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堵漏 - 重生娱乐大亨

第六十八章 堵漏

刘锡明跟陈德容不能加盟拍摄,已经有了打脸的嫌疑了,毕竟徐帆刚刚接受了亚视的采访,提到了将邀请两人加盟他的新剧。现在两人都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加盟他的新剧,毫无疑问这已经影响到徐帆的公信力了。 而就在这个他的新电影将开拍的时候,又有一位原本答应了的明星透过其他途径向他表示了退出他的新剧拍摄。此时不是旁人,正是他在庆功会上邀请加盟他的新电影的香港玉女掌门人——周慧敏。 烦心事一件接一件的袭来,因为持续升温的‘毒瘤明事件’的影响,刘锡明拒绝了同和他一起被外界称之为‘金童玉女’的周慧敏合演电影。只可惜他的妥协未能得到贱男倪震的‘原谅’,《yes!》依旧在持续不断的攻击他,还令知道内幕的周慧敏似乎因为愧疚也要退出他的这部电影。 两世为人的徐帆当初之所以邀请‘刘锡明’加盟他的新剧跟‘周慧敏’演对手戏,就是考虑到目前香港年轻人中最火的歌星就是他们两人。刘锡明跟周慧敏是香港娱乐界公认的金童玉女组合,有两人加盟新剧,他完全可以趁机做出一番炒作,为他的新电影获得更多更广泛的关注度。只是他却忽视了‘毒瘤明事件’给刘锡明带来的麻烦了,经过了一番考量之后,他最终谢绝了徐帆的邀请。 艺力公司那边经过了近两个月的忙碌,徐帆先后续加了两笔资金,累计投资金额高达一百六十多万港币定制的道具总算是完成了。随着道具的完成,他的新电影眼看着开拍在即,出现了这样的问题,当真令他心急如焚。 大都会那边不愿意放人,陈德容无法接拍他的电影,只能重新考虑更换女演员。徐帆考虑了一下午,分别向周海媚跟李嘉欣的经纪人发出新剧邀约,并给出了比陈德容的三十万加盟费更高的四十万身价。 同时他通过电话同刘锡明那边进行了接触,在刘锡明执意不愿同周慧敏同台拍摄后,徐帆认识到了刘锡明退出这部电影已成定局。遂果断的放弃了他,以比他低了不少的三十万身价,邀请正在跟去年宣布退出‘舞台’的梅艳芳交往的‘翻版黎明’林国斌加盟他的新剧。 林国斌赖之以成名的‘破坏之王’还没拍摄,他这位断水流大师兄此时在香港正因为跟梅艳芳的交往而大红大火。火到什么地步,火到了邪门的令男女主角都烦恼的地步。 众所周知的,娱乐圈大姐头梅艳芳其实真正喜欢的人是刘德华,但是刘德华暗中早已成家立业,所以一直以来对待梅艳芳都只把她当成好友。梅艳芳这位乐坛大姐大她的理想是如偶像山口百惠那样急流勇退,在事业成功之后追寻一个幸福的家庭。她在于1990年公开宣布退出竞夺音乐奖项。去年年初她又在推出自己的首张国语专辑《亲密爱人》后暂别舞台。而林国斌就是这个时候出现在梅艳芳的生命中,两人拍拖恋爱了。 比起天后级别的女友梅艳芳,武师出身的林国斌虽然会打也能打,却只是个名气不大的二线演员。这就导致两人的恋情中他总是被媒体恶意戴上‘小白脸、吃软饭’等帽子。直接拨通了他的联络电话后,徐帆只给了一句话,“加盟我的电影,我给你一个戏份最多的男角色,助你事业更上一层”,那边,林国斌并没有直接答应下来,只是跟他客气了一句,说考虑一下。 李嘉欣的经纪人是最先作出回复的,最美港姐李嘉欣的演技或许谈不上多好,但身为香港话题女王的李嘉欣要曝光有曝光,要关注有关注,是香港媒体最追捧的女星。也是因此,她的经纪人直接开口要出了80万的身价,这是永盛电影公司邀请她加盟‘鹿鼎记’饰演阿珂的身价。很显然港姐的经纪人认为她的身价理应当达到这个水平。 80万的身价对于徐帆而言太高了,他客气的跟李嘉欣的经纪人说了句自己这边需要探讨下后,连讨价还价的意思都没了。多出四十万他完全可以拿来更好的拍摄电影跟设计广告。