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化不利为有利 - 重生娱乐大亨

第七十章 化不利为有利

“你叫徐帆,我已经知道了。可我是谁,你不一定知道。需要我自我介绍下吗?” “不用!”徐帆摇头拒绝了,“黄生的大名早有耳闻,只是多少有些好奇,黄生怎么会请我来喝茶!” 黄郎维倒没立刻回答他,反而转向黄百年那边,道:“堂哥,你去忙吧。我这里要跟帆仔谈笔生意!” 然后转过头去看向徐帆,“我大你十几岁叫你帆仔,不介意吧?” “请!” 他笑了笑,不再说话。 房间里一阵短暂的沉默,黄百年看了一眼徐帆,微微皱眉才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黄百年道:“阿弟,帆仔是我这边的客人,又是年轻后辈,你可不要欺负他!” 见黄郎维点了头之后,他才跟徐帆点了点头,走出了房间。 他的手下重新带上了门,黄郎维把玩着手上一个祖母绿扳指,“之前有人跟我说,说帆仔你一部电影大赚千万我还有些不相信呢。不过现在吗” 他的视线在大黑身上停留了一阵,“我们来谈笔生意吧,目前我也经营一家电影公司,大家都是同行了!” “黄生的大名圈里也是无人不知,不知黄生请我来要谈什么生意?” “我很欣赏你这样有才气的年轻人。怎么样,来跟我的公司跟我混,天幕那边我去搞定,无论是刘德华还是姓蔡的,都要给我几分面子!”黄郎维似乎很自信自己能够说服徐帆,他也的确有那个实力。他的天成影业或许在影视圈里的名声并不好,但仅凭他14k大佬的身份,任谁都不能小瞧他半分。眼看着香港回归在即,现在香港黑社会都在忙着洗白,以免日后遭到内地政府的打压。黄家兄弟也是,黄郎维负责成立电影公司洗白资金,他的大哥则打理道上的‘生意’,两兄弟配合的倒也默契。因为做的是无本买卖,一年少数也有过亿的收入。这也是为什么,香港底层那么多小年轻加入黑社会的原因。 徐帆面上不变,从口袋里掏了包烟,“黄生抽烟?” 黄郎维摇头。 “不介意我抽一根吧?”尽管手心满是汗水,不过他仍旧还能维持着面上的冷静,询问道。 “请便!”黄郎维打了个响指,背后站着的两人上前一个,他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个银质烟盒,倒出根雪茄递给黄郎维,“比起烟,我跟喜欢雪茄,男人!” 徐帆点上烟,也不在意他话里的一点嘲笑,吐出一口烟气,半真半假的回答道:“暂时我可能无法离开天幕公司,我是内地过来的,但是做人要懂得报恩这一点我还是知道的。当初我在香港连饭也吃不起的时候,是刘老板出手拉我一把,我才能有今天。天幕公司现在的状况谈不上好,至少今年内我要待在天幕,偿还上刘老板的知遇之恩!所以,如果黄生的邀请摆在一年后,人往高处走,我肯定是会接受的。” “好,好一个忠肝义胆、知恩图报,我顶你!” 黄郎维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那我就得等你一年,明年我再邀请你,帆仔,到时候你可别不答应?” 他虽然在笑,却只是面皮轻微抽动,很有几分皮笑肉不笑的感觉。徐帆当下背后都湿透了,面对这种心狠手辣什么都能干出来的黑社会大佬,他的底牌真不多,底气自然足不起来。 不过总归他还记得,今天五月的黄郎维事件爆发后不久,此人就会遭遇暗杀。