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采访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六十五章 采访

“我听说帆仔是69年12月底出生的,已经算是70年的人了。我想很多观众都应该很好奇,帆仔这么年轻,怎么想起来要拍电影呢?” 玩笑过后自然就是正式访谈了,首先是肥肥问出的问题,还好,一上来并不是多难让他回答,腹案在胸的徐帆应付起来还算轻松。 他往后面的沙发上靠了靠,让自己尽可能的舒服一些,微笑道:“我的确是69年的人,生日是12月24日西方的平安夜,每年全球都有十几亿人为我过生日(观众哈哈大笑)。之前我籍籍无名的时候,从来没有人询问过我的年龄并告诉我,这个年纪的我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所以,我大胆的做了我最喜欢的事情,那就是拍电影!很多人应该都不知道吧,我是在南京出生、长大的。我的父亲是南京电影制片厂的工作人员,说我出生在一个电影世家毫不为过。父亲在电影制片厂工作,所以我要比别人有更多的优势跟电影接触,事实上,在我十四岁的时候,我就开始模仿着金庸跟古龙那样的大师像写小说一样的写电影剧本了。” 他笑了笑,有点腼腆,“我喜欢电影,喜欢把我想到的故事将给大家听,然后更多的人为我鼓掌!” 他的话半真半假,至少很大一部分说得是前世的他。 肥肥跟曾志伟自然是不知道这些,惊讶的跟着长大了嘴巴。曾志伟惊诧道:“原来帆仔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啊哎请稍等,我们的观众有人举手了,那肯定是有什么问题想要问你,请这位举手的朋友,你站起来,请问你有什么问题想跟帆仔询问吗?” 这自然是亚视这边的安排了,因为一些问题的确不适合从曾志伟跟肥肥这些个电视台的主持人口中问出来。所以,他们在不少节目中别开生面的弄出了个提问观众的角色。如果从‘观众’口中问出了一些惹人恼怒的问题,他们也完全可以推卸开责任。总之,亚视的这点创新还真是,让人讨厌! 徐帆心中一紧,他记得在回归前。亚视也有很长一段时间跟香港主流媒体一样,都是站在黑大陆的立场上的。 果然,正如他所担心的那样,被曾志伟点到的那个年轻女观众站起了身来,面对镜头丝毫不怯场,表现出的得体跟从容更像是电视台的工作人员而不是什么普通观众。 只听她道:“你好,我叫徐佩莹。我有几个问题能够请问下徐生吗?” “可以!”徐帆点了点头。 “我能问一下徐生的信仰吗?是毛主义还是马列主义?众所周知,大陆是一个法西斯政党统治下的独.裁政权,我听说徐生已经拿到了香港身份证,那么请问徐生,你也是受不了大陆的暴.政才奔向民.主香港的吗?还是,你只是为了香港的繁荣跟金钱?” 徐帆眉头皱了皱,看了一眼曾志伟,然后心平气和的道:“第一点,任何一个开放跟自由的国家,民众都拥有自由选择信仰的权力。我的信仰就是电影,因为喜欢所以愿意为它奉献我的一生。第二,我的祖国中国在过去曾经因为政客的一些施政手段上的缺失,犯下过一些过错,但这个国家很快认识到了犯下的错误,并且改正之后朝着更美好跟富强前进着。我本人高中毕业就去参军,在学校里学到的知识不是很多,在表达上我有些欠缺。但我可以用一个更加显而易见的例子来证明我的观点。在十年前,刚刚走出动荡的内地很多百姓饭桌上都是粗茶淡饭,现在不但鱼肉鸡蛋充足,而且香港有的除了粤语,内地都能买得到,难道这不是国家向着更好发展的有力证明吗?” “香港作为世界最自由跟繁荣的城市之一,但它对我的吸引力仅仅局限于香港电影。我是一个很简单的人,我喜欢电影、喜欢拍摄、喜欢写作、喜欢讲故事。内地过去曾经犯过一些错误,这导致内地的电影发展明显是要滞后于香港跟世界的。在我的祖国,一位被十亿国民亲切称之为‘小平同志’的老人交给我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我们有不足之处,就要向别人学习。学来别人的长处跟优点,我们才能更进步。我想拍电影而香港能给我提供了这种平台,所以我来到了香港。至于徐小姐提到的奔向民.主什么的,请恕我冒昧,我是位无党派人士,中国允许我这种无党派人士的存在,香港不会不允许吧?至于身份证问题,这个就更容易回答了。连香港都是中国的,我拿着香港的身份证,有什么不对吗?” 见那徐佩莹还要开口,他好心的提醒道:“我没有宗教信仰,更是位无党派人士,五个月前我还只是个普通的大陆来港务工的年轻人,白天在电影公司跑龙套,晚上到大排档刷盘子洗碗,回到住处还要在夜灯下奋笔构思剧本。我就是这么简单跟普通的一个人物。如果徐小姐对内地跟党派、政治那么感兴趣,可以去内地走走,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嘛!