那个原本属于陈德容的戏份在他的设计中戏份虽然多,但还没多到需要他支付香港影界一线女星身价的地步。 香港娱乐圈是个巨星身价跟二三线明星有着天壤之别的地方,其实不止香港,世界各国都是一样。巨星周润发、成龙、周星驰等一部电影可以要到七八百万甚至近千万的身价,一线明星刘德华等男星身价也都在两三百万之间、女星稍微低一些约莫有一两百万。再往下的二线明星差距瞬间就出来了,如黄秋生、刘青云、吴镇宇等遇到阔气的剧组能拿到三五十万,差一点的只有一二十万。 正是因为身价的偏低,所以香港才有那么多的明星,一年接拍七八部甚至十几部电影。刘德华等当初都是这么走出来的。 三月的第二天,林国斌拨响了徐帆的电话,同意加盟他的新剧‘逃出立方体’,并且第一时间同他签订了协议。稍微晚一点,tvb一姐周海媚的经纪人同意了他的邀约,最终以四十七的身价加盟他的新电影。周慧敏自从出演‘义不容情’之后火遍东南亚地区。只可惜她在电视上表现极佳,但是在影界却寂寂无名。每年参演几部电影,不是小成本的烂作就是跟风片,这导致她一直没能效仿前辈刘嘉玲,在电影界打响知名度。所以,就算是tvb一姐的她,也只能拿着二线的身价。 3月4日,第十一届香港金像奖提名公布。令徐帆有些惊喜的是,他的作品竟然被划入91年电影之中,并获得了‘最佳电影’、‘最佳导演’、‘最佳男配角’三项提名。这着实令他有些摸不清头脑。毕竟‘死亡游戏’虽说跟‘神雕’一样都在一月上映。但是天幕的‘神雕’却是从去年十二月底上映,到今年一月底落画。被划入91年的电影之中还算有理。 但是他的作品虽然是去年拍摄的,却是今年一月中旬上映,更在二月中下旬才落画。严格说来已经算是今年的作品,就算是能获得金像奖提名,也应该是明年的事情了。 不过这种好事徐帆还巴不得多发生在他身上的,因为这从中便能看到金像奖组委会对他的看好了。三项大奖提名便是一个拿不到也足够他炫耀了,香港每年都有数百部电影产出,但能够获得提名的就那么几部。尤其他还获得了‘最佳电影’、‘最佳导演’两个重量级提名,这叫原本都以为他今年要跟过去打酱油的他足够惊喜一番了。 同周海媚完成签约之后,徐帆在第三次未能打通周慧敏的电话之后,选择拨通了她的经纪人的电话。 令他有些惊讶的是,周慧敏现在的经纪人竟然是一个叫做‘陈家瑛’的女人,而当3月5日这天两人在咖啡馆内见面时,他敢保证,他脸上的惊讶绝对是止也止不住的。 原因无它,这个叫做陈家瑛的女人他认识。或者说是华语娱乐圈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这个现在还很年轻的女人一生只给三个人做过经纪人,这三人分别是陈百强、王菲以及陈奕迅,都是华语乐坛上,称霸了八十年代、九十年代以及新世纪三十多年的歌坛巨星。 许是他重生带来的蝴蝶效应,陈家瑛这位曾经被称之为港台三大王牌女经纪人之一的王牌经纪人。竟然在今年年初同时跟周慧敏、王菲签约,成为了陈百强、周慧敏、王菲三人的经纪人。 “徐生你好!” “陈小姐,你好!” 两人相约在中环的一家咖啡店见面,因为周慧敏家里的电话一直打不通,这让徐帆有些烦恼。年初这段时间应该是香港娱乐圈最忙碌的时间了,一年中香港七成的电影都要在前五个月内签订协议或拍摄,稍微慢一些就找不到合适的演员了。周慧敏是他选中的一个女演员,不仅仅因为她的玉女形象跟在香港年轻人中的影响力,周慧敏的身价很低只有二三十万也是主要原因。 尽管他已经有向其他女星递交了邀请以作备案,但若能说服玉女加盟,无疑是最好的结果。 “服务员,给我来一杯黑咖啡,不加糖跟牛奶!”挥手招来服务员给自己点了杯咖啡,徐帆看向此时还很年轻的陈家瑛,“陈小姐,不来点什么?” “给我来一杯‘stalr’,奶要六分!”