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好坏消息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六十七章 好坏消息

在周六录制完了亚视的访谈节目后,徐帆两人并未在亚视总部待多久,很快便离开了广播道。 随着东南亚外埠市场‘死亡游戏’掀起的新奇港片呼声,这部新人导演创造的传奇还在持续发酵中。 在台湾上映第三周,死亡游戏周票房依旧高在800万以上,以824万比之上周仅仅减少了6.25%的票房,几乎并肩了‘铁钩船长’的843万周票房,再一次稳坐台湾周票房排行榜第二位。上映三周在台湾的总票房达到2127万台币,约莫相当于500多万港币。学者机构当下通过天幕公司向徐帆做出承诺,将原本定为五周的上映期增加到七周,并将视情况对电影上映院线进行调整。 言下之意学者机构公司大有欲靠着发行的这部电影冲击台湾年度票房排行榜的意思,可以肯定的是,只要‘死亡游戏’在台湾不会出现30%以上的周票房跌幅,学者机构公司不会那么快下线这部热卖的电影。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台湾上映日期仅比它少了一天的大制作‘双龙会’,前三周总票房只有1924万台币。尽管汇集了成龙、张曼玉、利智等大牌,然而口碑的失却跟毫无新意让台湾影界甚至包括徐克都明白了,这部成龙主演的电影想要再一次跻身台湾年度票房排行榜前十,几乎是不大可能了! 亚视录制的访谈节目在3日后的25日晚上黄金时间上映,当天收视率比往常高出35%,第二日中午重播收视率更比前一日增加了17%,可见务实的香港人对于‘会赚钱的大陆仔’——徐帆的好奇了。 访谈节目上映之后,在香港又是引起了一番轰动。虽然天幕公司没有对媒体透露徐帆具体的分红数字,而徐帆本人也对此三缄其口。但亚视还是通过其他途径打听到了一些细节,从而猜测得出徐帆在自己拍摄的第一部电影中获得的分红在一千万港币以上。 面对扑面而来的媒体好奇跟狂热的追捧,天幕公司那边刘德华几次接受采访时继续含糊其辞,道:“因为我们有过协议,所以本着诚信的云泽,我肯定是不能透露帆仔的分红。在这个问题上,请大家多留给帆仔一点空间跟时间,他还仅是一个二十二岁的年轻人,媒体的这种追捧,对他而言并不完全是好事!” 死亡游戏的主演刘青云跟吴镇宇接受了媒体的采访,但是都以不清楚拒绝了对徐帆票房分红的猜测。老戏骨黄秋生也明白媒体的过分追捧并不是好事,所以在接受访问时一旦被问到对导演的分红预测,便打诨岔开话题,没向媒体透漏一点消息。 不过最终媒体还是从其它枝节上得到了证实,一个剧组的成员在接受某家三流八卦媒体的采访时,无意间说漏了在庆功会上,他们得到了来自导演处的百万分红奖励。能够一下子拿出百万港币奖励剧组人员,媒体终于确定了,徐帆从他的第一部电影中获得的票房分红绝对不下于千万港币。 “影界的‘罗兆辉’”,这是《香港经济日报》在27日增刊的报纸上送给徐帆的新头衔。在香港‘罗兆辉’这个24岁便坐拥亿万身家,27岁便跻身香港十亿富豪俱乐部中的超级地产神童,一直都是港媒追捧的年轻代经济金融新领袖。尤其罗兆辉不但年轻有才,而且跟刘銮雄这位坐拥数十亿身家的超级富豪一样,都是经常出现在娱记媒体上的‘爱玩富豪’。文章里还找来了各种专业的分析师,就徐帆拍摄之前的身价预测跟台湾、香港及美国票房分成等数据,大胆预测徐帆的身价可能已经超过一千五百万港币。五个月前他还是一个普通的大陆来港务工年轻人,全身家当加在一起尚且不足五千港币。