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亚视访谈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六十三章 亚视访谈

就算是没有亚视的访谈邀请,徐帆也已经动了回香港的念头了。他现在好不容易在香港打拼出了一点人气,哪里甘愿像张艺谋一样短视的放弃了在香港打拼回内地。只不过家中父母不愿意,认为他在外面也算赚到些钱,倒不如趁机在家里娶一房媳妇,早早成家立业算了。 有这么好的借口,他当下便向家里要求辞行。父亲是最先做出妥协的,随后也帮他主动开脱说服了母亲。 终于,在家里渡过了元宵节之后,二月十九日星期三,徐帆买到了前往上海的火车票,踏上返回香港之旅。 与他随行的只有大黑一人,倒不是说在他的帮助下被救出的十几人不愿意。事实上他们中除了一个也姓谢,名叫谢军的年轻人因为父亲瘫痪在床走不开外,其余十五人都答应了随他前往香港奔生计,当然,这需要也跟他给出的待遇不低有很大关系。 只不过这个年头内地前往香港是需要很复杂的手续才能完成签证的,徐帆这几天来回奔走了十几遭,才刚为大黑办理好了一份七日行的短暂通行证,随后到达香港之后还需要天幕公司出面,再向港府申请办理一年工作证。所以,没奈何之下,他只好给他以前的老上级王连长留下五万块钱,请他负责余下十几人的管理。 “乖乖,香港真漂亮!” 十九号这一天,徐帆、大黑两人都是在旅途中渡过的。当飞机稳稳的停在了启德机场,第一次坐飞机,自飞机升空之后就是一脸煞白的大黑总算面色好看了一些。出了机场,望着霓虹灯下五光十色的夜香港,大黑拎着行李感慨了一句。 一旁刚刚挂下电话的徐帆笑了笑没说话,现在的香港其实就是二十年后南京的样子。不,二十年后的南京、上海等北边大城市,如果要论繁华是肯定超过了现在的香港的。不可否认,改革开放之后这个国家犯了不少错误,但改革的成果是没人可以否认的。不改革?看看朝鲜吧! “走吧,刚才在机场,我已经给朋友挂了电话了。你没有香港身份证,要入住酒店有点麻烦。今天晚上我们就将就休息一夜吧,等明天之后我再去租一套房子居住!” 拉起行李箱,徐帆小声跟他交流了一下,挥手叫住了一辆的士,报出了徐锦江的住处地址,往九龙那边开去。 在香港没有香港身份证的确有些困难了,比起那些在香港务工几年还没能拿到居住证的人而言,徐帆无疑是幸福的。在刘德华的帮助跟天幕公司的保证下,他已经符合了中英八七声明中的‘香港居留权’资格,在今年一月底已经在香港人民入境事务处办理了‘香港永久身份证’。反正在徐帆看来,香港九七年回归后还是中国的一部分,在内地拍电影受到的掣肘比香港多了太多,申请香港香港身份证是早晚的事情。 亚洲电视于1957年开台,最初原名“丽的映声”,1973年,“丽的映声”正式更名为“丽的电视”,1982年邱德根及其“远东集团”收购“丽的”时,将其台名改为“亚洲电视”,这个名字便一直沿用至今。在香港甚至内地提起香港电视台,绝大多数人第一个想到的都是‘tvb’。很少有人知道,这家多灾多难的电视台不但是香港第一家商业电台,亦是全球第一家华语电视台。除此外,在成立之后的几十年中,亚视至少有四次对华语各电视台影响深远的重大改革。 收到了徐帆回港日期之后,刘德华那边立刻跟亚视做了接触,就受访时间达成了一致,被安排在他回到香港的第三天,即2月22日。此时徐克执导成龙主演的‘双龙会’已经在前一天落下了帷幕。最终这部电影的本埠总票房定格在了3357万港币,成为了92年香港第一部总票房过三千万的作品。好在这部作品是香港导演会为筹款购置会址而拍摄,成龙等大牌明星都在电影落画后表示,自己当初接电影时获得的身价跟分红都将捐给导演工会。否则这部筹拍大牌云集,仅仅拍摄跟明星代言身价就超过两千万港币的‘大制作’,能不能收回成本都是个问题呢。 两大劲敌‘死亡游戏’跟‘双龙会’的先后落画,家有喜事在这几天里票房直线上涨,已经在继‘双龙会’之后票房突破三千万,并且上涨趋势跌落的势头并不大,未来一周内突破三千五百万票房完全没有问题。香港影评界及影界已经将这部电影的预测票房提升到了四千万。作为永高院线成立后发行的第一部电影,高志森电影公司又是永高下属的参股公司,料来‘死亡游戏’遭遇的事情肯定不会出现在它身上,成为今年以来第一部突破四千万票房的‘奇迹’,对于‘家有喜事’这部电影而言已经不远了! 站在九龙九龙塘广播道亚视总部外,徐帆伸了个懒腰呵欠连连。 