陈家瑛点了一杯巴西产的咖啡,她似乎很绝大多数年轻女孩一样,并不是多喜欢苦的东西,“徐生似乎很会喝咖啡?我的友人中,会品咖啡的都会点黑咖啡!” 徐帆微微摇头,“我只是单纯的不喜欢甜食,比起咖啡我更愿意来一杯龙井或者柠檬水。不过既然来了咖啡店,不点一杯咖啡,店家应该最讨厌我这种客人!” 他看向陈家瑛,像是松了口气,道:“我听说过陈小姐,本来还担心能不能说服周小姐加盟我的新剧呢,不过有陈小姐在应该不成问题。就我所知,陈小姐在过去为陈百强做经纪人的几年中,从未错过一个机会。相信这一次也不会错过” 咖啡送到,陈家瑛道了声谢接过,轻轻摇晃汤匙打量徐帆一阵,面上浮现几分笑意,“徐生是个自信的人!” “我很遗憾,当初在向周小姐跟‘刘锡明’递交邀请的时候,有考虑过他们金童玉女的形象有助于对我的新作品的宣传工作。却忽略了双方的观感。事实上,当我的助手告诉我,还有‘yes!’杂志在攻击刘锡明时我也很惊讶。当然,今天我请陈小姐过来,并不是讨论三角恋情的。在我的新剧中,我给了周小姐戏份很足的一个女角色,如果周小姐能够演好这个角色,将会给她的演艺生涯增加重重一笔。我的新剧开拍在即,请陈小姐务必尽快给我答复。如果周小姐真是身体不适不能加盟,那我只能表示很遗憾了!” 从随身带来的公文包中掏出一份文件,徐帆递到了陈家瑛的面前,“之前因为道具在准备中,加上年终前后我回南京休息大半个月。导致到目前为止,剧本都为送到周小姐的手上,这是我的失职!” 剧本首页,‘逃出立方体’这五个大字跃然纸上。 “简单跟陈小姐介绍一下,我的这部电影跟上一部‘死亡游戏’有些相似之处,仍是一部恐怖惊悚片!这是一部还有意思的电影,我大胆的设想,当你一觉醒来,发现独处高度精密且结构繁复,地下甚至头上也是由一个个立方体组成的空间中,没有食物、饮料,身上穿了囚犯般的简陋衣服,心乱如麻的你四处试探,试图逃出生天。机关找到了,推门进去,是没完没了的密室。” “我设定了六个角色,在他们当中:陈坤是个体格强壮但因对妻子进行家庭暴力而遭遇失败婚姻的警官;高冷是个曾因多次盗窃被捕入狱又多次成功越狱的老迈国际大盗;陈培琪是社会激进主义分子和护士;阿海是个沉默寡言似乎知道些什么的建筑师;林诗诗是个头脑极其聪明且擅长高数跟解密的女大学生,她发现了令他们逃生的密码解法;阿呆,一个脑袋似乎有些问题,胆小怕事只记得自己名字的年轻人,他成了他们逃跑的累赘。人性丑恶和自私在这生死边缘间显露无遗……” 徐帆将要开拍的这部电影,正是在世界恐怖片历史甚至科幻片上都占据了一席之地的经典——异次元杀阵。 有关自己的第二部电影拍摄,他曾经考虑过太多了。既要求高票房又要有新意,还要综合考虑国外票房等问题。再结合他能够拿出来的成本,最后适合现在的他拍摄的电影已经被缩减到不足十部了。而这部异次元杀阵正是他结合各方面考虑之后的最佳选择。 第一,异次元杀阵的拍摄成本低廉;第二,这部电影的创意十足,且内涵丰富,在用数学破解立方体杀阵的过程中对人性的剖解十分精彩,是能够帮助他冲击金像奖跟其他奖项的力作;第三,如果运作的好一点,这部电影的投资回报率能够达到十五到二十倍左右。虽然没有‘死亡游戏’那么高,但也不差多少。 至于为什么不继续拍摄‘死亡游戏’,他才不是香港这个时代的一些导演那么短视呢。一部电影的最佳续拍时间至少在一年以上,这是结合了口碑的发酵、世界各国的上映以及录像带等出售跟观众的期待度综合考虑的。香港不少导演或许天资优秀,能够拍出的电影连徐帆也要赞叹精彩,但可惜大多数都是草根出身的香港导演们在市场营销跟观众心理学上都不慎精通。‘阴阳路’等多个系列的走向灭亡,都是最好的明证。 徐帆喝了一口咖啡,微微皱眉等待她的答复。记忆中那部创造了‘传奇’的异次元杀阵在精彩的同时也有几个大硬伤。