五个月后便很可能拥有了过一千五百万的巨额财富,而这一切仅仅是因为他自己参与投资并拍摄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 难怪连《香港经济日报》这种在香港素来以严谨著称的报纸,都对徐帆关注并给与部分版面报道,这种爆发式的财富暴增,的确是香港上下各阶层最关注的‘财经信息’类型。 对于媒体这些报道,徐帆一律含糊其辞不否认也不回应,作为一个影界的新人,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知名度,所以对于媒体的采访他甘之若饴,大谈自己跟诸位演员的配合有多默契,以及新剧的准备工作。 正如媒体所预测的那样,在缴纳了个人税之后,不算上还未落画的台湾票房跟还未上映的日韩票房。仅仅东南亚部分外埠市场跟香港、美国市场,便为他带来了一千八百多万港币的收入。 不过得到了这笔巨款之后,他的生活并没有多少改变。因为没有驾照也没有那个时间去学开车,徐帆仅在跑马地以47万港币每年租下了一栋三层带车库跟一个独立小花园和游泳池,共4300平方尺的旧式别墅。之后搬出了跟徐锦江合租的房子,在香港最繁华地区之一的跑马地拥有了落脚之地。 毕竟现在他不是一个人居住了,大黑等战友将陆续来港,不找到一处更大的居所是无法将大家伙安置下来的。 这栋别墅的原主人据说是一对在香港颇有名气的牙医夫妇,拥有一家私人诊所。不过作为香港高收入人群之一的他们,却在90年向加拿大申请了移民。因为89年的那件事,现在香港居民普遍恐惧回归,高收入人群的大量移民导致这栋别墅一直卖不出去。徐帆曾经有意购买下来,不过别墅主要要价太高,700万港币足够他拍摄几部小成本电影了,何况徐帆现在正在筹备着成立自己的电影公司的事情,最终‘小气’的他放弃了购买这栋别墅,选择以年租的方式获得别墅的使用权。 亚视的访谈节目不但令徐帆的收入成为了全港关注的问题,他将开拍新电影,也成为了香港各界好奇的一大焦点。 正如徐帆在访谈中所说的那样,香港观众最是猎奇。这些年来每一部能在香港大卖的作品,无不是靠着新奇博得了观众的青睐。比如‘最佳拍档’让007得以香港化,拍摄几部几部大卖;‘英雄本色’开启了英雄片的序幕,所以大卖;‘赌神’为港片多了赌片这一题材,也是大卖;‘赌圣’让超能力发财成为了可能性,一样大卖;‘警察故事’让警.匪题材有了新的诠释,大卖特卖;‘逃学威龙’系列让校园成为了战场,观众饱了眼福,大卖;‘跛豪’跟‘雷洛传’让观众得以一览那些枭雄的过去,票房也是大卖特卖。 相比之而言,为什么大投资的双龙会、九一神雕侠侣等都未能得到理想的票房。因为双龙会中成龙的一人饰演两角新而不奇,剧情太过俗套;神雕也是一样,梅艳芳一人饰两角,刘德华跟郭富城演艺的现代武侠虽然有些新意,但突破还是不足。这也导致观众的热情在第一部中便燃烧殆尽了,若今年开拍的九二神雕不能有所突破,票房能不能过千万都是个难题。 正因为此,现在香港的观众十分关注给港片带来新意的徐帆。‘逃出立方体’,听名字就是一部很有新意的电影,尽管徐帆并没有透露更多的信息,但观众仍然止不住遐想,对他的第二部电影关注了起来。 好消息是一个接一个的传来,到了二月底经过了长达一个多月的艰难谈判,天幕公司终于同日本五大电影公司之一的‘东宝株式会社’旗下东宝院线达成合作协议。徐帆跟天幕这边放弃东宝1750万日元(约折合200万港币)的买断提案,双方达成20%的免税票房分成协议,电影将在3月15日正式在日本上映。根据此协议,将由东宝院线承担全部的税务,倘若死亡游戏在日本总票房过一亿日元,徐帆他们至少可以免除将近四十万港币的票房税。 说到底他还是沾了刘德华的光,在香港成龙等几位在日本有着巨大号召力的明星电影跟好莱坞大片在日本都能享受到25-30%左右的票房分成。