加上也下定决心,就是偷渡也要尽快把王连长那些人弄到香港来,一想到一个月后,他身边就有几十号能打、敢打的人,心里的一点胆怯也淡去了很多,面上毫不见怯色道:“这是自然,不过我要过去,天成影业的首席导演位子,我希望黄生能给我留下来,我想成为第二个王晶!” 黄郎维眼睛一眯,仔细打量他几眼,嘴角弯出了一道弧线。王晶自三年前跟永盛合作之后,这几年几乎成为了永盛电影公司的首席王牌,每年他能为永盛拍摄高达一亿多票房的电影,也能从永盛分得近千万的红包。这在圈里并不是什么秘密,而且王胖子自己还弄了个‘晶艺电影公司’,每年也能从永盛借调些艺人拍摄些小成本电影。在华语娱乐圈里,王晶或许不是最出名最有才的金牌导演,但绝对是最会赚钱的导演! 徐帆跟他直接谈条件,已经对他再次进行暗示,自己并不是不想接受他的邀请,否则断不可能给他谈条件的。 “我喜欢自信的人,位子我给你留着,有能力自己来拿!” “当然!”徐帆傲然的应了一声,“其他方面上我可能比不上别人,但是在导演这方面,我却很有自信。我的新电影开拍在即,不出意外将在六月上映,我会用这部电影,让黄生看到我有没有这个资格!” 黄郎维喝了口水,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重新吸了一口雪茄,他似乎对徐帆的新电影十分感兴趣,道:“新电影准备的如何了?有没有遇到些什么困难?比如资金” 这暗示,他是想插手投资自己的新电影吗? 脑袋快速的转动了起来,徐帆表面不动声色,“前段时间有几个演员因为档期撞车离开了剧组,其他倒没什么。怎么黄生想要投资我的这部电影?如果黄生真有这个意思,我是十分欢迎的。不过这部电影是我跟天幕还有刘老板三家投资,再加一个恐怕不好清算。正好我现在有个新剧本,怎么样?黄生有没有意思跟我一起,我们两人投资?” “哦?”黄郎维眉头稍微动了动,当听到徐帆拒绝他投资的时候,他似乎有些恼怒。不过又听到他提议两人合资拍摄一部电影的时候,他来了兴趣了。 “什么电影,我倒是想听一听!” “没问题!”徐帆答应的十分爽快,似乎根本不是刚刚想到的回答,而是很久以前已经有了腹案一样。 他笑得很灿烂,道:“黄生应该听说过,满清时期有十大酷刑吧?” 黄郎维点头,满清十大酷刑谁人不知。见他知道,徐帆也免了解释,继续说道:“黄生想必应该知道,我最喜欢拍恐怖片了。这部电影的灵感也是来自满清时期的十大酷刑。众所周知,满清时期有‘剥皮,腰斩,车裂,俱五刑,凌迟,缢首,烹煮,宫刑,刖刑,插针,活埋,鸩毒,棍刑,锯割,断椎,灌铅,刷洗,弹琵琶,抽肠,骑木驴’十大酷刑,清末更有四大冤案。我一直都在想,如果能把四大冤案中的‘杨乃武与小白菜’跟‘十大酷刑’结合在一起,拍摄一部三.级片” 他笑了两声,“一两百万的投入,只要女明星稍微漂亮一些,大卖千万以上绝对不成问题!” “嘶!” 黄郎维眯起了眼睛,他是知道清末有四大冤案的,只是却不清楚具体。但是听徐帆这么一提点,到底是做了几年电影的人,他不是一点都没有数。心里快速的估算了一阵,发现还真有成功的可能!以他天成影业的‘威望’,还怕请不来漂亮又愿意拍摄三.级片的女星吗?在香港想成名的可不止一个两个,多的海了去了! “好!”半天他终于开了口,徐帆绷紧的神经也随着他这一声好,慢慢松了下来。 嘴上叼着香烟,黄郎维站起身,走到他旁边。 “电影什么时候开拍?需要我投资多少?” 他的身高虽然并不高,但却似乎很喜欢居高临下俯视人的感觉,对,似乎觉得只有这样,自己才像是高高在上! 徐帆不喜欢他的眼神,但两世为人的城府让他面上虽然僵硬但不至于露出一丝不满。