前期的进展过慢,人物心里的刻画不够,警官的突然转变没有足够的铺垫跟描写等等。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他无疑是幸运的,徐帆自信这部电影由他来拍摄,原电影的硬伤定然能够得以修正。 简单的跟陈家瑛说了一下电影剧情,只是从竞争激烈的tvb出身的陈家瑛虽说只有三十多岁,但也城府极深。她的脸上一直带着笑容,似乎在认真听他在讲,只是一直都未表态,令徐帆一时之间也难以猜透她的心思。 不过他也不是一点后手都没有,今天下午除了约见周慧敏的经纪人之外,他还向‘开心少女组’的罗美薇、90年的港姐冠军袁咏仪分别发出了邀请函,其中他跟罗美薇的经纪人将在今天下午碰面。可以说,徐帆已经做好了随时放弃周慧敏的准备了。 两人坐着聊了半个多小时,多半都是徐帆在讲,周慧敏的经纪人陈家瑛在听。这样的人是最难打交道的,将新合约递了过去,把周慧敏的身价提到三十五万之后,他知道,该是结束的时候了。 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他微作沉吟,道:“很抱歉,陈小姐。今天下午我还有些工作没有处理,我想我该离开了。不出意外,我的新电影将在3月10-12之间择机开拍,希望我们有合作的机会!” 言下之意已经很清楚了。 跟她道了别,徐帆拿着自己的公文包跟外套,径直出了咖啡厅。一直坐在那里半天都没有动静的陈家瑛收起了桌子上的几份文件,挥手召来服务员,“服务员,买单!” “小姐,那位先生已经买过单了!” 陈家瑛一愣,微微点了点头便站起了身。她对徐帆这个年轻人的观感并不差,之前还有些好奇,他怎么会做出让受邀的女士结账这种失礼的事情,原来人家之前已经付过账了。这个年轻人很不错! 收起东西,她离开了座位,往咖啡厅的一个角落走去。 “薇薇安,久等了吧!” “阿妈,怎么样了!” 陈家瑛喜欢提携新人,并且对于手下的艺人就像对待自己儿女一般照顾,所以就连跟她年纪相仿的陈百强,比她只小了十岁左右的周慧敏、王菲,都喜欢叫她‘阿妈’。原来周慧敏也一起跟来了,不过她一直待在咖啡厅的角落里。 陈家瑛坐在她旁边,笑着拉着她的手,“人还不错,我对他蛮有兴趣的。一个年轻人,而且还是只身从北边来香港闯荡,能走到现在,可见报纸跟媒体上宣传的并非夸大其实,这是个很有才华的年轻人。” 她晃了晃徐帆留下的剧本,“我刚刚大致看了一下,虽然我对电影并不是很在行,但总归还有些眼力,故事真的很精彩!” “阿妈,你在说什么啊。你要是不懂这些,还有人更懂吗?”周慧敏撒娇的赞了她一句,陈家瑛笑了起来。她跟丈夫都是tvb出身,一直跟影视打交道的,怎么可能不懂这些东西,刚刚不过是自谦罢了。 示意周慧敏接过剧本,她犹豫了一下才接过来,拿在手上也不翻看,身子扭来扭去的,一副坐立不安的模样。 “你这小妮子,有什么话还跟阿妈遮遮掩掩的。说吧” 周慧敏犹豫了下,才道:“阿妈,这部电影我可不可以不接啊?” “为什么?”陈家瑛皱眉,“薇薇安,你知道自从‘三人世界’之后,你在影视圈里一直都没能迈出坚实的一步。正如那个年轻人所说的,香港影界普遍不关注剧本,这导致香港少有好剧本。你虽然在歌坛取得了一些成绩,就更应该趁机向影视圈发展了。电视剧你阿妈在tvb还有些关系,能给你接到好本子,但是电影圈跟电视圈不一样。我举个例子吧,刘嘉玲你知道吧。前几年的tvb当红女星,她在tvb时大红大火,一年能赚得钱也不过一百多万。但是她后来往电影圈发展,这两年已经成为了香港最火的女星之一,一年多接几部电影,赚个四五百万轻轻松松。歌坛跟小屏幕只能帮你在香港周边地区打响名气,但是电影却能让你的影响力覆盖整个东南亚跟亚洲地区。” 顿了顿,“跟你有过合作的刘青云、黄秋生还记得吧!” 