受的,但却是徐帆提议接受。 徐帆比刘德华他们看得更远,随着好莱坞的入侵跟泰国、菲律宾、韩国、日本、台湾等本土电影的崛起,港片已经很难守住东南亚市场了。他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局,并且很乐意效仿好莱坞以低价摧毁东南亚各本土国的电影,从而保证港片跟华语片在东南亚的霸主地位。 正是因为这种想法,在菲律宾跟印尼、马拉西亚三国,刘德华都代表他做出了妥协。分别以185万、210万、150万的价格,卖出了‘死亡游戏’在三国的发行权。 在亚洲,徐帆最看重的五个市场分别为‘香港’、‘台湾’、‘内地’、‘日本’跟‘韩国’。九十年代初的日本电影市场尚未代替英国成为世界仅次于美国的电影第二大市场,但91年日本9.62亿美元的全年总票房,距离英国及爱尔兰11.27亿美元的市场差距已经很小了。 而韩国91年的票房规模也已经暴增到1.27亿美元,总规模稍差于香港票房。但韩国的潜力非香港可比,跟台湾、日本一样,是外埠徐帆最关注的市场。为了获得在日本跟韩国的票房分成权,刘德华只能亲自上阵给徐帆当了一回兵同日韩两国片商进行谈判,谁叫根据协议海外市场他们是平分收益。 当然,自己投资的电影能够在海外斩获更高的票房,刘德华乐得受累。 不过徐帆在家的悠闲日子也过不得多久了,本来刘德华还在为他返回内地过年后联系不上他而头痛呢。 原来,香港顶级富豪林百欣领导下的亚视集团最近几年在得到了新老板的大笔注资之后,飞速的发展跟革新了起来。为了跟老对手tvb争夺影响力,亚视想出了很多的新创意。比如徐帆虽然离开了香港,但是以一百万的小成本拍出了一部创造了数十倍收益的‘香港式奇迹’,内地出身的新导演徐帆此时已经成为了香港媒体关注的焦点。如果不是他因为回家过年避开了香港各大媒体的采访,恐怕已经陷入了媒体的包围中。 亚视高层也注意到了他现在的影响力,林百欣之子林建岳曾跟刘德华在某酒会中结交,勉强也算有些交情。当下便向其父主动邀功,亲自往天幕公司登门拜访了一番,希望刘德华跟徐帆两人能够一起接受亚视采访。 刘德华知道徐帆一直都想打入香港影视圈,因此便主动帮他应了下来。但又迟迟联系不上他,亚视那边早早就做好了采访的准备了,若是不能趁着现在‘死亡游戏’在香港带来的风潮还未散去接受采访。谁知道等到风潮冷去,亚视还记不记得这件事情。总算是接到了他的电话,香港那边刘德华也松了口气,请他尽快准备一下,返回香港接受亚视的专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