刘德华跟他的司机交代了一声,推开了车门下来,看到他这一副懒散的样子,没好气的推了推他,“你这臭小子,最近我可是忙得昏头转向的,可不见得你劳累了什么,怎么看上去比我还辛苦!” 徐帆整了整衣领,“华哥,可别这么说啊。我最近也很辛苦,只不过你不知道。你看我才刚回香港,前两天还在忙着找房子,整个九龙我都快走了十圈了,全程都是靠腿,累啊!” 说罢他揉了揉腿,苦笑道:“现在还酸着呢,看来最近锻炼不够!” 刘德华也只是抱怨一句,他已经见过徐帆跟他那个肤色黝黑的内地朋友了。听说是徐帆的战友,他还十分热心的跟他询问下能不能请几个内地会打的退伍军人当保镖呢。没办法,作为香港电影圈里受到黑.社会威胁最多的男人,刘德华对曾经被人用枪指着脑袋的事至今记忆犹新。 外人都说他刘德华没良心,发家富起来之后对自己的亲兄弟跟老母亲不管不顾,让他们现在还住在破旧的公租房。可有谁知道这其实是他跟家里商量的结果,刘德华每年至少要拿出百万给华妈跟支持他的兄弟做生意,但为了不让黑.社会拿他们来威胁自己,寻常无论是华妈还是他的兄弟,都很少在外人面前提起跟他的关系。 对于徐帆邀请他的那些战友来港工作,刘德华是完全赞同的。这几年香港的确是太乱了,之前‘家有喜事’的底片才刚被强抢过。现在徐帆在香港也算是小有名气的导演了。尤其他的第一部百万成本的小制作就能斩获近三千万的票房,这让香港不少黑道势力都盯上了他。徐帆名义上还是天幕的人,为此刘德华已经帮他挡掉了几波邀请。 说句实话,虽说半个多月前的‘反黑大游.行’的影响力还未过去。但刘德华心里也没底,他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黑势力敢铤而走险逼徐帆拍电影。 还是谨慎点好! “行了行了,别跟我抱怨了。你的新电影准备的如何了?” “准备的差不多了”,徐帆微笑着扬了扬眉,“还差几个演员,其中有了角色需要一位老戏骨,我想邀请秦沛主演,不过他的经纪人暂时还没回应我!” 秦沛作为香港的黄金绿叶之一,同时也是香港最有名的奸角之一,他的身价不低不说,而且一般导演的邀请他根本不接。 刘德华微微摇了摇头,“paul叔最喜欢提点后辈,如果你时间不是很赶,要他加盟肯定不成问题。我去年年底刚跟paul叔合拍了‘赌城大亨’。他曾说过,今年的时间基本上排满了。老东家邵大亨请他跟周星驰合作拍‘审死官’,永盛公司那边也邀请他拍‘鹿鼎记’,还有其他几个电影公司的邀请跟亚视的一部电视剧,还是换个人吧!” 徐帆点头,他的新电影最迟三月初就要开拍了,的确没时间等下去,而且关于那个角色,他心里并不是没有合适的人选。 当下道:“新电影还在等道具,因为要求比较高,艺力公司那边告诉我最快也要到月底才能完成。新电影应该在三月初前后开拍,关于角色的替换人选,香港这边适合的太多了,不过我比较满意的是石坚跟曹达华两位影界前辈,我准备这两天就跟他们联系!” 他已经做过调查了,四大恶人之一的石坚因为上了年纪,这两年已经有了退出演艺圈的意思,所以今年根本没接电影。而曹达华也跟他一样,上了年纪之后,今年他只接了一部‘摩登如来神掌’,还是跟刘德华合演。 “华叔那边恐怕不行!”刘德华直接打消了他邀请曹达华的想法,“华叔上了年纪,现在基本上是半退休状态。圈里都知道到他的家人给他下的规定,就是华叔闲着手痒想拍电影了,一年也只能接一部电影。今年我跟华叔有部电影将在四月开拍,是去年年底就定下来的。这样吧,坚叔那边我可以去帮你问问。戏份多不多?如果是打戏,坚叔可能并不一定接,他的年纪放在那里!” 刘德华跟奸人坚——石坚关系很好,香港影视圈里的几位老前辈都喜欢提点后辈,石坚也不例外。当初还差一点收了刘德华当干儿子,有他开口今年没接任何电影的石坚八成不会拒绝的! 徐帆大喜,连忙回答道:“那我可就要麻烦华哥了,不是什么打戏,戏份虽然不多但很重要,一般人演不出那个味道来,需要一个老戏骨!” 点了点头,帮他邀请石坚加盟的事情,刘德华揽下来了。 死亡游戏这部电影,徐帆给他赚了逾两千万,尤其是最大的香港票房这边,两人差不多的投资,但是徐帆当初为了报答他却只要了香港三成的分成。刘德华曾几次要求与他平分,都被他拒绝了。这一次邀请石坚,他多少也是为了帮衬这个年轻人。 两人边说边聊,很快走进了亚视办公大楼内,因为事先有约,一个熟面孔赫然出现在了两人的视野中,正是曾志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