周慧敏歪了歪脑袋,想起了不久前在拍摄的女校风云里对他很照顾的两人,点了点头。 陈家瑛道:“刘青云因为那个年轻人的‘死亡游戏’大火,年初接了个洗发水跟医院的广告,足足赚了六十多万。我听说tvb现在要拍的‘大时代’就是因为高层看中了他现在的人气,直接点将让他出演主角。还有黄秋生,听说有七八个剧组同时找上了他,都是看中了他饰演的奸角形象,这些个电影要是能接下来,少说今年他能赚三四百万。” “那么多啊?”周慧敏自三人世界之后,接拍的不是小成本就是烂片,因为没能保住‘三人世界’里的名气,导致她这几年来接拍电影的身价一直徘徊在三线、二线女星之间,高一点也就二三十万,一般都是二十万以下。 陈家瑛哼了一句,摆正她的身子,直视周慧敏,“薇薇安,你跟阿妈说。是不是别人不让你接拍的?” 她是知道周慧敏跟倪震现在开始秘密交往,并且还签订了一个互不干涉的协议的。倪震的花言巧语她见识了,打心里就对那个男人十分不喜欢。在她看来那个男人太过年少气盛、做事没有分寸不说,而且为人也太过花心。年少气盛还可以理解,毕竟出身书香门第的倪震不但家世好,而且他自己弄出的《yrs!》杂志才刚成立就大赚了四百多万,按照这个发展速度,最迟今明两年,就能年赚千万以上。做事没有分寸,拿着‘毒瘤明’疯狂攻击也可以理解为他太年轻了。 但是,唯独在倪震花心这一点上陈家瑛最看不习惯,她可以理解一个年轻且有才的男人身上有些毛病,但唯独花心绝不能够允许。为了这一点,她不止一次的劝说过周慧敏,让她放弃跟倪震在一起。倪震在短短三年间先后跟李嘉欣、陈法蓉传过恋爱。更是经常出入夜店、上流社会年轻辈的放浪聚会。这样的男人如何有可能珍惜一份感情,反正她是不看好周慧敏跟倪震在一起的。 周慧敏沉默了一阵,她知道阿妈不喜欢倪震,但倪震对她真的很好,又温柔又体贴,符合她心目中的完美男友标准。 可是,对于他的花心,她其实并非毫无抱怨的。哪怕她一次次的相信了他逢场作戏跟媒体炒作的欺骗。而且,这一次的她也跟着退出徐帆的剧组也是倪震要求的。年底的短暂相聚中,他不止一次的告诉她,北边的政.府有多邪恶,那个大陆仔人品有多差等等的。尽管因为‘毒瘤明事件’,让她现在也非全然相信倪震的谎言了。但,她真得很爱倪震,不愿意因为自己接了一部电影就惹他生气。 所以,这才拒绝了徐帆的邀请。 叹了口气,周慧敏虽然没有回答,但是陈家瑛已经知道了她想知道的东西了。 她把周慧敏刚刚放下的文件拿起,塞到她手里,“薇薇安,听我一句话。我是过来人了,美丽的女人从来不愁没有男人追捧,像你这么优秀有能歌善舞的女明星,追捧的男人就更多了。倪震并不适合你,你跟他之间的性格差了太多。我跟他接触并不多,却也能看出,他是个很会玩也会欺骗你的男人。就算你一味的忍让、妥协,也不见得就能把他拴在你身上。” 见周慧敏神色恍惚根本没听进去,只好摇了摇头不再提这个话题,脸上很勉强的笑着:“既然你跟他有协约,彼此之间互不干涉。那么,你的工作他也不能干涉。薇薇安,这个阿妈给你接下了,这个年轻人很有才华,我相信他的电影能够帮你在事业上走得更远。” 见周慧敏抬头要说话,她假装生气,脸也绷了起来,道:“当初我们的合约,未来两年内,阿妈有权力为你选择一切不损害你的影视节目、娱乐活动跟广告代言,不是吗?你认为这部电影会对你的事业有损吗?” “不是啊,阿妈你听我说!”周慧敏一见她生气了,顿时自己也着急了! “既然你也说了不是了,那么这部电影就接下来吧。明天我们去签约,倪震那边要是问起来,就说是我私下里给你接下来的。他要是要闹,就让他来找我闹好了!”陈家瑛态度逐渐强硬了起来。 两人之间,尴尬的气氛维持了一阵,周慧敏最终做出了妥协,“我知道了,阿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