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逃出立方体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六十六章 逃出立方体

“我女儿宝仪特别喜欢你的电影‘死亡游戏’,虽然看得晚上吓得都睡不着觉,不过我回台湾过年的时候,又被她们姐妹俩拉去看了一遍,贡献了四百多台币的票房。帆仔,这部电影我看了三遍,也有很多的疑惑。外界现在都在传,说电影中的那些变态道具都是你亲手设计的,有这么一回事吗?” 制片那边给了个颜色,曾志伟明白该回归正题了,当下开口询问道。 “算是吧,有些道具根据古代中国跟欧洲的一些刑具设计的。还有些是自己想象的,在拍这部电影前我就在想,一个变态杀手设计出来要杀人的道具必然是穷极凶恶,让人只看一眼就会感到很恐怖的!” “那帆仔能跟我们说一下,是如何想到拍这么一部电影吗?在你之前只有一部恐怖片的票房能够突破两千万,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阿英的‘僵尸道长’吧!” “对,85年林正英的‘僵尸道长’总票房突破两千万,成为了香港电影自诞生以来第一部挤进年度票房总榜前五的作品,在当时还引起了轰动。我记得随后几年里,年年都能看到跟风他的僵尸片!不过记录总是让人来打破的,恭喜帆仔,你的‘死亡游戏’打破了‘僵尸道长’垄断了七年多的记录,成为了香港票房最高的恐怖片!” 徐帆笑道:“九叔的作品我也很喜欢,他塑造的茅山道长影响已经成为了僵尸片中的经典形象,恐怕很难有人能够超越九叔了。不过无论是我的死亡游戏还有九叔的‘僵尸道长’严格说来都不能说是恐怖片。我的电影应该算在惊悚片中,其实香港并没有纯粹的恐怖片,因为我们中国人要比老外幽默的多,所以,我们拍摄的无论是灵鬼类电影还是僵尸片,都有些搞笑、诙谐成份。在内地的时候,我看的电影多是以战争片跟故事片为主。来到香港之后,能够看到的电影更多了,我不但港片再看,好莱坞、宝莱坞甚至日本跟其他国家的一些小市场的电影我也看。大概是旁观者清吧,我发现香港并没有真正的恐怖片。于是我就想了,我小时候从父母跟邻居那里听了那么多的鬼故事,不如我就来拍摄一部恐怖电影吧。” 耸了耸肩,“人生就是这么无奈,一开始我想拍一部鬼片,但我经过计算之后,我发现自己至少要筹集到四百万港币的资金,才有可能拍摄。在香港每年都有数十部成本超过四百万的电影被拍摄,但可惜,就连我自己都不认为,有哪家电影公司会在一个新人身上投资四百万让我执掌导筒。世界不可能为我改变,我就只能改变以适应整个世界。又用了三个多月的时间,我研究了好多部欧美的恐怖片,在结合自己的一些童年时的噩梦,就有了这部‘死亡游戏’!” “噩梦?” “是啊,小时候我是个很调皮的孩子,对鬼故事很好奇,但也很恐惧。父母为了让我安静下来,于是就给我讲故事。一旦我惹事或又调皮了,就吓我说会有恶鬼来带走不听话的孩子。呵呵,我经常惹父母生气,所以小时候总是会做噩梦,会不会有一天,真有个恶鬼来把我带走。长大之后鬼故事听的越来越多,电影跟神鬼小说也看了许多,于是,我便在想,随着经济的发展,钢铁森林束缚了人跟人之间的交流,各种疾病诞生的同时会不会也出现一些心理存在疾病的人呢?他们因为自身的遭遇产生愤世嫉俗的心理,然后疯狂的报复世界!” 迎着几人的目光,徐帆笑道:“这部电影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诞生的!后来我加入了天幕电影公司,一次跟华哥喝酒时,我提到自己想跟公司申请一笔钱拍电影。然后就把我的剧本大致跟华哥说了说,华哥当时就拍板可以拍,自己掏钱给我,支持我拍这部电影!” 有关电影分成的事情,刘德华之前曾经提醒过他,对于这个问题能不回答尽可能不要回答,才有他现在这种回答。 现在香港影界这么混乱,若是给外人知道了他徐帆一部电影赚了那么多钱,指不定要发生什么事情呢。幸亏徐帆并不是什么喜欢夸口的人,就连交情不错的刘青云几人都只知道‘死亡游戏’他的分成数额不低,但具体多少也不清楚。 刘德华也接话道:“当时主要是帆仔的诚意打动了我,这几年香港电影说不得是在进步还是在倒退。