他沉吟了片刻,“电影剧本我脑海中已经基本成型,如果赶得快一点,给我两周的时间,我就能拿出来送给黄生审阅。不过如果要我自己拍摄的话,可能要等三个月,因为我现在已经有一部作品要拍摄了。当然,黄生也可以选择邀请其他人执掌导筒。这部电影之前我是准备自己投资,邀请麦当杰来拍摄的!” 麦当杰是何许人,黄郎维自然不可能不知道。他跟香港影视黄金手麦当雄是亲兄弟,都是香港知名的编剧加导演,此人91年拍摄了一部三.级片,创造了香港三.级片的最高票房,那就是‘玉.蒲团之偷情宝鉴’。 “麦当杰?” “是的,三.级片我之前从没拍摄过,要想拍自己要花点时间学习。所以,如果没有黄生的邀请,这部电影,我是准备麦当杰来拍摄的。术业有专攻,我自认拍不出‘玉.蒲团之偷情宝鉴’,如果要拍三.级片,他肯定比我强!” 黄郎维这才坐下,深吸了一口将雪茄捻灭,“既然你没时间拍,那剧本就卖给天成,我来拍!” “没问题!”徐帆倒也爽快,比起这部电影,他反而更在意自己独自投资的‘逃出立方体’。他的脑袋里的确知道不少能赚钱的三.级片,可惜却对华语电影的未来几乎没有帮助。也是因为如此,他更愿意拍摄一些能够拓宽华语片拍摄类型的电影情有独钟。 而且,比起‘玉.蒲团之偷情宝鉴’,‘逃出立方体’更赚钱! 心中突然一动,反正‘满清十大酷刑’也是他方才想到的,与其到时候还要跟黄郎维合资拍摄,倒不如卖他一个面子,直接送给他好了。 这个念头冒出来之后,徐帆越发觉得可行。赚钱的门路对他而言很多,现在他还很弱小的时候,放弃一些利益保住自己的安全才是王道。黄郎维能够找上他,就表示香港黑社会已经开始关注他了。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与其统统交恶,倒不如在自己没成长起来之前,尽可能的规避来自黑社会的威胁。 想起了自己曾经看过的元宝理论,他的心里已经做出了选择。当下从身上摸出纸跟笔,撕掉一页之后写下了他现在的住址,递到了黄郎维的面前,道:“既然黄生想拍,剧本我就送你好了。我相信有麦当杰拍摄,这部电影票房过千万很轻松的事情。给我两周时间,两周后我完成了剧本修改好,麻烦黄生派人来我的住处拿剧本。” 黄郎维明显没有想到,他竟然拱手把剧本让给了自己。靠着椅背坐着直勾勾的看了他一阵,突然笑出了声,“我发现我越来越欣赏你,现在会做事的年轻人已经很少了。我给你二十天的时间,不要急,慢慢写。二十天之后我会派人去跟你拿剧本!阿k” 他突然喊了一声,背后一个彪形大汉站了出来,“大哥” “把纸条拿着,顺便把我的名片给帆仔一张!” “是!” 那个叫阿k的壮汉将桌子上的纸条塞进了口袋里,而后又从身上掏出了一个银制的名片盒,从里面倒出一张镀金名片,黄郎维拿着走到徐帆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喜欢聪明人,以后道上有什么摆不平的事情找我,在香港,道上的人多少要给我几分面子!” 不等徐帆说话,他看了眼时间,“去不去澳门赌场玩两把,我新开的一家!” “多谢黄生,不过我的新电影还有些准备工作!” 许是他之前的表现让黄郎维很满意,他也没有为难徐帆,直接点了点头,“刚订了一批老虎机,差不多该到码头了,我现在要去提货,有时间再聊吧!” 他带着两个手下走出了竹之间,门关上,脚步声走远之后,徐帆长出了一口气,整个人就像是大病了一场一样,软软的靠在了椅子上。 他的后背,赫然已经汗湿透了!