或者去大学跟那些精通学术的教授交流。香港有很多的政客很乐意倾听民声。” 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你们亚视想要问的我配合说了。再问下去就不是采访电影,而是想借他徐某人攻击内地了。可惜徐帆不是倪匡父子,黑自己祖国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 曾志伟听出了他话里的隐藏意思,知道他心里已经十分不悦了,当下咳嗽一声,抢道:“感谢这位观众的提问,哇,刚刚帆仔说得真是太好了。帆仔把电影当成自己的信仰,并且愿意为自己的信仰贡献一切,难怪能写出那么精彩的电影剧本!” 肥肥也配合着岔开话题,道:“听说除了‘死亡游戏’这部电影外,帆仔还创作了几部剧本,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徐帆、刘德华两人对视默契一笑,刘德华接过话题,道:“近些年来香港电影市场越来越大,但问题也越来越多,好的剧本跟创意已经很少见了。我很有幸,去年在我最不幸的时候,上天把帆仔这个才华横溢的年轻人送到了我面前。” “行了华哥,你再夸我,我可就要骄傲了!”徐帆笑着道了一句,面上挂着感慨,“华哥其实才是我的大恩人呢。就像我之前说的,我应该是去年年初来到香港,然后到了香港之后,才发现香港的排外之心很重,尤其是对我这样大陆过来的人,很多人都瞧不起我们,担心我们抢了他们的饭碗。我当初刚来到香港,还是内地几个同胞的帮助,才有个睡觉的地方。然后白天去银都电影公司工作,晚上去大排档洗刷盘碗,甚至我当初刚来粤语说得不好,还给几个混混打了一顿。后来我就告诉我自己,等上天给我机会是不可能的,因为机会就算是上天给了,我也不一定能发现。所以我决定主动去把握机会,我把我之前写得两个剧本带上,花钱影印了好多份。我给嘉禾、给永盛、给东方、给永高、给成龙、给晶艺,香港几百家电影公司,我至少寄出了上百份的剧本。可惜,香港电影素来只注重导演跟大牌,很少有电影公司用心在剧本上。” 他耸了耸肩膀,“结果只有东方电影公司联系了我,然后他们问我价格,我当时并不知道剧本价格该说多少,就报了个五万,结果就黄了,东方电影公司再也没联系过我!” “我估计现在不知道多少电影公司该因为错过了帆仔而心痛了!”肥肥插了一句话。 曾志伟更是幸灾乐祸,道:“回头我就去给徐老怪跟贝克扔电话,提醒他们一定要看这一期的访谈节目!” “华哥的确是我的恩人,在我最失意的时候,天幕公司买断了我的两个剧本,而且还是有票房分红拿的那种。当时华哥邀请我加入天幕公司,我左右一思考天幕公司在香港虽然并不大,但一个好老板跟一个喜欢电影的老板,对我来说才是最需要的。所以,加入了天幕公司,许是因为跳出了生活难题的困扰,在天幕的第一个月我便来了灵感,又创作了一个剧本卖给了公司大赚了一笔!” 他笑得很灿烂,竖起了五根手指,“迄今为止我共创作了五个剧本,三个都卖给了天幕公司。如果不出意外其中应该有两部都会在今年内拍摄完成跟观众见面。华哥,我在这里透漏点情报没问题吧?” 刘德华拨了拨额前的碎发,“当然没问题!” 新电影拍摄在即,他巴不得徐帆给他宣传一下呢。当下徐帆道:“年初天幕除了将开拍神雕的续集外,还有一部千万投资制作的电影,就是我创作并卖给公司的剧本——暗战!” “暗战!” 曾志伟怪叫一声,“这名字听起来就很不一般!” 肥肥:“是什么类型可以透漏一下吗?” “这方面我不太适合,不如华哥来说一下吧!” 刘德华接过话筒,“怎么说呢,有时候我都很想掰开帆仔的脑袋,看看他脑袋里是什么构造。这是一部很有意思的警.匪电影,将由我跟梁家辉演对手戏,吴孟达也同意了加盟这部电影,因为对剧本很有信心,我决定投资一千四百万用于拍摄!” “哇!” 这一次肥肥是真惊呼了一声,一千四百万的制作,那可不是个小数目。起码在香港,这已经是大片的标准了。 “华仔这么有信心,那能不能对票房进行一番预测呢?”虽然话题被扯远了,不过曾志伟却没有把话题给拨回来的意思。因为他们这期的访谈虽然有些问题是要固定回答的,但是对于其他却没有固定,而且之后还要进行剪辑的,对这个话题的确很感兴趣,曾志伟倒是追问了起来。 “我认为,这个问题应该让帆仔来回答,因为他才是这部剧本的创造者!” 两人默契的你一句我一句,徐帆接过话筒,轻皱眉头思考了一下,才说道:“我对自己的作品很有信心,华哥请得导演跟主演都是最适合的。在这里我大胆的预测一下,在香港本埠票房破三千万不成问题!” 他一开口,就说出了一个连刘德华也吓了一跳的数字。不过看到他脸上带着笑,刘德华攥紧拳头跟他碰了一个,笑道:“没错,我也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