偶像巨星刘德华在日本也据有一定的票房号召力,他虽然不是电影的主演却是投资者。否则日本院线对于香港这边的购片,一般都是直接采取的买断。 韩国那边因为天幕年初为了发行‘九一神雕侠侣’刚刚跟韩国国内的院线搭上关系,倒是为徐帆节省了不少功夫。最终韩国那边片商付出了1.485亿韩元(约折合100万港币)加10%的税后纯票房分成,电影总算打通了在韩国上映的关节。 美国方面米拉麦克斯影业也跟院线达成了协议,4月5日‘死亡游戏’将在美国87家影院进行首映。米拉麦克斯高层已经通过香港分部得知了‘死亡游戏’在亚洲地区的热卖。跟他交换了联络方式的艾米-科维奇甚至还私底下向他透露,米拉麦克斯影业已经跟法国的一家院线进行了接触,等这部电影在美国创造成绩之后,最迟五月底电影就能登陆欧洲市场了。 这种全球上映的间隔太长,其实对电影票房的影响很大,尤其对于港片而言。因为各国市场的不同步,为了保证外埠市场,香港这边的录像带就算已经录制完毕,也迟迟不能上市。这无疑是一件十分糟糕的事情。 随着香港本土黑势力对电影界的入侵,他们不但控制了不少的上游制片资源,就连下游的发行跟录像带印制等,都被控制了不少。就拿‘死亡游戏’来说吧,正版的录像带他们才刚刚跟厂商协议录制,香港市场上,就已经出现了部分盗版录像带。这无疑对港片的打击是巨大的。 因为盗版厂商的猖獗,香港影片只能获得票房收益跟广告投资收益,录像带市场收益仅占到电影总收益的3%-8%不等。远远不像好莱坞那边,录像带市场占去了一部电影收益的30%以上,实际上票房收益仅仅相当于好莱坞电影总收益的50%上下。 正是这种收益的多样化,令好莱坞电影不会像港片一样仅仅依靠票房收益,如果票房出现亏损,电影基本很难保本。 这是一个令人头痛的问题。 伴随着好消息而来的还有坏消息,在刘德华的帮助下,香港影坛赫赫有名的‘奸人坚’——石坚同意加盟‘逃出立方体’饰演一个角色。不过坏消息也随之接连不断的涌来。 先是原本已经同意了接受他的新电影邀请的刘锡明经纪人给他电话,以刘锡明身体不适为借口,再三向他表示歉意,并推掉了加盟他的新电影——‘逃出立方体’。徐帆一番追问,才知道了竟然是‘刘锡明’这位现在在香港歌坛正火的年轻人自己要求推掉的。尽管他的经纪人没有明说,但听他那不无怨气的口气,似乎刘锡明是因为‘周慧敏’的缘故,才拒绝了徐帆的这部戏。 坏消息还有一个,台湾玉女陈德容也拒绝了加盟他的电影。这倒不是她本人的意思,事实上她本人对于加盟‘逃出立方体’十分感兴趣。 但她的经纪公司,隶属邵大亨麾下的‘大都会电影公司’替她拒绝了。大都会那边给出的理由,到年底前已经为她事先安排了永盛电影的鹿鼎记等几部电影,同时还为陈德容接了台湾那边琼瑶下属影视公司的邀请,不日将赶赴台湾拍摄两部电视剧,时间上赶得有些紧张。 大都会的声明那是半真半假,徐帆曾经为了邀请玉女陈德容跟她接触过。他是知道琼瑶邀请了陈德容拍摄‘梅花烙’跟‘水云间’两部电视剧的,但是拍摄时间都是在今年比较靠后的时间。而永盛公司的鹿鼎记也要到五月中后旬才能拍到她的戏份。大都会之所以有这种举动,恐怕还是有些私心在内。 据他所知,今年大都会七百万身价邀请周星驰回娘家,为大都会电影公司拍摄‘审死官’。这部电影大都会公司仅仅拍摄投资便高达两千三百多万港币。恐怕大都会那边是担心徐帆的新电影对‘审死官’的票房产生影响,才从中作梗,严禁麾下艺人陈德容加盟他的新剧。 毕竟在今年年初,徐克两千万拍摄成本的‘双龙会’险些被‘死亡游戏’干翻的一幕,至今香港影界都是记忆犹新。

下一篇   第六十八章 堵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