票房越来越多,但是电影跟风个粗制滥造也越来越严重。好多部电影,其实观众看起来都有种熟悉的感觉,为什么,因为是跟风之作。帆仔当时跟我说,观众是最猎奇的一类人。香港没有真正的恐怖片,拍出来我们就是第一个。要不就是籍籍无名的新人拍出一部籍籍无名的作品,要不就是大红大紫。很显然,我们成功了!” “刚才帆仔提到了,自己已经创作了五个剧本!”肥肥像是突然间发现了什么,惊呼道:“罗汉果,你来帮我计算一下,这是不是意味着,除了卖给华仔公司的三个剧本,加上帆仔已经拍摄的一部电影外,还有一部剧本?” 曾志伟似乎也才刚刚想起一般,竖起五根手指掰着‘算了起来’,好一阵才抬起头一脸惊讶,“肥姐,你这么一问我才发现,还真有一部我们不知道的剧本呢!” 再看向徐帆,他的脸上已经挂满了笑容,爽快的回答道:“不错,第五个剧本就是我的新电影。” 曾志伟大惊道:“帆仔要开新电影?那能跟我们说一下,你的新电影是什么类型,准备什么时候开拍、投资多少吗?” “类型应该还是恐怖片吧,因为剧本是早就在我脑袋里的,所以我的上一部电影刚拍好没多久,剧本就创作出来了。现在,电影的筹拍工作已经开始了。不出意外的话,年中前后,这部电影就能跟大家见面了!” 至于电影的拍摄成本,他微微皱了皱眉,“电影的拍摄成本我暂时不方便透漏,不是不能说而是尚未统计出来。因为电影需要用到电影特效跟一件特殊道具,所以,具体需要花费多少现在我本人还在统计之中,需要等到道具公司那边完成了道具的设计之后,我才能确定数字。” “这么说,这一部电影不再是小成本了?”曾志伟追问。 徐帆皱眉思考了一下,摇头,“暂时还真不好计算,不过这部电影的成本应该会在四百万以下吧。我可以透露一下,目前这部电影已经邀请了周慧敏跟刘锡明这一对银幕情侣,上一部电影跟我有过合作的吴镇宇也将再一次加盟。除此外我还向台湾玉女陈德容发了邀请,不出意外她的档期应该也能安排过来,加盟我的电影不成问题。” “恐怖片?” 连刘德华也是第一次听说徐帆的新片类型。 “对,就是恐怖片!” 尽管脑海里有着未来几十年里世界各国拍摄的数以百计的卖座电影,不过在重生之初徐帆就给自己规划好了一条路,而他现在正是朝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 为什么不拍恐怖片呢? 香港恐怖片市场这么大,外埠的亚洲跟世界恐怖片市场前景更为广阔,而且香港本地导演拍不出真正的恐怖片,遍观香港电影自诞生到毁灭的数十年里,就没有诞生过一部真正的恐怖片。就连在香港恐怖片中占有很重要地位的‘阴阳路’系列,也勉强只能算是个半成品的恐怖片。香港人就是太幽默了,以至于他们不屑于去学美国式恐怖片的剖析人性、更不屑去学日韩恐怖片的气氛烘托。香港人固步自封的娱乐态度,让港式恐怖片总是有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幽默、诙谐、搞笑,港片赖之以成功的三元素,可惜对于恐怖片而言却是沾之不得的毒药。 观念根深蒂固的香港本土导演‘不会’拍恐怖片,徐帆根本不用担心跟风和抢票房问题了。与其跟成龙去抢‘警.匪片’票房、跟徐克去抢‘古装片’票房、跟吴宇森去抢‘英雄片’票房、跟王晶去抢‘喜剧片’票房,他更乐于现在自己独霸恐怖片票房。 慢慢来,一步步走,先把自己的名气打出来,至少要跻身香港王牌导演行列,再考虑拍其他类型的电影。 访问时间已经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该问的也差不多了,曾志伟跟站在角落里的制片交流了一个眼神之后,趁着摄像头对准徐帆的空档跟肥肥使了个眼神。她默契点了点头,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那么帆仔,能跟我们透漏一下你的新电影名字吗?” “当然可以”,徐帆摩擦着下巴新长出的扎手胡须,微笑着吐出几个字:“我的新电影名叫——逃出立方体!”

上一篇   第六十五章 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